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0-10-18 18:40:56幻羽

《長恨歌》

《長恨歌》,是唐朝詩人白居易所作的長篇敘事詩,被認為是偉大的唐詩傑作,也是白居易最為人傳頌的代表作。作者白居易將《長恨歌》歸為「感傷類」的詩歌,一般認為是描寫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故事,是一個將歷史典故融於感性藝術中,以富層次韻味的抒寫筆法,所描繪出的淒美的愛情故事。由於白居易並未明確揭示全詩的主題,因此歷代學者對《長恨歌》有許多不同的看法,直到現代仍被廣泛研究探討。

《長恨歌》是白居易將許多歷史典故融合編撰後,以歌行體表達的一個完整的故事。白居易為增加詩歌本身的纏綿與傳奇性,對事實曾做若干改變。詩歌裏包含了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故事、以及漢武帝與李夫人的故事,而又以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故事最為主要。全詩可以分為四段: 

*

第一段:貴妃受寵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閒暇,春從春遊夜專夜。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憐光彩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

第二段:馬嵬驚變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餘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黃埃散漫風蕭索,雲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蜀江水碧蜀山青,聖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

*

第三段:玄宗思舊 

天旋地轉迴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霑衣,東望都門信馬歸。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內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梨園弟子白髮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

第四段:仙界尋妃 

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昇天入地求之遍。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裏夢魂驚。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

雲髻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風吹仙袂飄颻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裏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唯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第1段講楊貴妃受到唐玄宗寵愛的故事,最後以「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作結尾,一氣直下連結次段。

第2段講楊貴妃在馬嵬坡被賜死的事。其中「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暗示了下一段的內容,與下一段回京城後的徬徨念舊相呼應。

第3段講唐玄宗在南宮的思舊之情。其中用「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暗示下一段的道士在仙界尋訪貴妃的內容。

最後一段講道士招魂之事,一直到最後一句「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點出全詩的主題,戛然而止。

《長恨歌》在白居易在世時,就已經廣為流傳於社會各階層。白居易寫給好友元稹的《與元九書》中,就曾記載《長恨歌》廣為流傳的狀況。白居易去世後,唐宣宗寫的《弔白居易》詩也有「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的句子,可見《長恨歌》在當時的流傳極為廣泛。

許多戲劇作品受到《長恨歌》的影響,如元朝王伯度《天寶遺事諸宮調》、元朝白樸《唐明皇秋夜梧桐雨》雜劇、清朝洪昇《長生殿》、現代劇作家曾永義的《楊妃夢》等。

日本平安時代的紫式部《源氏物語》受到《長恨歌》很大的影響。特別是《源氏物語》首帖《桐壺》受到《長恨歌》的影響最為明顯,其影響可分為直接攝取與間接容受兩種方式。

另外,日本的歌舞伎藝術大師坂東玉三郎在1980年代,在向梅葆玖學習京劇後,根據京劇的特點創作了歌舞伎曲目《楊貴妃》,內容脫胎於長恨歌中唐玄宗在楊貴妃死後,遣方士至海外求仙的情節。於1991年在日本首次公演。此外,日本能劇中的曲目《楊貴妃》亦取材於長恨歌。

*

白居易將《長恨歌》分類為「感傷」類的詩歌。在《白氏文集》裏,白居易對《長恨歌》的評論有兩處。在《與元九書》,白居易認為《長恨歌》雖然與「雜律詩」等作品受到許多人喜愛,但是並不是自己最重視的作品;然而白居易在編輯自己的文集後寫的《編集拙詩成一十五卷因題卷末戲贈元九、李二十》則說:「一篇長恨有風情,十首秦吟近正聲。」

由於《長恨歌》的知名度高、話題敏感,且白居易並未明確揭示全詩主題,歷代解讀此詩也有許多評價與爭論。例如張戒、周紫芝、張祖廉等,或從禮教出發,認為《長恨歌》描繪愛情的內容太俚俗、輕薄。沈括、范溫、張戒、邵博、楊慎、趙翼認為《長恨歌》記載唐玄宗、楊貴妃的史實有錯誤。而薛雪與周紫芝意見不同,王楙不同意張戒的批評。此外如趙翼、王國維對全詩給予很高的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