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創新低!你買商品,空運費我來付 贊助

014 邪劍入世

      陳顏紋和汐玉到了玉靈山,經過此地雖然地處高處卻不覺的寒冷,清涼的氣溫伴隨結霜的針葉,此景當中遠處看見一個釣魚的老人,陳顏紋與汐玉兩人身穿毛衣經過湖面,看見老人正在釣魚。

 

      ''有一個老翁在釣魚,我怎麼感覺就是一個要接任務的節奏''陳顏紋說道

      ''蛤?什麼東西''汐玉一臉疑惑

      ''喔,我是說你不覺得看到一個老人在山上的湖釣魚,這場景看起來,就是很像要打王,或是他是一個絕世高人,特地來指點我們的嗎?''

      ''恩,但是還有一種可能''汐玉面有難色的說

      ''什麼可能?''

      

      此時老人一個縱身飛越,手上的魚竿揮向二人,魚線直接纏住陳顏紋的手,連躲都躲不掉,山間的霧氣也讓魚線更難察覺,當陳顏紋正在掙脫之時,魚線快速拉緊使得陳顏紋手開始嘞緊出血,陳顏紋緊張到劍都還沒拔出,汐玉首先拔劍砍斷魚線。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來殺你們的''漁翁伴隨露霧消失在眼前,瞬間給予陳顏紋一拳,此拳紮紮實實打中陳顏紋肚子,連續多個人影給予連續不同部位的的一拳,背、胸、手、腿、各給了一拳,汐玉揮出一劍,百仙陣,在雪中砍向老翁,其砍殺過程中連續競行,高速運動下,仍然向老翁揮劍,像是跳著舞劍一般行雲流水。

 

      ''好一個劍舞,過程中不拖泥帶水,看來是很努力學習的人呢,現在殺掉你,太可惜了,小美人''

      緊接著揮出無數拳同時打在汐玉周圍的雪地,揚起雪塵,連續七拳聯招,招招打至汐玉的左手上,''我讓你再也跳不起舞'',汐玉原地舞步,在老翁攻擊之前忍受著疼痛,赤著那冰晰細踝的腳跳著一人的獨舞,漁翁這時說道''獨行殺'',不可冒進,這舞確實很美,是古代女舞者專門刺殺帝王之後,延伸流傳的舞蹈,''不行,先去解決另一個人'',漁翁轉至陳顏紋身後,三拳打向陳顏紋,陳顏紋此時眼冒紅光,與漁翁單獨打上一招半式。

 

     

      ''羅能,寡人''

 

      陳顏紋身上獲得短暫肉體上的提升,自行追上漁翁的腳步,互相拳腳過招,似乎每一拳接能夠化勁對方的拳法,最後給予一拳打至漁翁的身上,但陳顏紋此時因為肌肉不堪負荷,和被漁翁打到的地方開始疼痛,速度逐漸緩慢,這時汐玉輕功過來,一劍一掌同時打向漁翁

 

      ''完了,是百仙掌,不行,我得趕快離開解毒''此時漁翁用盡所有真氣,青雲踏霧快速離開

 

      ''我們,咳咳,要追嗎?''陳顏紋說道

      ''不了,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對方太強了''汐玉吃了一顆丹藥後也給了陳顏紋服下一顆

      ''為什麼我走到哪裡都會被攻擊阿,我之前在紫巔城也被刺客攻擊''陳顏紋摀住著傷口

      ''我在想,應該是專門來殺我的,畢竟,我可是舞仙的女兒,要不是對方中了我的百仙掌,要急著解毒不然我們現在也無法再說話了''

      ''還有其他辦法可以解你的毒嗎?''

      ''有,讓其它有專門解毒的高手在的話,強行運功還是可以解的''

      ''到底是誰,是誰要殺妳,妳認識嗎?''

      ''先不要動,我們相互運功療傷,等等我教你恢復筋骨的舞步,我們先療傷一下,之後到了鐵林山莊要找幾帖藥來讓骨頭和筋骨療傷一下才行''

 

      ''你有頭緒嗎?還是每天都有人要殺妳啊''陳顏紋緊接著問

      ''也不是,只是這種等級的殺手,倒是第一個,平時我都可以自己解決的''

      ''哇,這樣啊,那我還是去算命一下好了,這麼慘,妳看吧,我就說是要打王的節奏''

      ''再撐一下,到了鐵林山莊就可以休息了''

 

 

 

      傍晚,兩人在篝火旁,吃著汐玉帶來的食物

      ''好險食物沒有掉,現在我們還可以吃一頓''

      ''汐...玉,妳...,阿,那妳能說說一些妳和妳母親的故事嗎?''

      ''這麼突然,不先說說你的故事嗎?''汐玉說到

      ''我,我自小體弱多病,我父親只是在官府做一般的工作,為了籌醫藥費,晚上還要去外面賣麵,我母親早上在市集點貨,晚上也要和父親一起賣麵,這樣的日子久了,我父母都禁不起這日子,於是打算放手一搏,把醫藥費的錢和積蓄,拿去請師父來教我練練身體,原先請的師父都是把我當一般人,我也很正常的訓練劍術,但身體依然沒有什麼起色,比起同年齡的孩子,還是差太多了,最後我父親跑去找到我現在這個師父,我便開始隨師父一起練功''

 

      ''那我也說一些,等等換你,我母親,汐若瑤當年還在美人榜時就和我父親在一起生下了我,我小時候就開始跳舞,我母親每天都會教我,甚至會帶我去很多舞會、大場合、高級表演的場面,在我面前跳給我看,可能是想要讓我感興趣吧,我自從有記憶以來,每天都很注重我的身體狀況,也經常跳舞,而我再大一點,就開始跳劍舞,我想,我未來的目標,大概也是繼承母親的衣缽,成為舞劍仙吧''

 

       

 

 

      ''舞劍仙阿,聽起來真好,我是要成為逍遙大仙''陳顏紋自信的說

 

      ''呵呵,你這樣可不行,通常會成為劍仙的,都不太會說自己會成為劍仙,好了,換你說故事了''

      ''我師父教我基本的運氣、氣力,調息身體,也經常給我吃一些奇怪的藥,還直接把針插到我體內,教會了我羅式舞劍、羅能、羅氣,讓我以後長大可以健健康康的,而且我師父很厲害,真的很厲害,我都有親眼看過師父的招式,只是我...,我還沒有辦法把師父的劍術使好''

 

      

       ''是絕心塵''汐玉一臉沉重的說

       ''什麼?怎麼突然說絕心塵,那是什麼?我剛剛才在說我師父教我的東西,換妳說故事了''

       ''我是說,剛剛來殺我的,是公會絕心塵阡陌的人,他們...似乎在打算著什麼''汐玉手中摸著一塊玉說著

       ''诶,汐玉姑娘,妳手中那個是甚麼阿''

       ''喔,這個阿,這個是進入墨山圖會用到的東西,你腰帶上那個錦囊,應該也是裝這個吧''

 

       陳顏紋將大師給的錦囊打開,是一塊和汐玉一模一樣的玉礦

 

       ''真的耶!,原來如此,那你剛剛說的甚麼心塵,是甚麼阿?殺手集團嗎?''陳顏紋單純的問道

       ''不太是,但是他們有一個最可怕的惡人出世了,邪道仙,正是絕心塵阡陌的掌門''

 

       ''邪道仙,你是說那個五聖之一,但是因為作惡多端、殺人無數、燒殺搶掠,一劍入魔的邪道仙''陳顏紋一臉驚恐伴隨著興奮之意激動說著

 

      

 

       汐玉開始說起,''當年邪道仙,實力與四聖相當被人稱為五聖,但是聖與仙的稱號還是有差的,當年道仙一直想突破成為道聖,就大殺四方,一劍入魔,肆意殺人,最後被其它四聖共同誅殺,封其血脈,斷其血肉,那都是在我出生之前的故事了,這些時間,一直都有人謠傳,有人企圖幫助邪道仙恢復能力要邪道仙入世,這也是我母親一直擔心的事''汐玉一臉沉重的說著

 

 

       ''那個...汐玉姑娘,你可以多說一點甚麼聖仙有別的那個...那個故事嗎?''陳顏紋眼泛金光,充滿雀躍仰慕之情

       ''喔,我,喔,好...,五聖,但不是每個人都入聖的,原先是五仙分別是畫仙,舞仙,殺仙,劍仙,道仙,其中畫仙最先入聖,被人稱為畫聖—畫伯,第二個入聖的便是殺聖,被人稱為殺聖—臨君,第三個入聖的便是劍聖—太皇聖君,而道仙和舞仙都沒有入聖,雖然那一劍入魔後成為了邪道仙,但目前還沒有人聽聞說,他是邪道聖的,而我母親,大概也已經到極限了,所以算是五聖當中確定無法入聖的''

 

 

        ''但是那一戰之後,四仙對付邪道仙,讓邪道仙五臟俱毀,但是仍然來是活了下來,也不少有人在尋找邪道仙的消息,有人說絕心塵一直不懷好意,所以江湖上很多人都很堤防,但是他們始終沒有霸權天下、紫巔城那樣惡霸壯大,所以日子久了,就忘記了這公會了。

         除了以上五聖以外,還是有其他仙的,像是藥仙、醉仙、劍仙、詩仙,霞仙,但是很多仙平時大家也很少見到,很多謠傳,藥仙、醉仙、霞仙都死了,也有人說太黃聖君早已超越聖的境界,早就不在人間了,目前江湖上還能流傳活著的,大概也只有舞劍仙、畫伯,詩仙–也就是在謫仙寺那位,還有劍仙–一見傾心那位。''

 

 

      

       ''呼,說了好多,這樣你明白了吧!?''

 

 

       ''好美喔!~''陳顏紋看著汐玉的臉說著

 

 

       ''喂!我這麼認真說這麼多,你都沒聽阿,一直看我是怎樣''汐玉小生氣的罵著

       ''有啦,我有在聽阿,就是...一劍入魔所以被人稱為邪劍仙啊,我懂,我懂,很多武俠小說都是這麼寫的,然後我們要集中眾人之力打敗邪劍仙,換取天下太平,這樣才能娶美嬌娘,可喜可賀,可喜可賀''陳顏紋一臉像是天橋說書的樣子說到

 

 

 

       ''你懂甚麼啊,你根本沒在聽嘛,太黃聖君和邪劍仙是好友,輔佐邪劍仙入世的就是他啊,絕心塵裡面還有一堆高手,其中一個就是藥仙–最懂醫術的也是最懂毒法的,畫伯長年在墨山圖,年輕一輩根本沒有人入仙成聖,當年畫伯成為畫仙是二十多歲,現在整個世代卻沒有人可以堪比畫伯當年的,這你知道代表甚麼嗎?代表已經沒人可以聯手贏的過邪劍仙了,你到底懂不懂啊''汐玉面容嗔怒,語氣十分嚴肅的斥責

 

       ''我娘當年就是殺邪劍仙的其中之一,所以邪劍仙入世,第一個就是要殺我,你到底懂不懂啊''汐玉越說越生氣

 

 

       ''我...,那個...對不起''陳顏紋低著頭說著道歉,絲毫不敢抬起頭來

 

     

 

       ''氣死我了,不管你了,放任你體內的百仙掌死去好了''汐玉轉頭過去躺下背向陳顏紋睡覺

       ''那個...對不起啦,我...,抱歉''

 

       ''那個...汐玉,你睡了嗎?''

 

 

       ''對不起,我,你,你那個...可以再說一次嗎?我沒聽清楚''

 

 

      汐玉連忙爬起來直接揍了陳顏紋一拳,陳顏紋臉頰直接腫了一大包

 

 

 

 

       隔日,兩人一路趕路,陳顏紋臉上的包還沒消去,頂著腫脹的臉終於到了鐵林山莊,到了街道之時,路人看到不禁都笑了出來。

 

       ''那個...汐玉''

       ''我不想說了,你自己去找其他人問''

       ''喔...那,妳有公會嘛''

       ''沒有,怎樣,加入公會有什麼好,我家還有舞劍仙待在家,沒有什麼地方比我家安全''

       ''那...汐玉''

       ''尬麻啦''

       ''妳...嗨,今天天氣真好''

       ''哼''

 

      

      ''我們今天就先休息吧,自己療傷,明天我們只有一天的時間練舞然後趕快把毒排出來,我們已經花兩天的時間了,最後一天時間會很趕,不想死就早點休息''汐玉說完便進入旅館房間了

      

      ''那我先去抓一些帖藥,今天先好好先休息養傷''陳顏紋小聲地說道

 

 

      

       陳顏紋獨自一人到房間外沮喪的不知道要說甚麼,摸摸自己的臉依舊還是腫脹的,隨後拿出剩下的錦囊打開,是一張紙,和一個丹藥,心想不知道這丹藥是否是現在要吃的,也不清楚是否要看紙內寫著什麼,最後把兩樣都放回了錦囊,把那塊玉拿出來把玩,摸摸著這塊玉,想著稍早汐玉說過的話...

 

     

     

上一篇:013 江湖變天

下一篇:015 意外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