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創新低!你買商品,空運費我來付 贊助

013 江湖變天

     在一處大都的街道上,有一個氣宇軒昂的男子,配件極其華麗,公子風範,此人正是任煙雨大俠,所到之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周圍的人對他皆是充滿敬意,先前還登上龍門榜上被江湖稱為,下一個劍仙,藍煙閣最有希望的一輩,只要到其他地方辦事情大多都是給任煙雨臉色便交貨完成,而此時任煙雨正在前往一見傾心公會的路上。

 

     任煙雨口中說著''一劍斬斷雪山思念,二劍斬斷風霜鄉愁,三劍直接讓佛陀都哭了,哼,果然沒錯,這個道聽塗說沒想到是真的...,這評價,我記住了,以前都是別人訛傳我的事蹟,倒不如今天,我來訛傳別人的事蹟好了''

 

     ''老闆,給我上乘美酒佳餚,然後要住宿過夜''

     ''沒想到是任煙雨,任大俠阿,稀客稀客,能服務您,是小的榮幸,我立馬去準備最好的食材''

     ''你就是任煙雨,你好,我是青山居的人,很仰慕大俠名諱,今天在這遇見,不知是否...''

     ''怎麼?要切磋嗎?''

     ''能跟你要個簽名嗎?''

     ''恩,可以''

     簽完後只見該名青山居的人開心到手舞足蹈,像是遇見大偶像那般開心

     ''來,這是大俠要的菜餚,我還準備最頂級的龍蝦、蝦捲、干貝,請大俠慢用''

     ''恩,謝謝,不知道老闆,最近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江湖謠言,譬如說...有人要殺我之類的''任煙雨握著酒杯說著

     ''誰敢動我們任大俠的主意阿,更何況任大俠,實力超群,平時做人又極其和善,大俠之風,俠義之士沒聽說過有人敢您的主意的,要說江湖有什麼傳言,大多都不可信,不知任大俠是否要聽聽看''

 

      ''喔,說吧''任煙雨吃著菜色,並將飯上淋上滷肉的汁

      ''我聽說阿,愛貓狗協會的狗被殺了,現在有一些江湖人馬,帶隊前往霸權天下,有人懷疑是霸權的人利用看訪的時候將其殺愛,殺到的是探險者協會的狗''

      ''喔,還有別的嘛,這挺一般的''任煙雨表示不屑繼續吃飯

      ''還有天山道那貿易的路線被幕家寨的人給佔據了,但是沒有人敢去討回來,現在貿易要繞道而行才可以''

      ''恩,還有嗎?''任煙雨手中拿出一兩黃金

      

      ''喔喔喔,有,有有,當然有,絕心塵的人派出兩名絕世高手前往移花宮,似乎是要做甚麼事情''

      ''就這樣了嗎?,看來,老闆的消息挺一般的''

      ''有阿,當然有,如果還有點青幣的話...''

      ''沒有就算了,別打擾我吃飯''

 

      ''有有有,任大俠,果然事情都瞞不過你,那位邪道仙出世,聽說,還收了徒弟,我看,這世間恐怕要不太平了''

      ''好,那有什麼厲害的人,還是很有實力的人嗎?''任煙雨拿出青幣支票

      只見老闆卑微地將支票收起來,奸笑的說道''有,聽說有一個帶面具的女子,行走江湖,斬殺闖入慈悲堂的魔獸,還幫助苦欣鎮的上百名百姓解決疾病,又跑到霸權天下砍傷了霸權堂主,似乎又將移花宮的主殿掀翻了,好像...只是為了要救幾個被奴役的賤民而已,我想阿,這麼多大動作,這個人肯定是某些公會派來攪亂江湖的,順著名義去燒傷搶掠,哪像我們家任煙雨大俠,都是行走江湖為人稱道的事''

      

      ''喔,那這個人在大家的評價如何''

      ''聽說這個人每個人都很感謝他,但他不留名諱,都要大家叫他大俠,所以我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子,但是過往之處不是被人感恩,就是快把他當佛在拜了,還有的人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大俠了,就想要立碑感謝呢,依我看阿,這個人只是想要揚名立萬,竟是用些小聰明所以才搞出這麼多事情的,哪有可能整座城都感謝一個人啊,你說對不對,大俠''

 

     

      ''好吧,謝謝你,我吃完了''任煙雨起身離開位子,走幾步後便轉頭說道''我也可以和老闆說一個小道消息,你只要記住,有一個人的劍法,一劍斬斷雪山思念,二劍斬斷風霜鄉愁,三劍直接讓佛陀都哭了,這樣就可以了''說完任煙雨便上樓休息。

 

      ''是,這好高的評價阿,竟能讓任煙雨大俠如此評價''

 

 

 

      此時的紫巔城,在英雄擂台上,伴隨的此起彼落的聲音,依然熱鬧滾滾

 

      ''還有沒有人要上台比武阿''

      ''我!我要上台''

      ''怎麼又是他阿''

      ''他來幾次了阿''

      ''小妹妹了,可以了啦,你已經連勝二十七場了,不要再上台了''

      ''對阿,好不容易有紫巔城二公子要跟你比,結果你直接跑下台說你肚子痛''

      ''是阿,前天已經拿到渾天鎧甲了,就讓讓大家吧''

      ''小妹妹阿,你大前天遇到霸權天下少主的人你也逃走了,更早之前遇到大覺音寺的太音大師你也找藉口離開了,你不就是為了要連勝嘛,好啦,我們都知道你很強,但你也太...太現實了一點吧,可以了啦''

 

      ''是阿,小妹妹,我們大家都不討厭妳,但妳能不能不要再上台了阿''

      ''拜託妳行行好,看到妳都快膩了''

 

 

      此時女子將帶有龍紋黑白相間的龍紋槍矛震攝在擂台上,此一震攝便是震憾之氣向外發出

 

      ''拜託,本姑娘可是天下第一美人,你看我看到膩是怎樣,不想活了阿''

      ''小妹妹阿,那也要等你好幾年後了啊,行行行,我們都相信你可以成為天下第一美人,你要不自己到美人石那邊自己測不就好了嘛''

      ''哼,我不管,我今天還有三場,有沒人要來上台與我比試阿''

 

      

 

      ''我來上場和你打''

 

      ''喔,和尚阿,你的武器呢,你沒有法仗嗎?''姑娘問道

      ''小僧不用法仗,小僧剛剛才從大覺音寺回來,順道過來看看,方才聽到大家說大覺音寺的太音大師想和你過招,結果你卻跑了,不如,讓小僧代替太音禪師與你過招,如何''

 

     ''你甚麼和尚阿,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和尚說話這麼有自信的,比你家太音還高傲,哼''姑娘拿槍指著小僧

     ''姑娘客氣了,那麼,誰要先出招呢''小僧一臉自信令台下開始不悅

 

      ''好啦,小姑娘,我開始想投你一票了,把他打趴贏得第二十八勝吧''眾人開始吆喝歡呼

      ''好,看槍''

 

      姑娘使出槍法為連續槍法,一挪一捺一撇皆能接續出槍,一刺一迴轉,一挑一批砍,立刻回正身體姿態向小僧採取近身攻擊,只見小僧連續踏步後,便到小姑娘後方,僅僅是踏地一步,便直接讓小姑娘震動傾斜身體,但立刻回馬槍迫使小僧下腰躲過,槍法立即一喏一驚,直接在小僧身旁刺去,雖然小僧躲過,但槍法刺向空中卻有鞭炮炸響,一回馬又是一提,接著一撇向小僧腳步而去,一捺過去只見小僧踩在槍上,此時小姑娘直接將槍身用力使槍柔軟使勁甩出震動,一撇過去槍棍的呼嘯聲明顯,小僧又是一個踏步出了一掌直向姑娘眼前,小僧消失在姑娘範圍之內,''完了,在下面'',小僧一個低盤掃腿、姑娘隨即跳起,便直接將槍由上往下刺向擂台,而小僧隨即握住槍身向擂台下方往下扎根。

 

      

      台下群眾開始議論紛紛''這槍法比楊家槍還厲害,該不是幕家槍吧''

      ''這怎麼可能,我可是看了十場比賽,這槍法絕對是林家槍法''

      ''這小僧只就會躲,他鳥的,有夠無恥''

      ''小姑娘,大姐頭,可以了,收掉他吧''

 

      ''該死,拔不出來,我的槍卡住了,該死,拔不出來''姑娘使力把槍卻無法把槍從擂台上拔起

 

 

      小僧走向小姑娘面前說到''好了,接下來我們兩個都沒有武器了,可以來比武了吧''

      ''你,你,等我一下,我這就拔出來''

      ''小僧使力將槍插入水泥地下,看這深度,我想你要等到事後才可以拔出來了''

      ''你,你這和尚,擺明給我難看''

      ''小僧看見小姑娘還沒出手,不知,你還要不要比呢''

 

       ''你,你,可惡,你,你竟然讓我這樣,可惡...''小姑娘似乎有所委屈的說著

      ''那麼,小僧要出招了''

 

       ''好了,比賽結束,我是主辦人,我說,兩位這次是平手,因為雙方都沒有武器,所以平手,而姑娘本來就不是武鬥家,所以如果繼續比,那有失公平,所以我主辦人宣布,這一場比試,平手''

 

       ''兩位各可以獲得,九轉襄陽丹、七彩菱虹石,這樣,可以吧,好了結束了''

 

 

       ''呿,你這和尚,你是大覺音寺的吧,你給記住,連你家太音都不敢這樣對我,你給我記住''說完便跑著離開了

       ''我知道我很帥,這麼快就被記住了,小僧我還真是帥的無可救藥阿''

 

 

 

 

      另一方面,在一個古涼亭上,一個手持素扇,扇面上寫著此間山色,另一位手持弗塵正在下棋,只見棋面黑白相間,卻是斜方八面線條的棋盤,黑子略顯上風,白子雖非上風卻仍有幾口氣可以反撲,而後風從林間而來,正式十度左右清爽閒涼的天氣。

 

     ''該你下了,臨君,我可等了好久,等到下一陣風,都要變天了''

     ''喔,你說的天,可是棲霜凍煙雪''一步棋子一落下,周圍天氣便煙硝瀰漫,河面霧氣開始聚集

     ''臨君,你這下的,可不怎麼好啊,怎麼會在關口上,下這險棋呢''提手一步棋,河面開始結冰,寒氣圍繞

     ''我下的棋,都有他的意義,那怕是死子,也能成為活局''又一子落下棋盤,雲散而空晴空萬里,陽光高照

     ''喔,照你這麼說,你很喜歡用死棋之局囉''提起黑子落下棋盤,林間傳來孤魂野鬼的淒涼叫聲

     ''你下的子,也許也沒如此正道''白子落下將黑棋困將死局,提起黑色三子後,棋盤上放上四枚白色棋子,此時烈陽高照,將地面石沙照的出現海市蜃樓之景,其熱氣也使路面冒出清煙

     ''別這樣說,既然我們都不是天道,那就逆天道而行''黑子一落便將棋面七子白子當場粉碎,而陽光瞬間被雲層遮住,換來此起彼落的雷聲,漸漸的開始下起微微細雨

      ''看來,是該變天的,還是...是天該變的''白子一下,棋盤八線外圍皆翻成白色

      ''局棋拱活,眾星拱月,你這樣只是讓白子自取滅亡''

      ''八門七線,一手遮天,你的黑子,不用自取滅亡,就有天道來收了''

      ''唉阿,臨君,看來我們下了三小時,結果還是平局阿''

      ''是平局嗎?,我可不這麼認為,七先八颯,你忘了,這是天道棋''

      ''哈哈哈哈,還是林間舒服,不然我這扇子,就沒用處了''黑子一下,周圍溫度降至十度左右

      ''是阿,我這弗塵,也只能拿來拍拍蚊子了''

      ''下了一局好局,既然還沒結束,那就改日再下吧''

      ''好,改日前來,必是變天之時''

 

 

 

      ''你說的,是誰的天''

 

上一篇:012 舞劍之仙

下一篇:014 邪劍入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