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超夯露營週邊.先搶先贏 贊助

032 慈悲琉璃

       在藍煙閣乙老還尚未帶隊之前,大師兄與霞雲觀弟子輪流照顧慈悲堂堂主,替堂主擦拭身體,而跟隨而來的慈悲堂弟子三位則是輪流熬煮藥膏與藥品,幫堂主換藥”

 

       霞雲觀大師兄來回走動的說“我現在是代理掌門,慈悲堂堂主還沒醒來,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沒人告訴我啊,有人會來闖霞雲觀嗎?還是我現在要找人求救…”

 

       “走來走去的煩不煩啊”

       “我也是第一次當掌門,你慈悲堂的難道就不擔心嗎?”

       “反正也無濟於事…”慈悲堂弟子走到大師兄面前彎腰鞠躬的說“對不起…之前這樣說你的師伯,結果…為了救我們家堂主,你的師伯們…”

 

       “沒關係啦!我師伯要我告訴你們,還有慈悲堂堂主,我師伯們救的很值得…真的好驕傲,真的”  

       “你有想好其他庇護所了嗎?萬一…又有人來霞雲觀,我們已經沒有人有實力可以抵抗了”

       大師兄腳尖不斷踱步的說道“那…送去大覺音寺如何””

       “不行,我之前才聽說太音禪師昏迷不醒和你家的太摩上師一樣,我在猜…可能都是瘟君搞得鬼”

       “那…那…那就去謫仙寺吧!那裡有詩仙,最安全了”

       “好,那我們準備好行李,我們負責抱著我們師父”

 

       “我找幾個人去幫你,我現在是掌門,不能離開”

 

       “好,謝謝你,我們一定會回來好好地在你的師伯面前,好好地謝謝的,那,我們就先離開了”

       “嗯”

 

       大師兄在慈悲堂的人離開後,用手掩住自己的臉,跪在七位師伯的墓前,一動也不動的,不發一語…

 

 

  

        慈悲堂弟子將師父前往謫仙寺的路上,先行找個旅館休息,幾位霞雲觀弟子一同護送,雙方互相寒暄了一下

 

        “慈悲堂救苦救難,如果要我說…大概就是犧牲自己,救活了一個菩薩吧!救了一個菩薩,你想,是多麼光榮啊”

        “我很抱歉…但倘若是師父醒來,應該也很難接受”

 

        “不說這個了,你們慈悲堂…平時都做什麼啊,轉個話題,大家輕鬆一點啦”霞雲觀弟子放鬆身體躺在椅子上說

        “我們就是採藥材,抓藥單,幫別人看病,替別人運功療傷,照顧病患,磨製丹藥,替別人祈福一下,這樣吧”

        “我怎麼感覺你們做的比那群整體念佛的僧人還要有意義啊,你想,你們是實質的救人,可是他們就只是念經”

        “別這樣說,佛門算是一種宗教,可是我們不是啊,我們是真的在救苦救難,真的在替病人了解問題,去解決筋骨疼痛,還是尾椎有問題,頭痛還是睡不著…忙的可多著了”,說完便撫摸師父額頭,看看有沒有發燒

 

        “我說…你們師父長的這麼好看,長的也挺標緻,我看到你們師父,還真的以為是菩薩耶”

        “拜託,你不知道菩薩是男的嗎?起碼你要說是女化身的菩薩吧!我都覺得我們師父比菩薩偉大”

        “你們師父這麼厲害啊!”

 

        “那當然,我們師父年僅二十七,實力已達大師巔峰,光是化應氣掌什麼奇奇怪怪的都學了一堆,師父說…他是為了求醫才學這些功夫的,等到他已經醫術精湛的時候,實力已經變得相當厲害了”慈悲堂弟子臉上充滿驕傲的神情

 

        “我們慈悲堂原先是沒有堂主的,都是一群喜愛醫藥的人聚在一起幫助別人,有點錢的時候就擴大藥房或是煉丹之類的,好像…是到有一天,我們突然想選一個人當堂主,結果所有的弟子包含排隊看病的人,每個人都都說非琉璃慈莫屬,這次當堂主,然後我們很喜歡向他學習醫術,所以我們都叫他師父,可不是學什麼武功哦”

 

        “這樣啊…,難怪會被針對,因為你們實在太強了,我記得…好像蠻多人都稱你們師父為醫仙的”

        “厲害吧!就算我師父已經技術高明成這樣了,他還在學習海青時代傳過來的醫術,每天都在看那些醫書,甚至還針線在那邊縫豬肉的皮,你看,是不是很有病,真的是…為了醫術走火入魔耶,每天的,看得我都累了”

 

        “縫豬肚皮啊!不是用氣功讓傷口愈合就好了嗎?”

        “我怎麼知道,你等等師父醒來,你在問她啊”

        “你師父應該差一步就能達到仙字輩的實力了吧,救一個女菩薩,難怪我師伯們都說很驕傲,很值得”

 

        “你又繞回來了,煩欸,不是說要轉換心情嗎”

        “喔,抱歉,抱歉”

 

 

         過了一個時辰,霞雲觀弟子在照顧琉璃慈的時候

        “天啊,這麼標緻,你說沒有絕品我還真不信…這麼瘦弱啊…難道一個學醫的醫仙就注定要打不贏人家嗎?”

 

 

 

        琉璃慈手指動了一下,氣色也恢復正常,眼睛緩緩張開,當眼睛張開之時,眼角已經一滴淚水順勢滑落

 

        “你醒了,女菩薩,你醒了”

        琉璃慈側著邊緩慢的撐起身體

        “要不要我扶你…你會疼嗎?,哪裡不舒服”

        琉璃慈看了看四周,便用那修長的手抓住霞雲觀的弟子手臂,“你帶我去…去找…移花宮…我還可以救…你師伯”琉璃慈用著柔美的聲音說道,在此弟子面前宛如看見活菩薩,已經聽不清楚琉璃慈說了什麼

 

       “什麼,你說…可以供…你要吃的嗎?,好,你等…”

       琉璃慈抓著手臂不放,用力地說道,就算是琉璃慈正常身體情況說話依然柔弱,所以用盡力氣的聲音,聽起來只是和原先一樣柔美而已,“你…不要通知…偷偷帶我到移花宮…用…移心大法…我還可以…用我…救你師伯…求你…”

 

       “等等,你說什麼可以救我師伯,你該不會要犧牲自己吧,我師伯犧牲自己,救活一個菩薩,他們覺得很值得,已經很驕傲了,這是我師伯要我轉達給你的,你不要又想不開啊”

 

       “過多久了…”

       “你說…師伯救完你之後嗎?大概…幾個禮拜以上了吧”

        琉璃慈鬆開了霞雲觀弟子的手臂,無奈的的坐著,兩眼失神,不發一語的模樣像極了菩薩的慈悲的形象

 

       “那個…堂主…還是我要叫你琉璃…慈…醫仙…,要不要…我幫妳拿點藥來…還是…我去叫其他人過來”

 

       琉璃慈一個轉頭看向他說“霞雲觀有危險了…快去救他們…”琉璃慈神色緊張的說

 

       “你放心吧!我們家還有一個大師兄在,不會怎樣的”

       “你不去救是吧,我去”琉璃慈連忙將棉被掀開,轉過身體下床

       弟子連忙用手擋住琉璃慈的身體 “不行啊,你才剛恢復,你現在去不就去送死嗎?”

 

       “你剛剛不是說我是菩薩嗎?我說你們霞雲觀的人都會死,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去”說完便撐開霞雲觀弟子

       

       這時霞雲觀弟子生氣了一把將琉璃慈甩回床上“什麼死不死的,我師伯這樣救你就是希望妳可以活下來,不要整天把死不死的掛在嘴巴好不好啊”霞雲觀弟子生氣的喊道,被甩至床上的琉璃慈發出輕微的叫聲,琉璃慈隨即轉過頭來用十分堅定的眼神看著“他們希望我活著,我更希望你們都活著,這是我行醫以來的方式”

 

        霞雲觀弟子被此幕震驚,連忙後退拔出了劍,左手幾張道符指向琉璃慈,“我為了我師伯的死…說什麼我也要讓妳活下來,如果你執意要前往”,霞雲觀弟子將劍抵住自己脖子,“那我就死在你面前”

 

        這時,剛剛的怒火被外面的弟子聽到了,紛紛衝了進來“怎麼了,怎麼了,師父醒了嗎”

 

       “你做什麼啊!尬麻要自殺阿”

       “我不管,如果妳執意要去的話,我就死給你看”

 

       琉璃慈停下了動作“唉…好吧,那去通知劍仙總可以吧,傾心劍仙,我雖然剛恢復,但我輕功速度…”

 

       “師父你不用說了,你好好休息,我去就好”說完便離開了房間

       “師父,我這就去熬煮湯藥,你們其他人看好師父”

 

       霞雲觀弟子收起了劍便對著琉璃慈道歉“抱歉,剛剛…我不是有意要恐嚇妳,只是…我”

     

       琉璃慈蓋上棉被無奈地看著棉被說“如果你發現,你的不積極作為,也能夠害死人,即便你什麼事都沒做,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哪怕只是站在敵人面前,都還有轉圜的餘地”,琉璃慈握著自己的手踝,“殺人永遠比救人還要來得快…不管怎麼救人,都追不上的,如果可以阻止殺人,那比救人還要有意義”,琉璃慈語速緩慢的說“我不想…不想只是傻傻地救人”

 

       “可是…可是你也會死的,這是自…不量力”

 

 

       琉璃慈將衣袖拉上至肩膀位置,露出比在場所有人都還要纖細修長的手臂,彷彿隨時可以折斷一般,“我在還什麼武功都不會的時候,就已經用這雙手臂救過無數的人了,擋在敵人面前、野獸面前、徒手搬運石頭、砍草藥、你不相信吧!我用這雙手還殺死過雪域魔虎,這都是我在會些許武功之前…就已經在做的事了”

 

       琉璃慈和藹的模樣看向大家“我一直以來都是自不量力的,就連我實力已經達到大師的能力,面對那個死毒,我也沒把握能成功,我也沒把握我可以活下來,我只是想救人…”

 

        琉璃慈將衣袖放下,“你認為我真的有把握可以面對那個死毒嗎?我會察覺不出來那毒會直接要了我的命嗎?我就是知道這一切是這麼可怕,但是我還是必須要做的,你看過我猶豫了嗎?那,誰來救他們”琉璃慈一臉楚楚憐人的樣子,皺起眉頭,彷彿積載了萬千生靈的生死

 

 

        這是眾人皆沉默了下來,眼神也落寞的看著琉璃慈

 

       “我行醫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多重要,就算整座城的瘟疫都等著我去解,我也會出面救下在獅子嘴下的孩子,因為它們…都需要我,沒有差別”

 

       琉璃慈看著霞雲觀的弟子,“你知道…你在抵住自己脖子的時候,我是怎麼想的嗎?”

 

       霞雲觀弟子欲言又止的,卻說不出話來

 

 

       我在想…如果你知道你這樣的後果,是死了一堆人陪葬,你會不會和我一樣,行醫一輩子…直到死去…”

 

 

 

 

 

      這時琉璃慈回想起了過去,十五年前,還是孩子的琉璃慈,隨著戰爭跟隨父親,看見父親中了三箭鮮血直流

 

      “你不能過去,爹爹,你現在受傷了”

      “傻孩子,你爹只是中三箭,比起那些生死交關的人們,我是比他們還要有能力的人”

 

      “我不管,反正爹爹你不去,他們也有其他的將軍會幫助,論責任,論這天下道義,也不關爹爹的事”

 

      “好了,你去把爹爹的槍矛拿來,流個血算不了什麼”

      年少的琉璃慈鼓著臉衝往陽台

      “要是爹爹不安心養傷,我就從七十尺這裡跳下去”

 

      “夠了,不要胡鬧,你爹是要去救人”

 

      “我也是要救爹的命啊,你現在過去,簡直就是去送死啊,他們說不定還好好的在跳舞呢,哪有什麼危險”

 

      “慈兒,你乖,你先回來,那裡很危險…”

      “我不管,我就一直待在這裡,直到你把傷養好”

 

 

 

       “好,好…,我養傷…我養傷…”

 

   

 

       隔日,邊外傳來消息

      “報!回將軍,雲鐵城全城一千名百姓皆被殺死”

 

 

      “什麼,好痛…你說什麼,難道就沒有其他軍隊駐守嗎”

      “回將軍,軍隊寡不敵眾,只留下老弱婦孺與傷殘者留在城內,剩餘可以走的,都連夜趕路逃離避難了”

 

      “可惡…那席將軍呢,他怎麼沒有留城,他好意思跟著撤離嗎?說啊,啊…好痛…“

      “回將軍,席將軍如果不跟著撤離,那,那些一般可以走得動的百姓就沒人保護了”

 

      “狗屁東西,他怎麼不跟著老弱婦孺一起死了算了”將軍將燭台直接砸向地面,碎成一地

 

      “那個…回…回將軍,席將軍…一個人帶少數幾人,吸引敵軍…他…戰死了…”

 

 

      “戰死了?”

 

 

      “戰死了…,席將軍…戰死了…他…他不是還有個妻子、三個孩子嗎?他怎麼可以戰死啊…他不是還有雲木城嗎?他怎麼可以戰死啊…他不是…他不是就快要晉升元帥了嗎?…他怎麼可以戰死啊…”

     

       “來,你來告訴我,他憑什麼戰死,你告訴,你來告訴我啊啊啊!告訴我…他憑什麼…我們還有很多酒沒有喝耶,他憑什麼…說話啊!你啞巴嗎?”

 

       “我…”

 

       “說啊,我還跟他說,等到霄酒樓蓋好了,我們要一起去看霄酒樓的美女地,我們要偷偷瞞著老婆一起去,他不是給我約定好了嗎?他憑什麼先走…他還說他要教我女兒彈琴的,他說的耶,為什麼先走,憑什麼啊,憑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憑什麼”

        “憑什麼”

 

        “將軍…雲木城的百姓已經安全了,至少,席將軍他…”

 

 

        “什麼?你要告訴我他死的值得嗎?,我告訴你,今天死的人應該是我,是我,是我你知道嗎?”

 

        “我可以帶隊去引開敵軍,我升不了元帥…我原本就是該在雲鐵城的那個殘兵…我本來就應該在那的…”

 

       “我可以帶隊去的…”

 

 

       “今天死的人…就不是席將軍了…”

 

 

       “如果…如果我在雲鐵城也能帶隊去引開敵人的話…,今天城內一千條百姓就不會死了…就是因為我…本該是我”

 

         本該是我”

上一篇:031 復辟王朝

下一篇:033 絕心阡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