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中!日本限定公仔這邊搶! 贊助

023 安有太平

        陳顏紋與會長來到了紫巔城,只見滿城風雨春風,卻全城哀悼,城上大廳停止舉辦擂台,掛上的,是緬懷慈悲被滅堂的遺憾,這江湖人稱永遠不與人結怨的慈悲堂,竟然會被滅門,各大江湖震驚不已,各地有義者之士開始自發性想找出兇手,各地勢力開始蠢蠢欲動

 

        “沒想到那個慈悲堂竟然被殺滿門了,我都還沒去過耶”陳顏紋和會長一起吃飯一邊聊著,餐廳每個人皆在議論慈悲堂一事,憤怒的人士也越來越多

 

        會長稍顯舉手向旁邊的人問道“各地江湖人士在憤怒什麼啊?兇手又沒看到,不是嗎?”

 

        該位仁兄刻意將語調放輕“你不知道啊,在現在發現霸權天下二少爺的信物,現在各地江湖人士都準備要去霸權天下討公道,都在氣頭上呢”轉轉頭眼神看看四周後便繼續說“琉璃慈本身功夫實力超群已達大師實力,如果不是霸權天下三位少爺那樣實力的高人,怎麼敢血殺慈悲堂”

 

       “那…慈悲堂堂主-琉璃慈也死了嗎?”

       “當然死了啊,雖然各地都有許多謠傳,說琉璃慈被抓到霸權天下內當作媳婦囚禁了起來,也有人謠傳琉璃慈被霸權天下二少爺當場撕開衣物,被玷污後因為不堪受辱,便自殺了,也有人謠傳說人還沒死,只是逃到其他地方了,各地人士也都在幫忙找,因為被人放了一場大火燒的很徹底,整個人都成了焦炭,被人所傷後被燒死了…”

 

        

       陳顏紋眼神凝重“我們也去幫忙找吧”

       會長聳聳肩輕佻的笑著“為什麼啊,江湖謠言還不一定是對的,做你現在想做的事”會長望向霄酒樓“或許…琉璃慈在霄酒樓裡也說不定阿”接著拉著陳顏紋手臂向霄酒樓去

 

       陳顏紋將手甩開“不行我們到其他地方晃晃吧,說不定可以遇到受傷的琉璃慈”

       會長一臉無奈略翻白眼的說“你知道琉璃慈長怎樣嗎?”

 

       “不知道”

 

       “你知道躲到哪裡還可以不被江湖人士發現,卻能被你陳顏紋發現的地方!?去哪找,街上嗎?得了吧你”

 

       “我…但我就什麼都不做嗎?還是我們也去包圍霸權天下”陳顏紋略顯激動,手敲擊桌面了一下

 

       會長搖搖頭“別人謠傳什麼你就要去啊,你怎麼知道是不是假的,先別說我是會長的身份,你這樣幾個人,打群架啊,就讓其他人去吧”會長默默的覺得此人太過熱血

 

       陳顏紋一臉悻悻然的模樣“會長…你自己去吧,我…”

       會長一手把陳顏紋抓緊拉近霄酒閣內“老闆上酒”陳顏紋臉上充滿憤怒之氣執意掙脫,隨即被會長一個手刀給打昏了過去“老闆,我需要叫頂品、上品的美人,給我做好的包廂,上等的菜餚,我先付錢”一副豪邁的進入酒樓,並使了眼色給老闆,嘴裡輕輕地口型說著“叫你們闆娘來我包廂”

   

 

     

       “這位官員,什麼風去戳繞我這小小的霄酒樓,這位帥哥…你點的酒菜,應該還不足以叫我來吧”闆娘一臉撫媚,手指沾了酒杯的水舔了一口   

 

       “那我點最貴酒,上好的酒菜”會長將豪邁的性格收起眼神專注認真,一隻腳抬上自己的椅座,卻像是玩世不恭一樣的手放在膝蓋之上

 

 

        “大俠好生豪氣,有什麼能讓我這個闆娘替你服務的”闆娘用手撥開了蝦子,親自餵至會長嘴上

 

        “趁著陳顏紋還沒醒,我就直接問了,你知道琉璃慈的下落嗎?”會長腳抬高踩著椅子,一手持杯看著闆娘“

 

       “我這小小酒樓也只是聽聽江湖傳言,大俠所聽到的,也和霄酒樓聽到的沒有不同”闆娘拿起蝦子將蝦高高舉起,仰頭將嘴巴微微張開

 

       “是哪個江湖勢力的,我想知道這個,其他勢力有什麼動作,還有,你應該也知道…是誰做的吧”會長將酒用內力加溫,滑過桌面遞到闆娘面前“請喝”

 

        “溫酒?我還以為醉仙死後就沒有人會喝溫酒了”,闆娘一飲而盡便摸摸酒杯邊緣“只是這酒,還是要細細品嚐,不然像我剛剛那樣,就可惜了您溫的酒了”闆娘眼神緩慢眨眼看向會長

 

       

        會長繼續倒酒給了自己與闆娘“那我們慢慢喝,我們家公會有個人把妳的酒樓令送給了移花宮的人,這移花宮的人…有沒有在你這溜達溜達”說完便將酒杯加溫

 

       “你懷疑…是移花宮的人”闆娘撥開幾隻蝦子沾了沾酒

       “我不僅是懷疑,還懷疑你就是移花宮的人”說完手上的酒杯已經呈現紅色高溫冒煙的酒

 

       “蒸餾酒啊”闆娘徒手接過會長手上的酒,手被酒杯燙傷卻只是臉部稍有疼痛的表情,“這杯酒,我喝了”闆娘緩慢的將熱酒喝進嘴中,其滾燙的酒水已經燙至喉嚨,隨後便將酒杯倒放,表示已經喝完這杯酒

 

        “闆娘為何直接接過這杯熱酒”會長依然豪邁坐姿看著

        “因為我欣賞你,曾有幾人惡意續我酌酒,黃鼠背道相仇,既然公子都對我有如此敵意了,那我就接下這酒”這時闆娘舌頭、口腔、喉嚨早已經燙傷,''相對的,公子是否也能拿出相對的誠意”闆娘用那被燙過的嘴吧咬著蝦子,將蝦子餵至會長口中,過程中闆娘的嘴因為被燙傷而不斷顫抖,一度蝦子都要掉至外頭了

 

         “闆娘這麼做,我感受到你用心了,這是一百萬,希望能當作小小見面禮”會長將腳放下,雙手撐著膝蓋身體傾前說“只是為了博取我的信任,至於嗎”

 

         “我和你家公會小僧有一面之緣,我很欣賞他,如今,我也很欣賞你,我覺得我這人情的交易,應該做的還可以吧”接著用手餵食給會長

 

         “我可以和你保持友好關係,那你知道琉璃慈現在人在哪裡”會長又恢復豪邁的坐姿

 

        “琉璃慈被藥仙所殺,他中了死毒,不論誰來解這個毒,都必定有人會死,現在我也不知道在哪,只知道她毒已經被解了”隨後吞下了藥丹保護燙傷的喉嚨

 

        “好,那我也給你一個情報,鬼月城失蹤的三百餘人皆已經救出來了,再給你一個,邪道仙的弟子叫做淮杉,是一個手持相機到處拍攝的十七歲少年”說完便自己剝了一個蝦子餵至闆娘口中“好吃嗎?”

 

       “好吃”闆娘拿出酒樓令放在桌上,“這是給小僧的,叫他不要再隨便給人了“,說完便起身靠近會長耳邊“還有,我不是移花宮的人,這一點可以請你放心”說完便離開包廂

 

       “來人,好好服務這兩位公子”

 

        

       會長將冷水潑到陳顏紋身上,並賞臉幾個巴掌過去

 

       “啊,我怎麼在這”

       “公子~來喝酒吧”上品美人貼近陳顏紋身體餵酒

       “好,好好享受吧”會長開始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會長,你到底”陳顏紋推開美人

       “耶欸,你這樣對美人很不禮貌耶”會長左摟右抱著美人,而美人也替會長餵食佳餚

  

       “放心,人已經沒事了”

       “會長,我沒那個心思”

       會長左手抱著上品美人,右手搭載頂品美人肩上,用右手拿著酒杯餵美人喝酒,一臉玩世不恭的少爺狀態,卻由上而下睥睨的神情看著陳顏紋,“我,說,了,琉璃慈已經沒事了”其眼神比威脅更加令人恐懼,陳顏紋似乎也只能暫時享受美人佳餚,而不敢有任何怨言

 

        

       隨後便繼續那豪邁的性格吃著酒肉,“來來來,陳顏紋,你看看,我右手邊的女人比較正,還是左手邊的女人比較正阿,這可都是花了大錢的哦,可和你的中品差很多的捏”

 

        “那個…你的右邊吧”

        “還可以阿,你還算有點眼光啊,哈哈哈”

        “討厭啦,大俠,這樣比較我們,我們喝酒,來,啊”

        “別拘束阿,陳兄,一起開心一點嘛,來來來,你們去服務陳兄,你看他可樂著呢”

 

        “嘿嘿…你們好”陳顏紋一臉害羞的少年稚氣,受這兩位上頂美人好生侍候了一個晚上,最後大醉倒地不起

 

        “這酒量來來喝啊,太年輕了,來這是給你們的小費,去休息吧”會長全身酒氣卻不見其醉

 

        “謝謝大俠,下次可以指名我唷”

        “好的,去休息吧”

 

 

        

 

 

       小僧在前往鬼月城的路上,也聽聞到了慈悲堂被滅堂的消息,能傳至這裡,代表消息傳的速度之快,江湖中人皆驚訝萬分,憤憤不平的人在街上隨處可見

 

       “我之前有去慈悲堂拿中醫,那裡的人可好了”

       “我也是琉璃慈救活的,怎麼今天…被…”

       “那位醫仙死了,怎麼會…他喵的蒼天還有眼嘛”

       “醫術了得、來者不拒,每個人很喜歡琉璃慈的…”

       “醫仙跟我說下個月要去找他…怎麼就…怎麼可以…”

       “不如我們大家合資每個匾額,寫個…醫仙永存”

       “這麼善良的人,天卻把他收了,到底是誰這麼慘忍啊”

       “天地良心啊,醫界最後一道防線,就這麼脆弱”

       “早知道要多去幫忙的,我身上的病也是慈悲堂治好的”

       “早知道我要趕緊告白的…我的醫仙啊~”

       “他貓的喵喵的,哪個死兔崽子,竟然對慈悲堂下毒手”

       “該不會是霸權天下的人啊,我們去討個公道”

       “殺人償命,殺堂就滅門償命”

       “慈悲堂救了這麼多人…怎麼…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小僧我也有受琉璃慈堂主,委託採藥,這一面之緣,沒想到就是最後一面,阿密陀佛,感慨啊,感慨,要是我能遇見先機,這最後一面,就不會如此感傷了吧”

 

 

 

       

         另一方面,龍紋槍女接受到消息後,手上的龍紋槍響起龍怒之聲,這是持有者生氣之時產生槍的共鳴之聲

 

       “才…我才…我才剛從慈悲堂離開…就…”

       槍女看著琉璃慈包給自己的中藥藥材…一滴、兩滴,滴在藥材上面,“奇怪…我也沒跟慈悲堂很熟阿,我怎麼落淚了”,龍紋槍女回應起當初那段話,『你想邀請我去狂歡宴吧,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還有很多病人要醫治呢』,畫面中,那笑容是多麼動人和善,多麼替人著想,任何只要接觸過琉璃慈的人皆能感受到她的溫柔與仁慈,這段畫面的回憶,卻在傳來的噩耗中,變成了黑白色

 

       “那不就…不就是我在逛狂歡宴的時候嗎”槍女眼淚泛紅

       “你這麼拼做什麼…要是你答應我出來玩,出來逛逛的話…就不會…”槍女捏著手中琉璃慈親手遞給她的藥,輕輕地啜泣著

 

 

 

 

 

 

         一個鄉間小路上有個拿著劍的少年,背著背包,前往謫仙寺正要去參加賞月宴,找詩仙,走在路上周圍的人紛紛開始說起慈悲堂遭人殺害,全員滅堂的事情

 

        “慈悲堂從來不與人結怨,卻遭人殺害…這恐怕就是救到了不該救的人吧,唉,連慈悲堂這樣的醫者都遭遇不測,這天下還有太平嗎?”

 

       “醫者仁心,卻被殺害,那如今天下大家還是都不要當好人好了…我願做天道無數輪迴,誰能佑蒼生萬千生靈,奈何尋故人無處安放,安能享天下太平盛世”子雲卿感慨的說道,卻不知道為何,突然掉下淚來

 

       “奇怪,今天怎麼了,我自己被自己吟的詩感動了?”

       眼淚自己流不停,但是沒有任何可以哭的理由,眼淚卻自己掉了下來,“奇怪,我怎麼突然哭了啊!”

 

      

上一篇:022 慈悲滅堂

下一篇:024 賞月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