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009 美人石碑

      隔天早晨,陽光絲線透進房間之時,小僧便起床沐浴,此時門外引起一股騷動,隔著數個牆壁聽著是有人說著什麼''大人'',實在是聽不清楚,小僧便毫無在意,感受到百尺之外的殿堂之處有強大靈壓傳至這裡,這是高手過招之時,相掌互擊,拳腳互博之時產生的巨大壓力,就連窗上的門框也隨之嘎然而響,小僧知道是高手過招但是不想去招惹是非便沒有追上去看的意思。

 

      ''這家伙,睡的真好啊''小僧搖搖頭後拂袖,手中拿著酒樓令摸著

      陳顏紋在睡夢之中開始說著夢話,''美人,美人''

      ''這小傢伙,真不知道該不該叫起來''

      陳顏紋流著口水繼續說著夢話''都沒有...你們都沒有...沒有''

      ''喔'',小僧靠近陳顏紋床頭邊向他問道,''沒有什麼''

      陳顏紋嘴巴持續嚼著什麼似的說著''沒有我師父美''

      ''這麼說,你師父很美囉''

      陳顏紋口水流至脖子持續說著夢話''我找好久...都找不到你,師傅...你在哪裡''

      ''我也想見見你師父,你要怎麼找你師父''小僧坐在床頭看著陳顏紋的臉說

      

      陳顏紋右手一甩甩向小僧,小僧僅用屁股便移動開來躲過了手的揮擊

      陳顏紋則持續說著夢話''我只知道師傅很美,所以我要找美人榜,她一定,一定會出現的''

      ''喔,所以,你去宵酒樓還有美人石是為了找你師父?''小僧充滿好奇的臉色試探著

      ''嗯,那裡一定...有師傅...的身影,一定...有...''

 

      小僧聽完就起身離開到房間另一處拿著那本沒用的基礎秘笈''有意思,只可惜啊,以你的眼光,連普通女子都能看成美人,我想,這找到你師父,不是難如登天,就是大海撈針''說完便將基礎秘笈丟向陳顏紋的頭上

 

      ''啊,甘,好痛啊,什麼東西啊''

      ''唉啊,小僧手滑了''

      ''你什麼手滑啊,你故意的吧,超痛的耶''

      ''真的嗎?我還以為熟睡的人沒有痛覺呢,好了,該起床了,我們去英雄擂台還有美人石吧''

      ''對啊,好啊好啊,今天我陳大俠,要大展身手了''

      ''在那之前,我們還是替你去買一把劍吧''

      ''對啊對啊,我的劍都拿去...抵押酒錢了''陳顏紋摸摸自己的後腦抱歉的說道

      

 

       喧嘩的市集,遠看英雄擂台還沒有人聚集,倒是美人石前早已有一群人圍觀著,看上去有一些女生正在排隊等著測驗石碑,小僧與陳顏紋二人便向前靠近觀看,所見之處女人們皆胭脂抹粉,花枝招展,有的穿著裸露清涼,有的半紗遮面身穿薄衣,每個看上去皆讓男人興奮不已。

 

       一位穿著薄衣輕裳的女子帶著屢扇前往美人石前,只見美人石毫無作動便顯示文字,中品,旁邊的人傳來稀稀落落的聲音

      ''這個人穿的這麼好看,竟然只是中品,可怕啊,現在妝抹技術,都快要認不出人囉''

      另一個路人說道''不會啊,就算白天美人晚上嚇死人,晚上能行房也是不錯的啦''

      接著還有一位說了''我想啊,要是有一個美人可以達到頂品,我看在場的各位應該沒有人不能夠欣喜而狂的吧''

      立馬又有一位壯漢上前答腔''何止啊,我們一般市井小民連見到上品都是奢侈,上品要到酒樓才看的到,聽說啊,那個洛陽公主,就是頂品美人啊,我們啊要是能娶個上品美人就無遺憾了''

      

      小僧搖搖頭嘆氣說道''膚淺啊,膚淺''

      只見陳顏紋眼冒金光看著那些身穿薄衣的女子''哇...''

      小僧再次嘆個長氣''唉,膚淺啊,膚淺啊''

     

      此時在旁得路人說道''哪裡膚淺啊,你一個出家人,懂個毛東西啊,自古一白遮三醜,人美其言也善,懂不懂啊''

      接著還有一個路人說著''你想想,要是有一個劍仙配上一個絕世美人那該有多好啊,神仙眷侶,令人心身嚮往''

      ''可惜啊,可惜,再怎麼幻想,也輪不到自己,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此色非性色而可以說是物質與外在甚至個性與才華,彷彿似空空而非真空空,空至世人有如色面與俗世,不空則不世人有如變數與心性,人說空色如性,卻沒人說性如空色,這空性適人...''小僧話還沒說完便被周遭人們用犀利的眼神注目,看起來就是用眼神叫小僧閉嘴。

 

      ''小僧我不說便是''

 

      ''你們看,有人出現頂品啊,天啊,好美啊''

      ''真的啊,果然是美人啊,淡妝胭脂而非全靠濃妝示人,果然是美女啊''

      ''天啊,好美啊'',''是啊,真美啊''

      ''果然是美人啊,請美人留步,在下...笛音話外,詩音紙筆向上輕柳''

 

      ''這位公子...是謫仙寺的人''此位頂品美人說著

      ''果然女子好學養,一眼就能知道我是謫仙寺的人,你好,今日能一賞美人容顏,是我蘭序的榮幸''

      ''公子,好雅興,能吹笛御音,也能吟詩作對,改日再上謫仙寺見見蘭亭公子的雅興''

      ''擇日不日撞日,不如,我們就約個餐廳包廂一起吃個飯吧,不知,美人是否能賞個臉''

      

       小僧拉著陳顏紋說著''你看到沒有,那才是真的美人,比起你那弱水那位下品、還有那酒樓兩位中品,這頂品美人才是真的美人''

      ''唯,那你覺得怎樣的人才是頂品啊,我都快分不清楚了''陳顏紋一臉疑惑說

      ''中品,你可以想成一般人認為還能看的一般人,上品,一般市井小民能拱星戴月成她為美人,而頂品,則是在像紫巔城的大城當中能被眾人稱呼為美人,這樣,你懂了吧''

 

      ''那那那,那絕品呢''陳顏紋眼睛再次燃起金光

      ''唉,那是你這種人一輩子也不會遇到的,你就醒醒吧,你還在睡啊''

      

      此時謫仙寺的蘭序正持續攔劫美人路線,並不斷邀約與賣弄才華

      ''這位公子,你說的,的確是好詩,小女子好生佩服''

      ''不知這位女子是哪裡人,怎麼稱呼''

      ''不知這位公子是否能讓小女仙辦點事,改日會去謫仙寺上坐坐''

      ''可以啊,我可以陪你去辦事,我還能充當護衛''

 

      小僧兩三步輕雲變直接飛越眾人到蘭序面前

 

      ''阿蜜陀佛,這位公子,人家已經委婉拒絕你了,難道你聽不出來嗎?''

      ''僧人啊,你好,我平日也會到佛寺參拜,不知美人是不是也信仰佛法''

      ''阿蜜陀佛,這位公子,你,要信教嗎?'' 

      美人將臉上遮住笑了幾聲''呵呵''

      ''我說僧人啊,沒你的事,我也信仰佛法的,改天會去寺廟參拜''

      ''我說公子啊,我可聽不懂什麼叫改天會去寺廟參拜,不如我們現在就去寺廟參拜吧''

      ''你,你故意的''

 

      ''小僧我只是來傳教的,這位公子,你信教嗎?''

      美人再次笑出聲音''呵呵呵呵''

      ''你,好,那我蘭亭,今天見過美人,改天有緣,我會吟詩與吹笛給你聽,先告退''蘭亭眼神盯著小僧著說

      ''好,改日小僧我在與你會會佛法''

      

      ''好了,人走了,那小僧先告辭''

      ''等等,這位僧人,感謝出手相助,解勞''

      ''不會,小僧我只是來傳教的''

 

      陳顏紋這時才沖忙趕來''呼,小僧你怎麼一言不發就走人啊,害我找好久''

      ''沒事,小僧剛剛去傳教罷了''

      ''咦?佛門不是一向隨遇而安,隨緣佛法嗎?為何要傳教啊''

      ''沒事,沒事''

      

     此時該位頂品美人野小跑步前來小僧面前

      ''那個...小僧人,我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喔,有什麼是是小僧我能幫忙的''

      陳顏紋將臉靠近美人的臉仔細端詳一般''果然好美啊,皮膚也很好''

      美人尷尬也嚇到退後幾步''你,你做什麼''

      ''唉,陳大俠,你這樣會嚇到人的''小僧說到

      ''我是陳顏紋,你好,我只是看看,你是不是師...仙美人,美人榜上的美人''

      ''喔,我不是什麼美人,頂品之上還有絕品,絕品之上才是美人榜''

      ''好了,你剛剛說有什麼是要拜託小僧?''

       

       只見美人面有難色,環顧四週,似乎有人監視著而不敢說話欲言又止的樣子

       ''謝謝你幫我趕走江湖的人,那些人的眼神似乎把我當作天下美人一般,我也很不想啊,我只是要到我們家父交代我我去一些地方採藥買丹,你知道吧,那些賣丹藥的人可霸道了,還以為他們手上很有權力似的,所以小女子我只能買買一些簡單的藥材,不知道昂貴的藥材能否請小僧幫我買''

 

       ''可以,小僧接受,那我的藥要送哪裡給你呢''

       ''就...送到移花宮吧,我之後會前往此處''

       ''不如這樣吧'',小僧把手上的酒樓令用手包覆交給該位女子,''這些丹藥,你先應付你父親我再去準備''

 

       ''好,我需要的藥材有千靈芝,萬靈丹,神魂水,幕毒草''

       ''好,那能否先給小僧青幣,好讓我去購買''

       ''可以,這裡是十萬''

       ''十萬!!!這麼多,我殺個魔虎也不到幾萬''陳顏紋驚訝說道

 

        ''小僧先行告退,我們走吧,還要趕入買藥材呢''

        ''就這樣啊,沒有謝禮什麼的嗎?''

        ''陳公子想要謝禮嗎?那是自然,等事成之後會將謝禮給你,我也能透漏一些我知道美人榜上的美人現在位居何方''

        陳顏紋欣喜若狂''真的嘛,好啊好啊,一言為定,我絕對會幫你的''

 

        

        小僧與陳顏紋回去休息的房間,只見小僧將青幣交給了陳顏紋

         

        ''小僧不能帶這麼多錢,這些錢,你先拿回去公會''

        ''你不是要買藥材嗎?不拿錢怎麼買''

 

        小僧嘆了嘆氣,''唉,你啊,他說的可不是藥材,而是她被霸權天下的追殺,要我們幫她

        ''被追殺,何時說的啊,她又沒說她被追殺''

        ''江湖高手多有眼線,你沒聽出來不怪你,我已經把酒樓令交給她了,希望她能暫時庇佑,而我,則是要到移花宮,好好的會會那些人到底是誰''

 

        ''那那些藥材還要買嗎?''

        ''先不買,你幫我準備市面上最像這幾個丹藥的仿冒品,只要類似就可以了''

        ''好,我幫你找找,那,那事成之後她說要和我們說美人榜的事,不是騙我們的吧''

        ''小僧聽起來確實不是騙我們的,事成之後確實能有美人榜的消息。對了,凌霄呢''

        ''凌霄啊,他酒樓沒看到人,也就沒看到他了啊''

 

 

        小僧望向天空挺姿一般的說''看來,江湖上有風要颳起了''

 

      

      只見遠方英雄擂台比試,一名台上身高兩米的高大男子,身穿毛裘,手拿廉刃,背上還背有長弓,腰間毛皮獸牙,落塞鬍的大爺囔囔著''有誰要上來與我一戰的啊,我可是很強的,我自己加碼只要能贏我我就賞他高貴狐狸皮裘,狼牙數根如何'',''哈哈哈哈哈,沒人敢上來啦,那我再加碼,我贈送我家妹妹給你當押寨夫人,再送塞外營一座,當然不是白給的,若是輸了我,那我就會砍下你的項上人頭''

 

      ''真的假的啊,賭這麼大,一個營寨?''

      ''他很強嗎?'',''不知道,他上一場一刀就把人手給砍了,現在都沒敢上臺了''

      ''是啊,這麼囂張''

 

      ''我來,我是陳顏紋,以後是要成為大俠的人''

      

      台下開始笑著''哈哈哈,斷臂大俠嗎?,小子,快下來吧,你打不過他的''

      ''是啊,你不是昨天那個嘛,一下子就被任煙雨打趴在地上了''

      ''算了吧,大哥,不要勉強,你還年輕,人頭這樣就沒人很可憐啊''

 

      陳顏紋摸著剛買的劍,將劍抽出,指著對方,''我會贏的''

      該名身高高大的男子說道''小子,你手上是什麼寶劍''

      ''我這把是剛剛市集買的,一把兩千'',內心則想''(而且還是和小僧借錢買的)''

      ''哈哈哈哈,隨便一把破劍就想要挑戰我,老子是塞外將軍,無裘大爺,今天我報上名號,就是要你送上西天''

 

      ''好,我叫陳顏紋,將來是要成為逍遙大仙,嗯...應該是逍遙劍仙''

 

      ''好,看刀''

 

      此時一刀奪空而出,劃開空氣形成強大內縮壓力,所有刀砍過的地方仿佛有吸力一般將周圍的人吸入,陳顏紋躲過幾刀,馬上發現衣物皆被吸引過去,塞外大漢用身材魁武手臂也是長的驚人,揮舞之處連台下的人毛髮感覺都要被吸引過去,陳顏紋連劍無法接近肉身,不論如何揮砍都無法進入範圍,大漢一聲大吼,快速衝向陳顏紋,陳顏紋使用內力集中於腳步躲過直接躲到舞台最邊角落,然而刀一揮完大漢立馬將背上弓劍採取射姿,一箭百步穿楊,直接速往陳顏紋頭上飛去,陳顏紋才剛落地頭還來不及回正便看到箭已到眼前。

 

      

       ''羅式,千山百世圖''

 

       (( 蹦!!))

       

       此時舞台上煙硝瀰漫,似乎是有人擋下了這一支強而有力的箭,當迷霧散去,在眾人眼中,舞台上正是昨天和陳顏紋交戰的任煙雨,一招'任仙如意劍'直接打下直逼陳顏紋面前的弓箭,而弓箭被打至擂台其他處炸裂後揚起粉塵,造成煙硝瀰漫。

 

     任煙雨直接開口說道,''這場比試,是陳兄輸了,我來特此救下他一命,還請無裘大爺刀箭下留命''

 

     無裘伸展筋骨說道''喔,還以為是誰能擋下我的百步穿楊呢,原來是最有機會能登絕聖擂台比試的任煙雨大俠啊,我剛才使出百步穿楊,而你卻能從遠方來至擂台前擋下這箭,你果然厲害''

 

     任煙雨沒有看陳顏紋任何一眼便走向前和無裘說話''不愧是幕家寨的將軍,好一個百步穿楊,連我都要費勁才能擋下,在下敬佩''

     ''哈哈哈,能被煙雨大俠敬佩,等你以後成為劍仙,我再請你喝酒''無裘說道

 

     ''好說,好說,如果閣下也能成為箭仙,那我們可以以武會友,我也請你喝酒''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今天我開心,遇到這麼一個大俠,我就不霸佔這擂台了,交給你們這些兒輩,我先離開了,還有正事要忙,告辭''

 

      ''告辭''

 

      此時大家才想起來陳顏紋的存在,紛紛開始找陳顏紋的人在哪,甚至有人直接說看到陳顏紋屍體當場炸裂而亡,大家開始在碎粒之中找尋

      

      任煙雨這時則對著大家說''不用找了,他已經被一個和尚接走了''

 

       

      而在剛才那箭五分鐘之後,四處周圍傳來飄香,似乎聞到櫻花的味道、似乎聞到牡丹的味道、似乎聞到玫瑰的味道、也有人聞到薰衣草的味道、不知名的花香傳遍整座紫巔城,連紫巔城大殿內的掌門也聞到此香,眾人聞到此香似乎因人而異,但大家卻不約而同的看見各自的思念之人,紛紛痛哭倒地,卻也笑著感動而泣,此花香讓人通體舒暢,宛如...正大家享受花香之時,各自腦補了自己理想中的美人在腦海,每個人享受這個韻味讓人放鬆怡然,才剛落淚的人每個都微微笑著,像是笑著這人生,不過此花香一般,短暫而美,令人婉惜卻又如此珍貴。

 

 

 

 

       任煙雨淚痕顯著在眼角,擦拭後說道''看來,這個人,果然不簡單'',隨後便微微一笑,似乎也看了一遍人生

      

上一篇:008 登霄酒樓

下一篇:010 天外有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