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011 修行之後

      結束過後,小僧提心吊膽的返回原路,最後回到了公會,另一邊,陳顏紋抵達了懷鄉公會,懷鄉是一個剛滿百人的公會,看上去是一般宗門應有的建築皆具備,有多重塔樓共七座塔,而每個人都在塔與塔中間的廣場練武。

 

      ''這裡就懷鄉阿,你們好,我是陳顏紋,前來公會請大師教導劍法''

      ''你誰啊?來我們這裡想拜師阿''

      ''那個,不是拜師啦,只是想要請大師能夠提點我幾招''

      ''你算什麼東西啊,你要練的話找一般人練劍就好了啊,不是來拜師的就滾吧,我們家師尊很忙的''

      ''我,陳家,陳顏紋,特地前來拜劍你們家師尊''

 

      一位身穿黃衣手持黃紋劍的人走了出來,''是誰啊,如果你要切磋的話,我們家公會的人都很厲害,不如,你和他們先練練劍吧,師尊他正在閉關修練''

 

      ''揶,我說阿,你們總說閉關,閉關,一個人關在房間裡修練是能夠修煉出什麼東西阿,正常不是都要兩人相互切磋,甚至是走出互外看到江湖各種人馬,這樣才能算是提高自己實力阿''陳顏紋大聲的向大家說著

 

      ''哼,別把我們家師尊和一般江湖浪客混在一起談,我們家師尊閉關後就能進入下一個境界了''

      ''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面搞自閉,也能提升境界阿''陳顏紋嘟著嘴小小聲地說

      ''小子,我都聽到了,那就由我這個大師兄,來會會你,與你切磋如何''

      ''好啊,我是陳家,陳顏紋,兄臺,得罪了''

 

      黃紋色得劍氣一刀劈下,連劍氣還沒散開之時,懷鄉這位並從掌中發出黃色的內力形成衝擊,陳顏紋擋下一劍後,並沒有其他內力功夫能抵擋,直接接下了這掌,打至胸前,分明已經站穩腳步,可是此掌中後直接整個人被飛向了空中,而這時懷鄉的大師兄早已準備好向天空釋放多連劍氣連砍,陳顏紋直接被命中倒地,這場,是懷鄉的師兄獲勝。

 

     ''好...好功夫,好劍法''陳顏紋穩住胸口說道

     ''謝謝,其實我們這裡很開明的,你要挑戰其他的成員或是切磋,都很歡迎,大家也經常相互比試,只是這師尊嘛,就無法讓你相見了,遺憾了,但沒關係,我也可以陪你練劍''

 

     陳顏紋在懷鄉公會內與所有成員比試,一次敗,一次勝,一位來戰、一會去戰,一次又敗,一次又勝,只要有空的成員皆來和陳顏紋比試一番,''你不錯啊,我聽說你在紫巔城和任煙雨過招了吧,那你和我比比看,誰比較厲害'',又一戰敗,''我看你一直輸阿,不如和我打一場吧,我有信心贏過你'',''好,來吧!!''陳顏紋回應說道,一戰又一戰,一敗又一敗,少有勝場,一天過去了,幾乎每位成員皆與陳顏紋交過手,直至傍晚。

 

     ''哈哈,其實你人蠻好的阿,早上我還以為來了甚麼怪人呢''

     ''是阿,是阿,你個性不錯,小爺我願意和你再打上一回''

     陳顏紋回應說道''好啊,還請各位大哥手下留情''

     ''我也要,我剛剛輸了,我不甘心啦''

     ''等等換我啊,知道了吧''

 

     陳顏紋一戰一敗,屢敗屢戰,再戰又敗,敗了又戰的個性,也絲毫沒有與人結怨的心態,只花了一天的時間,變讓懷鄉眾人認可,''好啊,我又贏陳顏紋了,我們明天還能再戰吧'',陳顏紋回應說''當然可以啊,明天的我會不一樣喔''

 

     

      懷鄉大師兄說''你的劍法阿,說起來很奇怪,你師父確定是這樣教你的嗎?,會不會是你自己記錯了阿''

      ''不會的,我不會記錯,我師父確實是教我這樣的劍法,除了大絕招的劍式,我師父就是教我舞劍之法、習劍的內力工法,而且我師父這劍法,很強的''

 

      ''喔,那我們來試一劍吧''

      ''不行的,我師...我覺得,平時不能隨便使用劍式,倒是只有平時用舞劍的習慣去迎敵,所以我家的老管家就告訴我叫我來懷鄉,你看,我還有影片呢''

 

      懷鄉大師兄接過看後''羅城!管家,你怎麼不早說阿,羅城管家和我們家師尊是老交好,明早我就去請示師尊''

      ''等等等等等,你說的老交好,該不會是老管家的徒弟吧''陳顏紋說道

      ''不是,他們是昔日戰友,之前聽說阿,他們倆年輕的時候是一同組隊再另一片大陸勇闖八十八種族的人呢''

      ''那就好,這樣就不會死了''

      ''甚麼死不死''

      ''沒沒沒,沒事''

 

      

      隔日早上,一行人包含陳顏紋,前來請師尊,但是眾人卻不敢貿進,議論紛紛誰要上前敲門,該不該敲門,最後都聚集在門前不敢請師尊開門,師尊走出大廳大門,看見門外排滿三十名成員,''怎麼了,要不是我剛好出來開門,你們要這個樣子,是要等到什麼時候,說吧,你們有什麼事情''

 

      ''在下陳顏紋,見過大師,我是羅城成員,因家裡管家叫我來此習劍,還請大師幫忙''

      大師隨手一揮便是一席陣風向前所有人皆被吹散,只剩下兩三位成員沒有被吹走,陳顏紋也沒有被吹走,但是東倒西歪差點跌倒。

       

      ''你沒被吹倒,這代表什麼你知道嗎?''大師說道

      ''我知道,代表我內力非凡''陳顏紋自信拍拍自己胸甫著說

      ''不,這代表你劍氣紊亂,內心氣力複雜,連運氣都有問題''

      ''阿!這麼誇張阿,那,那我該怎麼辦阿''

      ''除了陳顏紋還有人要一起來修練嗎?我一併教,但是,會很艱苦''

      ''感謝師尊,我們...我們還是先自己練練就好''

      ''陳顏紋先謝過大師''

 

      

      大師指導陳顏紋修練後的休息時刻...      

 

      ''不對,你劍法不該是這樣''

      ''可是我師父就是這樣教我的阿''

      ''現在你是師傅還是我是師傅阿,你自己決定吧''

      ''我,可是...''

      ''你的劍法很奇特,似乎不是為劍而生,是不是你師父其實教你的,是用來觀賞用的舞劍,而非實戰用得劍術''大師邊說邊拿了一把上乘好劍給陳顏紋。

 

       ''不可能啊,我看過我師父用過這劍法,很強的''

       ''這劍給你,這樣吧,我矯正你多餘的劍法動作,還有調息你紊亂的氣性,至於劍法,我就不去改動你的習慣了,當你想學正統劍法或是江湖能用上幾招的劍法之時,再來找我吧''

       ''感謝大師,不知大師如何稱呼''

 

       ''懷鄉,懷恩鄉愁,道劍,墨法規一,人稱,中原最後一把良心''

       ''這甚麼稱號阿,好酷喔,我還沒聽過這麼奇葩的稱號''

       ''你,欠扁阿''

       ''不不不,不是這意思,就是...就是很特別的稱號''

 

       ''這還有很多故事,當年我和你公會老管家與其他成員再其他大陸八十八種族闖出名號,當時阿,再其他種族的地方都沒有中原的身影,是我們去開疆闢地的,最後因為周遊列國看遍大陸各色人種,最後換得這中原最後一把良心的稱號,行俠仗義,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陳顏紋眼冒金光,眼神透漏仰慕與崇拜之心說''我還想多聽一點...''

 

       ''當年阿,還一度想要競爭劍仙的稱號,結果我被畫仙直接打了回來,連敗三場,就心服口服,也沒去爭這稱號了,當年阿,當年,我把你的劍氣導正,還有修正多餘的劍法動作,一個月後,驗收成果,讓我看看你的劍法''

 

       ''好,陳顏紋必定會努力修練,然後打敗你的成員,最後向大師挑戰''

       ''我沒叫你挑戰我啊,我是要驗收你''

 

       ''好,感謝大師,阿對了大師,你和那個弱水三千十里紅的大師相比,誰比較強阿''

       ''哈,我這中原最後的良心,難道比不過一個小小門派的大師嗎?,那種角色,連我動真格都不配''

       ''大師果然厲害,我會好好努力的''

      

       懷鄉大師心想''(這劍法,那老友應該也見識過了,這的確不是能夠殺人的劍法,真不知他師父怎麼想的)''

 

     

       一個禮拜過去陳顏紋劍法已有大半進步,多餘的動作與內心的紊氣也早已平復,有了懷鄉大師教授的心法調息身體,並且修正自己的劍術反映,每天有空就會和懷鄉其他成員相互切磋,一敗一勝,屢戰屢勝,又敗即勝,勝了又敗,敗了又勝,就這樣習舞練劍了兩個禮拜。

 

 

       ''來,這邊坐,納,這是我在其他地方喝過的飲料,叫做咖啡,你喝看看''懷鄉大師遞給一壺熱咖啡倒給陳顏紋

       ''謝謝大師,大師,你說這劍術,是不是進步很多啊''

       ''是阿,是可造之材,你的內力與氣力在來我這之前就已經是很好的體質了,你以前,都做什麼來維護這些體質的阿''

       ''我啊,我以前師傅就會教我羅式、羅能、羅氣,這些能夠幫助我調息體內內力真氣,但是被大師您說我內力紊亂,害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有句話我不知該不該講,你...,你師父似乎不打算教你劍術,而是教你舞劍''

       ''什麼意思?''陳顏紋一臉疑惑

       ''你這劍法,大概只是用來身強體健的,舞劍養身,雖然不及女子舞劍好看,但你那劍法缺少陽剛之氣,我猜,你師父是個女的吧,我沒說錯吧''

 

       ''大師好厲害,這都能猜到''

       ''還有,你師父用意,大概是要你不要涉入江湖,而是希望你好好安養,做一個普通的老百姓''

       ''不不不不,我看過我師父用這劍法,很厲害的,只是...只是我還不是很強,所以讓大師見笑了''

 

       ''我還沒看過你的劍式呢,不如,最後一個禮拜的驗收,你就用你師父教你的劍法吧''

       ''可是...那平常是不能用的''

       ''這是驗收,也是我教你的最後一個關卡,算不上平常吧''

       ''是,那還請大師試劍''

      

       

       經過三周後,陳顏紋在懷鄉內勝了又戰,戰了又勝,一敗一勝,敗了也能再勝,最後站在大師兄面前,經過來回交鋒,雖然最後還是敗了,但是雖敗猶榮。

 

      ''你不錯啊,陳顏紋,才一個月的時間你就快贏過我了,我師尊對你很嚴格吧''

      ''嘿嘿,還好啦,倒是教會了我很多內力與調息的心法,還有教我應付各種劍術的能力,這才能和師兄打成平手''

      ''平手,畏畏畏,你也太不識好歹了吧,臭小子,剛剛才輸給我而已,就說和我打成平手''

      ''嘿,師兄阿,反正我下一次會贏的''

      ''你啊,不要太得意了,你還有最後一關要驗收呢,快去吧''大師兄踢了陳顏紋的屁股

 

      

    

      ''在下陳顏紋,向前輩大師試劍,請驗收我的成果''

      ''好,儘管放馬過來吧,我懷鄉也會接下這一劍的''大師手握名劍,山河,站在陳顏紋前面

      ''來吧''大師說完便名劍轟然作響,''此劍,懷恩鄉愁,一劍破山河''

 

      大師劍氣使懷鄉公會周圍百里之內皆產生空氣紊動的共鳴之聲,只見大師一聲長鳴低吼,手中名劍化身一把巨型山河劍,呈現橫持姿態,採取防禦模式。

 

      ''大師,得罪了''

 

 

      

      ''羅式,憫天向陽''

 

 

 

      此劍一出,所有人手上的劍紛紛掉至地面,全身肌肉放鬆連武器都宛如空氣,大師手上的劍也握不住了,只見巨型劍氣的山河硬是倒地,有如卸繳兵器一般,而大師身上未見半點傷痕,連被風吹起的跡象都沒有,絲毫沒有受半點傷的就讓大家毫無反抗之力,隨後在眾人身邊飄來陣陣奇香無比的香味,這香味讓人氣定神閒,全身放鬆,香氣怡然讓人出現幻覺,似乎眼前正有仙女下凡,而每個人都企圖在仙女身上撈取一點香氣,只想多聞一下這仙女的體香,連大師也不由自主的向空氣撈起香氣往自己身上撥,當眾人皆陶醉之時,香氣便慢慢散去,而殘留餘香,讓人惋惜短暫的美好。

 

 

 

      ''這香氣,坦然阿,好美,好美的劍法''大師一臉感動像是快哭了

 

 

      其他懷鄉成員紛紛開始說起''這什麼味道,好香阿''

      ''天啊,是隔壁山頭傳來的花香,有夠香的阿''

      ''這香氣不屬於任何花香,是奇香阿''

      ''這味道感覺都能殘留在衣服上三天了吧''

      ''我不想洗澡了,好香阿''

      ''你看到了嗎,我剛剛看到仙女了''

      ''該不會是中了別人的幻術吧,有敵人嗎?在哪''

      ''天啊,好清新淡雅的香氣,卻能醇韻如此之久''

       

 

 

 

      當眾人還在議論紛紛之時,陳顏紋早已倒地不起...

 

 

上一篇:010 天外有仙

下一篇:012 舞劍之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