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有所感偶有所思 贊助

037 化外之地

        龍紋槍女到了化外之地,這裡是八十八種族的聚集邊緣,首當其衝的是矮人族與不死族,矮人族鍛造武器等級具有一定的口碑,龍紋槍女一路走到化外之地,希望能將龍紋槍好好保養一番

 

        “乖啊!我的龍紋槍…可憐你了,明明是神器,可是遇到我這個主人,讓你破損這麼嚴重,今天就是要讓你好好地保養鍛造一下“說完將龍紋槍甩過腰身一個花式璇槍上肩

 

       龍紋槍女走到矮人市集內一路很順暢地走到武器店

 

       “耶,我說啊,老闆,為什麼都沒人攔住我”

       “小姑娘…你不是矮人族嗎”

       “你…你才矮人族勒,我是人類啦”

       “哦…這麼矮的人類啊”老闆死魚眼的看著

       “你…你…太過份了吧!我好歹也有一尺五五啊”

       “差不多啊!我們矮人平均身高也是一尺三到一尺五”

 

       “老闆我劈了你”作勢拿槍打向老闆

 

       “好啦你要修復這樣把槍吧,可以…要很久,還有一堆客人的武器在排隊,起碼要三個月後了”

       “太久了吧!那我拿什麼在江湖上走啊”

       “給錢,不然就去找別家”

       “那…這些錢夠不夠”

       “可以,那你一個月後再來拿”

       “那我再給這些錢呢…”槍女連忙拿出青幣信用卡

 

       “我還以為你們整天喊江湖,江湖的,都不會跟上時代了,沒想到你竟然有青卡啊,姑娘,你是哪個大戶人家吧”

       “廢話真多,我是有人推薦,才相信你這武器店的,能不能快一點啊!”槍女將手搭在桌上豪爽的看著老闆

 

        “好吧,謝謝光顧,一個禮拜後來拿吧!”

 

        “這還差不多,那我就先去其他地方晃晃啦!”

        “這位姑娘,你拿這把槍湊合著用吧”

        “老闆的服務真周到啊”槍女上過身子拉拉老闆的鬍鬚

 

 

        龍紋槍女到了其他地方,“說是化外之地,其實也沒有太多衝突啊,只是有些人一直想要矮人的礦脈,一直侵犯他人的領地,才造成衝突,至於…不死族阿…噁,好噁心,一群長的好噁心的人,要是他們長的好看一點,我說不定還能去了解看看”,一路走走,晃晃悠悠逛街看這滿是矮人的街道

 

      ''其實他們也都挺善良的,因為慾望、貪念,還有那點歧視...造就這麼多干戈''

      

      龍紋槍女找到一個大家都在聚集、看著一個屏幕的廣場

      ''我說大哥們啊,你們在看什麼啊''

      ''我們啊,這是我們這裡的特殊賽制,一場比賽一百人,但是全部都是個人,不能組隊,獲勝的人可以獲得獎勵,每個月的獎勵都不一樣,但是武器限制只能用近身武器,可以使用法術、道具隨便你、總之,就是一場生死賽,每個人會給你一顆復活石,一旦死亡就會被強制踢出賽制,場地也會縮小,各地人種皆可參加''

      ''這有趣,但是我的龍紋槍還在修理...,又只能個人啊,那我還是看別人比賽好了''

 

      ''獎勵很豐富啊,其他國家都是帶武器,手槍啊,機關槍的,但是我們矮人的特色就是近戰武力強,所以大多都是拿斧頭、巨錘、鍊錘等等,就形成只能用近身的規則了''

 

      ''這個好玩啊,我要參加,雖然我只有替代武器''

      ''沒事,場地上也有提供武器,有的神器也放在地上的某個地方,你找到了也能大殺四方''

 

      ''好啊好啊,我要參加''

      ''那你可以要加油啊,被打到可是會痛的,當然你也可以喊投降,自己走出賽場就可以了''

      ''還有監視錄影啊''槍女驚訝到

      ''這不是很平常的東西嗎?''路人表示無奈的說道

      ''我要參加就對了''

 

            

      比賽正式開始,請各路英雄準備好武器,這場比賽地點是...矮人郊區,溫度...10度

 

      ''這什麼天氣啊?郊區可是這麼...冷...''槍女身體發抖地說

      ''哈哈,我的第一個人頭,去死吧''

      ''敢打本姑娘,找死'',雖然將對方打到鼻青臉腫,但仍然沒有消失

      ''我認輸,我投降,女俠饒命''說完就投降自己離開了

      ''呿,太爛了吧,這樣就結束了...這化外之地...怎麼比我們都還要爛啊''龍紋槍女毫不躲藏的走著

 

       這時一個手持斧頭的矮人向槍女而來,巨大的斧頭砍至地面形成山鴻之勢,把地面打至粉碎,龍紋槍女甩身槍法便把碎石皆擋了下來,槍女上前刺去,巨斧以橫掃千軍之態揮砍周圍,槍女看準縫隙順勢一挑,一甩,便將讓巨斧與手脫鉤,巨斧因為慣性飛到二十尺遠的樓房上

 

        “認輸了吧!,怎樣”槍女為為抬起頭看著

 

        該男子眼神一笑,槍女察覺不對退了幾步

        “你該不會…還有武器在身上?”

    

        這時身後傳來好幾把飛鏢與銀針暗器,槍女察覺後便往右邊閃躲,身上多處被石頭地面擦傷的痕跡,立馬回正呈現戰鬥姿勢而,而周圍卻出現了五位敵人,手持刀劍、暗器、弓箭的五位

 

        “小妹妹…看你這樣,第一次參加吧!不知道要組隊嗎?”每個人虎視眈眈臉上充滿訕笑

 

        “比賽規則不是說不能組隊嗎?”

        “比賽規則是個人…但是沒錯不能結盟啊,我們幾個只要順利戰到最後利益再平分就可以了”

         “要是我的龍紋槍在身上,你們不是我的對手”

         “沒實力就不要怪武器爛了,小妹妹”

         “好,看我劈了你們”

 

         刀身揮過,槍女立馬下腰回槍一刺,敵人腰間被劃過傷口,一個暗器隨即而來中了槍女的左肩,手持小斧頭的人衝了過來瘋狂砍劈,槍女矛刺去斧頭一挪便是刺向敵人脖子,左右皆被躲過,一劈將敵人肩膀劈至地面,身後的敵人也沒閒著,隨即一刀砍向後背,槍女後腳一頂便直接擋住

 

       弓箭直接從二十尺處射了過來,正中槍女右腿,穿過腿骨,槍女隨即跪下大喊“啊!”,其他人連忙而上,槍女躺在地上用槍擋住幾波攻擊,一甩一乍,將一個敵人的重重的一擊,翻滾自己的身體不斷閃躲,一挑一刺,又是將一位敵人的腹穿刺而過,而槍女察覺頭部有個弓箭的敵人已經發弓而出,無法反應下意識閉上了眼

 

        一個快速的身影用刀擋了弓箭,隨即飛向敵人砍傷對方一刀便是五處傷口,斧頭與刀劍的敵人接連過招,皆被擋了下來,一震天響,傳來一個強大的衝擊波,將眾人波及到,那個身影抓住機會便將三位敵人的手砍至重傷,此時弓箭再次而來,只見該名男子側身握著了箭身,立馬甩向另一位敵人當場爆頭,轉眼之間只剩下一位拿著攻擊的人,緩慢的向他走去

 

        “我…我投降…”隨後自己默默的離開

    

        槍女捏住傷口上方看著這位戴面具的男子,這面具是一個白色似笑非笑,令人不寒而慄的臉具,“那個...謝謝”

 

        “你是江湖人吧!要是這不是在比賽內,你在外面就死了,這遊戲沒人這樣玩的”

 

        “什麼意思,我...還沒”

        “這場比賽,大部分都人只要受重傷就會立刻喊投降了,除非妳要忍受痛苦,而且你受這麼嚴重的傷,你也贏不到最後,所以,你自己喊投降吧”

 

        “我才…不要”槍女認真的看著這位男子,“我把它當作一場江湖,如果真的有人要殺我,我怎麼可能就死在幾個廢物手上”

 

        “他們不是廢物…,他們都是參加過好幾次,具有一定身手的玩家,你贏不了的”說完直接砍向槍女一個刀光

 

         (您已死亡,觸發復活石,已被傳送到大廳)

 

       “啊!可惡…我被砍了啊,我還以為他是好人,可惡”

       “小妹妹,不錯了啦,我們看螢幕有看到你,蠻強的”

       “我的傷都好了啊…太神奇了吧”

       “是啊,就是因為大家都知道不會死,就算受重傷也可以喊投降,所以在這裡的敵人啊,很多都是不要命的砍法,你們江湖人是很難贏的”

         

        “反正不會死…就豁出去了,是這個意思吧”

        “沒錯,大概就是這樣”

      

        “可惡…有本事單挑啊!”槍女指著螢幕說道

        “既然退出了,就來看比賽吧”

        “那個戴面具的男生,他強嗎?”

        “強啊,他可是這裡經常前三名的人呢,每次都砍死七個人以上,有一次砍了二十幾個人,結果最後受傷沒能拿下第一,大家都叫他面愁”

 

         “面愁…我看你多厲害”

 

         一路上面愁所過之處,過招幾式便將人砍傷投降,即使有暗器也能擋住化解,大廳外的眾人連拍叫好

 

        “那個,大叔啊!為什麼螢幕都是照著面愁啊”

        “哦,因為面愁他啊比較會在陽光下殺敵,如果有暗殺或是偷偷摸摸的殺法不容易被攝影機拍到,之前有一次對決,攝影機都沒拍到就結束了,超可惜的”

      

        “這樣啊…”

 

        面愁一路過關斬將,螢幕上顯示剩下五名,全場進入了緊張的沉默氣氛,大廳外的人也緊盯著螢幕屏息以待的看著,連一個爆米花咬碎的聲音都能聽到,槍女也看的十分刺激,眼神迫不及待想看敵人從何處出現,吞了一口口水,心臟跳得比正在比賽的人還要悸動

 

        “有動靜,你們看右下角的草堆”

 

       大廳內所有人一致的頭擺向傾角看向畫面右下角

 

         “沒東西啊,你不要亂講”

 

       左邊又有動靜,一群人的視線隨即又看到了左邊,在螢幕上面出現一個一個手持棍棒的男子,大廳的每個人頓時間有所歡呼,''好啊,出現了,大俠加油'',加油的聲音此起彼落,相互鼓譟

 

      面愁握著手中的劍,左手扶著面具,微微的笑道,''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那'',面愁轉了點頭,眼睛餘光瞥向後,在後方的敵人感覺到了殺意,頓時間不敢動作,脖子上的汗水滴到了刀上,那似笑非笑的面愁面具,讓人心生畏懼,這時,前方的敵人嚇然一聲,''喝'',左手長劍、右手匕首,反覆砍向面愁,刀光劍影間,長劍與匕首相互配合,絲毫沒有間隙,聽見面愁在那面具底下,仍然透漏著文青又帥氣的聲音,''劍法不錯''

 

      面愁將面具往上丟精準的擋住空拍機攝像頭,向前揮砍,一刀砍斷長劍,隨即到了敵人身後用刀抵住脖子,輕輕的、緩緩的將那匕首用指尖拿下,敵人絲毫不敢動作,深怕一滴汗水也會致命,隨後在敵人耳邊說道,''你要不要投降'',而敵人嘴巴顫抖的投降了,才剛說完,立馬到躲在後方的敵人前去,''劍名,何愁人斷腸'',彎曲的劍法讓人看不清劍術來至何方,七個身影,五個幻象,敵人也不是簡單的人物,一破青陽山,揮劍之即將面愁身上的袖尾砍成三辦,當敵人自己以為還能再向前砍時,才赫然發現,自己的腿上已經動彈不得,所有腳筋、手筋、皆被砍斷,回過神來,眼前的身體已經是血肉模糊

 

     (敵人已死亡,觸發復活石,已被傳送到大廳)

 

     此時,螢幕上顯示只剩下三人

 

     這時,面愁正好拿到掉下來的面具,而大廳所有人皆沒看到發生了甚麼,所有人震驚不已,面愁卻精準的對著攝影機,以紳士之態行一個禮,隨後散發出強烈的怨氣,那面具似乎也笑出聲來,有著扭曲的模樣,''還有人要投降嗎?'',隨後慢慢地撫過臉上的面具,''接下來,我可不會讓你死的這麼輕鬆'',說完便瞬間移動消失在螢幕前

 

     在一旁的敵人正要說投降時,''我投...'',在脖子上面愁的刀已經趕到,三道光影劃過了臉,敵人的臉被削過,鮮血與殘肉在臉上搖晃,敵人痛不欲生,正當敵人想要喊第二次''我...'',彎曲的刀劍再次襲來,大腿的肉已經被削去,''我投...'',手臂上的肉再次被削掉,連說話都來不及,痛覺早已讓敵人說不出話來

 

     (敵人已死亡,觸發復活石,已被傳送到大廳)  

 

     此時,螢幕顯示只剩下兩位

 

     全場大廳的人皆歡聲雷動,所有人熱血已經到了頂點,眾人緊張辦隨著刺激感,在那幾刀後終於可以宣洩

 

     ''好強啊,太厲害了''

     ''雖然沒看清楚,但是真的太強了''

     ''好厲害啊,神啊''

     ''好帥喔,面愁帥哥''

      連龍紋槍女也大聲拍手叫好''好啊,好啊,太強啦''

 

 

      面愁手持著劍,劍上來流著鮮血,對面來了最後一個人...,同樣是帶著面具的人,一位身材姣好的女人,在大廳的每個人都是第一次看到這個面孔,與這迷人的身姿

 

      ''她是誰啊?沒看過耶''

      ''是啊,好像是第一次參加''

      ''她也帶面具啊,大概是仰慕我們的面愁大帥哥吧''

      ''拜託,我們面愁豈是別人可以模仿的''路人表示一臉不屑

      ''真是夠了,學人戴面具''

      ''不然我們下次也戴面具參賽好了''

      ''可以啊,你看的到路,還不會被殺,又可以迎敵的話,哈哈哈''

      ''身材真好啊,這也是模特兒身材了吧''

      ''你這個矮人,說模特身材,笑死了''

      ''我...我是說人類的比例啦''

 

 

 

       這時在比賽內的兩人,互相看到對方

 

      ''你...能投降嗎?''

      ''你...能投降嗎?''

 

       兩人同時說出此句,對於大廳的人來說,戴面具的女子說出這句極其荒謬,卻沒人敢說話,只是沉默的看著,深怕一個不留神,就沒看到了對戰過程

 

    

      面愁親自摘下了面具,是清秀的男子,對著眼前的女子說道''我拿下來了,妳...也可以用真面目示人嗎?''

      

 

      ''嗯,可以''但女子還沒拿下面具便向前攻擊

 

      女子一步,極快的向前飛去,揮出黑色的劍氣,面愁發出小丑般的笑聲,兩人皆消失在螢幕之中,彎曲的劍法與幻影向女子而去,黑色的長劍皆擋下了劍法,四周帶有黑色大小不一的雷電在閃爍,此時伴隨著面愁的笑聲,“我有一劍,劍名,愁血似仇”,一愁笑聲讓人不寒而慄,連大廳外的人們聽到此笑聲皆將身體緊縮了起來,彷彿就在耳邊狂笑一般

       

        周圍的建築物皆被砍碎,絲毫看不見有任何生靈能活過此場景的樣子

 

      

          “吵死了”女子冷冷地回了一句

 

 

 

 

 

 

         “我也有一劍…劍名,憫天向陽”

 

 

 

 

         周圍毫無動靜也無任何劍氣擾動,而面愁身上也絲毫沒有任何傷口,甚至連地上的塵埃都未曾揚起,面愁隨即跪倒在地,劍也落在了地面,面具也掉在眼前之處,似乎毫無招架之力,笑聲也消失在空中,而所有的監視器已經被那愁血似仇的劍法通通砍碎,已經看不到任何畫面了

 

         女子走到前方,將面愁的面具拿起,對著面愁說

 

        “我喜歡這面具,可以送我嗎?”

 

        “可…以”

 

         女子將面具摘下後,換上了面愁的面具

 

         “仙…女…好…美…”面愁仰望著說道

 

         

        比賽結束,恭喜最後獲勝的得主可以獲得三百萬青幣、地心指針、帝仙霓彩衣、絕聖神器鍛造單、三十筆交易貨條件、商行交易條件、矮人通行證

 

         此女子退出比賽場來到了眾人面前,所有人原本舉手歡呼,手舞足蹈的慶祝之時,女子出來後,所有的肌肉彷彿都被打上了鬆弛劑,紛紛倒地不起,連在大廳最外側的人們也紛紛跪倒在地,槍女也跪在地上看著這位女子

 

 

        “好正喔…我也能和他一樣嗎?”槍女仰望著說道

 

 

        女子戴著面愁的面具,所過之處,在女子身上有著一股奇香,只有很靠近女子身邊才聞的到,聞到這股淡淡的香氣,讓人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所有周圍的人不論男女老幼,皆產生了一種想法

 

 

        “原來!…是仙女降世了”

     

上一篇:036 地下迷宮

下一篇:038 半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