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039 美人榜單

      仙位、絕品、頂品、上品、中品、下品,為天下美人的等級

 

      ''诶,你看,這榜單還是都沒變阿”

      ''唉阿,至從舞劍仙老了後,生了個女兒就退出美人榜了,你說,是不是不要生孩子比較好啊''

      ''拜託,那個孩子如今也長成人了,你還想看到美人榜上有她阿''

      ''汐玉倒是上了絕品榜了,果然美人的後代就是美人''      

 

      ''唉,只可惜喔,琉璃慈醫仙上了美人榜,卻死了...''

      ''你不要亂說,說不定還沒死呢''

      

      “倒是那個汐玉,好像就是舞劍仙的女兒啊”

      “絕品啊,今年的絕品倒是變得很少,是不是變嚴苛了啊”

       “可能是臉被刮花了,要不然就是沒有好好保養吧”

       “沒關係的,我有身材就好,嘿嘿嘿”

       “哇你的,有夠惡劣”

 

       “你看看,那個聽歆好像是個新人吧”

       “是啊,的確是,也不知道她幾歲了”

       “我啊,差十歲以內的美人我都可以”

       “你少做夢了吧,你也要看對方是不是要選你”

 

 

       ''那,那個葬生呢?我看她在名單上都沒變啊''

       ''拜託,那個人比汐若瑤還要早上榜,現在都還沒落榜,我在猜啊,那人肯定是太皇聖君死去的妻子,私心要放上去的''

 

       ''我自己倒是聽說已經死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拿下來''

       ''何止聽說,整個江湖的人都知道她已經死很久了''

 

       ''你看紫巔城的詰夫人、還有洛陽公主,果然還是美人啊''

       ''那當然,那可是我們紫巔城的招牌啊''

 

 

      {仙位–葬生}

      {仙位–楚辭}

      {絕品–琉璃慈}

      {絕品–紫巔城,詰夫人}

      {絕品–聽歆女俠}

      {絕品–霞仙}

      {絕品–汐玉}

      {絕品–洛陽公主}

      

     

 

       陳顏紋在用手機看到了最新的美人榜榜單,“你看,仙位只有兩個啊”

       “那又如何…”小僧回應說道

       “楚辭…是誰啊”

       “她是移花宮宮主,名叫楚辭,在江湖勢力上,還有一個震懾的名稱,叫做楚辭王”

       “楚辭王?我好像有聽說過,那個大凌王朝最後一個冊封為王的那個''

 

 

       小僧與陳顏紋在迷宮仍然繼續著練習拳法與掌法的運用,在休息時刻聊著關於美人榜的事情

       

       ''楚辭王,幼年時期就已經能夠迷惑成年男子,相繼讓人俯首,手上握有權力,直到大凌王朝滅亡,隨後成立了移花宮,據說,楚辭王的兵力、權力、財力,都可富可敵國,以勢力來說絕對是和紫巔城相互抗衡的,但是卻不會鋒芒畢露,所以江湖上流傳的仍然是以霸權天下、紫巔城、藍煙閣為名,最後才會想到移花宮''小僧說道

 

       ''這麼厲害啊''

       ''小僧我也是吃了不少移花宮的虧呢,移花宮不是什麼好東西''小僧謹慎地說道

       ''霞仙!!,他不是死了嗎?她的老爸,半盲老還叫我們去報仇''

 

       ''是啊,恐怕是他們的考量吧,美人榜和龍門榜不一樣,龍門榜不會登載逝去的人,而美人榜則會''

 

 

       “小僧啊,那個葬生…,是誰啊”

       “那個就是你這輩子也娶不到的人”

       “我很認真耶,不要鬧啦”

       “那個人啊,就是那個自己葬送自己的那個自葬者''

       ''那個智障啊?''

       ''唉,不是罵人的那個''小僧用拳頭輕輕的敲了一下陳顏紋的頭

       ''可是我剛剛聽別人說,美人榜上的人除了那個移花宮宮主,其他都死了''

       ''小僧也聽說都死了,但至少還有絕品的,也算是美人榜啊,如何,有找到你想找的美人嗎?''

 

       陳顏紋看了看榜單,看到了汐玉的名子,''汐玉...她...''

       ''怎麼,你認識嗎?''

       ''我...嗯,她還救過我的命,我還有一個禮物要送她''

 

       小僧搖搖頭說道,''我可是救了你四次,算上關山外沒被凍死就是第五次了,可怎麼都沒有禮物啊,唉...悲慘啊,見色即忘友啊''

       ''哪有這樣啊,不一樣,那...我在找個禮物送你嘛''

       ''小僧不求物慾,算了吧''

       ''唉喔,不一樣啦,我...我是以後真的會幫你的,汐玉她...就是...我以後...沒事''

       

       ''如何,知道美人榜了,有找到你師父了嗎?''

       陳顏紋沮喪的說道''沒有...,不知道師傅到哪了'' 

 

 

       ''我說你啊,你還記得你師父和你之前的記憶嗎?”

       ''記得啊,我師父他...''

 

   

       十歲的陳顏紋牽著師傅的手,逛在市集裡,身旁的人不時都看向師傅的身體,周圍不時都有投射來的目光

 

       ''你有想吃的東西嗎?''

       ''我想吃...雞蛋糕''

       ''好''師傅遮遮掩掩的企圖躲過眾人的視線

 

       ''老闆,我要一份雞蛋糕''

       ''美女,你要雞蛋糕,不用錢,你常來就好''

       ''那我把錢放旁邊,謝謝老闆''

       ''那我就只好收下啦''老闆刻意握住師傅的手,師傅立刻抽起手來

 

       ''師傅,我要吃''

       有一位路人過來看了看''美女啊,這是你的孩子嗎?''

       ''不是,他是我師父''

       ''嗯...我是他師父''

 

       ''這樣啊...美女,長這麼好看,要不要...我保護你啊,這裡很危險的''

       ''唉...所以我才不喜歡這樣''師傅帶上了祭典用的鬼面具

       陳顏紋拉拉師傅的衣服說,''師傅...你又戴好醜的面具''

 

       ''美女啊,不要戴面具了,就算戴面具也遮不住你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啊,嘿嘿''

 

       ''哼,猥瑣''

 

       陳顏紋童言童語的說道''啊,看我的劍法,羅式,千善拜式圖''

       

       ''好可愛的小弟弟喔,小弟弟你放心,大哥哥會幫你照顧好你師父,會好好疼惜疼惜她的''男子一臉奸笑

 

       師傅走過男子的身邊,以快速的手刀直接將男子打昏了過去,眾人紛紛上前關心,師父立刻拉著陳顏紋離開了現場

       ''顏紋,不是善拜式,是千,山,百,世,圖知道嗎?''師傅臉上微微笑,路過的人都停下了腳步,只是為了要看清楚這美麗的笑靨

 

       ''知道了,師傅!,為何劍名這麼奇怪啊''

       師傅身體向後錯愕了一下,''啊!會...很奇怪嗎?,我自己取的,取的不錯啊''

       ''對啊,要是我,我就會取,陳顏紋圖圖''

       師傅忍不住笑了,''呵,你啊!''

 

 

       此聲一笑,雖然沒有任何功法也無任何秘術,卻讓周圍的人也跟著莞爾一笑,心情像是如釋重負一般,放鬆而怡然,即便沒看到的人也會不禁想讓人看看是何人的笑聲如此音婉柔和,而臉上接浮現一抹笑容

 

       ''陳顏紋''

       ''陳顏紋''

       ''陳顏紋''

 

       ''啊?喔,小僧喔''

       ''你恍神了啊,我們繼續打怪物吧,再不努力一點,可是無法替半盲老復仇的''

       ''好,看我的,羅能、搭配半盲老教我的拳法,看我的''

 

       

 

 

 

        在某處的高山上,坐著一個老人,黃色的長頭髮,髻著橫冠,有著短俏的鬍鬚,身穿黃衣道袍,卻左右不相稱呼的花紋,此人正是劍聖-太皇聖君

 

        太皇聖君瀟灑的開扇,翩翩然的走著一個人的石子地板,“這天下啊…誰說的算”,隨手一個手腕將溪流的水盤旋而起倒向了一旁的空缸,“我能輔助紫巔城,也能輔佐他人稱帝,更能呼風換雨、昂笑九天,可惜啊,還是以前的事物較令人美好”,說完便想起了以前…

 

        “喂,你這樣不行吧,不如…你來我家裡吧”

 

        一位戴著面具的女子腳滑著水流,在溪流間嬉弄的說,“我不要,誰要去你那大家族啊,而且我還沒看夠呢”

 

       “女大當嫁,妳不嫁人,不然是要當尼姑啊”青少年時期的太皇聖君全身皆是高貴典雅衣著

       “我當不當尼姑,也不關你的事啊,奇怪耶”

       太皇聖君低下頭說話吞吞吐吐的,“我…當然關我的事啊,妳…這麼好看…又…這麼…這麼多人追,我打賭輸了妳,現在是妳的保鏢了,我當然會擔心啊“太皇聖君臉上細皮嫩肉像是一個文青書生,說話時臉上已然潮紅

 

       戴面具女子用腳把溪流的水踢向太皇聖君,“我說你,這天下這麼大,好看的又不只我一個,你啊,就是貴公子哥,不知人間煙火,更不知道世上有多少美人”,隨後再次用腳踢起水花濺到太皇聖君衣服

 

       “喂,這很貴,妳不要亂踢”太皇聖君稍微躲避將衣服撩起

 

       “怎樣,踢水也不行啊?那你不要當我保鏢了”

 

       太皇聖君看到那纖細的白腿低頭說著,“可以踢啦…妳…就只有妳可以踢哦…妳繼續踢,我沒關係”

 

       戴面具的女子坐在一個大石頭上用腳踢踏著流水,“我說,你之後要做什麼啊,我之後應該會想成立自己的公會,有著自己的家人,然後快快樂樂的在一起”

 

       “我…想成為妳的家人,啊,不是,我是說…,我想和妳一起闖盪江湖,我當妳一輩子的保鏢,或者,我可以加入妳的公會啊“太皇聖君充滿了憧憬與興奮的說道

 

       戴面具女子稍微仰後身子看著太皇聖君,“和我一起?可是我比較喜歡一個人,公會我也是希望少數幾個人就好,嗯…大概不會超過十個吧”

 

       “那,那個…,畫伯也和妳經常一起出沒,他…,你覺得他如何“聖君已經鼓起勇氣後說道

 

       戴面具女子停下了腳,將右腳抬上石頭後說道,“畫伯很帥啊,年輕有實力,而且好像已經快成為畫仙了,怎麼了嗎?”

 

       “沒,沒,沒事,我…我只是…想待在妳身邊”

       雖然看不見女子的臉色,但很明顯的擺出了一個驚訝的神情動作看著太皇聖君,“你?唉喲,你還是多見見世面吧,大少爺,比我漂亮的太多了”

 

       “好,不然這樣,我以後會繼承家業,我要蓋一個城,就叫…,啊,反正就是一個城,我要邀請世界各地的美人,成立一個酒樓,而這世界美人當中,我會製作一個榜單,叫做美人榜,只要...,只要有人比妳漂亮的,我就承認妳說的是對的,如果沒有人比妳漂亮的,我就…,我就…”

 

       戴面具的女子走下石頭到太皇聖君面前,“就怎樣?我可是看過很多都比我漂亮的人啊”

 

       “如果妳是對的,妳可以差遣我所有事情,如果沒有人比妳漂亮,那妳…妳要答應我一件事”

 

       戴面具的女子十分靠近地用面具貼著太皇聖君的臉

       “答應什麼事?”

 

      “妳…妳靠太近了,太犯規了啦”太皇聖君臉紅的著臉用輕功飛到了遠處,並自己對著自己小聲的說“答應我…要當我的妻子”,但太皇聖君並沒有說給女子聽到

 

       “好啊,這樣起碼要幾年啊,那我們老了再見面吧“

 

       “不是啦,我繼承家業,也可以同時開工阿,也可以和妳一起闖蕩江湖啊,不衝突的”

 

       戴面具的女子也飛到太皇聖君的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我喜歡一個人闖江湖,如果真的這麼有緣的話,有遇到我,你再當我的保鏢吧“說完便彈了太皇聖君額頭

 

      “好,我會一直尾隨妳,啊,不是不是,我是說…我會努力把我的家業做好,然後做我想成立的城堡,到時候…還希望妳可以入住,還有…那個美人榜”太皇聖君臉上已經像是中暑一般

 

      “那就這樣吧,我和臨君晚上還有約,先離開囉!掰掰,有緣再見面吧”說完便輕功飛越樹林消失在山河之間

      “哦,這樣就離開了啊”太皇聖君遺憾的說道

 

 

 

 

       這時太皇聖君摸摸自己黃褐色的長髮卻有已經斑駁的髮絲,手持紫色紋扇

     

        “唉,結果過了三十年…還是沒有比妳還美的女人”

 

       太皇聖君端起茶杯看著杯子裡的茶梗,“在那之後,見過了好機次面,用各種理由見面”,太皇聖君不自覺得的嗤笑一聲,“最後妳還是拒絕了我…這麼多年了,妳還在嗎?”太皇聖君邊說邊搖頭說道,太皇聖君喝了這杯茶後說,“就算我老了,還是可以娶妳啊”

 

       太皇聖君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立刻開啟八卦陣法,只見天邊出現巨大重疊數十個的八卦圖照在這塊大地

 

 

       “你是…誰”太皇聖君嚴厲低沉的口吻說道

 

 

 

 

 

       一個極其婀娜的聲調帶有沉穩的磁性聲音

       “是我,楚辭”

 

 

上一篇:038 半個天下

下一篇:040 絕聖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