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16-12-09 16:44:42黎俊成

照片裡的故事~~回到我的肩頭~~巴塞隆納舊城區






那是在巴塞隆納最舒適的午後,陽光漫撒著,氣溫是美麗的23度,主教座堂前有人群在唱聖歌,廣場上有漫步的鴿子,我們在樹蔭下寫明信片餵鴿子與其他遊客閒聊,有時隨意走進兩旁的小店,吃吃買買,然後又回到樹蔭下。

 

那時小鏘正醉心於餵鴿子與追鴿子。鴿子是歐洲的榮譽居民,雖然鴿子現在不需貢獻鴿糞、傳送信件或偵察敵情,退休了,但仍是和平與自由的象徵。看著小鏘著迷於不同物種間的餵養與親近,想到畢卡索,這第一個把鴿子畫成和平使者的偉大畫家,他曾住在這裡,大概也曾在這個廣場上漫步餵鴿子……當德軍血洗西班牙,佔領畢卡索繪滿戰爭殘酷畫面的畫室時,軍人輕蔑地調侃畢卡索:「這就是你的傑作嗎?」畫家搖搖頭說:「不是,這些是你們的『傑作』」。於是他把鄰居養鴿男孩的死畫成啣著橄欖枝的白鴿,控訴著戰爭。

 

鴿子不知道戰爭,只知道覓食與飛翔,小鏘也是,他不知道這裡是何地,只知道鴿子很可愛,有圓滾滾的眼睛、胖胖的身體、還有一對突然會飛走的大翅膀,唯一能留住牠們的,是食物。就像男孩第一次見到心儀的女孩,女孩那迷人的臉龐、精緻的氣質、美麗的身軀……唯一能留住她們的就是愛情,所以小鏘滿手的麵包屑也像男孩心中滿滿的愛情。但如果把鴿子綁住、鍊住、翅膀剪掉,要留住鴿子,不是更簡單了嗎?但那樣的鴿子可能就不迷人了。所以餵著餵著,鴿子越來越靠近妳了,甚至願意讓你撫摸了,餵著餵著,有一天,你手上沒有滿把的食物,鴿子也願意留在身邊,而不需要繩索或鐵鍊,彷彿我們所期待的相守相知。

 

待了很久,我們告別主教座堂,繼續遊走在哥德古城區,精雕細琢的加泰隆尼亞音樂廳、畢卡索博物館、古羅馬城牆、加泰隆尼亞自治廳……這裡真是美麗極了,不過小鏘很快就累了,睡在娃娃車上,因為百年草鞋店裏太擁擠,我請小隊長、姑姑、阿嬤、大乾媽進去逛逛,自己留在街角陪著小鏘,那時夕陽把舊城區的街道染成一片金黃,鴿子來來回回,就這樣在石板路上向我走來又離去,我口裡嚼著香濃的伊比利豬肉乾,看著小鏘睡熟的嘟嘟臉,在心中對她說:我或許可以用照顧與餵養把妳一直留在身邊,就像餵鴿子一樣,讓你依賴陪伴,但我更希望留住妳的不是飼料也不是我,而是這美好的藍天,讓你像野鴿子一樣展翅去飛,在沒有戰爭與困乏的天與地中去飛,忘情地去飛,我可以是那一直在站原地的人,等妳偶而回到我的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