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比特幣、以太幣等虛擬貨幣漲幅 贊助

019 助人之累

        在招募站前,幾位江湖人士紛紛組成幾個小隊,一位手持大劍的大叔說道“你們幾個等等跟著我,坦型盾牌在前面,再一個人吸引怪物注意,我來做主要輸出,補師在後方補坦克的血就行了”,另一方面一位劍客面有難色衰眉的眼神說“你大家分散一點比較好”說完彷彿周圍有股陰森之氣,一行人進入山谷後看見一些破損的裝備。

 

        一位身材玲瓏的女孩手持鐵棒“這裡還挺涼爽的啊,你們可別急著送死啊”一句送死隨者搖擺的身姿,讓眾人在扼殺之氣中多了一股歡樂,此時一個外表粗曠,手持雙刀,腰間有個小豬的吊飾,經過他人中間其眼神殺戮滿滿,其周圍的人有意避開他似的,後方發現叢林間有一個動靜之時,眾人屏住呼吸,絲毫不敢動作。

 

        頓時之間,後方隊伍的眾人感受到無比強悍的眼神正注視著這裡,這感覺可不好受,才剛剛有人要向前查看之時,一位腰間穿戴匕首的男士走了出來,眾人將眼光都注視這他,“你們…都看我幹嘛,我只是去解放一下,應該沒有臭到你們吧”匕首男一臉尷尬眾人目光都看向自己,使自己備感壓力,“你們…總不能不讓我解放吧,我只是早上吃太多了有點…”話還沒說完,眾人皆摸著肚子倒地,“啊!肚子好痛”,“肚子好疼啊,我也是…”,“真邪門,我肚子也怪怪的”,粗曠大叔用手打向自己的肚子,其震撼的內力化解肚子內的不適,“是瀉藥,那間客棧…有問題”

 

       陳顏紋這時在外頭也感覺到肚子疼痛,“完了,偏偏在這個時候…也太不剛好了吧”雙腳微微顫抖,面目猙獰,忍受著肚子攪動的感覺,肚子傳來滾動的聲音,好像已經衝至大腸附近難以忍受,“路不見…先去解放一下,你們應該不會這麼快死吧”說完便衝至路邊的草堆先行解放

 

       裡頭的情況,突然,在眾人肚子疼痛之際,百年銀背大猩猩衝了出來,一出來就直接抓住了手持鐵棒的女孩,僅用雙手硬生生的將人給撕了開來,鮮血四射,地上直接是一攤鮮血,眾人被驚嚇之時猩猩隨即衝至人群,一拳從上揮至地面,直接就是把人給捶成肉泥,“哇靠,這麼大隻”,“快逃啊!,救命啊”,一名劍客隨即拔劍砍向猩猩的手臂,正想要再刺第二刀時,腹部感覺疼痛不適,轉瞬間,被猩猩一個揮手便被打上至樹木上,直接成了屍狀。

 

      “喔,好險我沒有吃客棧的東西”一位手持鐵扇長髮及腰的公子說道“你們不一起上,可是會死的唷”該名男子語帶輕鬆的撥撥自己的頭髮,方才組好隊伍手持大劍的大叔向前砍去“法師,吸引他的注意,我來給他致命傷害”,一陣白光閃過,盜賊也刻意到了猩猩面前,猩猩隨即打算了盜賊,也製造了空隙,大叔一劍砍向猩猩的脖子,“劍名,天罡地煞”,只見猩猩脖子絲毫未動,便被猩猩抓住“不要阿,不要,誰來救救我,來救我啊啊啊啊”在慘叫之中被捏成肉醬,每個人逃的逃,躲的躲,甚至有的腳嚇得不敢走便爬著求饒,“真沒用,你們這樣還來當什麼英雄,還真不想幫你們”長髮鐵扇的男子語帶輕鬆的調侃眾人

 

       這時手持雙刀,腰間有小豬吊飾的男子輕功向前,躲過猩猩的揮擊,砍向手臂,這一砍直接砍出一米的大傷口,眾人彷彿看到希望,能夠站的人紛紛前往砍殺,誰知道,猩猩卻直接原地跳起到了高空,落下後便是給眾人一陣狂捶,所有人皆成了肉餅,腰間有吊飾的男子向前衝去又是給予胸前造成傷口,卻被猩猩一掌拍落,骨頭聽見斷裂的聲音嘎然而響,長髮鐵扇的男子在旁說道“你們真的很沒用,看來,還是得…”話還沒說完便被猩猩丟過來的木頭直接砸中頭部,上半身不翼而非,只留下下半身與滿滿的鮮血。

 

       這時,終於有人逃了出來,“救命啊,救命”,陳顏紋聽到隨即趕了出來“你沒事吧,來,我帶你到更遠的地方”,越來越多人爬著出來,但身上不是腿斷了,就是身負重傷,“大俠,救命啊”,“大俠,救救我們”,陳顏紋腦中閃過被眾人嘲諷的畫面,眼神仍然堅定的,“好,我來扶你,小心”,才剛讓幾位能夠在遠一點的地方待著,便從森林內傳來巨大的猩猩吼叫聲,陳顏紋腳上不斷顫抖的仍然幫助其他人帶往遠點的空地,但心裡很清楚,最終是會被猩猩追上的。

 

       陳顏紋拔出手上的劍,眼睛閉上開始運氣,只見周圍開始湧入氣旋,附近的風被聚集到了陳顏紋的劍上,在中心點位置開始形成氣旋,“還沒,再等等”,猩猩這時跳了出來,眾人看到皆嚇得屁滾尿流,“來了,那隻怪物來了”,“救命啊!死定了,我們都死定了”

 

     ''還沒,再等等''

 

   

   

     猩猩這時眼睛充滿血絲向人多的地方衝過去

 

 

 

 

     ((''羅式 !桃花林''))

 

 

 

      地面掀起強大颶風,風勢之大直接將猩猩身上撕裂多皮肉,鮮血在猩猩身上留了下來,風勢在猩猩身上留了數秒後便向森林而去,猩猩身上有多處大大小小被風切過的傷口,但是仍然活躍著,突然猩猩捶起自己的胸口並發出尖澀的叫聲,向眾人直奔而去,一位被砸成肉泥,一位被咬斷了身體,又一位被甩至半空中,此色場景讓陳顏紋呆住,身體僵硬的動不了,嘴中說著''我...沒殺死他...又是我沒有用''

 

      

      ''是我沒有用,沒能殺死他''

 

      ''快動阿,你還可以在帶一個人逃跑''

 

      ''快動阿,我不求你殺死怪物了,再救一個人總可以吧''

 

      ''快動阿''

      ''快動阿,陳顏紋''

      

      ''陳顏紋你快動阿''

 

      隨後便飄來香氣四溢的花香,讓整座森林與眾人皆聞到這股香氣,彷彿森林與平地之間開滿了桃花林,是桃花的香氣、又能聞到青草的香味,各項香氣卻能互不衝突,各種花香使得聞到的人精神舒暢,傷口也能癒合些許效果,被砍斷腿的俠士聞到後,似乎打了麻醉一般,每個人聞到後,雖然沒有將恐懼掩蓋,但是也感到怡然放鬆,而猩猩聞到之後動作也緩慢了下來,''好機會'',有人見到猩猩動作緩慢後,便舉刀向前衝去...

 

 

     ''慢著,不要''陳顏紋想要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刀砍到猩猩傷口之處,猩猩眼神再次銳利了起來,直接拍掌將俠士拍死,隨後看向了陳顏紋的方向

 

     ''完了,他注意到我了''

 

    

     猩猩全力衝刺衝向陳顏紋

 

     猩猩竟在眼前眼冒凶光之勢向前衝來

     只在眼前不到二十尺處,猩猩被人斜著一刀砍成兩半,其劃過的劍痕長達數里,猩猩當場死亡倒在陳顏紋面前

  

     隨後一名戴著面具的女子飄落在猩猩屍體的身上,將腦袋砍了下來

 

     ''女俠,謝謝,我剛剛真的以為我要死了''陳顏紋哭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著

 

     ''恩''

 

     ''女俠...你,你該不會是會長吧''

     ''誰你會長,我告訴你,江湖上有很多帶著面具的傳言,不要把面具的人都和你會長掛上勾結''

     ''可是...雖然你帶不同的面具,衣服也和上一次穿不一樣,可是...我感覺你就是會長''

 

     ''亨,等你過幾天後,江湖上就會充斥帶面具女子的傳言了,很多都是不好的傳言,所以不要看到誰戴面具,就當作誰是你會長,懂了嗎?,不要招惹不必要的誤會''

 

     ''戴面具有很多不好的傳言?,有給你造成困擾嗎?''陳顏紋疑惑,但剛才的瀕臨死亡的後遺症還沒消去,說話微微震抖,身體也因為肌肉疲勞而間斷抽蓄著

    

     ''我剛剛才到一座城市,我才剛進去,就被一堆人丟雞蛋,所以,不要把戴面具的人當成你會長,聽到沒有''

 

     ''我...聽到了,那...戴面具的有很多不好的傳言,那妳為何還要戴面具阿''

 

     戴面具的女子撇過頭去說''因為防曬''

     ''就...這樣?''

 

     ''不然呢,長的醜還要和你說阿''戴面具的女子,一聲傲氣的說

     ''不不不,雖然沒看到妳的臉,但妳的身材和身穿黑色排扣的大衣,感覺就不會很醜''陳顏紋仰頭看向在猩猩屍體上的女子。

 

     ''說完了?''

 

     ''敢問女俠...叫什麼名子''

 

     ''沒什麼值得報名子的,你就叫我大...''該名女子手扶著下巴面具若有所思的...,''你叫我...唉阿,煩死了,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

 

     ''感謝大俠相助,救命之恩''

 

 

     ''你,你能不能不要叫大俠阿,你知道戴面具的傳言就是因為大俠嗎?''

     ''是嗎?真的假的?''

     ''你都不打聽江湖謠言的阿''該名女子手扶在額頭,搖搖頭無奈著說

     ''那...那我叫妳身材很好的女俠'',才剛說完女俠便在陳顏紋旁邊精準的不到十公分處地面畫出長長裂痕

     ''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猥瑣''

     ''我,我哪有,我很誠懇的耶''陳顏紋看向身旁的裂痕,吞了一口口水

     ''哼,隨便你''

 

     

      ''女俠的面具是哪裡買的阿''

      ''你廢話真多''

      ''女俠的穿著,不是中原的人吧''

      ''我要離開了,這裡交給你善後,你可以吧,再找幾個人來幫忙''

 

         

       ''感謝女俠出手相救,一生沒齒難忘''

       ''我勸你早點忘記''說完便飛越幾步輕功後,慢慢的走路離開了...

 

 

       ''女俠等等''

       ''我沒打算要給你問問題,還有什麼事''

       ''我,真的非常感謝你''

       ''恩''女俠一身淡然,又是幾步輕功,這次直接百里飛身而去

 

     

 

       稍早之前,在遠處的某森林裡,戴面具的女俠來到林間休息

      ''累死了,去幫人療傷製藥,又去幫人解蠱採稀有藥材,又去殺了一頭龍,還去鬼月城把人救出來,我也太累了吧...,真是可憐我這纖細的身體了'',女子將面具摘下在河邊清洗臉和面具,此時一個路過的漁夫看到臉帶驚恐的指著''仙...''話還沒說完,該名子女便向漁夫撒向一種能夠昏迷的藥物,''等你醒來,就會忘記了''

 

      該名女子試著烤魚來吃,一邊自言自語的說,''我還去殺了慈悲堂的上古神獸,也不知道哪個白癡亂來,讓上古神獸跑去慈悲堂'',稍微擦拭後,陽光直接滲透薄薄光滑的肌膚,微小的血管清晰可見,''唉阿,做了這麼多,還以為會被人感謝,結果呢,結果是換來一群人的不信任,我一進城就對我敵意滿滿,還直接丟我雞蛋?,我的老天鵝阿'',該    名女子一臉沮喪,拿出新的面具,''這是我在移花宮買的,唉,想到移花宮就氣...'',在遠處傳來猩猩嘶吼的聲音,''唉,又有什麼事啊,真麻煩,去看看好了''隨後又戴上面具前往傳出猩猩嘶吼的地方。 

 

       

 

 

      在前往霸權天下的路上,龍紋槍女騎著馬到了慈悲堂,''哇賽!這裡有一塊好大的石頭喔,算了,可能是外星人用的吧''說完便前到堂內,''你好,我來拜見一下大師,問候一下,順便拿一些草藥'',出來了一個高冠黃衣的女子,袖長連裙,衣服材質可為上等精良絲綢,''你好,歡迎參拜,這裡是慈悲堂,想要治療甚麼或是需要甚麼草藥都可以和我說,西方海青的藥物我們學了不少''

 

     ''恩,我知道,你們慈悲堂很有名,說是藥仙之後,治病救人最後一道防線''槍女到堂內先是祭拜了一下堂內佛像後,開始寫著一些藥方,''我只是路過這裡,等等我要去霸權天下參加狂歡宴,你能幫我把這些藥給我嗎?我會付錢的''

,高冠黃衣女子回說''好的,那請您稍後''

 

      ''呼,難得可以休息,真應該叫慈悲堂的人幫我治療一下腰酸背痛的,騎馬騎一整天,我腰都疼了''槍女東摸摸、西摸摸著慈悲堂內的東西,輕鬆的心情帶著愉悅的步伐,''好多書喔,這些書誰看的懂阿'',槍女直接到了副堂內查看制藥過程,''哇!好有規模的藥房阿,好香喔,滿滿的中藥味道'',帶著調皮的手四處亂翻,看見高冠黃衣女子正在煉丹成藥,並走過去說,''耶我說阿,你這麼努力工作,都不想去別的地方走走嗎?'',黃衣女子笑著回答''想阿,但我頂多就是到市集就差不多了,你想邀我去狂歡宴吧'',黃衣女子示意給了槍女一碗藥湯,槍女喝著藥臉色苦悶,''唉噁,好苦喔'',''是阿,我是想說你應該也要去外面看看,總不能都只待在這吧''

 

      黃衣女子製好藥丹後遞給了槍女,''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還有很多病人要醫治呢''

      ''好咧,那就這樣吧,阿對了,你們外堂的血漬是不是擦不掉阿,還有那塊巨石是怎樣''

      ''那血漬是上古神獸的血漬,上古神獸跑到慈悲堂那肯定會引起恐慌,所以我們都稱那是一般野獸跑到慈悲堂,而上古神獸的血似乎無法徹底消除,至於...那個巨石,是我叫一個和尚幫我採水晶,打碎山壁才掉下來的,放心,我們那時候有確認沒有人,我才叫他幫忙打碎的''

 

 

 

      ''這樣啊,好吧,那我先離開囉,謝啦!掰掰''

 

      說完拿著藥材,便前往霸權天下

 

      

上一篇:018 自作孽者

下一篇:020 各大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