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033 絕心阡陌

     陳顏紋與小僧進入關山後,發現沒有人接待,便自行前往城內市集,才剛進入市集後不久,小僧便察覺到了有人在監視自己,而陳顏紋絲毫沒有察覺,到了市集內逛街

 

     ''我說你啊,你都忘了是來做什麼的了嗎?''

     ''記得阿,可是總可以先逛逛吧,反正又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見到''

     ''也是...'',小僧撇了頭轉過身去''那小僧也去四周逛逛好了,我們兩天後,不論你有沒有見到半盲老,小僧和你約在那個最大的建築外面的門口''說完小僧便多行碎步離開了市集

 

      ''這才剛見到,又走了...怎麼小僧跟凌霄還有會長都一個樣阿''

      

 

      ''來來來!珍奇異獸,賣谷藥帖、還魂珠、纖衷草、養氣水、神魂水唷''雜貨店老闆吆喝著

      ''老闆阿,這裡有沒有比較特殊的東西啊,我想看看''陳顏紋說道

      ''有的,客人阿,你從外地來的吧,那好,今天給你點特別的,聚妖丹,只要此丹捏碎,其味道就能吸引百里之外的妖怪,這樣你就很方便可以打妖怪賺錢了''

      ''阿!找妖怪來殺自己啊''陳顏紋瘋狂搖頭說道''我才沒這麼笨呢''

 

      ''那你看看這個,醉魂粉,只要將這個粉加入別人的茶水之中,就能使對方醉酒恍惚''

      ''這個啊,算了用不著,還有沒有別得啊''

      ''要不客官,你可以到我們的關山塔裡面,裡面有拍賣奇珍異寶,只要你有錢的花,就算沒錢也可以看看''

      ''耶!這個有趣,好啊,我去看看,謝謝啊,老闆''陳顏紋謝過老闆後便前往關山塔

     

 

 

 

 

 

       這時在大覺音寺外來了許多不速之客,蒙面的黑衣劍客在大白天的公然闖入,大覺音寺的和尚皆出來應戰,各個手持棍法,而對面的,正是各個手持刀劍的殺手,臉上充滿鶴唳之勢

 

      ''你們是誰,來闖我大覺音寺,有何指教''

      ''來滅你們的,不需要理由''

      

       光悟大師眼睛微瞇,身體微微向後,手掌發出金光,用力一蹬,此掌一過周圍皆熱氣騰騰,眼睛目光原先看向敵人,卻在下一秒,眼前是豔陽高照的天空,一手扭即而過,光悟大師便被扭過頭頸,倒地不起,雖然未死,仍然還尚有一口氣,“你…究竟是誰”

 

       殺手隨即一刀砍下了光悟大師的腦袋

 

       周圍和尚看見隨即憤怒向前,其他殺手紛紛向前應戰,大覺音寺各個身手不凡,卻依然不是殺手的的對手,一刀便砍斷了棍棒,殺手們行動敏捷,一個跳躍便是一刀,擋下一棍後隨即轉身一刀招呼過去,肩膀上的肉被削去大半,下個殺手往和尚殺去,一劍拋出飛向和尚,在擋下刀劍之際,殺手已經給了和尚三掌,一會的功夫,所有的和尚已經無力再戰

 

       但殺手並沒有善罷甘休,立即將和尚的頭砍了下來

 

       “阿密陀佛…你們好生慘忍,今天就算入魔,我也要將你們斬草除根”說完悟心大師心如止水,化形三十六佛手,眼神慈眉善目,才一個瞬間,悟心大師便到其中一個殺手身後,帶有幻象的影手一打,便是飛越數尺之遠,其他殺手紛紛上前,一個極快的速度砍向悟心大師,佛手接著刀刃、又接下殺手連帶而來的三掌,還來不及反應,其他殺手更是以猛烈攻勢向悟心大師而來,一掌,便是將一個殺手打至地面,接著一掌,拍向另一個殺手頭顱,身後而來的敵人更是一掌被打至地面

 

        “哼,沒用的東西…”一名綢緞黑衣的男子說道

 

        在悟心大師還在應付之際,一刀光從眼前而過,悟心大師手臂直接被砍了下來,悟心隨即使勁捏住自己手臂的切口,讓血液停流,只剩下十八手佛,選中一位殺手,七掌、十八掌、七十二掌法,佛手以無限幻影的拳掌打死一名殺手,眼下情況不利,悟心大師以心獻祭,鼓動的心跳聲怦然錯動,佛光普照,一八佛手、三十六卦、七十二掌,各自以不同的角度抓著了殺手,隨即以殘忍的方式撕裂了開來,殺手身上被撕成大大小小的部位,當場死亡

 

       而後一刀黑光,悟心大師接下一劍,隨即後退數步,倒地不起,眼前正是自己的一隻腳落在地上,悟心大師被砍下一隻腳,血流如柱,悟心大師立刻一掌拍下斷腿的傷口,強迫使之縫合

 

        “你…這麼強…你到底是誰…”

 

       檯面上只剩下三位殺手與一位黑綢緞衣的男子,四位殺手在前恐怕是已經無能回天,一隻手一條腿,皆是被眼前這個高雅素衣的男子所砍

 

        該名男子一刀過去,便是將遠方還想逃離的和尚,精準地將頭砍了下來,此黑衣綢緞男子緩緩的像悟心走來

       冷冷地說一句,“太音禪師是誰救的…人在哪”

 

       悟心笑了笑,使出渾身解數,佛光再次四射,佛掌打向了該名神秘的男子,卻只是碰到之際,眼前早已黑白,頭顱掉落地面滾至綢緞男子面前…

 

 

       “我,絕心塵阡陌掌門,又稱,邪道仙”

 

       

 

 

 

       

       同時之間,在霞雲觀上,來了一群身穿黑衣,頭帶烏紗帽的一群人

       

      ''喔,你們來了啊,看來,我們在這裡駐紮是對的''乙老拔出劍說道

      ''沒想到是藍煙閣的人啊,我們沒有要殺你的意思,你可以滾一邊去了''

      ''可惜啊,我就是專門來殺你們的''

      ''你知道我是誰?''

 

      ''我知道,就是被我殺死的人''

      ''哼,有趣''

 

 

       藍煙閣的精良部隊與乙老和一群頭戴烏紗帽的上前交鋒,刀光劍影所過之處便是一刀鮮血,雙方兩敗俱傷,卻各自也不讓誰,再次交鋒數次,已有人傷殘而亡

 

 

      這時一個走路踉踉蹌蹌的小男孩,拿著一個照相機,拍著雙方對戰的過程,''嘿嘿,這張好啊,拍的真不錯''

      ''小子,你是哪裡冒出來的人啊''

      ''我?我是來拍照的啊,怎麼,你們不用管我啊,你們繼續,我拍我的''

      ''哼,晚點再來收拾他,看劍''

   

      這位看似青年的小男生,身高已有成人的高度,略顯稚嫩,直接到了雙方中間拍照

      ''你小子,找死''

      ''滾開,哼,反正你們都會死,順序都一樣''帶烏紗帽的人說著

      

      雙方打的你來我往,連乙老也身負重傷

 

      ''哇哇哇,不對耶,我被派來,只有我一個人,就要殺光霞雲觀所有人,你們這群帶烏紗帽的,怎麼打的這麼吃力啊''說完這位青年就把膠捲換掉,換成新的底片

 

      ''要被他人作享漁翁之利,藍煙閣的,我先聯手殺了他''

      ''帶烏紗帽的,好,我們先殺了他''

 

      ''诶,你們搞錯了吧,我只來拍照的,乾我什麼事啊''

 

       雙方人馬皆先往這位青年招呼過去,一刀一劍,劍氣交錯,掌氣交接,青年男子僅憑一種幻象與輕功便躲過攻擊

      ''不是啊,你們剛才才殺成這樣,現在卻可以合作啊''

      ''哼,找死''

      

       在一陣砍殺閃躲之間,青年同時抓住兩位的手,“嫁接”,此時兩個人的手上分別被換上了豬腳與雞腿,手上也無法握劍而掉落,“啊!嘿嘿…抱歉啊,兩位,我剛剛吃豬腳,一時間忘記了,把你們的手變成雞腿還有豬腳了”

 

       “可惡,我的手,你把我的手還來”

       “你以為我沒有手就殺不死你嗎?”

  

        “欸欸欸…等等,有兩個消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們想先聽哪一個”

        “你這是甚麼奇門怪術,妖魔鬼道,快變回來”

 

        “好消息呢~我可以幫你們換好看一點的手,壞消息呢~就是已經變不回來了,嘿嘿”青年一臉尷尬的笑

 

        “該死,我還有另一隻手,看掌”

        

        此掌焰火衝頂有如硃砂一般火紅,直接打到…一頭牛的身體,“你…這是甚麼奇門遁甲,還是什麼物換星移的招式”

 

        “這就是移花宮家傳的移花大法”少年得意的說

        “哼,臭小子還想嫁禍他人,你根本不是移花宮的人”

        “我是啊,反正我說什麼你們都得死,說給你聽又有什麼關係”

        “霞雲觀大弟子前來,看劍”

 

        “不對啊!你們三打一啊,起碼先二打二吧”少年說道

    

        大師兄使用道浮三清化六火,秋意染紅塵,封印之術困住了少年,少年只是一個拍照,卡嚓,便脫離了封印,來到大師兄面前抓住大師兄的手臂,“移轉”,將大師兄的手臂換成剛才藍煙閣死去的手

 

        “還是你要我幫你換一個,那,琉璃慈的手臂好不好啊,剛剛新鮮摘的喔”少年表情挑釁的說道

 

        “你,殺了琉璃慈!!”

 

        “開玩笑的,我叫淮杉,你別這麼認真麻,老實說啦,我接到的口頭命令,只有帶回琉璃慈,沒有要殺你們啦!”少年隨即鬆手,絲毫沒有任何運氣防備,挑了挑眉,便將雙手舉起成投降的姿勢

        “我不會告訴你琉璃慈的下落…你休想”

       

        “老實說吧,我看過你師伯的墓了,你們沒有人是我的對手,既然這樣,那為何不活著,硬要送死呢”

        “因為琉璃慈是師伯捨身救的,所以我要保護她”

        “好好好,你乖喔,年輕人,聽我的話,把人的地點交出來,我就放了你們霞雲觀所有人”

        “你自己也才幾歲而已”

        “對嘛,你都比我長個幾歲,又是個代理掌門,怎麼會不懂呢?”少年雙手攤開表示為何

 

         “你…我今天跟你沒完”

 

          霞雲觀與戴烏紗帽的殺手與藍煙閣乙老,共同對付這位少年…向這位少年殺了過去

 

 

 

 

      

        另一方面,在懷鄉公會那,懷鄉大師依然在替弟子們練習劍法,一群曾經和陳顏紋一起練劍的師兄師弟皆努力的在大廳練劍中

      ''你們好...我能找你們練劍嗎?''一位外表看過去,頭帶魔冠,身穿七枳鬼頭身衣,一身黑藍色調魔裝外露的女子

 

      在大廳內的所有人,皆感受到比來者不善更加兇殘的壓力,瀰漫到了整間公會,此人魔裝華麗散發著邪惡的真氣向外肆虐,下意識的大家皆後退數尺,沒人敢上前迎戰,這時,和陳顏紋練劍過的大師兄走了出來

 

      ''你...是來殺我們的吧,我們有惹你嗎?''

 

 

      只見魔裝的女子豎起小拇指舔著指甲上的骷髏,斜斜的眼線看著大師兄說''我想要吃點東西,也想要一點衣服的裝飾,就這樣而已''

      ''你...該不會這裝飾,是我們的頭吧''

 

      一副奸笑是奸詐與邪惡的長道笑聲''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阿,不是,我是要你們的...腸子,還有指甲,腿、眼珠子、鼻子...,我不會讓你們這麼輕易就死去的''

 

      ''好吧,那就看劍吧''

 

 

      一刀揮過,黃色的劍氣向前招呼,連續揮砍數次,每劍每招皆被魔裝女子用指甲擋下,大師兄揮出一劍''劍名。懷恩鄉旅,時恩'',魔裝女子也揮出腰中的劍,此劍一出便是百鬼夜行,上千個屍鬼與靈魂隨即飄出,見到人就開始攻擊,各個弟子忙於抵抗鬼怪皆自顧不暇,''劍名,懷恩鄉愁,山河'',此劍為懷鄉大師傳授的劍法,天空出現一把巨大的山河劍,劈向魔裝之女

 

      魔裝之女只是在原地,左手一個暗黑魔掌便擋了下來,相互權衡之間,右手僅僅是隔空取物一般,便取下了大師兄的心臟,握在手掌心上,滿是鮮血的流著,而大師兄這時被取出心臟後卻還活著,眼睜睜的看著魔裝女子張開了櫻桃小嘴,咬了心臟一口,嘴上沾滿鮮血,血也流到下巴附近,大師兄宛如被撕裂一般全身戰慄,山河劍破碎後消失在空氣中,而眾人皆看著魔裝女子,一口,一口的,將大師兄的心臟吃掉

 

      

      大師兄表情痛苦難耐,有如心絞痛與心臟動脈剝離的劇烈痛感,眼前隨即一片黑白再也無法思考,在難以忍受的痛苦底下,死去

 

      ''唉阿,我是不是吃太快了阿,真是便宜你了''

 

 

      一劍山河,懷鄉大師化作一柄皇劍向魔女而來,''懷恩鄉愁,道劍,墨法歸一,一劍破山河'',巨大山河劍再次向魔女而來,將地面斬擊,打出了十尺深的天坑,眼前並沒看到魔裝女,那巨大的山河劍之下,理應該是沒有人可以躲得過的,隨即在身後,魔裝女直接咬下了懷鄉大師肩膀上的肉

 

      ''阿!!!,你...妖女,你到底是誰''懷鄉大師肩膀上的傷口只要有任何風吹,皆能感受到神經被拉扯的痛感

 

 

      魔裝女子嚼著懷鄉大師的肉,並吞了下去,方才那一劍,確實打中了魔裝女,魔裝女手上的劍也碎裂了開來

      魔裝女舔了舔嘴唇厚說道''真難吃...,沒有那個醉仙的好吃''

 

 

      ''什麼!!醉仙''

 

      ''你,殺了醉仙!?''懷鄉大師一臉驚恐,強忍住了肩膀上的疼痛

 

      ''我不是殺了他...你可別亂說阿,我只是...,慢慢的,從一個器官,一個器官,慢慢的吃而已,就只是這樣'',魔裝女眼神極其兇殘妖魅,透漏著一副食肉玩物的笑容,''是他自己死的,我可沒殺他阿''

 

 

      ''你!!!!,劍名,懷恩鄉旅,最後一把良心,良心劍''

 

      魔裝女微微的斜著頭,看著懷鄉大師,''我說阿,你的劍名這麼長,到底有什麼意義阿''

 

      此劍在天空之中出現三把三河巨劍,連回交錯,地動山搖,連空氣中的光線也被山河巨劍的黃光照成了夕陽般的顏色,來回反覆砍向魔裝女

 

      ''那我就陪你玩玩吧,劍名,葬仙''

 

 

      魔裝之女的劍被山河劍砍個粉碎,身體直接承受著山河劍的揮砍連中十刀,魔裝女多處被劍刺穿的痕跡,右手卻握住了懷鄉大師的心臟,嘴角笑起可怕的笑靨,隨後便當場捏醉

 

      在天空中,被捏碎的那一刻,夕陽澄光被染上了鮮血,整片公會也出現眾多的屍鬼誕生,這時天空已經看不到任何藍色,壟罩在血色的天空之下

 

    

      ''你既然實力不及劍仙,卻還是執意和我對殺,真不愧是中原最後一把良心,你放心吧,我會記住你的劍的'',隨後舔舔手上的血,''阿!!我忘記了,你的劍名叫什麼來著?''

 

      

      隨後大凌王朝的人趕了過來,看見眼前血腥慘忍的一幕

      ''你...''

 

      魔裝女看到大凌王朝的人便說''我想想,你們和懷鄉大師一起兩敗俱傷,最後雙雙慘死,應該,這說法可以吧''

 

      ''你這個妖魔,不是說好由我大凌王朝來解決懷鄉的嗎?''

      ''有嗎?,喔~,有阿,那你現在去死,也還來得及阿,我會說是你解決懷鄉的''

 

 

      ''你...''

 

 

      ''阿阿啊!阿阿啊啊啊''

      ''阿阿啊!阿阿啊啊啊''

 

      同時之間五百名鐵騎與大凌王朝的三十位大內高手皆被取出了心臟,破裂而王

 

      ''唉啊,懷鄉大師怎麼可以這樣挖別人的心臟呢,太可惡了,怎麼可以暴殄天物呢,那就由小女子我來代替你吃掉這些心臟了''剩餘後的時間,魔裝女一個接著一個,在沒有任何人的情況下,慢慢的享用這美食佳餚

 

 

 

 

 

      ''跟死人應該不用報上名子吧,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我現在就告訴你啊''魔裝女抓起死去的懷鄉大師,靠近他的耳邊說道,''我叫祇天,天魔''

上一篇:032 慈悲琉璃

下一篇:034 惡仁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