聽說極度厭世的...... 贊助
2018-03-15 14:16:32冽玄

【俏雁】Expansion:無盡.六

  夏日尚嫌滯悶的空息,在寂夜裡沁涼入了心。

  如同那句不知穿透多少光陰的話語,竟似冰結成的刺一般,幾乎要讓整個空間的寧靜崩解。

  俏如來帶著慘白笑意支起身子,雙眼適應了黑暗,早已見到那張蒼白卻明麗清婉的容顏,晦暗不明的紫眸沉沉,他在意識到她的目光停駐在自己臉上時,依舊不可抑制地感到一絲喜悅。

  雁如卿確實清醒了。如他所願,可為何他卻無視了該兌現的諾言?前一刻尚且誠心祈求著,她若能甦醒,自己將永久地深藏心意,絕不會輕易宣之於口。

  這會兒俏如來無論如何也想不透,在他們於黑暗中相談的寥寥數語間,便逼得他不得不供出這最初的秘密,究竟是為什麼?

  是懼怕嗎?抑或打從心底明白她會在「自己的時間」裡,徹底遠離讓她失去默蒼離的一切?包含與俏如來那薄弱得根本不存在的聯繫。

  他與她走到如今這一步,全是因為這不知該何去何從的,念想。即使後來有諸多不可預測之事,又有默蒼離與俏如來的師徒關係推波助瀾,才造成眼下無可挽回的局面。

  但他一直想要表達,也一直無法傳達的,始終只有一句話。

  ──我喜歡妳。妳知道嗎?

  最是堅強不過的雁如卿,會因此而動容嗎?或者是露出驚詫、錯愕……甚至是厭惡的表情?他忽然很想開燈,在燈下望清面前人給他的任何反應,但等了片刻,雁如卿僅是坐起身來,靜靜瞧著他,說出的話,連半點懷疑都沒有。

  「原來……真的是你啊,俏如來。」

  俏如來同樣靜定地坐在雁如卿身前,彷彿她從未開口。藏在身側的掌指悄悄緊握、鬆開,在床單上留下小片凌亂的痕跡,碎散如心屑。

  儘管她已不願探究記憶本來模樣,仍然能夠覺察到他有意無意間落下的線。或者,是在他也不知道的時候,已然連結起不尋常之處。

  「我身上的秘密,果真與你有關……那在蒼離死的那天,你一定跟我見過面吧?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見面呢?」

  「師母不是說,不想再找尋遺忘的事情了嗎?」俏如來抬起雙臂,輕輕放在她纖細的肩頭,那人的一呼一吸,未曾因為他突如其來的動作而有絲毫滯澀。

  「說不想找確實是實話。」雁如卿深深地凝著他,話裡帶著嘆息,「被遺忘的那天,恐怕是唯一能讓我們有超乎以往接觸的機會……所以我會不知不覺對你的氣息、身體感到熟悉,一定不是無中生有。我不想說出來傷害你,俏如來。」她越說,越堅定,越不忍,好似已然認定是自己傷害他。俏如來意識於此,捉著雁如卿雙肩的力道愈發使勁,像是隱忍著無盡的悲傷。

  「但是……真正受到傷害的人,我們所有人都在傷害的人……」俏如來垂眸,彷彿在這個瞬間,他連多看她一眼都已是奢求──

  「是妳!」可我卻無法放下妳。如果有什麼能使他遠離,或許她不會流露出傷痛欲絕的神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心碎。

  「是我傷害了妳……雁如卿。」俏如來緊緊地將人攬入懷中,用盡了全力,也知道她下一刻必定離開自己。一切都是徒勞,他妄想能夠圈住她,何嘗不是將自己圈住?

  當她說出她要面對屬於自己的時間,繼續前進、繼續活著,更加自由自在……他才明白,解開默蒼離的死局後,自己真正要做出的抉擇,是那樣艱難。

  若要留住她,只能用這一生來爭取,連一刻也不能鬆懈。就算抱著滿身的痛楚傷痕,就算沒有一點點傷口癒合的可能,他也不放手。

  「俏如來……為什麼這樣說……」雁如卿原先所篤信的推測,是她在蒼離出事時,做了什麼失常的行為,讓俏如來不得不阻止她。但身上被環得死緊的擁抱,與彷彿懼怕她消失的溫度,讓她徹底疑惑了。

  俏如來真正悲傷的……以及他的心意……

  「讓我來,幫妳想起吧。」

  那個改變所有人的夜晚。 

 

  --

  臨時被召請回去我弟那,所以周末無時間更新,只好在星期五之前加把勁(扶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