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的關鍵能力在「聽」不在說! 贊助
2018-01-11 22:15:17冽玄

【彧唐】誤生 章十

鄰近中午,位於唐家主宅右側的一處小園內,兩名女僕一人端著琉璃燭台,上頭立著一根白蠟燭,在這青天白日下,偏生點起了火燭;另一個則手捧托盤蓋著橢圓紗網,裡頭隱約可見一盤點心與白瓷茶壺,同套的瓷杯僅有三個。 

拿著燭台的女僕領著端東西的往廊內走,直至廊道盡頭,兩人互視一眼,端東西的女僕向右側土灰色的牆面以手肘相抵,前方無路的牆壁立時顯現一道暗門。拿燭台的女僕眼觀鼻鼻觀心,腳下隨意以鞋跟敲了敲暗門邊上不起眼的地磚,須臾,沉沉的石門發出低微而悚然的響動,在她倆面前緩緩開啟。 

兩人神色平靜,正要進入,便正對上一雙凌厲上挑的燕眸,手裡端著的琉璃燭台都晃了兩晃,「嚇死人了,沒事立在門前做什麼?」雖說是前頭的人先被嚇到,但這句話卻是兩女異口同聲。怎知對方連道歉也沒有,冷著從來沒什麼表情的撲克臉,旋身就往下走,「以為有外人找到這裡來。」兩女聽她這麼說,不以為然地笑了,腳步也沒停,雙雙跟了上去,「誰那麼大本事?」 

「那兩個人類男子。」說話間,身後石門緊緊關上,僅有一室黑暗,配一點燭火如豆。走在兩女前頭的女子身材高挑,體態精瘦,既沒有自家主人的窈窕旖旎,也無身後兩女的秀氣端方。五官周正,眉宇有著難掩的冷傲之氣,唯一與她們相似的,就是接近蒼白的皮膚。此人正是早前陪同唐潁一道跟荀彧、郭嘉二人會面,卻被郭嘉拉著離席的女子。 

「什麼什麼?荀先生已經很危險了,就這樣的還有兩個?」端著盤子的女僕在後方探頭,三人仍在步著階梯往下走。「荀?是叫荀彧吧,另一個姓郭。」高瘦女子對無人瞧得見的暗處抿唇,眼神冽冷,竟流露出一絲肅殺。後頭兩女小小推搡過後,才又一口一個追問,「那姓郭的男子怎麼樣?看來他並沒有追求小姐呢,不然早該來家裡的。」 

另一個聽了直笑,「荀先生都追成這樣了,只要他主動提出來,小姐一定會答應的吧?畢竟小姐那模樣……根本是戀愛了嘛。」兩女眼光流轉,還一同發出詭異的「嘿嘿」聲,「小姐就是這麼可愛,如果是荀先生的話,以後就能一起穿很多可愛的衣服了!」 

女僕倆還沉浸在日日裝扮著唐潁與荀彧的繽紛白日夢中,就被一道清冷的聲音拉回現實,「妳們真樂觀。真放心大小姐與他們來往?他們絕不簡單。」高瘦女子回眸白了她倆一眼,燭光照耀下,三人白膚深眸,眼中是灼灼的火光,倒豎的凶煞,如獸狠戾,卻又邪魅得高雅。 

「嘻嘻……那有什麼關係呢,雖然我們跟後來那些人不同,已經要作古了,但也不是好欺負的。」白蠟燭微晃,又聽另一個聲音道:「是啊。妳我都能看出來,小姐又怎會不明白?」 

高瘦女子早已回轉過頭,不鹹不淡地道:「如有必要,我會上來陪著大小姐。」兩女在黑暗中極有默契地聳肩,而後嘆道:「早叫妳上來的了,小姐也說可以啊,做什麼一定要守在地下?」話落,向下的階梯已至平坦的地面,入眼的空間橫向鋪展,卻昏暗異常,幾乎辨不清方向。 

「我想要守到大小姐用不著此地為止。」高瘦女子聲音淡淡,甚至如同喃喃自語,卻教女僕姊妹暗了眸光,「胡說什麼,再也沒人能讓小姐受傷了。」即便她們此刻灰飛湮滅,也要讓自己的小姐多活一天。如此,也才算是填補了那日未曾護主的缺憾。 

「多想了吧。我們終有一天……」三人朝裡頭走去,最後這句話,不知是誰開的口,卻沒有人想去聽清內容。 

殊不知,在唐家宅邸被三人談及的對象之一,亦對唐潁若有所思。望看著店外依舊敞亮的藍天,店內只開著嵌在天花板內部的筒燈照明,夜晚人聲鼎沸的Beautiful Moment此時看來,略有些昏暗沉寂。郭嘉坐在距離琴台最近的沙發座裡,慢慢品飲著手中高腳杯盛裝的紫紅酒液,微酸微澀,隨著入口過喉,有種濃郁滑順的香氣瀰漫,即使是店內慣常開的紅酒,也絕非一般,何況還是由他親自把關呢。 

經過上次唐潁來送還荀彧西裝時,不僅踏入店內,還喝了一杯涼白開的短暫接觸,郭嘉總算能夠近距離觀察那名快讓他們荀店長魂牽夢縈的美人。有著欺霜賽雪的瑩白肌膚,燦亮水潤的鎏金瞳眸,清雅秀麗,嬌俏可人。這等樣貌無論擱在現在或以前,都不是令人如何稀罕的極端美貌。 

但郭嘉不否認,唐潁確實很美好,行止言談都那般知禮不說,還有一股由內而外散發出的靜謐柔和,就憑著這樣的沉穩氣息,讓自己好友看上似也是意料之中。這樣的女子,又為何令他起了疑心呢?在他刻意靠近她說話,甚至碰觸到她的髮,她的臉緣之際,屬於女子的僵硬、害羞,或者覺得被冒犯及不習慣之類的反應,那是一個也沒有。 

唐潁是遲鈍呢,還是習以為常?是聰明狡猾,抑或天真愚蠢?她對自己沒有任何情意波動,郭嘉倒也不以為意,她對荀彧波動那才是真的良辰美景呢。可荀彧跟她之間的互動已算是親密,要論起正式交往的相處也不過如此了,怎麼仍有種莫名的疏離?這種若即若離,並非指情感,而是──人與人之間。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平淡到漠然的人,郭嘉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荀彧。但荀彧的性子卻不是天生冷淡,他有自己的道理內涵,他有他的家世責任,這些東西在歲月或者世事之中積澱,成為了一個實在的人。雖說他與唐潁一點都不熟悉,但就對女人的瞭解,郭嘉怎麼也得推敲出個六、七分來吧?答案卻是什麼也沒有。 

她看起來多麼真誠寧和得讓人覺得分外舒服,又為她多禮溫柔的脾氣而感到可愛。若單論表面,這樣的女孩真的不少,哪裡就能讓荀彧神往了?唯一的可能是,荀彧早就意識到他此刻正在懷疑的特別。這種特別,跟郭嘉之前遇過的「那些人」一點都不同。唐潁無論看著誰,甚至荀彧,眼底清澈毫無雜質,情感語氣神態皆非作偽,雖然也只就近瞧過這麼短時間,郭嘉卻能肯定她並無特殊的異樣。 

她不是「他們」,但是不是「我們」呢? 

郭嘉漫不經心地啜了一口酒,舌尖酸甜愁苦滋味難言,卻可以隨著飲量多寡,麻痺他的神經及思考,這酒果然是世上最珍貴的液體啊(註)。既然唐潁不是「那類人」,他也就不感興趣了,畢竟嬌養出來的千金,脾氣怪一點也無所謂。 

從唐家背景來看,唯一值得注意的,大約就是唐家西服總公司的管理階層都姓顧。顧氏,據說是唐潁母親娘家。郭嘉剛進鳳凰集團時,曾在曹操的默許下,瀏覽檔案室的資料,其中不乏集團名下涉獵的各種產業,以及其周邊的競爭者。這顧氏以成衣廠起家,那嫁入唐家以後互為跳板成立唐家西服,完全說得過去。 

同時,這也說通了公司對唐潁半點不熟悉的原由,裡裡外外都是顧氏的人員,給唐潁一個商談機會是顧及面子與公司的門面罷了。至於唐家一開始是個破落戶抑或大地主,那就讓荀彧自己去挖掘一下,相信他所知道的絕不會遜於自己的調查結果。 

想完了這些瑣碎,郭嘉站起身,愜意地舒展身軀,隨手將開過的紅酒放在吧檯內側,瞥見吧檯內的掛鐘顯示時間,不由微微訝異,都五點半了,他們的荀店長還沒來?難道是已經美人在懷,樂不思蜀了?正揣摩著遠方荀彧該如何跟唐潁「纏綿悱惻」、「難以忘懷」,便聽見熟悉的引擎聲由遠而近,下一刻,映入眼簾的是停在店外的一輛銀藍色Koenigsegg-Regera 

這可不就是荀彧以前被曹操各種軟磨硬泡之後,合股買下的超跑嗎?曹操那時還不是缺錢花,而是需要一個正當理由買車。所以就盯上了向來不會跟他開口的荀彧,半買半送把這車定下來了。但荀彧很少開,甚至還給曹操放在公司車廠供人參觀。 

「終於想起你的車了,看來是要載小潁出去玩囉?」郭嘉看著荀彧將車鑰匙交給迎上來的保全開去停車場後,才沉靜了眼色覷他一眼,並不回答他的問題,似還怪他明知故問一般,「去牽車回來晚了,都準備好了嗎?」郭嘉點點頭,荀彧拾起放在吧檯上的兩張品項清單,走進裡頭,看到一瓶紅酒放在流理臺邊上,挑了挑眉,「想什麼事需要開店前喝酒?」 

「想才子佳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濃情蜜意之中,連老天都要看不下去……」瞧著郭嘉面不改色的胡謅,荀彧也懶得理會,坐在吧檯裡的高腳凳上,仔細核對手上清單。郭嘉拄著臉饒有興致地看著好友,準備問一問今天他跟唐潁的進度之際,門外卻響起了不小的騷動。 

「這位小姐!我們尚未開始營業,請您待會再過來──」店裡的語音通聯都是開店前十五分鐘才就緒,因此郭嘉跟荀彧也還未戴上耳機,門外的保全也機靈,喊的聲音不大不小,正給他倆提了醒。荀彧淡淡抬眸望去,就見一道陌生的人影進了店門,直直朝他們這邊走來,郭嘉輕聲一笑,一派從容地上前攔人,「這位美麗的小姐,我們店裡的規矩,可是要六點才能跟妳們相見的哦,就算妳思念切切,眾位王子騎士也還未上崗啊。」 

「呵呵,我要找的是你後面的男人,又不是來消費的。」面前女子一頭及腰的亞麻綠卷髮,臉上妝容精緻,眼角眉梢俱是風情,是個相當明豔的女人,但渾身上下卻沒有一處能讓人把荀彧跟她想在一塊。「找他同樣是需要消費的,我們荀店長的檯是需要預約的呢。」郭嘉回眸向已經走出吧檯而來的荀彧,卻見他並無表示,只是有些敷衍地朝女子頷首,「是妳。有什麼事嗎?」 

郭嘉今日第二次驚訝,荀彧又不是他……咳,荀彧惹得桃花從未以這樣的方式登場啊。「你還是一樣,荀文若。除了長得好看以外一無是處。」人前被說「一無是處」這四字,只要是個人都該感到忿忿不平,簡直惡劣!然而荀彧俊美雅致的無瑕臉容,毫無一絲多餘的表情,連聲音都死板板的,端著一副答錄機的平直,「有何指教。」 

「哪個人敢給你指教?我是來給你送喜帖的,你可要帶你的女朋友來喲。」女子似對荀彧有幾分認識,說了方才近乎謾罵的字眼,現下居然還能喜笑顏開拿出撒著金粉的紅色炸彈,郭嘉想起了他在大學時代曾聽說荀彧交過兩任女友,都是家族互相介紹而來。 

「請原諒我的失禮,這位小姐,妳是……文若的前任嗎?還有,就我所知,文若應該沒有再跟妳或者另一位前任聯絡呢,妳怎麼會知道……」他即將要有女朋友啊?眼見荀彧從頭至尾都沒什麼反應,郭嘉無奈及好奇心作祟下,只好自己開口問了。 

「女人的直覺啊。我們第一次見面,他就一直是不理不睬的,交往也是一樣。今天照面覺得他有些不同,大概是找到喜歡的女孩了吧?」女子心挺大的,也不在意荀彧接過喜帖後連聲恭喜都沒說,逕自與郭嘉坐在一邊聊天。 

「哈哈,我先祝小姐新婚愉快了。」郭嘉促狹地瞅著人如止水般沉靜的荀彧,又聽女子笑道:「你也可以來,不過你還沒有女朋友吧?真可惜。」第一次被人這樣說,還真是有趣極了。郭嘉瞇起眼兒笑,女人的直覺,確實很奇妙,居然連首次照面的他都看得出來?「那當然,我和老公交往的時候,跟和荀文若交往的時候,那感覺是完全不同的。」都說到這個份上,荀彧依舊不為所動,還回到吧檯內繼續查核清單,順道將耳機戴上,正在調整工作用的頻道。 

郭嘉含笑反手拿起一個玻璃杯,倒了杯水給女人,漫不經心地問著,「妳喜歡過文若嗎?」女子搖頭否認得格外奔放直接,「沒有。戀愛這種東西,靠臉有時候是行不通的。我們誰也不認同誰,當朋友都不見得能和平相處,何況當情人呢?」話落,始才正眼打量了郭嘉片刻,燦爛一笑,「說來,你還比較對我胃口。」 

「哈哈,這是我的榮幸。」郭嘉衝她眨眨眼,輕鬆愜意地掏出名片遞給她,「隨時歡迎妳來找我哦。」女子無可無不可地收了,視線轉至荀彧身上,若有所思,「花言巧語的男人,不會輕易付出真心;聰穎沉穩的男人,在給出真心的同時,也會把對方牢牢抓住。」她所說的前者毫無疑問是在說自己,後者嘛……郭嘉認同地頷首,「所以要馴服我們荀王,自然得是個女王陛下啊。」 

女子撥了撥亞麻綠的髮,笑得狡黠,「沒錯,肯定很有趣。」說完,她也沒有再跟荀彧打招呼,來得乾脆,去得俐落,走個過場還不忘敲打一下荀彧,這樣的前女友也是另類得很。 

「看來她還算是個襯職的前女友啊,對你頗有心得,還特地上門送喜帖。」接過荀彧丟過來的耳機,郭嘉邊說邊戴上,接通了頻道後,抽開領帶,鬆了領口兩顆鈕扣,也沒打算再重繫,眉宇間盡是戲孽。 

「是這樣嗎?她說我和她互不認同,所以我對她什麼意思,她自然不關心。而實際上我們也不可能有關係。」這是他倆今日見面後,荀彧第一次開口說的那麼長一句話,明明白白昭示著一件事:他不在意她,更沒有喜歡她。兩個互不在意的人,居然也能被家族拿去相親交往,雖然荒唐,又非是不可理解之事。 

「你對客人以外……不,小潁以外的女人真是無情到我都心疼她們了。」荀彧不置可否,似是想到什麼般,眼底清棕煦煦,一掃前些時候的木然,「那也是我走運。」聞言,郭嘉語調輕揚,又是赤裸裸的明知故問,「什麼?」 

荀彧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能遇上她,不是幸運是什麼?」 

能遇到世界上唯一的那個人,不都是需要運氣的嗎?也不知道他何時有這樣的「強運」呢?郭嘉仰頭笑了,「哈哈哈……是的。那我沾了你與小潁的幸運,不知能否遇到專屬我的真命天女呢?」荀彧整了整衣襟,神情已是如常的溫雅寧和,眸光向著外頭逐漸人聲走動的門庭,淡淡道:「那就不是我能回答你的了。」 

一夜笙歌,歡聲笑語憔悴了時光靜謐,徒留散場後的空寂。Beautiful Moment一眾男公關與保全早已司空見慣,利索地收拾場地。今晚的客人都在三點半之前走得乾乾淨淨,不像前些日子有人藉著失戀發酒瘋,硬要他們郭店長安撫,那時可拖到快天亮才關店。那回之後,荀彧溫和地「請求」各位客人別再為難男公關,這會影響往後他們安排活動的意願及服務方針。而郭嘉發揮了耳邊風的終極技巧,總算把一眾客人勸哄下來,也不再有人做下出格的事。 

荀彧收拾完廚房及吧檯,巡了各個包廂後,便喊他們回去,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卻發現一則十點多發來的簡訊,是唐潁所傳,「因為不知道你確切的下班時間,不好直接撥電話,如果有空請回覆我。」雖是短短幾行字,他還是看了兩遍,沒有多想便打了電話過去。聽著電話裡的數據撥接聲,恍然思及現在是凌晨三點半,她……早就睡了吧。 

不出所料,響了一陣後,一把軟軟糊糊的音嗓遞進耳心,「……喂?」顯然是睡夢中接聽,但在聽見她的聲音時,心中也跟著綿軟下來,不住輕笑起來,不想那人竟清醒了幾分,「是文若嗎?唔……你下班了?」即便認出了他,語調仍帶著不同於平時的嬌氣,彷彿能將人融化。「嗯,吵醒妳了?」耳邊響起細微的衣物摩娑聲,似乎是她自被窩坐起身來,「沒有呢,我很早就睡了。」 

「剛好看到妳的訊息,沒有多想就打給妳了……怎麼了嗎?」說話間,荀彧推開角落的暗門,走到比外頭更加僻靜的包間裡,才聽得唐潁有些猶猶豫豫地,「其實我沒有事。只是早上文若對我說了那些話以後……我、我忽然好想跟你說說話……會很奇怪嗎?」眼前似乎浮現那張嬌俏容顏,霜雪似的皎潔,水墨點眉,落在她鎏金的眼底,透著盈盈的赧然猶豫,卻是令他如何也看不膩。正欲開口,便見某個善於關懷他人終生大事的同事兼好友,一臉坦然地坐在包間的矮桌上,聽著在靜室中格外明顯的電話聲,期待地看著他。 

「……不會,我也想跟妳說話。」一面柔和著聲音,一面冷著眼色瞪著郭嘉,荀彧那是一絲不苟、毫不含糊的。「但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呀。可是,聽到你的聲音就覺得很開心。」本是令人心動甜蜜的話語,卻因為眼前有個明擺著偷聽的人在,荀彧只能甩他一個白眼,「說什麼都很好。」而後泰然自若地側過身,但仍不妨礙郭嘉繼續聽唐潁答話,「那……等你休假,可以陪我嗎?」 

荀彧聽著這話,指尖不自覺地施力握了握電話,心緒湧動,話聲卻是平靜依然,「平常也可以陪妳。」他說得真誠,在這短短一剎,觸動了自己,亦觸動了電話彼端的那人。「說得也是呢。可是、我就是……想見你……很想。」荀彧徹底默然,餘光瞥見某人摀著嘴笑不停,也一點兒火氣都沒有。只因為一個女孩,說很想見自己。那個女孩,是他所喜歡的。只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他當然能有更簡單的答案,「現在嗎?」 

「可、可以嗎?我是說……」那柔軟聲嗓有著緊張、訝異,甚至是期待,荀彧垂眸一笑,溫聲道:「可以,只要妳想見我。」 

女孩陷入短暫的沉默,最後是一聲甜美的笑音。 

「我等你。」 

 

 

 

--

 註:出自古龍散文《誰來跟我乾杯》-〈不是珍貴〉節錄:

因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珍貴的液體,這種液體就是酒。
   因為只有酒才能使人忘記一些不該去想的事,而人最大的悲哀,就是要去想一些他們不該去想的事。
   除了『死』之外,只有酒才能讓人忘記這些事。
   ──死,多麼珍貴,只有一次,絕無兩次。

啊哈哈哈哈哈哈。寫甜文身心舒暢啊!其實還有下半段,郭嘉的搗亂(喂)以及荀彧見唐潁放閃,不過寫完大概過長,就讓我裁切一下XD

我好想趕快寫完誤生……然後自己看彧唐放閃( 艸)而且還有很多字母文可以寫(毆)

以下是我心血來潮寫的人物介紹(靠):

 

荀彧:180cm67kg

S、腹黑,魔王體質。吐槽、智商、顏值三大重要職務擔當。

但內心深處一直在找可以S自己的人(何),無奈世界上的人都只有被他S的份。

於是上天就把唐潁交給了他。興趣是讓唐潁身☆心★愉☆悅。

因為顏值太高,氣質太好,看起來是孤芳自賞的類型,然本質上敏銳聰穎、待人實誠。

不輕易說謊,且能體貼他人。所謂的體貼對他來說就是禮貌上,相處基本上,公務上,無涉個人感情為前提。作風滴水不露、縝密穩健。

如果無關利益、顏面的交際,他還是寧可明白告訴對方自己不願做戲奉陪。

很容易看透他人,所以不容易被人發現他的自我中心,是個非常執著的人。

對很多事志在必得,他的驕傲很隱晦,卻容易給人極大壓迫感。

人生太過於平順,養成了他平淡冷靜的性子,遇到唐潁之後終於真切活了一次。

 

唐潁:163cm47kg(三圍:C342334

既不M也不S,是個天然黑的軟妹子,所以上天讓她來折磨荀彧。

內心純粹,對荀彧尤其率直縱容,上天也沒料到其實荀彧過得很爽。

興趣是讓荀彧為♂所♀欲♂為。

對他人有禮、溫柔,容易多想。因為遭遇過的事情,而有著輕微的自卑自厭。

偶爾會有缺心眼的思考、言論,讓荀彧難得體會到情商受衝擊的滋味。

行為、思想上的槽點不算少,但荀彧完全不吐槽她,順勢讓唐潁照他所想行動。

看起來容易被他人牽著走、沒有主見。實際上因為脾氣溫和,所以把原則這種堅硬的東西收在心底,是個相當倔強的人。

個性雖然萌軟,卻不容易受感動(指觀看作品、事物、他人感情、故事等)。

能體會到自己的愚蠢,並認為自己是個平凡人。也因此不大了解自己的優點(缺乏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