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008 登霄酒樓

     ''小僧我來遲了,不知是否能能請幾位刀下留人,給個賒帳的機會,讓這位陳大俠在明天的比試上賺到錢呢''

     ''哼,少說這麼多廢話,我們只需要錢,你有多少錢''

     ''小僧沒錢''

     ''你你你你,你不是有一萬嗎?''陳顏紋急忙地說道

     ''花完了''

     ''馬的,你沒錢還敢來啊,你是他朋友那就替他一起償還吧''

     ''诶!等等,先說好,小僧我可沒有參與包廂內的佳餚美人,自然是不甘我的事吧''

     陳顏紋聽到馬上爬向小僧,''小僧啊,不要這樣啊,不要這樣無情啊,看在我們是同公會的份上,還有幾次共患難的份上,救救我啊,而且我也是因為你才開三人包廂的啊,拜託啦''

 

     ''小僧沒錢,但是我可以賭,而賭金嘛...就是你們店裡頂級美人的人頭''

     ''你,你這是威脅我們嗎?''

     ''小僧不是威脅,如果小僧輸了那陳顏紋便你們隨意處置,但小僧我會殺光你們這裡的美人,如果小僧贏了,那小僧要你們放了陳顏紋,當作賒帳日後這位陳大俠必定會償還,而且小僧我還會多送你們一些佛門至高心法與上乘佛門口訣,如何,這交易應該不虧吧''

      ''哼,對你是不虧,我怎麼知道他一定會還錢,又怎麼知道你的佛門心法是不是真的,還有,拿威脅我們當作籌碼,臭不要臉了,這是哪門子的賭注''

 

      ''喔!這麼說,你們是不敢賭囉''

      

      店裡出現一個服飾高貴的女子,此人正是宵酒樓負責人—顏落,''有意思,沒看過這麼有趣的小和尚,說吧,你想用什麼賭,怎麼賭''

 

      ''小僧想用兩次比賽定勝負,如果兩場我都贏了才算贏,如果有一場輸了,那就換負責人,酒樓闆娘,顏落姑娘出題,這樣如何''小僧一臉自信仿佛自己勝券在握

 

      ''好,好一個兩勝,你說吧,你要賭什麼''

      ''小僧我...賭妳一分鐘內是生還是死''

      顏落瞬間大笑''哈哈哈哈哈哈''隨後收起笑容擺起嚴肅臉色,''你敢威脅我,還想取我性命''

      ''小僧只是賭注,還請顏落闆娘下注''小僧姿態高,眼神也極其認真直視顏落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我賭自己死''

      ''那小僧便是賭闆娘活著,那我們就等一分鐘過去吧,小僧贏了''

      ''哼哼哼,你這小和尚,真有意思,你有幾分把握剛才能殺死我''顏落語帶嚴謹慎重

      ''小僧我不是有把握能殺死你,而是有把握闆娘不會賭不會贏的局,如果闆娘賭自己活,那小僧便會將你殺了,對於闆娘妳來說,死了,就是輸了,小僧說的沒錯吧''

 

      ''好,好一個和尚,你是哪個寺廟的啊''

      ''佛曰不可說''

 

      ''好,來人,備酒菜,那麼你可以說說,第二個你要怎麼賭了嗎?小和尚''

      ''既然剛剛已經賭過闆娘的性命,那麼禮尚往來,我們來賭一分鐘之後,我會不會死''

      ''你!''

      ''(好一個和尚,如果我賭你會活,你就得死才能贏得賭局,如果你不會讓自己死,那你便是要故意輸掉這局,就是要殺我宵酒樓的所有美人,這和尚從一開始就是想要輸了,他有幾分實力可以讓他如此有自信,這該死的和尚,如果這美人也包括我的話,那豈不是我也得死,而他直接從第一題就試探我,提醒了我,我也會死這一點)''

 

       ''哈哈哈哈哈,痛快,好一個和尚,我記住你了,我賭你會死''

       ''那小僧便是賭自己會活,我贏了''

       ''來人,放人,還有,我欣賞你,你叫什麼名子''

       ''小僧沒有名子,就叫我小僧吧''

       ''好你個小僧,改天相遇,我想再和你賭一局,今天的帳就直接免了,我倒是想知道你要送什麼,佛門至高心法與上乘佛門口訣''

       ''小僧要送你的,便是心經還有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吽''

 

       ''你,你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東西嘛,該死''顏落闆娘氣到離開椅子指著和尚

       ''小僧已經履行約定,人我就先帶走了''

 

       ''慢著''闆娘一聲磁性聲音叫住小僧二人

 

       ''這是酒樓令,給你,有此令可以隨意進出宵酒樓,但是如果你要佳餚美人還是要付錢,只是...如果你有困難,你可以來這酒樓庇護,就連紫巔城掌門都要給我點面子,我欣賞你,拿去吧''

 

       ''小僧謝過闆娘''

       ''陳顏紋謝過闆娘''

 

 

       

      兩人離開後走在紫巔城街道上,找了一個小店面喝湯,小僧說可以醒點酒

 

      ''謝謝你啊,小僧,加上這次,這是你第三次救我了''

      ''怎麼!?說的好像你要以身想許似的,少噁心了''

      ''不對啊,你怎麼沒來啊,雖然說我是沒約你啦...我以為你會來的說''

      ''我是來了啊,但是他要消費才能進去啊,我又沒和你約,當然,就自己找美人去了啊''

      ''你,你不是僧人嗎?對美人感興趣做什麼''

      ''小僧我又沒出家,你忘了啊,走走看看。看看人間美景,又有何不可''

 

      ''唉,凌霄也不知道跑哪去了''陳顏紋一邊喝湯一邊說著

      ''你見到凌霄啦!?他也有來啊''小僧語帶輕鬆並不是很在意的說著

      ''是啊,我在擂台的時候看到他,我還請他吃飯呢,誰知道他忘恩負義,還給放我鴿子''

      ''算了吧!,相見自是有緣,有緣自然會再見面的''

 

      ''小僧啊,你看我包廂那兩位美人,是什麼等級啊''

      ''依小僧我來看嘛...大概也就中品吧''

      ''才中品啊,中品就花我這麼多錢啊''陳顏紋一臉浮誇臉色

      ''反正,你也沒花到什麼錢就是了,看你倒是很開心啊''

      ''嘿嘿嘿嘿,有女人這樣這麼主動,是男人也會那個的嘛''說完肘碰一下小僧

      ''我看你啊!年少輕狂,血氣方剛啊''小僧搖搖頭離開

 

       ''小僧,你晚上還有要去哪裡嗎?''

       ''沒了,剛才為了救某人已經把我累壞了,現在只想回去休息''

       ''別這樣嘛,我們去看看美人石碑如何,走啦,去看看啦''

       ''你覺得有人會在半夜去站在美人石測嗎?''

       ''唉唷,那明天,明天早上肯定很多人,然後我們再去打一次英雄擂台,小僧你還沒打過英雄擂台吧''

 

       此時從兩位面前來了一位帶著三把刀的劍客,擋住了二人去路

       ''你,是霸權天下的人吧,不給你一點教訓,是不會知道的,看劍''

  

      三把劍同時把出,左右手各一把一把則在空中御劍,三把直衝陳顏紋身上招呼,但此時陳顏紋的劍早已被酒樓的人收去,小僧的劍也早就斷了,陳顏紋無法防禦硬是用手臂擋下了兩劍,卻被第三劍砍傷,小僧一步前去該名男子胸前,拈花指,擊碎男子胸前鐵甲鎖衣,男子隨機將劍指向小僧,虹光刺眼直接無法直視,小僧立刻閉眼使出自在心法,通通躲過那刺眼的光劍,在那身後陳顏紋帶著有內力的拳頭往男子臉上揮過,御劍劃過陳顏紋的臉,該名男子有種寡不敵眾的感覺,退了幾步,''你,可惡,先放過你'',隨後帶著御劍便離開於夜色之中。

 

      ''搞什麼啊,突然不說話就殺了過來''陳顏紋對著他離開的方向空中地說

      ''看來是你有與人結怨啊''

      ''我能與什麼人結怨啊,難道我在擂台打贏得人,也要怪在我頭上啊''

      ''那你還要去看美人石碑嗎?''

      ''算了,改天再去好了''

 

      

 

      回到剛入傍晚之時,凌霄進入宵酒樓中,沒見到陳顏紋倒是在門口先遇到了闆娘

 

      ''唷!這不是皇子嘛,今天怎麼會來霄酒樓啊,我記得,你們那裡美人應該也不少吧,還有專門侍候的奴婢''

      ''哼,竟然會知道我,我勸你少說點話''

      ''唉啊,不要這樣嘛,長得一表人才,又這麼帥,有著將軍的體魄又有潘安的帥臉,講話就不要這麼尖酸了''

      ''哼,我來找人''

      ''別管他了,來我們尊榮包廂吧,我會找頂品與上品的美女侍候你的''

      ''頂品的美女我看過很多了,連我身邊替我沐浴的至少也是上品的女人,真不知道你這酒樓有什麼吸引人的''凌霄一臉不屑的手背向後方地說

      ''那就在我們包廂內,我來告訴你,我這宵酒樓,聽到了多少江湖情報,達官顯要的資料,多少勢力作亂,如何''顏落闆娘靠在凌霄耳邊輕聲地說

      

       ''這邊請,凌霄''闆娘露出一絲淺淺奸笑

 

       凌霄與闆娘在包廂中吃著佳餚喝著上等的酒,有頂品美人得陪伴聊天,闆娘也透漏一些江湖大小事給凌霄知道

 

       

       ''你這美人就這樣啊''

       ''公子說話如此這般,讓女子受傷了''

       ''這樣就受傷了啊,那你可以去跳樓了''

       ''诶!不要這樣說嘛,人家好歹也是頂級的美女,雖然不是投你所好,但也算的上是家喻戶曉,無人不稱讚的女人了,你怎麼這樣尖酸啊''闆娘替凌霄到酒說道

        

       ''是啊,投其所好,那你把整個紫巔城都翻過來,看看哪個是我看得上個性的''

       ''別這樣說嘛!你喜歡哪一種,我可以幫你找啊,你要嬌羞的、還是奸巧的、要不活潑的、還是要風塵的、都不要啊,那清純的、還是你要像我這般聰明伶俐的啊''闆娘用手指撫摸凌霄下巴說著

 

       ''再碰,我砍了你的手指''

       ''啊,別這樣嘛,長的這麼帥,講話卻這麼討人厭,真討厭,哼''闆娘彆扭身子踱著幾下腳步

       ''絕心塵...有動作了嗎?''

       ''你就只想問這江湖事啊,那姐姐我來教教你,你只要和我春宵一晚,我就告訴你''闆娘撫摸凌霄精壯線條的手臂

       

      凌霄手指出劍氣,將在一旁的椅子劈成兩半

 

      ''我說了,不要碰我''

      

      ''好好好,絕心塵已經開始有動作了,他們派了兩個人前往移花宮,也派了他們的隊長前去荼靡,似乎是要招集天下各地不懷好心的人,至於要做什麼...等你和我行房我再告訴你''

 

      ''報告闆娘''

      ''怎麼了?進來''闆娘改回嚴肅神情聲調

      ''外面有位大俠欠錢不還,聽他說似乎是會上去擂台較量的英雄人物,雖然欠的不多,但是他剛剛大喊凌霄的名子,怎麼辦,闆娘要親自出面嗎?''

      ''是凌霄認識的人啊,那凌霄,你要一起去嗎?,我倒是想看看誰會認識凌霄還敢這樣大喊的''

      ''你去吧,我有頂品美人陪著,反正不知道又是哪個不見經傳的人''凌霄喝著酒吃著小菜著說

 

 

      ''走吧,我們去會會那個大吼大叫的人''

 

     凌霄心想''(唉,又是那個白癡)''

 

上一篇:007 英雄擂台

下一篇:009 美人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