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4 23:30:48♀↖阿﹌馮↗♂

可不可以讓雨水沖淡一些後悔

在他悄然離去的後1147天,微涼的秋意襲來,不確定「冷」是因為空氣,還是源自心裡。我的世界再次被打亂,依著已經對他的習慣,驅使我不自覺在茫茫人海中,找尋那總是讓我倚靠著寬闊背影;他沒留下任何訊息,或許一句「別找我了」也算是訊息的訊息,找了他許多朋友,輕鬆愜意提及他時,才發現自己認識的他與真實生活的他有些不同,但那些不同讓我更想念他了。

我沒有積極找他,只是偶爾傳給他幾句簡單的訊息,因為,我怕對他只是慣性依賴,但,永遠走不到愛。我不想再讓他難過失望,看著他落寞的神情,像看到當年失去你的我,那麼無助,想著就算放棄全世界也無所謂的豁達,那段失魂落魄的時間,像走過一世紀一樣那麼漫長,直至在無邊無際的永夜中,是他抓住了我,他不問我原因,只是一個勁的跟著我、煩我,用他的溫暖微笑,像陽光般的照耀著我,融化我那拒絕再交談的心,私下相處他時而幼稚的又吵又鬧,時而看見他工作時果斷裁決的嚴肅,下班後每天都是他索性、無理的直接把我帶走,不管我是否有事、不管我是否想休息,他都不在乎,原本從漫無目的像遊魂一樣在生活的我,一點一點重新找回生活的重心。起初我不明白,他對我的好是因為我看起來真的會可憐到讓他的憐憫油然而生;或是,他只是想找一個平常完全不可能的對象嘗試玩玩,反正論長相、論能力、論財力,他都有絕對資格,和任何一個你我心目中認為的女神匹配。總之,我是真的不懂,為何是我。他很少對跟我分享他內心的故事,我總想著他可能只是玩玩,也就沒認真跟他多說什麼,但此刻的我卻開始後悔,後悔錯過了沒能多了解他的機會,此刻好想問問他,到底是為什麼找上自己?

今天主任找我進辦公室聊聊,提起他,心裡竟有點酸酸的,問起他的近況,我只能無言以對,想起有他的日子,回望他總是用輕浮與態度與女同事的相處,有些隨便的態度,更顯得他率性、邪魅的風韻,幾乎所有為他傾倒的女同事都被他那種調調給迷得神魂顛倒,可偏偏他對我就是不一樣,收起玩世不恭,小心翼翼呵護,總在我不解的眼神下努力對我付出所有的關懷,一臉嚴肅認真地說想一起走過下半輩子的神情,至今都深刻地烙印在我腦海,我訝異他推開所有女同事對他的投懷送抱,用盡全心只照顧我一顆心。

回到家,爸媽問起他,我又失落了,我還是只能沉默,不言不語好像是對他離開了最好的解釋,爸媽責怪我傻,之前好幾次都為了結婚、未來、人生大事各種好像不得不在這個年紀必須得決定的種種雜事而吵了無數次,內心此刻的糾結,可想而知的懊惱,在爸媽一陣又一陣的碎念中發酵,也許、或許、可能、應該爸媽說對了,我後悔了。只是我怕我像失去你時那樣,碎了一地的心,拾不起來的部分,就隨風而逝,那是傷痛的過往,我不想去回憶,那場大雨裡,我哭盡了所有的傷心,在笑著送你走向紅毯另一端那刻,我就告訴自己,哭完這次,就要好了,往後的眼淚,都不再值得為了跟著你一起逝去的愛情再掉任何一滴眼淚。

他消失了,我在朋友圈也算消失了,原本活躍在社群軟體上的我,不再留言、不再發表,連聊天都鮮少,除了給他的訊息,我依舊有一搭沒一搭的傳送,至於他看不看、回不回,我選擇把決定權重新交回給他,但,夜深人靜時,我總得承認,沒有他的回應,我失落了,但撇頭就丟開的手機,是最好的證明,我果然沒有勇氣再失去任何一個讓我動了真心真情的男人,可再一次,他從我手中溜走了,當他問我是否還想念你時,我應該就後悔了,可我驕傲地沒說出口,夜又更深了,外頭的雨有時滂沱,我聆聽著雨點敲打的屋頂的節奏並不自覺跟著計算,這樣的孤寂,不再伴隨眼淚,而是更深的感嘆,雙眼空洞的凝視天花板,思緒一片空白,難過卻不斷湧上席捲而來,明明就沒有任何緣由,我卻替此刻的自己感到失望。雙手摀著臉,放縱自己無聲的崩潰哭泣,哭自己的傻、哭自己的笨、哭自己因為前兩項原因,在一段沒有開花過的感情中迷失了方向。

突地,深夜裡的手機震了震,在崩潰的情緒中,內心泛起一股自我安慰的預感,會不會、說不定、又或許、還是說,冒出好多個念頭,我胡亂擦乾雙頰的淚,瞇著眼睛試著從黑夜中再次看見光的不適應,心臟因為冒出好多可能性而開始瘋狂跳動,顫動的手乘載著好多冀望,燈亮的眼睛瞬間無法適應,瞇著眼睛,手激動的不自覺施力,反倒讓螢幕沒有反應,等待程式啟動的幾秒鐘,短暫的等待令我焦躁,像深怕慢了一秒他會再次從我手中流逝,可我從沒想到,是我的冷漠才會讓他決定鬆手,心裡不斷竄延的自知之明,讓雙手更加顫抖,哪怕是一絲希望我都不想再放棄,手機跳出畫面,我忍不住再次潰堤... ...

上一篇:雨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