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清杯麵變成氣泡飲? 贊助
2018-01-14 22:18:42冽玄

【彧唐】誤生 章十一

寂夜淒清,整個城市尚在夢鄉,道路上近乎絕了行人車輛,嚴謹執行的交通號誌也閃爍著黃燈,不再紅綠變換。一抹銀藍融合於夜色之中,在引擎催動的轟轟響聲裡,急速呼嘯而過。然車上比肩而坐的兩名男子神情平靜的像是車子靜止不動般,掌握方向盤的棕髮男人清俊秀逸,謙謙如玉,但臉色卻不太好看,擱在靜謐悠長的深夜裡,倒添了幾分深沉陰鬱。 

反觀副駕駛座的淡金髮男子意態閒適地拄臉望著窗外,在不斷向後流逝的稀微燈光點綴的街景中,看著倒映中的好友面有菜色,「唉呀,其實你要直接去找小潁也可以哦,我保證不下車也不出聲。」荀彧看都沒看他一眼,卻默默地把油門催了一點,以疾快的速度完成了一次過彎,還能在路口停下等來車過去,整個過程都如其動作般優雅明快。 

「不用,你家已經要到了。」荀彧清棕的眼在浸在黑暗中,漆黑而深邃,注視著前方的眸光依舊平靜,可指尖控制方向盤的力道卻不自覺一緊。若他猜得沒錯,唐潁一定會在通完電話後就走出來等他,就算是這秋老虎時節,鄰近清晨,寒霧濃重,希望她沒忘記多穿點。 

「呵呵,我想過了,如果你再追不到小潁,那麼……」其實郭嘉本可以自己開車回家,半點不耽誤荀彧會美人的時間,但令人惋惜的,他「忘記」自己把車借給比翼開回家了──因為比翼特地請假回家一趟,這一回來還是搭公車來市區,連住所都沒回就來上班,郭嘉看他累得很,兩點多就先行放人回去。荀彧知道這段經過後,當然是立刻讓他上車。 

「你追不到。」荀彧幾乎是秒回了,完全知道郭嘉就是閒得發慌要消遣他。「哦?我還沒追過『追不到』的女孩子呢,很值得我好好挑戰一下啊。」從偷聽到唐潁跟荀彧通電話以後,郭嘉實在無法不在心裡大笑,這個純情的等級,高段得讓人羨慕嫉妒恨了。而當事人聽了郭嘉的話,竟沒有如往常般直接反擊,而是慢悠悠地道:「她喜歡的是我,你追不到。」 

瞧,就這樣的,天上居然還掉下來一個清純美女給他? 

「下車。」荀彧瞥了眼旁側獨棟三層帶後院的洋房,用眼神示意郭嘉快點回家去。「文若,其實我今天才知道『有異性沒人性』這句話,原來是這麼貼切無違和。我本以為沒人性的是我……」郭嘉挑眉一笑,神情滿是打趣,但出口的下一句話卻是提醒,「不過,你還是要小心點,難道你忘了那天陪小潁一起出現的冰山美人?」 

荀彧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郭嘉也不多說,拿著西裝外套便下了車,荀彧透過車窗看著人關上院門進去後,頓了幾秒,淺淺一嘆,始才驅車離開。 

這廂唐潁在與荀彧通話結束後,披衣而起,也沒把睡裙換下,就穿了一件針織外套裹著羊毛披肩便下樓出了主宅。正打算前往大門,旁側道上卻緩緩行來一抹熟悉身影,唐潁笑著呼出一圈霧氣,「是妳呀。」來人正是蓄著一頭及肩短髮的高瘦女子,她眼光幽深,神情肅穆,身上穿著一絲不苟的西裝,細看肩上竟還沾著露水,顯然已經站在此地許久。 

然一心要往外面去等人的唐潁沒有多想,只是溫聲道:「既然是家人,就沒有拘著妳的道理,妳也不用把地下的東西看得太重。」這話必定是自女僕姊妹二人聽來的,高瘦女子眼底閃過一絲不耐,誰讓她們瞎操心?「只是盡職而已……大小姐這時不應該還在休息?為何……」平板的語調透出些許猶疑,像是不慎窺探自己主人的私隱而感到侷促不安。唐潁倒是一無主人的自覺,二無需要隱瞞的事,很坦然地道:「我要去見一個人。」 

「荀彧嗎?」幾乎沒有思索,女子便將話問了出來,畢竟她對今早二女調笑似的談論,還是相當在意的。「咦……是的。怎麼了嗎?」對於她們知悉荀彧的事情,唐潁並不懷疑,方才一瞬間的訝異,是來自於女子不假思索地說出荀彧的名字,她都不曉得,原來大家這麼關心荀彧啊。 

「沒……不,我希望大小姐不要與荀彧見面。」雖然用上了委婉的「希望」二字,可女子面上的認真鄭重,在此時變作強硬。唐潁輕輕折起眉心,含笑的清麗眉目,被濃沉的夜色籠罩,無端生出一股冷豔清俏,「我明白妳們在擔心什麼。但……這種先入為主,甚至以偏蓋全的想法,對文若他們是不公平的。」言罷,唐潁已然放鬆神色,唇角彎彎,眼底盡是溫柔純淨,似是回憶起什麼好事,卻讓女子心頭鬱塞難當,「是屬下踰矩。」 

「沒事的,不用擔心我。」唐潁看著那女子行禮之後掉頭離開,心裡仍是有些許沉悶。荀彧或者郭嘉調查她、揣測她,這些都不要緊。畢竟自己的出現很突然,但當下相處的愉快是無法作偽的。儘管被試探猜測過,荀彧自始至終都未有一點想要傷害自己的念頭,這不就夠了嗎?再怎麼長久的交誼,對唐潁來說也只是短暫交會,既然短暫,為什麼不好好珍惜呢? 

何況荀彧也的確值得自己珍惜呀。倘若自己也對他諸多防備猜忌,那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對彼此示好關心,也不該流露出半點為對方著想的溫柔與急切。不用看著荀彧的臉,不用去想他此刻的神情,就能知道他所說的那句「只要妳想見我」,必定出於真心。 

只是為什麼……親耳聽見家中人讓她不要與荀彧見面,竟令她那麼失落難受。唐潁一面出神想著,一面打開小門,而後有些失魂落魄地坐在圍籬下。這般傻坐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看見一輛未曾見過的銀藍色車子停在眼前,唐潁這才覺察自己忽略了那陣突兀的引擎聲,她不確定是不是荀彧,於是站起身來歪頭打量,正好看見那人挺拔若松的背影,以及再熟悉不過的俊雅側顏,「文若……」 

唐潁輕柔的喚聲和著夜風吹拂,荀彧似有所感,一眼便對上那底流泉似的燦金瞳眸,在暗夜中熠熠生輝。「唐潁?」荀彧倒並非沒認出她,而是覺著她跟平日有點不同,快走兩步至她身前,才發現面前人神情恍然,初雪似的白膚顯得蒼白,單薄的身子裹在寬大的披肩裡,仍有些瑟瑟。「妳怎麼了?等很久了嗎?」他垂下臉,聲音低柔和煦,唐潁卻像是被燙到般,用力地搖搖頭,「不……沒什麼。文若真的來了呢。」 

這下荀彧總算意識到哪裡不同了──她不開心,非常不開心。但說出的話,卻並不是因他遲來而不滿,倒有些心不在焉。為什麼?他覷著她黯淡下來的眼光,那雙眼的澄亮平和,在此刻如石入水底,漫起塵埃,不大平靜。「唐潁,妳想見我,所以我來了。」他輕輕執起她交握在身前的手心,像一塊深海撈出的冰石,荀彧眸光凝滯,唐潁亦抬眸望著他,兩道秀眉緊蹙,彷似痛苦得無法言語。「……我來了,妳想說什麼都可以告訴我。」 

唐潁遲疑片刻,卻沒有說話,只是走近了兩步,將頭輕輕靠在他的肩上。荀彧放開了握著她的手,又一次緊緊擁抱住她。 

兩人都沒再開口,荀彧感覺到那雙細柔如藕的手臂圈繞在自己腰側,她在自己懷裡淺淺的一呼一吸,身上柔軟而放鬆,是全無遮掩的依賴與信任。所有的心情抑或思索,都變得一蹋糊塗,他明明知道自己更在意她發生了什麼,可此時卻覺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文若……好溫暖。」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那就太好了。唐潁對「一直」這兩字向來都有些避諱,想要跟荀彧一直這樣下去,那根本不可能。絕對是個妄想,但不妨礙自己一時意動的「想一想」。如此自嘲一番,唐潁已然沒有方才的沉鬱不快,才終於撿起了一點不好意思來,「我……不是故意……照你剛才說的,這就是我想跟文若說的話。」聞言,荀彧面不改色地收下了某人既純情又流氓的話語,替她將披肩裹緊了些,「嗯,心情好些了嗎?」 

「……我只是忽然想到小時候的事情,讓你擔心了。」對於這毫無解釋的解釋,荀彧是見怪不怪了,連追問都省下,牽著她往一旁坐下,「累不累?」唐潁搖搖頭,自然而然的將頭靠在他肩側,荀彧伸手攬住她,讓她沒有阻礙地倚進他懷裡。唐潁卻不因為這等親密行為而訝然,而是想到另外一件事,「文若好奇怪,下班就來找我的是你呀,怎麼問我累不累呢?」 

垂眸瞧著唐潁歪在自己懷裡,上揚的眸光重又染上一抹嬌俏,荀彧低低笑了起來,「我習慣了,妳才是被我吵醒出來等我的。」唐潁仰頭看著他的笑,心裡的熱彷彿傳遞到了臉上,雙頰泛起淺淺的粉暈,像是下了什麼重大的決定般,主動拉起荀彧空出的右手,見他止了笑音卻止不住笑意的溫朗寧和,她瞅著他修長漂亮的掌指,感受著那不同於自己的溫度,勉力抑制住喉間湧現的口乾舌燥,輕聲道:「快天亮了,要不要先在我家休息?」 

這種邀約擺在其他人身上,都避免不了桃色氛圍。可如今開口的人,是唐潁。荀彧不得不多掂量兩下……卻不是覺得他們之間要發生點什麼,而是她並非一個人住,她有家人,這樣直接把他拎進去,哪怕沒有睡在一起,也跟睡在一起沒兩樣。雖然在荀彧眼中,已經決定好了自己未來女友兼枕邊人是眼前人,但並不代表他能在關係未確定前恣意妄為。 

「妳這樣……好嗎?」荀彧抬起被她攏住的右手,指腹擦著她柔嫩的臉蛋,不意外地望見一張緋紅的俏臉,含笑的眉眼柔和得如一汪春水,她嚙著粉唇,低聲道:「你不願意嗎?我想都讓你特地趕來一趟,我卻只是想看看你……這樣很不好吧。」荀彧從這句話中理解到,原來唐潁是為了不讓他「白跑一趟」?但這件事本身便是你情我願,她想見他,他何嘗不是呢? 

「妳想見我,我也想見妳,這不就足夠了?」本以為這麼說,或許能對之後自己想對她提出交往鋪路,不料荀彧仍是低估了唐潁的執著程度── 

「可是我現在不只是想見文若,還想……補償你。」若不是自己那句話,他或許已在家裡休息了,若不是自己方才跟家裡人的談話影響心情,他也用不著這樣陪著小心,甚至還……擁抱她。那一刻,她前所未有的歡喜,心下悸動難平,她喜歡他,想要多待在他身邊一會兒,想在這些細碎得抵不過歲月無盡的時光中,去了解他、了解自己的心意。 

「所以,能不能……答應我?」唐潁認真的視線,彷彿落在了荀彧心底,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寂靜,僅剩眼前少女的純淨。縱然現在的情形,恐怕又顛覆了一般追求女孩子的情況……怎麼會變成唐潁鄭重地邀請他去家裡睡覺呢……但既然是她所希望,那麼他也願意完成。 

何況受益者其實是他。 

將近五點的時候,唐潁帶著荀彧成功回到自己的房間。這過程順利的無法想像,畢竟往常晚間管家還會出來走動巡視,但今天卻沒有撞個正著。心裡暗自奇怪之際,卻發現床上放著折疊整齊的男用衣物及洗漱用具,唐潁恍然大悟,原來管家已經知道了!荀彧對於唐潁將他帶回自己房間這件事,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憂心,正躊躇著要不要提出自己去睡後面院子的客房,唐潁已經換洗衣物塞給了他,「房裡就有衛浴間,快去洗吧。」 

荀彧頓了頓,還是順從地去洗澡了。考量到荀彧不習慣跟人同床,唐潁還是出去多找了一床被子跟一個枕頭,她的床本來就是雙人床,只是被子跟枕頭都是她的味道。回來後,才脫下外套將荀彧的西裝外套掛在衣架上,細心地理順衣襬袖口,還湊上前聞了聞味道,依舊是上回那只香袋的香味,甘甜暖澄,有安神靜心的作用。 

出神間,腰際忽爾被人一摟,她被帶得向後兩步,剛好枕在身後人胸前,男人清爽乾淨的體息,混和著淡淡的沐浴乳香味,她微側身子望著他,「文若。」踮起腳尖撫觸他還有些濕濡的髮,她轉去一旁的木櫃邊,拉開抽屜拿出吹風機。「這樣沒關係嗎?」荀彧接過東西,問的是他跟她睡一間房的問題,然唐潁卻是會錯意了,「沒關係呀,不會吵到其他人的。」 

荀彧被唐潁按在床沿坐下,而後拿過他手上的毛巾替他擦髮,位置剛好站在他身前,視線無可避免地對上那優美的鎖骨與胸口,他垂下眼,發現唐潁穿著一條僅有膝上長的絲質睡裙,在外頭裹著披肩又穿著外套,他沒有太注意,可現下隨著她動作擺動的裙子,若隱若現露出一小段大腿肌膚,荀彧嘆了口氣,最高級的懲罰果然是「只能用看的」…… 

所幸這姿勢沒維持太久,唐潁便讓荀彧直接吹頭髮。她則是將枕頭放好,抱著被子坐在他身旁,靜靜望著他。荀彧低頭吹髮,脖頸微彎連著他挺拔的身段,寬鬆的睡衣掩不住他精實勻稱的體態,在暈黃的燈光下,隱約可見他背脊與胸前的肌肉線條。明明身形高大修長,一行一止清潤似玉,溫雅如泉,世上若有名物、名畫、名景能令人見之忘俗,那荀彧的姿態也能算一景。 

思及此,唐潁輕輕笑了笑,並非沒有看過美人,要說好看,郭嘉也特別的秀俊帥氣,但荀彧的清雅俊逸,卻常常讓她難以移開目光。「想到什麼這樣開心?」荀彧已經在收吹風機了,便見唐潁笑得如糖似蜜,「看你呢。」見她眼神清亮,話聲溫柔,一點也沒有敷衍迴避,他抑下吻她的衝動,忙起身把吹風機放回原位。 

「文若要跟我一起蓋同一條被子,還是另外蓋這條?」荀彧神情平淡,眼底洶湧,既然都已經要同床,那蓋不蓋被子都不是問題了……天人交戰數秒後,只好放棄掙扎,「不用了,就一起……睡吧。」唐潁顯然頗為意外,但也很開心,還以為荀彧會嫌棄自己呢。於是將被子放在遠處的躺椅上,率先上床躺好後打開被窩,邀請荀彧,「文若、來吧。」 

荀彧覺得這情景怎麼看都不對。但還是配合地躺在了她身邊,兩人的距離不算遠,只要他伸手一攬,就能拉她入懷。只是他們今日的關係跟距離呈反比拉鋸,實在不是他預想的進程。荀彧邊想邊朝外側身,殊不知身側人正在一點一點地靠近他……而後,唐潁瞅著他寬闊的背,向上延伸至蜜色的脖頸,以及柔軟的髮尾處,她悄悄爬起身,低聲問道:「你睡著了嗎?」 

他轉過身,便見唐潁撐著半邊身子瞧著他,淡紫色的衣領滑了下來,露出圓潤的肩頭,以及一片雪白肩膚,荀彧深吸一口氣,把她拉入懷裡,「我睡著了。」意料之中響起一串嬌笑,唐潁呵出的氣搔著他的肩頸,明明是旖旎而曖昧的氣氛,卻因為她的話語而透出一抹平和靜暖,「文若很累了吧……這樣顛倒的作息,身體不會吃不消嗎?」 

荀彧半闔著眸,穩下了心神,指尖繞著她背後一綹青絲,低低說道:「還好。」畢竟是近兩年才開始經營Beautiful Moment,曹操挑出來的人選,幾乎都是早前就安插在情報網裡的人員,他們之前的工作時序還更加紊亂,郭嘉也不例外。只有荀彧稍微有點不同,他在總公司時的工作非常多,曹操幾乎把營運要務分了不少給他控管,之所以讓他與郭嘉合作,一是店內庶務的整合需要他維護,二是給郭嘉更大的空間去執行曹操額外的勤務。 

「快睡吧……不吵你了。」指尖撫過荀彧眼下的疲憊,唐潁口吻藏著心疼,見他沒再應聲,雙眼已然闔上,神情漸漸舒展,便知他已睡著。輕輕將頭枕在他肩窩,嗅著那溫暖氣息,唐潁抬起一隻手環在荀彧腰側,再次進入夢鄉。

 

 

-- 

寫這一章的時候,我內心只有一個想法:

你們可以就此結婚嗎?然後我就寫到這裡就夠了。(靠)

可以看出,荀彧的情商又受到了衝擊,在阿潁的摧殘之下,連蓋棉被純聊天(噗)這種事情都幹得出來,唉喲喲!你要郭嘉怎麼看你?你要鍾毓怎麼看你?你要曹操怎麼看你?(被打)

鍾會羨慕都來不及,他不會鄙視你的,畢竟他連跟喜歡的女孩睡同張床的勇氣都可能……咳。

其實這一章會寫出來完全是個意外。不要不相信,這一段劇情並不存在於大綱中,而是我昨晚睡覺時帶著微笑(?)妄想出來的,原本中途想停下來讓劇情導向正軌,結果遺憾的發現,原來荀彧也想演下去啊!只好成全他們了! 

然後,我要附錄一下關於管家女僕們的事情(名字什麼的,以後再說)。

管家:個人背景在前幾章中有提及,是本長篇真.神助攻。愛護唐潁,深知她的心情,更是最早明白她喜歡上荀彧的人。 

女僕姊妹:不是雙胞胎,兩人無血緣關係,只是年齡相近,遭遇相同。被唐家(也可說顧家)收留之後,長伴阿潁左右。非常中意荀彧,所以即使故意為難他,也是為了神助攻。被荀彧突破天際的顏值震攝,已經開始收集適合荀彧的衣服來實現情侶紙娃娃的夢想……

隨從:穿西裝的俊俏女子。及肩短髮,個子高挑纖瘦。寡言,撲克臉。她雖然是就事論事不贊同唐潁跟荀彧來往,但其實她內心潛藏著一個從來無人注意到的私心。在女僕姊妹之後被唐潁收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