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9 05:23:01幻羽

千古詞帝-- 李煜

Li Yu Lidai Junchen Huaxiang.GIF

李煜(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又稱李後主,為南唐的末代君主,徐州人。李煜原名從嘉,字重光,號鍾山隱士、鍾鋒隠者、白蓮居士、蓮峰居士等。史書描述其政治上毫無建樹,李煜在南唐滅亡後被北宋俘虜,但是卻成為了中國歷史上首屈一指的詞人,獲譽為「詞聖」、「千古詞帝」,作品千古流名。

李煜亡國前的詞,透插富麗奢華的宮廷生活,言詞多溫軟綺麗,卿卿我我,呈現「花間詞」氣息。根據內容可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描寫富麗堂皇的宮廷生活和風花雪月的男女情事,如

·

《菩薩蠻》

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晌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

《一斛珠》

曉妝初過,沈檀輕注些兒個,向人微露丁香顆,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

羅袖裛殘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繡床斜憑嬌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

·

李煜亡國後,晚年的詞寫家國之恨,拓展了詞的題材,感慨既深,詞益悲壯。李煜詞最大特色,是自然真率,醇厚率真,情感真摯。喜用白描手法,通俗生動,語言精鍊而明淨洗煉,接近口語,與「花間詞」縷金刻翠,堆砌華麗詞藻的作風迥然不同。李煜後期的詞由於生活的巨變,以一首首泣盡以血的絕唱,使亡國之君成為千古詞壇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詞話》語),正是「國家不幸詩家幸,話到滄桑語始工」。這些後期詞作,淒涼悲壯,意境深遠,為詞史上承前啟後的大宗師。至於其語句的清麗,音韻的和諧,更是空前絕後。如

·

《破陣子》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揮淚對宮娥。

·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

《浪淘沙令》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

歐陽修在《新五代史》中描述李煜:「煜字重光,初名從嘉,景第六子也。煜為人仁孝,善屬文,工書畫,而豐額駢齒,一目重瞳子。」

《漁隱叢話前集·西清詩話》提到宋太祖征服南唐統一中國後感嘆:「李煜若以作詩詞工夫治國家,豈為吾所俘也!」

近代學者王國維認為:「溫飛卿之詞,句秀也;韋端己之詞,骨秀也;李重光之詞,神秀也。」「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周介存置諸溫、韋之下,可謂顛倒黑白矣。」

此最後一句乃是針對周濟在《介存齋論詞雜著》中所道:「毛嬙、西施,天下美婦人也,嚴妝佳,淡妝亦佳,粗服亂頭不掩國色。飛卿,嚴妝也;端己,淡妝也;後主,則粗服亂頭矣。」王氏認為此評乃揚溫、韋,抑後主。而學術界亦有觀點認為,周濟的本意是指李煜在詞句的工整對仗等修飾方面不如溫庭筠、韋莊,然而在詞作的生動和流暢度方面,則前者顯然更為生機勃發,渾然天成,「粗服亂頭不掩國色」。

李煜詞擺脫了《花間集》的浮靡,他的詞不假雕飾,語言明快,形象生動,性格鮮明,用情真摯,亡國後作更是題材廣闊,含意深沉,超過晚唐五代的詞,不但成為宋初婉約派詞的開山,也為豪放派打下基礎,後世尊稱他為「詞聖」。

後代念及李煜的詩詞中以清朝袁枚引《南唐雜詠》最有名:「作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作君王。」

李煜:不小心當了皇帝,我也很絕望啊!|Zi 字媒體

上一篇:《歸去來兮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