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有所感偶有所思 贊助

026 難息眾怒

        這時在霸權天下外部集結了許多江湖人士,紛紛要求霸權天下的二少爺出來一個交代,各地人士人馬眾多包圍了霸權天下公會

 

       “這可怎麼辦啊,外面有一堆難息眾怒的人集結了”

       大少爺振臂一揮“哼,分明是有人要陷害我們霸權天下,還有人謠傳我們玷污了慈悲堂堂主,簡直太過份了”說完便生氣的坐在虎頭椅上

       

       “這件事是因為我的隨身令牌被偷了,但是如果只是這樣解釋,難以控制眾怒,也無法給各地江湖人士一個交代,是我大意了,我沒想到一個令牌竟然會陷我於這個地步”二少爺坐在虎頭椅上用手靠在嘴邊思考著

 

       “別跟他們廢話,這件事情一定就是紫巔城搞得鬼,他們平時就看我們不爽很久了,這口氣我一定要報”三少爺憤怒的持著酒杯敲擊桌子,使酒灑了出來

 

       “這倒是不一定,很有可能是移花宮在挑撥離間,你忘記上次殺狗的事件了嗎?我們也被圍剿,這次已經是怒氣沉積已久,而且這次非同小可,我們必須從長計議”大少爺看著三少爺說著

 

       “我自己倒是沒有映像是誰偷了我的隨身令牌,莫非又是什麼高人,而我卻沒有注意到的…,這不可能啊,難道是在狂歡宴前就被偷了,就算現在想這些都沒用了,你們呢,你們有什麼想法”二少爺用食指拇指觸碰著下巴說著

 

       才剛舉起的酒杯隨即放下“太難了,現在當下之急是如何勸退眾怒,還是…我們找一個替死鬼,讓他承認是他被人指使,然後我們再殺了他,或者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承認疏失丟了令牌,讓江湖人士自己去猜忌,我們只要不承認有殺了慈悲堂的人就好,這樣就沒事了,這樣…兩位覺得如何”三少爺說道

 

       “你在說什麼,本來就不是我做的,什麼讓江湖猜忌,人又不是我殺的,當然不需要承認什麼事情,我頂多就是承認我丟失令牌而已,這我會親自去說明,不用勞煩三少爺擔心,哼”二少爺生氣的站起來指著三少爺說道

 

       “二少,他就是這個意思,你只需要承認你丟失令牌的事情就好,剩下的不需要多說甚麼”大少爺說道

 

       “可他剛剛分明是在影射,是我滅了慈悲堂”二少爺動怒,甩開尾袖而坐

    

       “好了”大少爺一聲喝令

        

       “霸權軍,你們查到慈悲堂堂主的下落了嗎?如今也只有請他出面,才能夠澆熄眾怒了”大少爺說道

 

       “回大少爺,目前還沒找到,而且外面已經聚集很多江湖人士,每個人的實力都非同小可,我們…”

 

       “只是找到又如何,如果慈悲堂堂主被人脅迫,又或是她有什麼身不由己的理由,而選擇息影或是沉默,甚至…出賣我們,那我們又該怎麼辦”三少爺說道

 

        大少爺吸吐一口狹長的煙管,吐出藐藐細煙“我在想,這群江湖人士當中,藏有真正要扼殺我們的人,而且這個人實力非凡,藉由這個機會可以光明正大的把我們殺死,那這樣就如他們所願了,這樣…我們該…”大少爺吐了一口相當長的煙

 

        三少爺站起身彈了一個響指,“我們可以先找移花宮或是藍煙閣給他們賣個人情,請他們來壓鎮場面,然後說要他們來代替江湖行道,我們只要配合他們演一場戲,底下的士兵殺殺打打一下,這樣…我們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有這麼順利的事嗎?”大少爺說道

       “這必須請他們的門主或是宮主出來鎮壓,因為實力與威望夠大,本身就超過各大江湖人士的實力,既然別人都願意出手,那至少可以先解決眼下的事情,至於往後的眾怒,我們也只能倚靠找到慈悲堂堂主才能消去了”三少爺說著

       “這方法可以,我接受”二少爺舉起手說

       “好,還是得麻煩二少等我消息,等他們到了,我們再一起出去演一場戲”大少爺說道

 

       “但是我們是要找那個公會呢?還是…兩個都找?”

       “如果兩個公會還滅不掉我們公會,那這戲就太假了,至於要找藍煙閣,還是要找移花宮呢…”三少爺握著酒杯仍然還未喝上一口

 

       “那就找移花宮吧,藍煙閣那還有有個任煙雨,我怕他大俠的形象,會讓眾怒昇華到極點,我親自去拜訪”大少爺說完便離開虎椅走向大門

 

       “來人啊!準備一些金銀財寶,送去移花宮”

 

       “我自己就先用輕功過去了,公會就先交給你們,二少,你先別出去,先等我消息,聽到了吧”大少爺說

 

       “好,謝謝大少”

 

       “大少,我陪你一起去吧,我怕有人埋伏”三少連忙向前說著

       “不用,我比較怕公會有實力的太少,等等真的打起來,那就完了,放心,如果過太久你們定時派人來移花宮,你們…就先照原先說的那樣,先出去說令牌的事,如果之後打起來了,就先…看你們吧”大少爺快速飛越離開

 

       

 

 

        這時藍煙閣內部,個大長老與其弟子正在討論是否參加討伐一事

 

        門主“你們覺得…我們該跳下水去討伐嗎?”

        “方長老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們不去討伐,那有可能被江湖人士為之詬病,形成謠言,甚至可能會將我等與霸權天下掛勾在一起,所以…我們應該派人前去討伐”

        “乙長老我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們真的要去討伐應該派任煙雨大俠帶隊前去,這樣名聲上情理上也能讓各江湖人士信服”

       門主搖搖頭說,“不行,我反對,如果我們派任煙雨,那群眾之下必定會打起來,這不是我所樂見的,你們確定要與霸權天下為敵嗎?,還是說…你們有把握滅掉霸權天下嗎?說啊”門主一句尾聲宏亮讓眾人不敢諫言

 

       門主看了看底下的眾人“都沒人要說話,那我就指派了,謝家前輩,你帶你們的些許人馬去助助陣,有必要時謝隊上去接個幾招就好千萬不可打起來,聽到沒有”

 

        “謝家聽到了,我這就去辦”

 

        “我一開始交代你們查是誰做的幕後主使者,查出來了嗎?”門主說著

 

        “回門主,沒有查出來”

 

        “唉,也是,好吧,你可以下去了”

 

        “回門主,倒是聽到了一個消息,紫巔城有派人前往霞雲觀…我們是不是也派人去看看”

 

        “霞雲觀是吧!好吧,那…”任舒雲眼神四處查看“那就交給乙老去辦吧”

 

        “是…乙老這就…”

        任煙雨站了出來擋在乙老面前“回門主,請讓任某前往,因為能夠殺害琉璃慈的人必定身手不凡,如果有人覺得實力比我還強的話,那任某願意相讓”

 

        

       在藍煙閣內其實早已被公認為最強接班人,而每個人都十分敬佩任煙雨,也都認為任煙雨說著話並沒有冒犯到誰的意思,這是任煙雨平時做人十分得宜,私下從不鄙視他人也不與人結怨,就只是偶爾會冷淡一些

 

       任舒雲“不行,你可知道你說這話,有多不把其他長老放在眼裡嗎?你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去做,這件事,就交給乙老吧”

 

        任煙雨眼神堅定地看著門主,“門主,還請您讓任某前去”任煙雨隨即彎腰舉躬成六十度的大禮

 

        任舒雲門主用嚴肅的低沉聲音說“你這是做什麼”

 

 

        “““不把門主的話當一回事了嗎”””

 

 

        此聲之巨大,嚴厲斥責讓所有台下的人全部都嚇了一跳,身體隨即反應抖跳了一下

 

        任煙雨也被此聲嚇了一跳卻依然堅定的回“是,任某執意前往”依然行著六十度的鞠躬大禮

 

        只見任舒雲直接把巨大的門主令劍丟向任煙雨面前

        這是門主罕見的動怒,大家平時也知道門主是個有威嚴的好好先生,卻從來沒看過門主動怒

 

        任煙雨看見令劍被丟至眼前只好退縮

        “是,任某知錯”任煙雨退回去原先的位子

 

        門主“還有誰有意見嗎?,沒有就散會吧”

 

       

 

       

 

        這時在移花宮中,婀娜多姿的舞蹈在女帝面前跳舞,隨著音樂翩翩飛舞,宮中也有著一股檀香,煙嬈中看見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子正在沐浴,隨著灑下花瓣,沐浴著有五十尺之大的缸,而這缸中只沐浴一人,那正是女帝-楚辭

 

       進來報告者皆必須隔著大理石的屏風說話

        

       “女帝,我們移花宮不去霸權天下嗎?”

       女帝纖細的手用勺狀將浴池撈到手臂上“怎麼了?”

       “女帝,我們是不是該要有所動作”

       

       女帝語速緩慢帶有成熟與高冷的姿態說道

       “這天下,有什麼,比我沐浴更加重要”

 

       “女帝恕罪,小的這就告退”

       女帝抬起腿,展露修長的美腿,用花蕊撫過自己的腿

       “我沒說你不能稟告啊,你別緊張”

 

       “報…告女帝…,頂品美人那裡已經辦妥了”

       女帝語速緩慢卻仍然不減帝王氣態

       “嗯,很好,還有什麼事嗎?”

 

        “報告…報告…女帝,左右雙舞沒有看到琉璃慈的蹤跡”

        女帝小歎了口氣“我是不是該減肥了啊”

 

        “女…女帝身材高挑,身上毫無贅肉哪裡需要減肥”

        女帝語速正常的說“那你是要我親自去找人嗎?”

 

        “是!是…小女子知錯…我這就交代下去辦…”

        女帝示意舞女要多灑一些花瓣

 

        “報告女帝,太音禪師已經送到我們的移花宮了”

        女帝離開浴面說“也好,這湯也不能泡太久”

  

        女帝隨後穿上鸞鳳棉襖,回到了大廳的床上,其身後跟隨著其他女侍衛與舞女

 

        “嗯,還有事嗎?”女帝挑選手飾戴在手上

        “報告女帝,江湖各地都有人要圍剿霸權天下,我們是不是該…”

 

        “擔心什麼,等等就會有人來了,不妨聽聽看他們要做什麼”女帝戴上鳳冠金簪,鵝蛋臉龐只需要簡單紅妝

 

        “有人會來!?那…小的還有一件事要稟告”

        女帝將棉襖脫下,換上露肩的霓彩深紅長袍,其上繡有龍與鳳的花紋,一眼望去其氣派程度甚至比皇袍還要更顯帝王之相,“說吧!還有什麼事”

 

        “瘟君死了,我們看過他的屍體,確定沒有錯,死在鬼月城第六座城裡,屍體我們帶不回來,他身上都是瘴氣”

 

        “這樣啊,好,我知道了”女帝穿好鞋子前往迎客廳

 

        “女帝…那個”女弟子突然叫住女帝

 

        女帝輕輕地,非常輕的彈了一下額頭,只是碰到一般的輕“怎麼了啊”

 

         “女帝怎麼知道有誰要來”

 

 

        女帝只是淺淺的笑說“夢到的”

        

 

 

       

 

        到了迎賓大廳,光是四個巨大鳳柱就撐起了迎賓殿的輝煌氣派,而大殿之上正是女帝坐著高位,女帝閒來無事便撐著頭、瞇著眼稍作歇息

 

       “是怎麼樣的人要女帝等這麼久,太過份了”

 

       “女帝,這個人太過份了吧”女侍衛稍有嬌氣的說著

 

 

       女帝睜開眼睛,動動手踝,扭動脖子,一派輕鬆的走下大殿…“回去吧!回我的花宮”

 

        “可惡,到底是誰讓女帝等這麼久”

 

        女帝輕微的轉過頭說“人已經死了”

 

      

        “死了!我們在等的人死了?”

 

 

        “報告,霸權天下的人來到,說是有要事要找女帝”

        “女帝,你說錯了,人家這不是來了嘛”

  

        女帝慢慢的走到大殿位子說道

        “人是死了…來的,不是我要等的人”

 

 

 

 

        “報!迎接霸權天下二少爺、三少爺”

       

       二少爺臉帶慌張,直接見到女帝就是跪下“女帝…麻煩妳,救救我家大少爺吧”

       三少爺眼中泛淚也跟著跪下“女帝,我求你了,救救我家大少爺吧!他…他在來移花宮的路上…被人殺了”

 

 

       女侍衛率先搶話“被人殺了?霸權三少每個人都具有大師的實力,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殺了”

 

       

       女帝稍微打了一個美人欠,正要哈欠之時注意到了儀態便立刻停止,高冷帶著沉著的說“你們不先處理你們公會前的眾怒嗎?”

 

       

       三少爺哭著說“我們大哥單獨前往移花宮要來和你們談談,請女帝出手解圍平息眾怒,誰知道…竟然被…”

 

 

       女帝依然沒有改臉色的說“你是要我帶兵,先平息眾怒由我們移花宮來代替這眾怒,去與你們討公道,打上一架,但是也不是真的打,而是演個戲,你們就不怕我真的打嗎?”

 

 

       二少爺連忙哭道“我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他們要來打公會就來吧,我只想要我大哥活過來,求你了救救我大哥吧”

       三少爺也連忙哭著說“求你了,救救我大哥吧”

 

      

       女侍衛這時拔刀的說“誰知道你們兩個是不是演戲阿,你們是在演哪一齣啊”

    

       女帝拿著一塊與霸權天下一模一樣的令牌,“我早就準備好了,女徒笙,你去拿著這塊令牌帶兵,說是令牌可以隨人製造,有人惡意栽贓霸權二少爺”接著拿出用更高級材質製作的令牌丟到二少爺面前

 

       “這是你的令牌,不要用丟了,記住,這是你的令牌,聽懂了吧”女帝走下大殿向兩位走去

 

 

       二少爺緊緊的握著令牌語帶悲傷與顫抖“謝謝女帝,感謝女帝,我霸權家絕對沒齒難忘”

       

       

       女帝高冷的看著兩位,磁性又泰然自若的姿態說

       “沒事可以離開了”

 

 

       兩位少爺聽到情緒直接激動了起來,哭得已經看不清女帝的臉了

 

 

        二少爺連忙哭道“我只想要我大哥活過來,就算注定會死也請您救救他吧,求你了楚辭王”

        三少爺企圖抓著女帝的腳踝,被女帝抬腳躲過,哭著“我也求求妳了,救救我大少爺吧,求妳了,楚辭王”

 

     

        女帝嘴角失守,颯爽又高冷的笑著

        “哈哈哈哈,楚辭王?,哈哈,好久啊,好久沒聽到了,你們怎麼會覺得我能救呢”

       

       “求你了,楚辭王,我們家三位少爺從來沒有這樣拜託人家,這真的,真的非常需要您救啊”二少爺說

       “我霸權家也是第一次這樣求您了,楚辭王”三少爺說

      

 

       

        女帝轉過身體,雙手背至後方交錯,沉穩的說

        “好”

 

 

        女帝穿上男裝,顯露高貴、清俊的模樣,以速度極快的飛仙方式先行趕到霸權天下隨著強烈氣息直接就找到了霸權大少爺的所在之處

 

       “這…看起來不像是藥仙的毒”

       女帝語調稍顯用力用帝王之態向空中喊話

       “既然我來了,你不考慮和我過招一下嗎?”

 

 

        說完便使用移花大法,頓時間,整個霸權天下的人心神喪失,精神渙散,有內力的人還能站著,房間內物品東倒西歪,人在走道上像是傾斜的道路

 

 

        兩位少爺隨後趕到了霸權天下,二少爺先行拿著兩塊令牌前往排解眾怒,三少爺則是到了大少爺的房間,剛要踏入時,便中了女帝的移花大法,失去了對空間的認知,整個人吸在天花板上

 

        “這是…移花大法…救大哥不是用移心大法嗎?…啊…可惡…莫非…女帝真的要對霸權出手…啊啊啊!”三少爺說道

 

        

       女帝接著使用移心大法,只見大少爺臉色好轉,傷口也恢復了許多,而在這時,女帝被心法反彈了一下,胸口震動了那一瞬間,而那只是一瞬間,女帝便半跪在地

 

       

       一陣平靜過後…街上的眾怒憤憤不平,卻也無法反駁有多個令牌的事情,各自被二少爺與移花宮女侍衛勸退了回去,而在大少爺那,也醒了過來…

 

 

        女帝看了看兩位少爺便用溫柔卻不失威嚴的說

        “只要他出手,沒有人可以活過,就像是閻羅王一樣,我只是用了移心大法,可以讓死人活上幾天,幾天後就一定會死,誰來都一樣…”

 

        二少爺與三少爺行跪姿磕頭大禮“謝過女帝,哦不,謝過楚辭王”

 

        大少爺說“感謝楚辭王救命之恩,雖然很短暫,但我知道的,都可以交代下去了”

 

       

        女帝臉上帶有點驕傲的羞澀,高冷的回說

        “你們這樣…叫我楚辭王…我也不會高興的”

 

 

 

 

 

 

 

 

 

      此時在遠處的某人,“移花大法…看來,是害怕我囉,不讓我接近啊…”

 

上一篇:025 鬼月之城

下一篇:027 立碑哭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