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9 02:45:51睡美人

2019年暑假(上)

Joe 10歲,Megan 7歲半,Natalie4歲)

今年暑假開始前,我們只安排了六月去台灣、七月初去休士頓四天,回家後剩下的六個星期完全不曉得要做什麼。鄰居媽媽們討論著報名了什麼什麼夏令營的,我都直接了當地說我們家什麼都沒報,不過心裡還是有點怕怕的,畢竟每天在家一打三,若不找點事做大家應該都會瘋掉。

 

這次回台灣的行程跟以往很不同。以前都是經過美國西岸、跨越太平洋回到亞洲,這次是飛過大西洋到倫敦、停留幾天後轉機香港再回高雄。小孩都沒去過倫敦,但在家裡有用樂高蓋過倫敦塔橋和大笨鐘,所以至少知道倫敦有這兩個建築物。在香港的停留雖然短暫,但回到這個曾經是家的地方,又見到幾個朋友,很是開心。

 

今年在台灣上小學比去年輕鬆且順利許多,一是學校離家近,開車不用十分鐘就到,二是Megan今年也跟Joe一起上學,Joe雖然一樣不是很想去,但至少有個伴(他可能竊喜有人跟他一起受折磨),而Megan因為有哥哥在、減緩緊張心情。我覺得我去年有點被騙了,對於強迫Joe去上小學一直感到有些內疚,直到今年我才發現,其實Joe不是不喜歡在台灣上學這件事,而是不喜歡別人都放暑假了為何他還要上學不能在家發懶這件事。有了這個體悟後,今年我看得很開,心情不再受Joe的影響而鬱悶。今年我也放過他們,不用在學校吃營養午餐,讓他們吃了三個禮拜的御飯糰,他們吃自己喜歡的東西、我則很高興他們嘗試並享受台灣速食,皆大歡喜。

 

Megan上學沒幾天很快就交了新朋友,跟班上三個小女生經常下課時圍在一起,回家還吵著要買貼紙去跟同學交換。Joe則是到了第二個禮拜才慢慢說起他跟其中一個同學比較常一起玩。由於我們是跨學區就讀,同學們大多住在學校附近的透天厝或大樓,沒想到星期五我接他們下課回家把車停好後,Joe居然在地下室的停車場瞥見他那位同學,才發現我們原來住在同一棟大樓!傍晚傳訊息問老師能不能提供同學媽媽的聯絡方式,很快跟同學媽媽聯絡上,立刻約好晚餐後在樓下碰面。同學媽媽說她兒子自從Joe到班上後,回家就經常提到這位新同學,要是知道住同一棟樓就可以早點約,可惜再過一個多星期我們就要回美國。接下來的幾天,Joe去了他們家玩(同學媽媽說Joe是第一個去他們家玩的國小同學),我們也帶他一起去快樂小熊遊樂室、一起吃雞蛋仔。最後一天上學,兩位級任老師分別幫JoeMegan準備了小禮物(台灣零食),Joe的老師更是用心,請每位同學都寫給Joe一段話,然後做成一本小冊子給他。每位同學都說他很會玩魔術方塊、很會打籃球,都覺得他很厲害,其中兩個女生還在紙條上對Joe表達心意(一個畫了好多愛心、另一個直接寫了”I love you!”),最妙的是老師還把那兩張紙條放在最上面,根本是怕我們沒看到吧XD

 

去年回高雄時每個週末我都帶小孩坐高鐵去不同地方玩,今年非常懶惰什麼行程也沒安排,只有最後那個週六去了台南一趟。去年還很勤勞地帶Natalie去圖書館的說故事時間,今年幾乎每天都放她在家跟阿公阿嬤玩,或者跟Megan一起去大姨的眼鏡店玩。Natalie看了好多阿公拍的鳥兒照片,教一次就叫得出「小鷿鵜」;她也常跟大姨帶兩隻狗狗散步,經常自告奮勇撿狗大便。

 

這次回台灣我除了跟老同學們碰面、洗頭髮、看牙齒之外,還第一次去打了雷射。老實說我以前從沒想過要進醫美診所,但搬到佛羅里達後臉上雀斑越來越多,左臉更因為開車坐在駕駛座上曬太陽的時間長,有兩塊明顯的黑斑。在Naples我們有個鄰居是整型外科醫生,說歡迎去她診所打斑,結果我去了一次說要先做臉看看我的皮膚狀況,就被坑了150美金,之後又說要再預約下一次做臉,我心想一個斑都沒打就要先付300美金,實在有夠貴,於是回台灣時就跟親朋好友們打聽一下行情,後來決定去朋友姐姐上班的診所先打一個斑試試看。我第一次聽到價錢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還在Line上面又問了一次,確定自己沒聽錯,才趕緊在最後一個星期約了時間。總結我的第一次經驗,就是打斑當下覺得幸好只打一個(打了好久),傷口復原期間提心吊膽(怕自己沒照顧好、怕反黑),而復原後的心情?以我淺薄的文學程度,只能用「非常滿意」四個字來形容!而且只要200台幣,只要200台幣,只要200台幣回美國後馬上打電話到鄰居的診所跟前台小姐說我不去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