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郵箱快速到貨 0接觸取件 贊助

028 冒頂罪人

        陳顏紋自己一個人走在鄉間小路,一路上都有村莊、小鎮、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每個小城鎮都具有自己的生活機能,有著自己獨特的生活步調,而陳顏紋來到了一個名叫湖諱城的城鎮,算是一個中型的城鎮

 

        “你們聽說了嗎?那個大俠到霞雲觀把七位道山師伯都殺死了”一位婦人與三姑六婆交頭接耳

        “怎麼可能…那位大俠怎麼可能殺人”

        “可是我聽說大俠到其他城鎮不是殺人就是欺壓百姓”

        “這不可能啦!大俠救了我們還幫助我們這麼多”

        “而且我聽說啊!大俠是一個滿臉麻花雀斑的人,這是前面的山莊說的,而且還會騙取別人財物”

        “噓…你們不要亂傳,大俠現在是眾人景仰,大家都很喜歡的英雄,你們不要亂講話…”

 

        陳顏紋上前過去聽接著說“你們在聊哪一個大俠啊”

 

        “就是一個默默無聞,可是我們城鎮很感謝他的大俠”

        “是啊!我們本來就長年受山賊侵擾多年,我們每個月都要上繳一位姑娘給山賊,我們原先也只是把大俠當作無辜的人,把她給綁了…”

        “你們尬麻亂綁人家啊!你們還綁了多少人啊”

        

        “唉啊,你聽我說啊…我們也是不得已的啊”

        “山賊作惡多端,這山區勢力都是他的,我們連離開都沒辦法啊…為了求自保…只好綁架路過的人…”

        “那你們這樣和山賊有什麼兩樣啊!”

 

        “唉喔啊,你先聽我講完啦…我們城裡留的也會進去山賊裡面,我們的計畫就是帶著炸彈和火藥,在送進去的那時後炸了山賊,前幾次我們都很成功,可是後來他們就有所提防,就無法如此成功了有一次我們刻意作對,不上繳女人,結果他們山賊大舉下山把我們的男丁殺了一堆,還抓走幾個無辜的人”

 

        “山賊雖然過份,可是卻很守信不會肆意攻打我們…”

        “這樣你們也不能綁無辜的人啊!”陳顏紋說道

 

        “不然我們也沒辦法啊,你能怎麼辦呢?我們只能把祈禱有厲害的人幫我解決,結果也死了好幾個江湖人士,他們都比你熱血,一個比一個壯,但是山賊人多,根本不是對手,紛紛慘死…”

  

        “直到了大俠出手相助,剿滅了那群山賊”

        “你們把她綁了,她還幫你們剿滅啊”陳顏紋激動說道

        “所以…我們送她進去的時候…十分愧疚…但是女俠沒有被我們成功迷昏,是她自願要去討伐山賊的”

 

        “所以呢?所以你們就把別人的好心當做撿來的、應該都是嗎?,你們都沒有主動去討伐嗎?你們可以去殺啊”

        “我們派人去了啊!結果通通慘死我們有什麼辦法,只需要繳一名女子,我們也能獲得平安,難道不好嗎?”

 

        陳顏紋聽完跩了一下,生氣的說道“你們就打算這樣下去啊,反正你們也沒有人會認為女俠會贏盜賊,你這等於是讓他去送死啊”陳顏紋越講越火大

 

        “是啊…當下我們確實是這樣想的…反正能夠應付山賊,我們也能平安,這樣就好…一直以來…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此時周圍幾位三姑六婆皆內疚的將頭低了下來…

 

        ''你們...可惡''陳顏紋

        ''這位先生,你別生氣了,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這麼喜歡大俠的原因啊''

        ''是啊,大俠大人不記小人過,把山賊都解決後,我們原本還不信,直到我們上山才發現山賊都全數撤離了,還下山過來幫助我們城裡的人一些煉丹藥方、教我們怎麼訓練軍隊、教我們怎麼防禦外敵還有城鎮未來發展,我們都很感謝他,真的...''

        ''或許是曾有愧疚的關係,所以我們城鎮裡面幾乎找不到不喜歡大俠的''

        ''是啊,就是啊''

 

 

        ''那...就好了吧''陳顏紋說道

        ''先生也認識大俠嗎?''

 

        陳顏紋低著頭像是有點害羞的抿著嘴唇''是...是啊,算是有見過吧''

        ''女大俠人真的很好,所以啊,我們不容許有人冒犯她''

        ''是啊,就是啊'',''沒錯''

        

        ''這位先生,你能說說那位女俠在其他地方的事蹟嗎?''

        陳顏紋想了一下便說''她...就只是突然出現,然後就把我眼前的野獸殺掉了,就這樣...''

        ''你看看,女大俠果然厲害''

        ''是啊,大俠果然好強,佩服啊佩服''

        ''太感動了,好險大俠有來過我們的城市,還去幫助其他人''

 

        陳顏紋打斷各位說話的說''你們...都叫她大俠啊''

        ''是啊,女俠雖然戴著面具,大概就是不想透漏真面目,所以連名子都不肯報,真的是不居功的人''

        ''為善不欲人知,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這群人把陳顏紋拉攏著邊走邊聊,想要好好聊聊更多關於大俠的事...

 

         ''那位女大俠和你說話是不是也不想透漏姓名,沒錯吧''

         ''是這樣沒錯...''陳顏紋說道

 

         ''那位女大俠身材很好沒錯吧''

         ''是...這樣沒錯,等等,那你們還綁架她''陳顏紋

         ''其實...我們是先打算自己人先...啊,你不要管這些細節,現在大俠是我們大家的英雄,你就不要太在意了''

        

         

         一行人來到了廣場中央看見一個女子披頭散髮的被枷鎖在一個高台,正打算遊街示眾

 

 

         ''耶,我說啊,那個人怎麼回事啊?''陳顏紋指著那位被枷鎖的女子說道

         ''她啊,她活該,該死的東西''原先和睦的臉孔瞬間成為睜惡的臉

         ''就是啊,天殺的,怎麼還有這種人啊,還死鴨子嘴硬''

         ''看了就噁心,要不是我們的縣太爺說要有足夠證據才能行死刑,不然我早就想衝上去殺死她了''這時在陳顏紋

周圍原本都還在開開心心聊天的人,每個人都變的十分有攻擊性

 

         陳顏紋小心翼翼的說道''那個...她...是犯了什麼罪啊''

         ''她啊,一個臭不要臉的,她就假冒我們女大俠的人啊''

         ''對啊,對啊,說到她啊,想到就氣...,至從大俠離開這座城,我們已經沒見到大俠很久了,突然就在上個月,出現了和大俠一樣戴面具的人,我們城裡很高興的就上前去迎接,問她是不是之前來幫助我們的大俠,她說是啊,然後我們就帶她到處逛逛,很高興地和他聊聊我們最近過得如何,也很慷慨的請她吃飯,給她衣服給她珠寶...''

 

        ''大俠會接受珠寶嗎?''陳顏紋疑惑的問

 

        ''唉啊,你等我把話說完啊,然後把我們城裡最好的寶物寶劍給她,我們說你這寶物和錢財一定要收,那個死女人就說我會收,我是收來給下一個城的貧困百姓,把這些錢拿去救更多了人,我們聽到超感動的啊...,如此大慈大悲的女俠,於是我們許多人都給了女俠超多金銀珠寶,希望女俠可以拿去救更多人,也不少仰慕男子在女俠旁邊...不對,是死女人旁邊,我們還帶他參觀整座城的內政與建築,她剛來的那幾天全城歡樂慶祝了一番,誰知道就在她來的第三天...''

 

        ''換我來說吧,她來的第三天來了一群從塞外的土匪過來,因為沒有了原先的盜賊,所以塞外的土匪就覺得我們好欺負,紛紛上前迎敵,這都是大俠離開前教會我們的,我們交戰後死傷慘重...土匪要求我們主動投降,而她那位冒充大俠的人卻悶不吭聲,我們當然不服氣啊,就在第四天又來了一群更多了的土匪,我們都希望女大俠可以出面救我們,結果女大俠...該死,我一直說錯,是那位該死的女人竟然眼睜睜的看著我們的人被殺,卻毫無作為,等到土匪離開後,我們都求求女俠要幫我們''

 

        陳顏紋很失禮的說''會不會是大俠故意的,要考驗你們?''

 

       ''你小子再亂講話,就把你關起來,女大俠宅心仁厚,根本不會看著我們去送死...''

       陳顏紋小小聲地說''抱歉...''

       ''到了第五天,我們迫不得已直接把女俠推到土匪面前,希望她能說些什麼...,結果...結果...''這時這位村民拳頭緊握表情十分憤怒

       ''結果她卻嚇尿褲子,還給土匪下跪求饒...頓時間...我們的心都碎了,這比我們死幾個男丁甚至比我們送財寶給土匪都還要令人心碎,太不能接受了...昔日我們如此景仰的女俠,竟然會下跪痛哭求饒...我至今都還無法忘記如此屈辱的樣子''

 

       ''等土匪離開後,我們全部的人民紛紛上前關心,有的人憤怒,但更多的人是關心女俠是不是被人廢了武功,又或是被人封住了血脈,...那位該死的女人竟然還繼續說謊,說她是被實力高強的人廢了武功,但是為了要保護我們,所以寧可忍辱負重,我們聽了十分感動,大家開始替那位找最好的醫生,給她最好的照顧...結果...''

 

       這時遊街的牢車仍然繼續被人丟著許多物品、水果、蔬菜

 

       ''結果她第七天就連夜跑了,戴著我們給她的所有財寶,連夜出城...,這時我們才發現,原來有人冒充我們的女俠,而且又聽到了其實不只一個人冒充我們的女俠,就在第九天的時候,來了一個明顯不是女俠的人同樣戴著面具,她一來的時候就說她是拯救我們城裡的那位女俠,我已經有所警惕了...''

 

       ''我們不斷的試探她,但是還是有很喜歡她的市民在擁戴她,讓她嘗到被人擁戴的滋味,果不其然,土匪又來了,但這次不一樣,這個女俠有幾分實力,雖然她最後身負重傷,但是她以一抵十,讓我們大家都好感動,每個人都說,大俠回來了,於是隔天全城再度歡聲雷動,每個人把自己最好的東西都獻給了這位女俠,原本我們以為...可以目送她離開,我們也能留下美好的映象...誰知道...''

 

       這時一名男子用地的敲了旁邊的柱子,連手都敲出血了

 

      ''那位女俠卻十分堅持要帶走更多的金銀珠寶,顯然是我們送給她的不夠多,而我們也怕女俠其實是冒牌的,於是...我們和女俠說,你只能帶走市民給你的寶物,不能再更多了,結果..果不其然,她卻將縣太爺那所有的珠寶全部搬走,連夜離開這裡,我們發現後就立刻追了上去,啊!!,蒼天有眼啊,她的馬車因為珠寶太多、太重,追不到多久我們就追上了,我們就一群人衝上去,把女俠的面具摘了下來''

 

      陳顏紋激動的說著''漂亮嗎?好不好看?''

 

      ''是麻花子臉,還有很多瘡疤,又有許多汙垢,我們對女俠的幻想與崇拜徹底崩塌了...'

 

      陳顏紋臉上充滿著失落感 

 

      ''我們將她關在天牢,不論我們怎麼拷問她,她都堅持自己就是當初討伐山賊的那個女俠,好險蒼天真的有眼,來了更多的土匪,我們立刻把女俠放出來要她解決土匪,結果她卻說她筋骨受傷了,是因為當時以一擋十的時候讓她更早之前的傷口裂開...這種屁話...這種屁話...我真她媽的還是信了,然後她就在眾人的眼中,被土匪打的鼻青臉腫,最後我們的男丁也死了好幾個人,才讓土匪回去...''

 

      ''人家都說她受傷了,你還讓他上場啊''陳顏紋連忙說到

      ''我們給她證明自己的機會,這是她最好的機會了''

 

      ''所以我們就把她關到現在...你現在看到的那個牢車,就是我剛剛說的第二個冒充大俠的人''

      ''那...你確定第一個和第二個不是同一個人?''陳顏紋說道

      ''我們第一個的時候是近距離帶她遊山玩水,玩了好幾天,這點分辨能力還是有的...''

 

      ''所以...你們要殺了她嗎?''

 

 

      ''這個瘋女人太狡詐了...到死還是堅稱自己就是那個大俠,我們甚至還說你只要說你不是大俠,我們就會放了你,結果她還是嘴硬''

      ''你們真的會放了她嗎?''陳顏紋白目地說道

      ''當然,她也沒有殺人,但是欺騙整座城的人不能如此就這樣放過她,只要她承認,我們可以讓她不帶走任何東西安全離開,但是她卻堅持不要,她自己就是大俠''

 

      陳顏紋拍拍自己的胸甫說''你們可以帶我去看她嗎?我也有見過大俠,我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

      ''好啊!!,對啊,你也有見過,那你去看看再適合不過了,我這就去找縣太爺讓你找她''

 

 

 

 

      縣衙門允許讓陳顏紋進去看,但是有人會陪同,一旁也有許多官兵進來

 

      ''這位先生,其實不只民間,我們官兵與縣衙都是十分喜歡大俠的,還是希望你能不要縱放這個人,好好問清楚,到了...你眼前這位就是了''

 

      此時面前是一個身穿囚衣、面容憔悴、披頭散髮、散發惡臭、極其醜陋的人...

 

      ''你...就是那個擊敗山賊的大俠?''

      ''是...''此時已經虛弱到講話十分虛殘

      ''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在大猩猩底下被你救的人''

      這位囚犯看了陳顏紋一眼,''你...救我...''

      ''你...真的是那個萬人景仰的大俠?''

      一旁的官兵看不下去,用威脅的口吻接著問''你要是不老實回答,我明天就讓縣太爺把你斬了''

 

      ''不,不要,不要...,救我,拜託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我是大俠啊,我救了你們這麼多,你們卻忘恩負義,你們這群良心狗吠的東西...,真當初就應該讓你們被山賊通通殺死...''女囚眼神銳利、突然動作試圖掙開枷鎖,不斷的向前用力扯動身體

 

      突如其來的扯動與激動的言論讓陳顏紋嚇了一跳,''你...該不會是真的女俠吧''

 

      ''我就是真的女俠啊!!,我救苦救難這麼多人,你們卻不懂的感激,真是一群狗吠東西,一群喪心病狂的東西''才剛說到一半便被官兵用棍棒狠狠的打在女囚的臉上,重重的一擊,陳顏紋立刻阻止官兵的動作

 

      ''好了,你不要打她,她都被你打瘋了,你忍心看救你的英雄是這樣被你打瘋的嗎?''陳顏紋十分憤怒的向官兵發出嚴厲的指責

 

      ''你審問時間剩下一分鐘,我在外面等你...''說完官兵就離開了牢房

      ''他們都走了...你可以告訴我實情了,你只要說你不是女俠,其實他們就會放你走的...''陳顏紋一臉誠懇

      女囚恢復虛弱的講話方式''你...會救我嗎?...我已經...被困住好多天了...''

 

      陳顏紋難過的神情看著她,''你放心,我會救你的...你只要告訴我實話就好''

 

      女囚抬起頭正眼看著陳顏紋''我是大俠啊...我救了這麼多人...卻要死在監獄了嗎?''

      陳顏紋抓住牢房欄杆激動地搖著說''那你可以說你不是啊,你只要活下去,你可以救更多人啊''

 

      女囚犯回說''可...我就是啊''

 

 

 

      陳顏紋離開的大牢到了縣衙那裏...

      縣衙長''如何,陳大俠,有問出來了嗎?''

      ''我...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說吧''

      ''為甚麼要關她這麼久...為什麼不把她趕走,為什麼不給她一個痛快''陳顏紋從慢到快的激動說著

      ''唉,因為城內的人,正好是五成的還覺得她就是女俠,而另外五成的人,覺得他不是女俠''

      ''難道就要這樣一直困住她嗎?她到底犯了什麼罪''陳顏紋越說越激動

      ''現在越來越多人覺得她不是女俠,所以才會讓她變成這個地步,只要大部分的人都覺得她是女俠...那她會受萬名愛戴而放出來,只可惜...大家都覺得她不是''

 

 

      ''愛戴你媽啦,你這麼喜歡愛戴人,怎麼不去愛戴前朝皇帝啊,你去愛戴劍仙啊,劍仙都比你們說的大俠強太多了,你們怎麼不去愛戴啊''

 

      ''我!...可是劍仙沒有救我們啊''

      ''救你妹啊,什麼東西都要靠別人來救,你口口聲聲說的英雄就只是免費的工具人嗎?,你口口聲聲說的大俠就是要替你勞動替你斬妖除魔,只要斬不死妖了,你就說她是冒牌的,她沒用了,那你怎麼乾脆拜你他爺的玉皇大帝如來佛祖啊,叫他來當你的工具人啊,你他姊的叫劍仙來當你小弟阿,什麼事都要別人出面,怎樣!!玉皇大帝被如來佛打殘了,你是不是要拿你的棍棒去打你的玉皇大帝啊,你有種在你自己的恩人面前去打死他啊''

 

 

      陳顏紋連續此話下來讓全場的人都傻了

 

 

      ''我們...''

 

      ''我要你立刻放了他...放了他是對自己的救贖,他沒有欠你們什麼...''陳顏紋低沉的聲調依然控制著怒火

 

      ''可是...他冒...''

 

      ''他冒充別人是他家的事,如今他也受到他應有的懲罰了,夠了吧''

 

      ''我們...''

 

      ''夠了吧...可以了吧''陳顏紋手握拳頭怒意仍然沒有散去

 

      

      衙門長''好吧!那就放了他吧,希望他不會在作惡到處冒充別人了''

 

 

 

      公告一出,所有人城內的人皆出來送行,有的人拿鋤頭,卻有的人拿花束,有的人拿棍棒,也有的人拿食物,頓時之間在牢房到城門外的路皆被城內的人圍住,大家都要來看他被送離開城,有的人帶著憤怒,卻有人帶著憐憫悲傷的情緒,感傷自己的恩人被人打成這樣,也有的人準備好雞蛋要丟他

 

     ''奉衙門長的命令,囚犯即刻起恢復自由之身,還念此囚能夠改過向善,蒼天有好生之德,放人''

 

     

      原以為會有人衝上前生氣得論到,也原以為有人會上前送花,也原以為有人會拿武器攻擊,也原以為有人會和這位女俠說上一句話...然而,事實卻是眾人一片沉默,沒人敢出聲,也沒人敢向前一步,就這樣默默的看著他,一拐一拐的走到了城門,到了此時,有的人已經開始啜泣,有的人也開始咋舌表示不滿,直到他的離開...

上一篇:027 立碑哭墓

下一篇:029 路見誰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