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vo先前說的3月新車? 贊助
2018-03-11 23:11:11冽玄

【俏雁】Expansion:無盡.五

  心意已定,雁如卿淺淺嘆了一口氣,那飄散游離的神智終於找回了與自己身體的連結,令她能夠重新感知那個本不再有任何留戀的世界。屬於現實的沉重、無情流動的時間,在她願意睜眼的瞬間,都變得格外珍貴。

  那是……活下去的勇氣。

  雁如卿面無表情地望著一片漆黑的房間,心中是從未有過的清明。如果她踏出了這一步,那麼她將要完成、唯獨她能夠完整的事情,又是什麼?

  不該只是拼湊記憶那樣簡單。對於現在的雁如卿來說,即使再也無法知曉默蒼離身亡那日的細節,也不妨礙她在此刻選擇「活」。該承擔面對的這一切,若非得有個密不可分的關係,那就很有可能與一個人有關。

  為何她如此篤信呢?雁如卿恍恍惚惚地想,那人對她的無微不至不亞於杏花君,倘使只為默蒼離這層關係,其用心未免太過。雖則她從不懷疑,更甚是心存感激,可她既與那人約定,必要支撐起自己、支撐起他給的所有,好好地……生活著。

  那麼她現在起就該細細思量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一切。

  沉靜於黑暗中的紫眸流轉,她側首去瞧身邊那抹陌生又熟悉的氣息,在微光掩映下,依稀能辨識出那人披散肩頭的雪白長髮。

  細微起伏的身軀,綿長輕淺的呼吸,那人睡得挺沉,怕是累壞了吧?雁如卿半撐起身子,伸出手觸摸那張臉,俊雅溫和,宛如清風朗月般的眉目,她其實瞧得很清楚,少年時期的她,還待過比這更加灰暗陰森的地方。只是未曾像此刻一樣,深深強迫自己記憶,以眼光不斷描繪著這與自己深深愛著的那人,全然不同的臉容。

  「俏如來。」雁如卿湊近他,輕輕地、低低地呼喚,並不在意他是否甦醒,是否回應,僅是如同他們這一年相處的每一日,說著平凡瑣碎的話,「我已經不想再找那些遺忘的記憶,我想去做我能去做的、我該去做的任何事,繼續前進,繼續……活下去。」

  這是我的承諾,我對自己的承諾。雁如卿想到這,不由淺淺而笑。卻沒發現那面對自己側身躺著的青年,羽睫顫動,彷彿透出了一點晶瑩。

  在她輕輕收手之際,聽到了意料之外的回應,「師母……真的明白老師的意思嗎?」

  雁如卿對此並沒有過多的驚詫,反而平靜地注視著那緊閉雙眼的青年,「是的。他留給每個人的都不同,我已找到他給我的……題目。」

  她眸光輕揚,不意瞥見那輕輕顫動的身子,青年卻依舊沒有睜眼相看,「師母的題目是什麼?」連他的聲音都帶有幾許顫抖,撥亂了上一刻靜謐的氛圍,卻沒擾亂雁如卿半分心緒。

  「這是『屬於我的時間』。」如果她已經在前進的路上,又為何要停滯不前?尋找缺失的記憶,若只是想更輕鬆地放棄生命的話──當年誰也不會救她。自己都放棄了自己,自己都逃避了自己,還有誰救得了她?

  所有雁如卿的一切,何嘗不是她最後面對的勇氣與決絕,換來了一點生機呢?

  生與死的界線,在她身上,又何曾清楚分割過?倘若她沒有答應策天鳳的條件,進而脫出政府軟禁;沒有替杏花君承擔罪責;沒有為了羽國犧牲的勇氣……

  她根本就不會有身為雁如卿的現在啊!

  俏如來在她應答後的下一秒,終於睜開了眼。

  「我喜歡妳,雁如卿。」 

 

  --

  心情有點浮動,下一回再看看能不能把這段全部收完……(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