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9 20:44:17齊藤月櫻

【雲骸】破碎的約定(二)

歸類:家庭教師

類別:BL向

性質:微悲微虐

崩壞:嚴重

R18:無

*--*文  章  開  始 *--*

因為喜歡你,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只看著你一人,只相信你一人。

但,為何要如此輕易背叛我?將我們之間的約定遺忘?

我明明是那麼的......愛你啊!





『恭彌、恭彌,拜託!不要、不要再......繼續了!』我流著淚,看著眼前抱著自己並在自己身上瘋狂吻著的男人,拚命哀求著想請他住手。

只見他面無表情的直盯著自己看,那眼神,可說是近乎冰冷、毫無生氣般的恐怖,自己被他看得不禁感到害怕,身體不自覺微微顫慄。

『恭......彌?』語調中帶著抖音,叫喚著對方。

沒有任何回應或動作,恭彌仍舊一臉冰冷冷的看著自己。

那眼神.....真的令自己感到毛骨悚然,將視線移開,我用力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他。

『啪!』忽然猛的,恭彌舉起手往自己臉上搧了一繼耳光。

左臉頰上傳來陣陣疼痛,還沒反應過來,恭彌便用力拉起自己的衣領,雙方面對面凝視。

露出冷笑,他開口說了些什麼我聽不到,只知道我的頭......好痛!

咦?聽不到?為什麼?恭彌他明明正在和自己說話,為什麼我會聽不到?

『什麼?恭彌你在說什麼呢?我,聽不到啊!

    喔呀?為什麼......?眼淚,是我的嗎?』

感覺到臉頰有股濕熱滑落而下,雙眼逐漸變得朦朧,恭彌的身影模糊到快看不見。

『吶,恭彌,我到底是......怎麼了?』

「骸、骸,六道骸!!!」一道熟悉的聲音自耳邊響起,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身在房間內,剛剛聲音的主人便是自己夢中所夢見的恭彌。

「恭彌?」轉頭看向對方,一臉驚恐的盯著他。

「做什麼用那麼害怕的眼神盯著我看?我不過是來叫醒你的。」因為我的視線感到不耐煩,從他那氣憤的語氣和神情便能得知。

回憶起剛剛的情景,再看看四周,終於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又是......那個夢嗎?』把臉朝向天花板,無奈的嘆了口氣。

見自己不但無視他,甚至開始自顧自的陷入沉思,恭彌對於自己的態度更加的惱怒,身體周圍散發出肉眼所看不見的黑色氣團。

「骸!」低聲又夾帶著濃濃怒意的聲音將我喚回現實,再度把視線看向對方,卻發現恭彌正憤怒得不得了。

「我好心叫醒夢到惡夢的你,你那是什麼態度呢?」惡狠狠的瞪視著我,看的出他十分不滿自己方才的舉止。

「咦?慢著,我完全不知道你是為了把我叫醒才來的啊!」不斷朝他左右揮動雙手,為的就是不讓他再逼近自己。

「居然還找藉口,咬殺!」拿出慣用的浮萍拐,二話不說直接朝我的臉用力揮下。

經過一陣你追我打後,兩人來到了客房。

「呼、呼,你就饒了我吧,我都已經如你所願醒來了不是嗎?」喘著氣,看著還想追打自己的恭彌,我只好主動投降。

像是同意了自己的提議,他垂下雙手收起浮萍拐,朝自己走來。

警戒的往後退了幾步,這動作使恭彌更快步的朝自己走來。

見我想逃,用力抓住我的右手手腕把我拉到他的懷中。「別一直逃,我是會吃了你嗎?」不高興的怒吼,緊緊抱住我,深怕我再度逃開。

「還不都因為你一直追打我......」依慰在對方懷中,我小小聲嘟噥著。

一向耳尖的恭彌當然聽到了自己的抗議,用手撫上自己的臉讓我面向他。以為他又要對自己暴力相向,趕緊閉上雙眼,不料對方毫無反應,只是凝視著自己。

「恭彌?」睜開雙眼,我不解的偏過頭回望著他。

「你,又夢到那個夢了嗎?」不捨的用手輕撫我的臉頰,溫柔的動作使得自己臉頰泛起紅暈。

輕輕點頭,以肢體動作代替回答。

「是嗎?又來了啊!」把自己抱入懷中,將頭倚靠在自己肩上,他露出擔心的表情來。

「骸,你放心,我不會那麼做的,也絕對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將自己愈抱愈緊,從他的擁抱中我感覺得到他那因為害怕失去,無意識的微微的顫抖。「我會用一輩子珍惜你,就像當初的約定那樣。所以,別對我感到恐懼或輕易離開我,好嗎?」

聽到他這麼說,我的眼淚再也忍耐不住的潰堤,緊緊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將臉埋在他懷中。

「我也想相信恭彌,但......那個夢真得好真實......就好像,恭彌真的會跟夢中的你一樣,對自己做了那種事後再虐殺自己!」回想起夢中那個冷血,想殺死自己的他,害怕和恐懼便不斷朝自己席捲而來。「我會怕啊......」

聞言,恭彌輕輕推開我,二話不說直接吻上。

「唔!」突如其來的吻使自己嚇到,輕推恭彌想叫對方放開卻怎麼也推不動。隨著他的吻,自己掙扎的力氣也漸漸變小,被動的配合起他的吻。

「嗯......恭彌。」待他放開自己,我滿臉通紅的看著他,透過他的表情我明白他是想讓自己安心才吻自己的。

露出蘊含滿滿高興之情的微笑,我上前勾搭住恭彌的脖子。「謝謝你。」

緊緊回擁住我,雖然看不到,但我知道此時的恭彌臉上肯定是露出微笑的。




不要離開我。

不要不理我。

不要放開我。

不要丟下我。

不要傷害我。

吶,說好了喔,約好了喔,對吧?

《待續》

*月櫻的事後補充*

此篇以骸為第一人稱。

在此的恭彌和骸是少年時期,也就是原作十年前的年紀。

跳過前一篇的幼年時期,此篇是在描述骸自從滿十五歲那年以來便三不五時一直夢到同個夢。夢中,恭彌不斷和強迫自己和他性愛,在性愛時骸不斷反抗,但換來的卻是恭彌的陣陣毒打。

而後,恭彌會露出毫無生氣的冰冷表情凝視他並拿出武器或用各種方式想至骸於死地。

每次都是恭彌從現實中喚醒骸,而骸對此感到害怕、恐懼不已,得知此事的恭彌一開始不相信,認為那不過是夢。但久了,他開始覺得怪異,常常會在半夜聽到骸因惡夢而尖叫的聲音,甚至發現骸會下意識躲自己。

憤怒之下追問才知道,骸一直會夢見那個真實的惡夢。

他開始擔心起骸,會守在骸身邊陪伴他入睡或喚醒因惡夢難眠的骸並加以安慰他。

其實我本來只是要打骸夢見這個夢的內容當作第二篇,但想想還是把此部分移到後幾篇再揭曉比叫不會透劇。所以改成了這樣子。

看起來會很虐嗎?如果會就代表我很成功!(笑

最後在此祝骸骸生日快樂!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