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超夯露營週邊.先搶先贏 贊助

040 絕聖赴宴

      聖仙榜,四聖三仙,是現在江湖人人流傳的榜單,而新的仙者,將由紫巔城上的絕聖擂台將龍門榜上的高手,能比試定出輸贏,其江湖威望與實力無人不得不服,成為下一個仙字輩

 

      {聖榜...畫聖-畫伯}

      {聖榜...殺聖-臨君}

      {聖榜...劍聖-太皇聖君}

      {聖榜...舞聖-汐若瑤}

      {仙榜...傾心劍仙}

      {仙榜...藥仙}

      {仙榜...詩仙}

      

      ''你看這個聖仙榜,可有錯啊''紫長老一身紫裝手持煙斗說道

      ''長老,您的榜單肯定不會錯的''

      ''那我這榜單,你覺得誰最該刪除阿''

      ''這...小的...無法作主''

      ''哼,我當然知道你無法作主,只是以你這個小官而言,這名震天下的聖仙榜,有他的意義,除了能鎮妖除魔,還能讓人不敢輕舉妄動,所以想聽聽你的意見''

 

      ''小的覺得...應該...在仙榜...放上死人的名子''

      ''嗯?''一聲長鳴,像是有一陣風從紫長老身上,向四周吹散

      ''小的說錯了,請長老...不要怪罪''

      ''所以...你是說,我應該把死人都放上去,你說吧,要放誰''

 

      ''小的...想放醫仙...琉璃慈''

      ''就憑她?''

      ''小的認為...小的認為琉璃慈在江湖上有一定威望,又具有醫者仁心,只要在後方寫個歿字,還能讓她留一個青史,一個載入史冊的...證明,還請長老...納入考量''

 

      ''哼...好吧,那你是不是也要我把邪劍仙那個道士放進來阿''

      ''我,小的不敢''

      ''不行,放上去有損我紫巔城的正派名聲,就這樣說定了''

 

 

 

 

 

       陳顏紋與小僧終於打到最後一層迷宮底部,兩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而半盲老則在旁邊看著

 

       “這此結束,小僧我可要換件好看的衣服”

       “袈裟啊?”

       小僧笑了一下,“醜死了,這麼沒有美感,當然是挑件有氣質的衣服”

        “好,你們兩個學成了,老的我就那最上等的寶衣給你們,還有上等最好的武器”半盲老說道

        “這麼好,那這樣我就不用去化外之地打造一把了”

 

        “小心”

 

 

 

        眼前這是一頭掌著翅膀的獅鷲獸,利爪比魔虎還有鋒利,身上有許多藍色的晶鑽有著透著皮膚的藍光,低吼的聲音讓周圍的牆壁皆為顫動,低吼一聲後飛往小僧的方向

 

       “我可不好吃啊”小僧得意的說道

 

        佛印,大印如來,獅鷲飛向右側躲過佛印,接著小僧手掌包覆著佛光,踏著幾步峭壁到獅鷲身旁,佛掌,千手觀音,小僧一個合掌身後出現千手之勢,連續掌招打向獅鷲,獅鷲被打傷後身上晶礦掉落地面,獅鷲隨後一個飛身,強烈的抓痕將空氣給撕裂了開來,佛像,如來真相,三個佛像化身在小僧身後,三相共同出掌接下此爪,便將獅鷲打向後方

 

       “陳顏紋,到你那邊了”

 

       “羅能,體式強化”,陳顏紋身上佈滿紅黑相間的紋身,體能強化的陳顏紋用拳法體術便打向獅鷲,獅鷲一個大掌與拳法相互抵銷,空氣因為過掌而產生風壓,獅鷲運用身體優勢,接連就是手掌與身體頭頂的衝刺連續攻擊,陳顏紋將掌法與半盲老教的指拳融會貫通,指拳打至獅鷲的掌心柔弱處,接連在各處關節處打上一掌一指

 

        “吼…”獅鷲大聲一吼震響整個山谷

 

       小僧與陳顏紋共同輕功踏步間到獅鷲獸面前

        “羅能,拳掌”

        “佛印,大印如來”

 

        獅鷲獸被正中額頭,被擊落到了地面

 

         “成功了,哈哈,我真強”

         “小僧我覺得,這獅鷲比那魔虎強太多了,看來陳大俠,進步了不少啊”

         “那當然,我將來可是要成為逍遙大仙的”陳顏紋挺直向後微腰,一臉得意的說

 

         “那還不是我半盲老教的,你們該感謝誰啊”

 

         “謝謝半盲老”陳顏紋鞠一個手禮

         “謝謝半盲老”小僧手鞠了一個躬禮

 

         “好,你們…都很好,我沒有看錯人,但是,你們要對抗的敵人,十分強大,但是放眼天下…除了畫聖,應該沒有人可以教你們東西了”

 

       “這,這是不是代表我已經超強的啊”陳顏紋說道

       “瞧你得意的”小僧撇過頭看著陳顏紋

 

       “那!我們回去關山吧!”

 

 

 

        小僧與陳顏紋回到關山後,半盲老拿著白斌紋衣給了小僧,拿著一把上等的名劍,屠世劍,刀身略重似刀卻非刀的劍,與一些錢財還有物品給陳顏紋與小僧

 

       “謝謝半盲老前輩,那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

       “你們就…去絕聖宴吧”

 

        “絕聖宴!那可是許多英雄人世,各大人物,為了能夠一睹劍仙風采的擂台,絕聖擂台後所辦的宴會”陳顏紋眼神燃起鬥志,“那我可不可以參加啊”

 

        “一般人只能看別人打鬥絕聖擂台,只有龍門榜與紫巔城邀請的人,才能夠參加絕聖宴,你啊,算了吧”

        “那半盲老不是也有進龍門榜嗎?你要不要參加啊”

        “我是挺想參加的,但這守城…”半盲老思考了一下

        “別想了,一起去嘛”

        “不了,反正誰成為聖仙,自然會傳到我的耳裡”

        “這樣哦,那好吧,那晚輩就前往紫巔城囉”

        “小僧也隨者你前去吧,半盲老前輩,小僧能否和你私下談一下”

 

 

 

        小僧到了一個小後院和半盲老說話

 

        “怎麼,還有什麼事要找老的嗎?”

        “小僧我來看,即便是我和陳顏紋一起聯手,也未必是天魔的對手,又或者是說…我們只能算是送死,那半盲老前輩,又怎麼會把這責任交給我們”小僧質疑的看著半盲老

        “你的確聰明,我不是以此為本意,我知道你們也打不贏,而我也早就放下了,死了,就死了吧”

 

        “那半盲老的意思,莫非,是要我們送死”

 

        “才剛說你聰明,怎麼,不知道我的本意了嗎?”半盲老到小僧旁邊用手放在小僧肩膀上

        “讓小僧猜猜,大概是因為,你見到了關山外,那撲鼻而來的那一劍了,對吧”

 

        “你果然聰明!是啊,但你只說對一半,那劍…我沒有見到,但是我聞到了,那劍法,沒有美麗的花,沒有漂亮的光彩,卻能讓人感到十分愉快,像是看見滿滿的桃花林一般”半盲老將那精緻高貴的黑色面具拿了出來

 

        “我的年紀,已經比劍聖還老了,自然也有遇過那一劍,那一劍,也是因為我成為半盲老的原因”

        “老前輩被那一劍所傷?”小僧疑惑道

        “不,是因為那一劍救了我,所以我才能夠活著,至少不是個死人,也是因為我見過那一劍,聞過那味道,畫伯才會願意把這面具最後交給我的”半盲老邊走邊說,之後摸摸那面具交給了小僧

       

        “半盲老的意思,是想要小僧我找到這面具的主人”

        “如果真的是陳顏紋揮出的劍,那我一定要見見他的師父長怎樣,他很有資質,這劍法我不知道世上有多少人學過,也許陳顏紋學的也是眾多人學的其中一種也說不定,交給你,是因為你比陳顏紋來的穩重,我信任交給你”

 

        “老前輩又是教我們武功又是送禮物,現在連這五億都給了我們了,小僧深感不安”

       “不安?,不安什麼,不是應該說…”

       “小僧怕會惹禍上身”

 

       “放心吧,你有這身本領,還怕什麼”半盲老一臉和藹的笑著看著小僧

 

       “那小僧,就謝謝半盲老前輩了”

       “嗯,去吧”

 

 

     

 

  

 

        在前往紫巔城的路上,地上佈滿陷阱與埋伏身後的敵人,伺機而動的等著某個人到來

 

       任舒雲停下腳步示意要眾人停止,“看來!有人是不想讓我參加絕聖宴了啊“掌中凝聚一個寒冰之氣警戒著

 

       一群高手衝出陣中,各項暗器萬器齊發,隨後劍勢直接向任舒雲砍去,在空氣中出現許多寒冰,連葉子也成了冰葉,冰霰四射打掉了所有的暗器,立馬揮出手中的劍,極風速颱冰,此劍為藍煙閣掌門配劍,一劍寒雪化霜,所過之處,兵刃之間,隨即出現寒霜的狀態,會讓持劍的主人侵蝕心智,寒冷而死

 

       眾多高手紛紛上前,寒雪過招,與暗器相互砥礪,任舒雲以寒光一閃,砍死眾多高手,而眾多高手也在過招之間,砍中任舒雲手臂,流出長長地血痕

 

       “是誰要你們來殺我的,你們不會是我的對手”

 

       一個煙斗掉至任舒雲面前,卻產生強大的震動,讓地上的土壤鬆開而大濺四方

 

       “是我…,何長老,我夠不夠格當你的對手”何長老腳踩著馬的頭,以輕功之姿在胸口拿出一個新的煙斗

 

       “怎麼,要辦絕聖宴,是要當鴻門宴了嗎”

       何長老點完煙吸了一口氣語速緩慢的說道,“怎麼會,我要辦的,是登基大典”

       “登基大典?,你,你和凌瞋一起預謀了”

       “怎麼,懷疑啊!沒關係,我就讓你好好地懷疑懷疑,用你的屍體懷疑”

 

        “好,看劍”

       

       何長老手掌也發出陰寒之氣,近身拳掌之間,任舒雲的寒冰之氣招招呼應,每過一掌,任舒雲便感覺到體內有一個寒氣而生,像是陰森的氣力蔓延開來,任舒雲接連後退用那極風速颱冰應戰

 

        任舒雲與何長老正面會過一掌,任舒雲退了三步,何長老退了五步,任舒雲隨後便說,“你這是甚麼掌法,如此陰寒”

 

       “呵呵呵,這和你的寒冰旋,有何區別啊”

        任舒雲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發現陰寒之氣仍然停留在手上,“哼,你這陰寒氣掌,是跟陰間借來的嗎?”

 

        何長老將地上的劍隨手氣力吸到了手上,走向其中一個屍體用那寒掌打入,只見屍體身上流出許多屍氣皆被何長老吸收,“這掌,還是要由死人的身上來練,才能變強,至於要變得更強,那就是從你任舒雲的身上奪了”

 

       任舒雲撇了眼自己的手,輕輕揮過手說“哦,這麼有自信,就不怕死的是你嗎?”

 

       何長老懸著手釋放著陰寒之氣,快步向任舒雲而去,所踏過的地面皆因為寒氣而草木不生,萎凋敝落,土壤也變得陰暗,過招之間,任舒雲刻意避開寒掌,手過接觸擋下攻擊,另一手握住劍,正在何長老側身而過之時,極風速颱冰砍下了何長老一半的長髮,何長老微微一笑,再次使出陰寒之氣與任舒雲相互過掌

  

       轉瞬即逝,何長老僅用兩隻手指掐斷了任舒雲的劍,一臉得意的與任舒雲正面過掌,誰也不讓誰僵持不下,任舒雲看了看四周,決定放手一搏,全身散發冰寒之氣,手中幻化出了冰劍,“劍名,煙歌”,眾多寒冰劍勢萬眾齊發,何長老眼看躲不過,直接索性向前掐住任舒雲的脖子

 

       何長老身上被插滿了寒冰劍,鮮血直流,卻依然中氣十足的說“有你的,任舒雲,今天你也活不了”

 

       “哦,是嗎?”任舒雲被掐住脖子十分艱難地才說出話來

 

       何長老的陰寒之氣貫穿任舒雲任脈,任舒雲見情況不對,直接再次揮出幻化的劍,何長老一腳踢開了任舒雲的身體躲過此劍,而任舒雲身上的陰寒之氣已經使他嘴唇發紫,臉色發青

 

       何長老捂著傷口緩慢的走,“任舒雲,呵,你不用掙扎了,你已經死定了”

 

       任舒雲虛弱的說道,“你知道…壞人總是死於話多嗎?”

 

 

       這時一個紫色長衣的男子一身紫雷劍法貫穿而出,何長老身負重傷已經躲不過此劍,卻依然帥氣的笑了一聲

 

       “哈”

 

       何長老就在這一聲笑聲中,站著死去了

 

 

       任舒雲眼神已經睜不開,緩緩的看道,“你…是…凌霄”

 

       凌霄知道任舒雲已經無法救治,只是冷冷地一句說著,“辛苦了,我前大凌王朝的忠臣”

 

       任舒雲臉上浮現感動的笑容,“長大了啊”,說完便倒地不起,身上蔓延陰寒之氣,侵蝕著身體

 

 

       凌霄氣憤的說著,“凌瞋…”

 

 

 

 

 

 

       另一方面,子雲卿和傾心劍仙一同前往絕聖宴的路上

        “謝謝你,劍仙前輩,之前有和你試劍,又幫助我處理霞雲觀的善後”

 

       劍仙撇撇著手,毫不介意的姿態

 

       傾心劍仙在休息之時有意無意地自行舞著劍法,似乎是要教傳子雲卿劍仙的劍法,甚至在趕路的時候也朗朗上口著劍法的口訣,像是說唱一般,而子雲卿則是面無表情地在後面看著,似乎也沒有什麼心思

 

 

       劍仙雙手背向後背挺身的說道 “接下來,我們到絕聖宴上,很有可能會出現殺害你霞雲觀的兇手出現”,劍仙微微撇過看著子雲卿,“切記,不要輕舉妄動,察言觀色,好好看清楚,誰是對你有敵意的人”

 

 

 

       ”是,我知道了”此時子雲卿臉上已黯淡無光

 

 

      

 

      

上一篇:039 美人榜單

下一篇:041 六人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