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存股了嗎? 投資新標的是那些? 贊助
2021-12-03 17:17:15十五姊姊

橋下說書--2008誰人的情書

在netflix這齣「華燈初上」聽到「月亮代表我的心」想起很久之前寫的這故事,我自己很喜歡的故事,想再貼一遍~

回舊家拜拜的那天,還住在這兒的伯公和叔公、嬸婆忙進忙出的,在外的親戚也回來了,這天是這家族約定祭拜祖先的日子,早上完成祭拜之後,中午用過午飯,幾個老人家就閑聊著,瑪姬心想父親不曉得還要跟叔叔伯伯聊多久,於是她便到處走走逛逛。

來到三合院的大廳,看著懸掛在牆上的古老相片,由這些祖先們的穿著看來,父親說先人們有多風光絕對不是吹噓的,以前父親在說這些陳年往事的時候,瑪姬根本沒有仔細聽,現在卻因為這些相片引起了興趣,是呀!溫文儒雅的書生還有意氣風發的生意人以及氣質出眾的女人們,瑪姬這時候深深的以身為這家族的一份子感到驕傲。

一張一張的舊照片看著看著…………看到面前的一張大合照,這張的年代似乎比較近,瑪姬認著相片裡的人,叔公、祖父還有其他親戚瑪姬大致上都可以認得出來,不過………她,是誰呀?

這兒的所有照片似乎都沒有她,那麼………她是………………

「她是妳姑姑。」

「啊!?」瑪姬轉頭看是嬸婆。

「很漂亮對不對?」嬸婆擦拭著這張相片姑姑的臉「漂亮有什麼用?可惜這好好的女孩子………」

「姑姑現在呢?從來沒有聽說過………」瑪姬心裡有好多疑問。

「噓。」嬸婆不許瑪姬說話「到嬸婆的房間來再說。」

跟著嬸婆來到她的房間,嬸婆要瑪姬在床沿坐下,然後拉開五斗櫃的最下層,翻了最裡頭的那個鐵盒子出來,嬸婆收拾好櫃子的時候還把這鐵盒子貼在懷裡,嬸婆將鐵盒子放在床上,一打開,這裡頭放著許多泛黃的照片還有幾封信,另外還有兩條手帕。

「她是妳堂姑,是大伯公的女兒,妳看看她長得多漂亮呀!」嬸婆拿出一張張的相片給瑪姬看「我剛嫁進來的時候一見到婉琦,喔!她叫做婉琦,我一見到她就好喜歡,她小時候就像洋娃娃,那時候整個村子的人都說她根本是妳大伯公偷抱回來的,要不然怎麼會漂亮成這樣呢?」

瑪姬看著婉琦姑姑的照片深深著迷了,她真的好漂亮喔!

「妳大伯公夫妻做生意很忙,所以婉琦都是我在照顧,她就像我的女兒一樣。」嬸婆嘆了一口氣。

「那她現在呢?」

「沒有了。」嬸婆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沒有了?沒有什麼呀?」瑪姬不了解嬸婆所謂的沒有了是什麼意思?

「二十多年前就自殺了。」

嬸婆沉默了好一會兒,瑪姬在一旁不敢吭氣,心裡只是一個勁兒的惋惜,難道真的是「紅顏薄命」嗎?

「那……」瑪姬小心翼翼的問「為什麼大廳沒有姑姑的大照片?」

「啊!?」嬸婆被瑪姬的問題拉回思緒「喔!剛才就要跟妳交代,小孩子有耳沒嘴,還有呀!在大廳不可以亂問、亂說話。」

看瑪姬疑惑的模樣,嬸婆繼續說明著:

「你們都市孩子就是這樣,沒有在祭拜,所以規矩都不懂。沒有嫁出去的女兒不可以把牌位放在家裡,還有………哎呀!跟妳說妳也不懂,反正就是不能在大廳提起妳姑姑的事情就對了。」

「嬸婆,我知道了,以後不會了。」瑪姬根本不想了解什麼祖宗規矩「我想知道姑姑的故事,嬸婆可以講嗎?」

「妳想知道?」

瑪姬猛點頭。

嬸婆竟然哭了出來,這會兒瑪姬可是嚇著了。

「嬸婆,妳不想講就算了,別哭了、別哭了……」瑪姬趕緊拿面紙給嬸婆擦眼淚,又拍拍她的背順順氣。

「不是、不是啦……」嬸婆趕緊擦了擦眼淚「我是很感動,直到現在竟然還有人關心婉琦的事情,我覺得好感動,她走了那麼久,大家都不願意提起,怕傷心,可是可以因為怕傷心就絕口不提嗎?妳看,到現在有幾個人記得曾經有婉琦這個家族的女兒?真是不值得、真是不值得………」

瑪姬瞧瞧嬸婆哭泣的模樣,再看婉琦姑姑照片,她覺得自己也身處在一種歎息的情境中,不覺也跟著紅了眼眶。

「現在這家族的人大部分都不記得婉琦了,如果我今天不告訴妳的話,可能以後的子孫也不會有人知道婉琦的存在,所以我今天好好跟妳講婉琦的故事,妳要聽嗎?」嬸婆說話的時候還抽咽著。

「要、要,我好想知道,嬸婆趕緊說給我聽哪?」瑪姬專注著要聽接下來嬸婆要說的故事………………

嬸婆嫁來這個家族的時候,婉琦姑姑才兩歲,那時候她是這家族的孩子裡唯一的女生,所以曾祖父好喜歡她,整個家族的大人也最偏寵她,學做洋裁的嬸婆做了好多小洋裝給她,把她打扮得像小公主一般,因為嬸婆在家給人家做衣服,所以婉琦姑姑是她在照顧,因此嬸婆和婉琦姑姑的感情最好。

婉琦姑姑人長得美並且頭腦很好,大伯父讓她讀到女中,還贊成她繼續讀大學或者到日本去讀書,誰曉得她竟然喜歡上一個阿兵哥,女中畢業就吵著要嫁人,好幾次她跑去和那個阿兵哥見面都被家人硬拖回來,直到那男人退伍回家鄉斷了聯絡婉琦姑姑才死心。

家人因為怕婉琦姑姑再去找那男人,所以把她關在家,整整一年都不讓她出去,後來是看她平靜很多才慢慢放她到附近走走。但是突然有一天,婉琦姑姑不見了,早上出去到晚上都沒回來,過了幾天,警察來通知大伯父說是橋邊發現婉琦姑姑的東西,而且下游找到……………………

嬸婆說不下去了……………

事情就是這樣……………………

瑪姬愣傻了好半晌,那麼婉琦姑姑都沒有留下隻字片語嗎?

嬸婆說婉琦姑姑留在橋邊的東西有幾張那男人帶她去玩的照片,一封信和兩條全新的手帕,很漂亮的手帕,有繡花還有進口蕾絲,應該是那個男人買給婉琦的,瑪姬急著問那封信寫什麼呢?嬸婆說大伯公看完那封信就把信撕個稀爛,瑪姬聽到這話實在不能接受,可惜了這封婉琦姑姑最後的信,不曉得她寫些什麼呢?

嬸婆從鐵盒子拿出一個信封,小心翼翼的抽出裡頭的紙張。

「大伯撕爛這信之後,我好痛心,我假裝掃走這封信,然後在廚房裡把這些紙收走,花了好幾個晚上才把這封信拼好黏起來,妳看,她真的很不孝,在最後竟然只想到給那男人寫信,難怪大伯會這麼生氣。」嬸婆把這封信攤平,看著這娟秀的字跡,又忍不住留下眼淚。

瑪姬拿了這封信來看,看完之後……………這到底該怎樣想呢?婉琦姑姑真的很不孝,狠心的只要一個男人,卻不管親人會有多傷心,可是……這信……,字裡行間都是對愛人的情意,要說愛情錯了嗎?

瑪姬和嬸婆都沉默了……………

「瑪姬,妳在哪裡?該回家囉!」是爸爸在找。

「嬸婆,這封信給我好嗎?」瑪姬好想要這封信。

「要不然………」嬸婆想了想「我留下這張相片,其他的都給妳。」

嬸婆挑了一張婉琦姑姑小時候坐在藤椅上的黑白相片,然後將鐵盒子包上花布,整個給瑪姬。

「嬸婆,真的可以嗎?」瑪姬不能相信嬸婆願意把這些珍貴的記憶全都給她。

「嬸婆老了,以後也不知道會不會記得這些,妳把它收好,我就很安慰了。」

瑪姬又跟嬸婆說了一些話才出嬸婆的房間,坐爸爸的車離開的時候,瑪姬覺得好像離開另一個時空的感覺,那個屬於婉琦姑姑的愛情世界………非常不能諒解,但卻好同情,同情她的愛情…………………

不曉得那個男人……………對了,這些相片裡有那個男人的影像,雖然只是些蛛絲馬跡……………不曉得……………

有沒有辦法找到他呢…………………………

......................................................................................................................

隔天上班的時候,瑪姬滿腦子想的都是尋找這位「無緣的姑丈」,只不過這個超級任務要怎樣起頭呢?

她坐在辦公桌前拿著婉琦姑姑的相片愣傻著,這些相片是在那兒拍的呢?聽嬸婆說姑姑是去找那男人的時候拍下的照片,那麼這些地點一定是那男人家附近囉!可是從姑姑的信裡除了知道這男人叫做進益之外,就沒有其他線索了,那麼……去搜尋引擎找進益這名字呢?不行、不行,在台灣叫進益的男人恐怕有幾百個吧?找電話簿嗎?找徵信社嗎?……………

想了很多很多,瑪姬突然想到不如先把照片拿去給到處攝影的艾迪看看吧!他走過那麼多地方,說不定他一眼就可以認出這是在那兒拍的,瑪姬起身走到艾迪的位置,

「艾迪,幫我看看這是在那兒拍的好嗎?」瑪姬將幾張相片放到艾迪的面前。

「我看看……」艾迪眼睛發亮「這照片妳去那兒弄來的?這女孩怎麼會美成這樣?」

「喂喂喂……我是叫你看背景不是要你看美女啦!」瑪姬實在有些按耐不住。

「不是嘛!她真的很美,」艾迪看呀看的,突然抽出婉琦姑姑髮際上別了一朵花的相片「這張給我好不好?」

「不行、不行………」瑪姬拿走這些相片「這些都是我的寶貝,你不回答我的問題光會鬧,我沒時間和心情跟你閒扯。」

「好啦、好啦!別生氣,我看看在那兒拍的。」艾迪仔細端詳著這幾張相片的背景「嗯………這吊橋不特別認不出來……不過這張應該是八卦山吧?另外這些可能是花壇、員林一帶。」

「這麼說是在彰化縣囉?」

「應該沒錯。」艾迪覺得自己有八成把握。

「那………」瑪姬想了想「那你下次要去鹿港攝影的時候帶我一起去好嗎?」

「好呀!不過,宵夜妳請。」

「那有什麼問題,就這麼說定囉!」

………………………………………………………………………………………

過了兩個星期,艾迪星期六說要去鹿港攝影,瑪姬跟著去了,艾迪是個攝影狂,他們開車到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匆匆用過午飯,艾迪便拍個不停,到了傍晚才罷休,跟在一旁的瑪姬都快累癱了。

晚上,艾迪又帶瑪姬去吃羊肉爐,然後再轉到員林,車子停在一間沖洗店前面。

「來這兒做什麼?」瑪姬打了個大哈欠。

「來洗相片哪!」艾迪整理著攝影器材。

「回台北再洗不就得了?」

「妳不懂,這家店的老闆技術好極了,都已經來到這兒了,當然要請他幫我洗相片囉!走啦!下車吧!」

「不要了,我累死了,我在這兒等就好了。」

艾迪放瑪姬在車裡睡覺,自己走進沖洗店。

「老劉、老劉在嗎?」艾迪吆喝著。

「來了、來了,誰呀?」老闆從後頭走出來看見艾迪「呦!稀客,什麼時候下來的?」

倆人見了面就有聊不玩的攝影經,聊了二十幾分鐘,艾迪突然問:

「老劉,認不認識一個叫進益的人?」

「進益?姓什麼?」

「不曉得姓什麼,幫人家問的。」

「我是認識幾個叫進益的,不過不曉得你說的是哪個進益?」

「這我也不知道………」艾迪偏了頭想了想「啊!拿相片給你認認看,你等我一下喔!」

艾迪跑出店外,敲敲車窗玻璃,瑪姬吃力的睜開眼皮。

「妳有帶那個進益的相片嗎?」

「有,要做什麼?」

「拿給老闆看看,那個老闆是在地人,說不定會認識呢?」

「真的嗎?好,我這就拿。」瑪姬趕緊找出進益的相片。

艾迪帶瑪姬進沖洗店並跟老闆介紹她,瑪姬將照片拿給老闆看,只見老闆皺著眉頭,瑪姬看老闆的反應有種不詳的感覺:難道這位進益………翹辮子了嗎?

「認得嗎?」艾迪也想知道答案。

「應該是他沒錯。」老闆點著頭。

「他是誰?他人呢?」瑪姬急著問。

「他們家在這地方上是望族,幾十年前他鬧了一件很大的事情,之後就沒什麼消息了,聽說現在移民去澳洲還是紐西蘭了。」老闆回憶著。

「知道鬧什麼事情嗎?」瑪姬心想:是關於婉琦姑姑的嗎?

「好像是進益他們家很早就跟門當戶對的朋友幫進益定婚事,結果進益當兵回來之後吵著要退婚,怎樣說、怎樣打他都不肯,進益的母親還說要死給他看,鬧多大呀!反正到最後這婚事就是吹了,進益後來好像就沒什麼消息了,不曉得是被關在家裡還是怎樣,前幾年才又聽說他移民了,就是這樣。」老闆說完反問瑪姬「妳找進益做什麼?」

「啊!?……」瑪姬隨便編了個理由「喔!就我爸爸說當兵的時候認識進益,所以要我有機會問問看,對了!我忘了我爸說進益姓什麼呀?」

「他姓劉啦!」老闆回答瑪姬的問題。

「喔!對、對、對……姓劉。」瑪姬又問「那他都不曾回來過嗎?」

「應該是吧?沒人再講起他了。」老闆想到「啊!他姪子有時候會來我這兒聊天,要不然妳把電話留給我,如果有消息再通知妳。」

瑪姬留下自己的名片給老闆,謝過老闆之後艾迪又吩咐老闆洗好相片寄去台北給他,然後就帶著瑪姬離開了。

回台北的路上,瑪姬有點失落,想那時進益推拒家人安排的親事應該就是為了姑姑,也算他有情有義啦!不過還是逃不過家族的囚禁,難怪他後來都不曾出現、不曾到舊家尋訪姑姑………現在看來要想見到這位劉進益應該很難了,想想……其實真的把這封信交到他手上有沒有意義呢?說不定他後來結婚了,現在兒女成群,壓根兒已經忘了婉琦姑姑了,聽嬸婆說的來推斷,進益根本就不曉得姑姑的事情,大伯父隨隨便便葬了姑姑,就是不想聲張這件他們認為的丟臉事情,更不可能去通知進益,不知道姑姑的事情,對於進益來說也許是件好事吧?

唉~誰知道……………………

………………………………………………………………………………………

瑪姬暫時擱下尋找進益這件事情,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忙著巧克力餅乾的案子,真是的,客戶的要求太多,公司只派幾隻小貓在搞,他們這專案的人都快要忙到翻臉了,公司真是偏心,為了大品牌的香水案子,把大半的人都調去做,公司裡都是這香水的味道,更過分的是,巧克力餅乾的案子才剛結,就要他們幾個人接著投入香水的團隊,真是壓榨…………

瑪姬今天第一次參加這個香水專案的會議,她發現其實整個會議室的人都黑著眼圈,也罷!別計較了,其實大家都很忙累,之前就聽說他們專案吵翻天,因為搞不定代言人什麼的,不曉得現在進度到那兒了?

「多謝瑪姬他們加入我們,」主持會議的是專案經理大衛,看上去他累到面無血色「先跟新成員報告進度,已經先上平面媒體了,這是報紙還有幾本雜誌,你們看看效果怎樣?」

大家都拿了廣告來看。

「我們先把這香水要表達的印象讓消費者感覺一下,然後會把完整的訊息透過接下來的電視廣告呈現出來………」大衛話才說了幾句就被尖叫聲打斷了。

「啊~~~誰?這是誰搞的?是誰、是誰…………」瑪姬大叫著。

「瑪姬、瑪姬,妳怎麼了?」坐在瑪姬旁邊的芬妮拉著瑪姬問。

「這照片是誰拿來用的?給我說清楚。」瑪姬馬上看著艾迪「是你對不對?你怎麼可以這樣?沒有徵求我的同意就偷拿我的相片,小偷!」

「不是我、不是我………」艾迪說得心虛「嗯………我只是拿給大家看看而已,誰知道………」

「瑪姬,先別激動啦!」大衛懷著歉意解釋「妳的這些相片裡的女子實在是太適合我們的構想了,所以當我們討論到快打架的時候突然看到這張相片,簡直就是覺得找到救星了,因此就直接把她當作代言人了,只是後來大家都忙翻了,忘了告訴妳一聲,真是抱歉、對不起,不過,妳自己看看嘛!她的氣質配上這款香水,那復古風味實在是相得益彰不是嗎?」

「唉呀!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會有多大條,我死定了啦!」瑪姬抱著頭哀號。

「別這樣啦!」艾迪也來安慰「說不定這位美人看了也會很高興呀!要不然我們來跟她說好不好?」

「跟她說?」瑪姬站起來對著艾迪嚷著「你要去觀落陰才有辦法跟她說啦!」

「啊…………………………………」整個會議室的人鴨雀無聲…………

就在大家都僵著的時候,會議室的大門被緩緩的推開了,所有人倒抽一口氣。

「對不起呀!」是總機小妹「我知道你們在開重要會議,但是………但是……有電話找瑪姬,是瑪姬的爸爸,我跟他說你們在開會不方便接電話,可是他很兇的說如果瑪姬不接聽的話,他就要殺過來放火燒了我們公司…………」

「你們看吧!我就說該糟了。」瑪姬挫咧但。

「唉呀、哎呀……沒這麼嚴重吧?」大衛覺得瑪姬危言聳聽。

「沒這麼嚴重!好!大家一起聽。」瑪姬按下二線按鈕並且開了免持聽筒,心跳加快喘著大氣,才叫了聲「………爸……」

「妳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呀?妳吃飽太閒哪?為什麼把照片拿去用?」瑪姬的父親氣急敗壞的開罵「妳大伯公呀!在舊家看到報紙,氣到差點中風,他要我馬上帶妳回舊家去,他要跟妳算帳,妳皮繃緊一點,東西收一收,二十分鐘後到公司樓下來,我去載妳回舊家,妳喔………妳喔………真正會被妳氣死………」

“叩”的一聲然後是“嘟嘟嘟……”瑪姬的爸爸氣得摔電話,她整個人都嚇呆了只是不斷的喃喃自語: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

要到舊家的路上,瑪姬的爸爸唸不停:

「……………………妳不要為了想加薪就出賣家裡的人,我知道你們那圈子的人工作起來都不擇手段,滿腦子想的都只有錢,為了錢,連家族的羞恥事情都拿去說給人聽…………」

瑪姬聽到父親罵得口不擇言,尤其是聽到父親竟然說婉琦姑姑的事情令家族蒙羞她忍不住大聲回嘴:

「我就已經跟你解釋這不是我的意思,你怎麼還這樣罵?罵這麼難聽,為什麼不能提起婉琦姑姑?你是她的堂哥,她是這麼好的一個妹妹,難道你對她一點感情都沒有?也覺得她做了不知廉恥的事情嗎?大伯公他們想法太古板了,難道你也跟他們一樣無情嗎?」

瑪姬一口氣說出心裡的不爽快,原本想跟父親爭論一番的,怎麼知道…………

爸爸突然不說話了…………

瑪姬知道自己的口氣太差,可是……她就是不能理解人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竟然還得不到家人的諒解?到底這是一個怎樣的家族?竟然可以如此很心對待家裡最寶貝的女兒?!瑪姬這時好討厭、好討厭這個家族,雖然要面對伯公的責難,但她還是覺得自己並沒有理虧,可是……難道可以跟大伯公對嗆嗎?算了、算了,牙咬著等著給人臭罵吧!

車子進了村子,爸爸特意把車停在隔壁表叔家的廣場,然後走路回舊家,快到舊家的時候,爸爸停下腳步轉頭交代瑪姬在原地等著,他先進去跟大伯公說說再叫瑪姬進去,因為他怕大伯公忍不住打瑪姬出氣,就這樣,瑪姬在這兒等著。

父親進去沒多久,大伯公的媳婦從後門出現,伯母看見瑪姬便問:

「明炎呢?」

「我爸先進去找伯公了。」瑪姬旁敲側擊詢問「伯母,伯公會打我嗎?」

伯母聽瑪姬這樣說,探頭探腦看看四周,然後拉著瑪姬到一旁的樹棚下,伯母面有難色的告訴瑪姬:

「老人就是這樣,想不開,其實事情過去這麼久了,哪有要緊哪?」

「我很害怕……」瑪姬的手心都冒汗了。

「免驚啦!」伯母拍拍瑪姬的手「伯公氣過就算了,只是現在正在烽火頭上,難免大聲,等一下妳進去都不要應話,伯公罵過了氣消了就好了,不會打妳的。」

「真的嗎?」瑪姬還是很緊張。

「唉~其實………」伯母也有話想說「其實報紙上的那張照片裡的婉琦實在很漂亮……………」

瑪姬見伯母的眼眶紅了……

「說也奇怪,不曉得是誰把婉琦的廣告單放在大廳?阿爸今天要給祖先上香的時候看到馬上就抓狂了,難道是婉琦顯靈嗎?」伯母穿鑿附會了起來。

報紙竟然被放在大廳?!靈異?!哼!我才不相信哪!瑪姬心想一定是有人故意放在那兒的…………說不定是嬸婆做的,她想為婉琦姑姑出一口氣嗎?這麼做是很有正義感啦!………可是卻害慘了我呀!我到底該怎辦哪我?

「瑪姬,來!」明炎把瑪姬叫了去。

「沒關係啦!妳先進去,伯母買了醬油就回去,我會幫妳說話的,」伯母又交代著「妳要乖,忍一下,應該沒事的啦!」

有了伯母的鼓勵還是不能壯大瑪姬的膽子,其實她好想拔腿就跑,才不要乖乖回去挨罵,反正這輩子說不定不會再見到伯公了,不要面對不行嗎?

當然不行囉!不面對伯公要怎麼面對父親,瑪姬只好硬著頭皮跟著父親回舊家,走著走著,伯公一瞥見瑪姬便在大廳裡大聲罵,罵什麼瑪姬根本沒聽清楚,只覺得被連珠炮射到全身痠痛,可這時突然有人走過來拉了瑪姬快步走進大廳,是嬸婆,嬸婆一大步跨進大廳,這時候幾個什麼公什麼婆的都在,但是嬸婆卻用比大伯公更高的聲調對著嗆:

「啊不然你是好了沒?這二、三十年還番顛不夠嗎?」

「妳………妳………妳………」大伯公被弟妹突如其來的放肆堵得亂了套……

「我、我、我是怎樣?」嬸婆此刻胸前高低起伏雙手握拳「婉琦的廣告單是我放在廳裡的,怎樣,不行嗎?婉琦是這個家的女兒,她的相片為什麼不能放在大廳?就算是這樣,也不可以規定眾人不許提起、不准談論哪!政府有規定嗎?」

「妳……好啊妳……竟然敢教訓大伯?」大伯公拿起拐杖「明炎的女兒年紀小不懂事,我讓明炎自己教,但是我弟弟不在了,他的老婆我來幫他教訓。」

大伯公的柺杖被眾人搶下,一片混亂中,大伯公被按在椅子上,嬸婆這時氣憤的上前繼續說:

「你怎麼會這麼自私?婉琦是你的女兒沒錯,可是她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比跟你們都多,她也是我的女兒,你說不准任何人為了婉琦哭給你看,你憑什麼?大嫂都要晚上跑去田裡才敢哭,婉琦的兄弟姐妹有多捨不得她,小輩都因為你的專橫見不到她最後一面也不能送她,你怎麼這麼殘忍?難道你的心被狗啃了嗎?」

大家聽嬸婆這樣說連忙要她別再刺激大伯公了。

「我今天若沒有說清楚,我憋了幾十年的氣沒法子出,難道要等大伯跟我都死了再去跟閻羅王說嗎?」嬸婆哭了「我就是要說,誰有辦法忍住不哭?你為什麼不把她打扮好再送走,我給她做了件很漂亮的衣服耶!…………你要大家都不能哭,你發誓,你發誓你從來都沒有為婉琦哭過,你敢發誓嗎?你敢嗎………」

所有人都看著大伯公,想從他臉上的表情讀出答案,只見大伯公看著大合照裡的婉琦,微顫雙唇像是要說什麼可是卻哽住………

接著,眾人就聽到大伯父幾十年來的第一聲哭泣:

「婉琦,我的心肝寶貝………我的女兒…………」

婉琦的母親看見老公這模樣,一箭步衝上前去抱住他,兩老夫妻抱頭痛哭,在場的人都哭得不能自己,瑪姬也哭了,她是感動得哭的,其實早該這樣了,想念婉琦姑姑是理所當然的,為什麼要大家都不准想她呢?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大伯公將手上揉成一團的報紙仔細攤平,然後告訴老婆:

「妳看,婉琦這張相片拍得很可愛呀…………………」

瑪姬聽到這話心裡一揪,抱住嬸婆,兩人一起狂哭………………………

………………………………………………………………………………………

隔天。

因為對工作的責任感,瑪姬還是照樣上班,進公司的時候沒人敢上前跟她說話,整個辦公室裡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因為大家都看見瑪姬腫得似核桃的兩隻眼睛。

到了開會時間,同事們魚貫進入會議室,瑪姬也拿了資料要去開會,這時候老闆把瑪姬叫了去。

「瑪姬,妳還好嗎?」

「嗯,還好。」瑪姬抿著嘴點點頭。

「昨天的事情我聽大衛說了,嗯………」老闆很誠懇的提出想法「同事沒有經過妳的允許翻妳的東西是過分了,我替他們向妳道歉好嗎?妳知道我們都是這種人,看到美的東西怎麼可能放過呢?妳就看在大家情不自禁的份上,原諒,好嗎?」

瑪姬輕輕的點了頭,沒有回應什麼,只是沉思了會兒才開口說:

「霍華,你也覺得我姑姑很漂亮對不對?」

「啊!?」瑪姬這問題讓霍華愣了會兒,他想著要怎樣回答「這麼說吧!如果不是妳把她帶來,那世界上的人怎麼能這麼幸運看見她的美呢?這機緣根本就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的,不是嗎?」

「真的嗎?」瑪姬笑了。

「當然是真的囉!」老闆從抽屜拿出幾張旅遊簡介「這廣告客戶很滿意,妳的功勞最大,妳看看這幾張旅遊介紹,喜歡去那兒,我讓妳去玩。」

「真的嗎?」瑪姬沒有看這些旅遊簡介「那麼………可以讓我去紐澳嗎?」

「哇~妳的胃口不小喔!」霍華手抱著胸前盤算著「嗯,要去紐澳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為什麼一定要去那裡?說個理由,可以說服我的話就讓妳坐商務艙去,另外我私人再贊助妳零用金。」

霍華說這話,瑪姬心理便有了底:這趟紐澳是去定了………………

……………………………………………………………………………………

想不到紐澳行這麼快就結束了,回程的飛機上,瑪姬看著窗外,想的都是這幾天尋人的經歷………………

霍華聽了婉琦的故事,知道瑪姬要到紐澳的原因,他大方的贊助這故事,希望得到完美的結局,所以除了要求瑪姬把婉琦的相片都拿出來貢獻之外,就是要她回來給他做報告,條件就是這樣,於是就在兩個月後,瑪姬成行了。

霍華連絡了幾個在紐澳當地的朋友接待瑪姬,這些朋友都熱情的款待她,並且在僑界幫他打聽進益這個人,可是,最終還是沒有找著………

瑪姬心想:或許沖洗店老闆的消息根本是不正確的,也可能是進益這人低調到沒有人知道,也許是他改名了,也許有更多也許,這麼多不確定的因素………

總之,尋人的任務終告失敗了。

瑪姬並不覺得這幾天的尋訪是愚蠢的,相反的,像是完成了一件心願似的,感覺總算可以放下這個懸在心頭的想法,雖然結局並沒有如人所願,但是這才是真實的人生嘛!真實的人生就是這樣,有殘缺是正常的,更何況這故事本身就是一整個缺陷拱出來的淒美,要真的可以找到進益的話,那才會讓人感到巧合得不可思議、巧合得起雞皮疙瘩吧?

飛機落了地,瑪姬的思緒也整理好了,在她心裡,這案子可以結案了。

拉著行李廂要出關的時候,看到由婉琦姑姑當代言人的香水廣告上了機場的廣告燈箱,瑪姬駐足在這廣告燈箱前,這張相片是艾迪一眼就看上的,婉琦姑姑笑得好開心,鬢上的那朵花點綴得美人更嬌艷了,婉琦姑姑那雙水汪大眼裡好似隱約可以看見進益也開心的笑著哪~

‘姑姑,沒有找到進益,妳會怪我嗎?’

瑪姬吁了一口氣,拿出相機將這廣告拍下,收起相機的時候瞄到幾位旅客也對著婉琦姑姑的這燈箱多看幾眼,甚至可以聽到他們發出讚美的語句,瑪姬覺得──好安慰,這樣就夠了………………

………

………

瑪姬要走開之際,後頭有人也駐足欣賞,感覺他頓了會兒,然後緩緩的走近這廣告燈箱,他經過瑪姬左手邊繼續往前,幾乎是要貼近了,他伸出手輕柔的觸摸婉琦的臉龐,瑪姬仔細看著這男人不只手不自主的抖著,感覺他根本是全身發抖,他……是「他」嗎?

「婉琦……」男人說的。

瑪姬不能相信這一幕!她看著男人的行李箱上的吊牌寫著「劉」,瑪姬咬著嘴唇,在哽咽之前,輕輕的詢問:

「是………進益嗎?」

男人聽到瑪姬的話……怔住了!像是只沉浸在和婉琦的兩人世界裡,男人看著婉琦的眼睛笑著問:

「婉琦,妳叫我嗎?是妳在叫我嗎?」

瑪姬的假設得到肯定的答案,這時候兩行淚不用腦子指揮便自動滾滾而下,她伸手進大包包裡,拉開暗袋的拉鍊,小心的將這婉琦姑姑的信和兩條手帕拿出來,走到男人的旁邊,用顫抖的雙手將這些捧到他的面前,跟他說:

「劉進益,這是婉琦要給你的信。」

男人緩緩的轉過頭看瑪姬,在看到她手裡的那些東西時,男人佈滿淚痕的臉由茫然轉為震撼,粗魯的,他理所當然的一把拿去瑪姬手上的「他的婉琦的東西」將之占為己有………

男人把這些東西緊拽在懷裡,失神好一會兒才想到要看信………

「心愛的進益: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

……………………………………………

…………………………………」

親愛的姑姑,找到進益了,妳高興嗎?瑪姬拉了行李走開,打算把這兒留給他們倆好好獨處,不要打擾他們敘舊,自己應該先出關,在外面等進益和姑姑說完話再向他介紹自己是婉琦的姪女,抹去眼淚拍拍胸口,瑪姬認為自己應該為他們高興才對呀!大步前進吧!

可是………淚才稍止,耳裡卻傳來進益的輕吟:

「妳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妳有幾分,我的情也深,我的愛的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妳問我愛妳有多深,我愛妳有幾分,妳去想一想,妳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輕輕的一個吻………………」

瑪姬雙腳發軟,再也走不動了,放平行李箱,直接就坐在那上面………

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任性的就在走道上哭個痛快吧………………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