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用品日本直送不限金額3%優惠 贊助
2022-06-23 02:38:47十五姊姊

愛的世界──算我錯好了

我最近不喜歡看那種警匪片還有神怪片,覺得看了好負擔,這陣子覺得看了很有收穫的戲劇是「我親愛的朋友們」、「我的出走日記」與「我們的藍調時光」,老爺問我看戲有什麼意義?我說可以從戲劇裡得到被理解,劇情或台詞讓我有共鳴,好像演出我的心情,「啊!原來有人知道我的委屈呀!」從中得到安慰得到疼惜………

以下有雷,如果妳不想被劇透先看完「我們的藍調時光」再繼續看文章喔!

這齣戲講述的是在濟州島生活的朋友們的故事,二十集裡頭分成幾個主角的故事,我對最後這故事「東昔與玉冬」最有感,戲劇一開始觀眾都會不解怎麼東昔對他媽態度這麼差?一路鋪陳到最後,大家都想知道他們母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以至於東昔會這麼暴烈?

 

東昔的父親和姊姊過世之後,他媽玉冬帶著他去給人當妾,十多歲的東昔常被繼父的兩個兒子打得鼻青臉腫,玉冬對於東昔的傷無動於衷,東昔受了很多委曲傷害之外母親對他也沒有任何安慰,在他的心裡有著許多的憤恨與委屈。在他人眼裡總覺得東昔怎麼那麼記恨,玉冬人很好的又好相處,怎麼東昔對他母親會這麼惡劣?

 

戲劇完結之後我看了幾篇關於「東昔與玉冬」的心得與評論,可是總好像覺得沒有看到我要的那個點,可能是戲劇釋放的訊息量太大,以至於大家都無法說得全這是怎樣的母子之情,可能得請編劇來為大家「開釋」但也許編劇就是想讓大家去思考不同的解釋與答案吧?

 

來說說我的不解與感受吧!

 

小時候的東昔沒有得到母親的「愛」,有些觀眾會認為那是因為玉冬前半生實在太苦了,而且以玉冬這樣一個不識字沒有一技之長的女人,在當時是沒有謀生能力的,所以她選擇依附一個男人來餵飽她的孩子,而這男人的家庭也只是把她當成傭人對待,她認為孩子有得吃、有得住、能讀書,基本的溫飽有了便足夠了,而玉冬這個女人沒有愛過與被愛過,所以「愛」這種東西,她自己都沒有的東西要怎麼給人?以此來解釋她是以這樣的方式來盡她認為的人母責任,可能也是徬徨也可能是無知與沒有勇氣,所以當時十多歲的東昔苦苦哀求母親與他一起離開這裏去生活,說他會做苦工來養活母親,母親還是執意要去給人當妾來維持母子的生活,對東昔來說,在繼父家生活的那些日子與在地獄沒有兩樣,可是有委屈希望母親安慰時,母親都是無動於衷的,面對被繼父兩個孩子揍得鼻青臉腫的東昔時,那個男人要她進房,玉冬就默默地去盡「義務」了,這叫東昔情何以堪?

 

東昔是怎樣長大的,周遭的人都說知道東昔的委屈,但事情都是這樣的,對於他人的委屈周遭的人總是比他容易原諒,為何?因為那委屈不是刻在自己心底的呀?許多人不懂的是「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與「你若經我苦,未必有我善」。

 

玉冬不在那個家生活之後有自己的天地,跟朋友去菜市場賣賣菜,閒暇時看看海散散步,和好友聊天吃吃飯,身邊的人都覺得玉冬人很好哇!就只有東昔那傢伙,總不給玉冬好臉色,常常對玉冬發脾氣,玉冬靠近東昔總是被東昔大聲,「東昔呀!別這樣,她是你媽呀!」「東昔呀!你媽生病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她?」只要玉冬靠近東昔,東昔就會暴怒,對於玉冬所有示好,東昔都不爽!所以周圍的人都覺得東昔很過分,怎麼那麼記恨!你媽都這樣低聲下氣了為何不原諒並接受?

 

我感覺這兩母子是這樣的,東昔需要母愛的時候,玉冬根本不覺得孩子需要愛,吃得飽就夠了吵甚麼?對於東昔的「不聽話」玉冬只覺得好頭痛你好煩!所以後來東昔在山上問她媽下輩子要不要還當母子?玉冬說不要,但東昔說如果自己好好讀書乖巧聽話的話玉冬要不要下輩子再當她媽?玉冬點點頭……這段讓我有點驚訝!我覺得這個女人是頭殼壞掉喔?妳真的太過赤裸不修飾了吧?就是這孩子讓我頭痛所以我不想當她媽……但後來我想著,為人母的一定都是無私有愛的嗎?我真的太天真了!

 

在東昔需要愛的時候玉冬不願意給,但當玉冬需要愛的時候卻一直追著東昔給,我的感覺是,玉冬示弱裝可憐一直去逼迫東昔接受她,大庭廣眾之下去東昔的攤子買東西不找錢,這種示好東昔當然不爽!感覺妳這樣是想怎樣?表示妳對我好喔?這麼廉價的討好又讓東昔暴怒!

 

我突然想到,老爺的脾氣會這麼壞也是因為從小被忽略的關係嗎?因為跟母親反映什麼什麼都不被重視甚至還會被說是計較,我知道有很多父母對於比較「不聽話」的孩子會感到厭煩,我後來發現不是所有父母都能包容與無私,討厭自己的孩子這種事情是存在的,只是父母常會為自己美化說漠視是管教的一種手段罷了!因為父母都不聽自己說,所以就越講越大聲希望父母能重視,但這樣的聲量又讓父母不耐煩而責怪說這是不乖,孩子被誤會又急著解釋,可是孩子畢竟表達能力不是很好,父母沒時間沒耐性聽,所以孩子遇到這樣的溝通障礙只會大聲甚至跳腳,我在想,東昔跟我家老爺一樣脾氣暴烈也是從小被忽略造成的嗎?

 

為什麼父母工作勞累就可以對子女失去耐心並要孩子體諒父母工作辛苦但成年子女希望父母體諒自己也是工作辛苦不要情緒勒索卻是不孝?為什麼父母對未成年子女說「需要的父母給但想要的自己想辦法」,但成年子女卻不能也這樣對父母說?為什麼?

 

我外甥女說我為何一直在問「為什麼」很多事情就沒有為什麼呀?是呀!我也是一直問自己為什麼呀?我為何一直要問為什麼?我後來自己想想,或許我想知道他人為什麼這樣對我是因為我如果知道他為何會這樣我是不是會比較能釋懷或許我能因此理解原諒這個人呢?就像東昔帶母親玉冬到她出生與年少時熟悉的地方探訪,從玉冬口中知道他大概是怎麼成長的?聽起來玉冬的生命裡都是很悲傷的故事組成的,或許是同情與憐惜,所以東昔對母親冰封的心慢慢在溶解。

 

有人說自己沒有的東西要怎麼給人?玉冬也是這樣嗎?因為她沒有被愛所以她也沒有愛可以給東昔,在東昔問她難道都不覺得對兒子虧欠不用說對不起時,玉冬很疑惑的問為何要道歉讓東昔氣急敗壞,玉冬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她那疑惑的表情我卻覺得悲哀………

 

我們是真的要父母認錯的道歉嗎?我覺得不是!

 

話說我很喜歡這齣「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裡頭有一段,女主角的老爸盛紘有個寵妾林小娘林噙霜,這位林小娘在盛府呼風喚雨橫著走,外人都說盛紘寵妾滅妻,就盛紘骨子裡也是個狠角色而言,林小娘在他面前能哭能暈撒嬌示弱但背著他是多麼惡劣狠毒貪心這盛紘不可能不知道,但盛紘對林小娘的媚功毫無招架之力之外也同情她與自己當初身為庶子娘為妾有同樣的悲哀,所以對林小娘極為放縱,但最後壓垮盛紘的是林小娘的這句話……

 

林小娘想把女兒墨蘭嫁給權勢之家,但盛紘卻相中自己的學生,他覺得這位學生人老實有才氣將來應該有前途,所以希望女兒墨蘭可以嫁給這位學生,林小娘當然不願意,於是設計讓墨蘭與侯府么兒私通,生米煮成熟飯,逼得盛紘不得不接受這樁婚事。

 

因為實在搞得太難看,盛紘質問林小娘為何這麼不知羞恥?林小娘說當初盛紘與她不也是這樣?沒名沒份暗中苟且,還說在你這樣的讀書人眼裡到底甚麼才是羞恥?我想盛紘原本覺得自己的愛情好神聖是真愛的,怎麼知道從林小娘嘴裡說出這些都給弄髒了!

 

「霜兒,妳是這麼想的嗎?」

 

「紘郎要我怎麼想?」

………

「霜兒,我現在問妳,假如當初我只是個身無分文的窮秀才,妳還會這麼說嗎?」

 

「會!只要紘郎想聽的,霜兒都會說給紘郎聽!」

 

在林小娘的心中,女兒能攀高枝是她畢生的志願,她無暇顧及盛紘的心情一心只想趕緊搞定女兒的婚事,卻沒想到因為一時忍不下來沒有繼續演而死在盛紘的憤恨裡,盛紘之所以容忍林小娘在盛府為所欲為就是認為林小娘是最愛自己的女人,沒想到林小娘從頭到尾都在給他莊孝維,這樣的奇恥大辱,盛紘怎麼可能吞得下去?!林小娘這句「只要紘郎想聽的,霜兒都會說給紘郎聽」讓盛紘神聖的愛情與自以為是林小娘救星的世界徹底瓦解了,我覺得林小娘是他莫名勇氣與自信的泉源,所以盛紘才會這麼崩潰,崩潰到讓下人把林噙霜打得半死再因失救而喪命………

 

我家老爺曾經跟他妹講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發洩他的不滿,因為婆婆說自覺對不起老大,她覺得她給我家老爺太多所以我家老爺不應該計較的,然後婆婆又說了許多刺激我家老爺的話,我家老爺否認時,婆婆竟然甚至要拿出證據來證明,那次對話讓老爺很受傷所以他打電話跟自己的妹妹說自己的心路歷程,姑奶奶這個人喔!我是覺得她共感功能比較差,所以對於我家老爺說的話她沒有經歷過就會比較無感,我家老爺說他越講越大聲,什麼髒話都飆了出來,姑奶奶也只是說媽就是這樣呀這種話,所以我家老爺越講越氣……

 

後來姑奶奶把我家老爺說的這些跟她媽說,之後老爺媽打電話跟我家老爺說知道他們兄妹那天通話講的那些了,如果讓他覺得不舒服,要不然跟你說拍謝好了………

 

老實說喔!我覺得這種「會」(我不知道台語這個怎麼講,意思就是跟你安撫這類的意思)不說還好,大家都可以假裝沒這事,可是一說出來就是很傷人,意思是說,我並沒有覺得對不起你,但是如果你需要這句話我可以講給你聽,就跟林小娘那句「只要紘郎想聽的,霜兒都會說給紘郎聽」一樣像雷劈下來的感覺,到底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呀!聽到時不知道是心都涼了還是火都上來了?

 

子女受了那麼多委屈和傷害,想要父母一句對不起其實不是一定要父母說出口認錯也不是要跟父母算帳,是希望父母真的知道自己對孩子做了甚麼讓孩子受傷的事情,即便不能給孩子秀秀至少不要再這樣傷害了!至於死前才要和解這種事情對我來說是一點意義都沒有,感覺就是情勒了一輩子臨走前再多勒索一次也不吃虧的感覺吧!我常在想,原諒與和解這種事情到底是誰的需要?加害者還是被害者需要?為什麼受了傷害還要為了讓加害者好過被逼著言不由衷的說原諒?

 

總是有人說「原諒」是放過自己,可是我很不能理解的是我不想說原諒難道就是不放過自己?對我來說,「原諒」如果是一段自療的過程,那也得按照我療傷的步調吧?為了讓對方好過而說的「原諒」到底對誰有意義?而為何被傷害了的圓滿終點一定是原諒?難道不能是我無視它繼續前進?難道不能是想得到卻得不到被原諒的人自己的功課?因為有時候很可笑的事情是,說了「原諒」到底是為了讓誰好過?我完全沒有譜耶!

 

我可不可以不要做所謂的「原諒」?我可不可以不要「原諒」父母,就以我的方式去「放下」他們,假裝把他們放到另一個時空,可以不要常常想起甚至偶爾忘記,這樣可不可以?因為這樣的遺憾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彌補才能符合他人的期待?「妳怎麼那麼記很哪?」所以假裝說我不在意了到底是誰的需要?為了證明世界很美好,人人都父慈子孝最後都能和解?不要鬧了好嗎?

 

其實我也沒有想過想從父母嘴裡說出甚麼「對不起」不「對不起」的,那意義也不大,只是希望父母不要再親情與金錢勒索就是,但,希望父母不要這麼作的前提偏偏就是他們要知道自己這樣做是錯的,他們才有機會想想是不是不要再繼續做這樣的勒索呢?但我知道在現在他們已經這個年紀說這些又有什麼用?他們沒有我們這些子女的錢就無法生活呀!所以妳要是想問父母就早點問吧!問他們為何要這樣對妳?告訴他們妳的不爽!因為等他們年老了再問,他就算能給你什麼低聲下氣的回答,妳都會覺得那是因為他現在需要妳的錢不得已才說的,不過我也沒有要問我媽什麼,只是她來跟我抱怨的時候太過分才把我惹毛的,要不然我是打算就這樣什麼都不說的,妳看其實也沒啥改變,我媽聽了我的哭訴也只是說「以前她是比較不對」這樣而已,其他的沒有改變哪!哈!實際上我看她壓根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們的藍調生活」十一集一開始,東昔對宣亞說:「不曉得我媽是不是也像妳一樣?我跟妳待在一起的時候,就一直想這個問題,想到頭都痛了!我在想我媽有沒有曾經像妳對妳兒子一樣,用那麼情深意切的態度對我,哪怕只有一次也好,我一直在想這種沒用的問題,我年過40歲了還說這種話,是不是感覺有點傻?像個瘋子!」

 

看到這裡我按了暫停,我問一起收看的老爺「你咧?你到這年紀也是這樣嗎?」老爺說:「是呀!」即便是到這年紀還是想得到母親的「真心」,可惜的是,不知道我們的母親們是沒有真心還是吝嗇給愛甚至是認為「愛」是什麼?能吃嗎?記得孩子還小的時候出席家族聚會常會被其他嘴賤長老胡亂批評,我們要婆婆去跟那些閒雜人等說請她們管好自己的狗嘴,可那些賤人竟然說「小孩哪有什麼自尊哪?」我只想說,你這種人不要臉當然不知道尊嚴是什麼東西呀!我就在想,很多人都是這樣吧!要人尊重他,可他並不尊重他人;要人愛他,但他卻不給人這樣的感情,所以那一輩的長老們應該都是這樣的吧!可惜沒有人告訴他們這段台詞,就是我常常想起「豪門保母日記」裡的一段話「時光飛逝,孩子不會永遠無條件的愛你」。

 

我不知道我們的父母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他們似乎認定,不管自己怎麼糟蹋這段親子關係,孩子原本就是該無條件的尊敬父母愛父母的,所以他才會這樣肆無忌憚地揮霍子女的善良與真心,他們被這社會以訛傳訛的所謂「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給催眠了,他們以為「孝順」是無限上綱的金牌,以為養個孩子就像買了個終身保單,我覺得這樣的親子關係好負擔好沉重喔!對我來說,我的父母對我在情感與金錢方面是供應匱乏的,我的成長過程很辛苦,直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清楚該如何面對我的父母,說實話,我家的孩子都很辛苦,我們對於父母的要求基本上都是願意給的,所以我的叛逆是前幾年才開始的,在這叛逆之前,對於父母的要求我也是儘量滿足的,但是我越給越疑惑這到底是怎樣的情形,父母對我的付出總是心狠手辣理所應當,好像總是爸爸扮黑臉媽媽扮白臉,軟硬兼施的要我把錢吐出來,我會很懷疑父母是這樣的嗎?別人的父母也是這樣的嗎?至少我不是這樣對我的孩子的,我朋友的父母好像也不是這樣對孩子的,到底什麼才是正常的,對於父母,我感到很痛苦有是正常的嗎?

 

我很久很久才以後不再無條件的愛我的父母,因為我發現他們好像也不是無條件的愛我的,尤其是我的父親,好像他對他的孩子有好臉色時都只是他的一時興起而已,我是不知道孩子之於他的意義是什麼,提款機?終身保單?我不想多想這個是因為越想就會越覺得自己好沒價值,好冤哪!

 

觀眾對於「東昔與玉冬」的故事有很多的迴響,許多人深有同感的發表感想,不是每個父母都是無條件愛孩子的,也不是每個父母都有能力愛孩子的,我想我一直在追問這個答案,如同我前面說的,我外甥女說我為何一直在問「為什麼?」又一直說誰應該怎樣、應該怎樣,把自己的期望套在他人身上所以一直在失望與受傷,我起初聽她這樣說我的時候一直試圖解釋我會這樣的原因,但是外甥女跟我說我不需要在意她怎麼想呀?老實說,當下我是很抗拒她的說法的,可是之後我不斷的思考她的話,我想知道自己為何總是想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我希望可以知道對方有多可憐以至於她這樣對我,或是希望知道她其實不是故意的,這樣我才可以站她在的立場理解她………但我問我自己,理解對方傷害我的脈絡然後呢?允許並接受她繼續傷害我嗎?

 

我覺得不斷的思考困擾我的關係不是鑽牛角尖,我若是可以找到讓我能夠得到平衡的說法(不是答案喔!)就能夠讓我得到平靜了!現在我最在意的是我能不能先把我的父母放在偶爾想起有時忘記的狀態,我發現這是目前最能夠讓我平衡的狀況,因為我過不去的地方就是「我可以這樣嗎?」「我真的可以這樣嗎?」可能是道德的制約也是情感的糾纏讓我陷入焦慮,好像是在為逃避找藉口,我不想總是這樣,我想大口呼吸活得坦蕩,雖然我朋友有問過我不擔心以後會後悔嗎?怕會後悔又是一種另類的勒索嗎?每次接觸都會受傷的話,人的本能不就是逃避嗎?我既無法改變她我能做的不就是知道她很平安的過日子,我們各自安好這樣就好不可以嗎?與父母的關係太讓人窒息,父母是不可能改變自己因為他們根本不認為自己有問題,我知道該改變的人是我,因此在我還沒找到更好的辦法之前就暫時先這樣好了,至於婆婆喔!她不是我的選項之一,我與她的關係我沒有想要做什麼努力的想法,畢竟是外人,互相捨棄容易得多,雖然婆婆還是搞不清楚她到底做了什麼我會這樣,我也不想解釋,妳覺得怎樣就這樣想吧!

 

「東昔與玉冬」的故事讓我有很多很多感觸,就像那齣「我親愛的朋友們」我一直想要寫感想可是不知道從何寫起,所以寫起來有點雜亂,就我最想知道東昔能不能得知他媽為何會這樣這部分,因為我和老爺也很想知道母親在想什麼,在跟母親激烈的訴說不滿之後,東昔的母親那種完全不能理解為何要道歉的表情與回答好像打到我,然後我就想起老爺他媽說你有需要的話我就說呀!以及我媽說那就算她以前比較不對,這些所謂的「道歉」都是讓我們幾近心死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這樣的道歉我們都有了深刻的領悟,後來讓我們對於再次見面感到恐懼,不知道該拿什麼態度來面對自己的母親,從來都沒有想過與至親的母親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

 

我們是不是對父母的要求太高了呢?「我親愛的朋友們」裡有一段話讓我很有感,一位父親讓經歷許多傷害的女兒傷透心遠走他鄉後被問起從前種種,這男人說「他那個年代的男人都是如此,沒有學過該如何向孩子道歉,還有,無論是真相還是甚麼別的,他不覺得有甚麼好多說,因為比起性騷擾女兒的人,他更痛恨自己的貧窮………」我真心相信再怎樣互相傷害我們之間一定還存在著愛,只是愛太傷人了,不知道是我不善言辭還是他不會表達?可是言詞上雖然可能會有誤會,但是父母行為上的傷害並沒有因為孩子講了之後會收手的話,脾氣暴躁的還是一樣口不擇言,需要給錢生活的還是要繼續給錢(除非我爸媽養的那組牌開出),我到底要怎麼看待這樣的親子關係?我並沒有放棄跟父母的關係,或許我更有智慧之後我會找到比距離更好的維持關係的法子,在這之前,就先這樣吧!以我認為對彼此都好的最大值先這樣吧!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