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前進紐柏林測試 贊助
2021-01-14 18:00:00哈比人

《親愛的房客》:台灣好媳婦

許多人覺得《親愛的房客》非常具有現代性的觀點,因為顯示了某種多元成家的可能,畢竟擁有血親的家屬不一定可以成為適合的家庭,或許有了愛的羈絆,才真正是家人的組成,我想這些是《親愛的房客》編導鄭有傑心中所想的烏托邦。

 

但我反而覺得這個故事離現代好遠,離台灣好遠,甚至離現實好遠,也許編導這個理想的烏托邦是可能發生的,但意念先行而再發展血肉的文本畢竟經不起推敲,漏洞百出的設定,可惜了片中演出賣力的演員。

 

劇中常常被引用的是男主角林健一(莫子儀飾演)面對員警的質疑所說的話:「如果我是一個女生,你們還會懷疑我嗎?」同志戀情在這個社會所面臨的不公平對待,例子俯拾皆是,但我想告訴健一的是,員警當然除了因為性向而懷疑甚至有點瞧不起外,如果你是一個女生,還是會遭遇這樣的問題,畢竟家中長輩突然死了,而你一個外人又收養了遺產指定人,不管性別是甚麼都會被懷疑動機吧?

 

在編導的塑造下,林健一似乎是一個完美的情人,或是聖人,除了他溫柔的個性,職業的收入(專業又受歡迎的鋼琴老師),最讓人敬佩的是,他在男友過世後,他不是選擇離開,而是一肩擔負起照顧沒有血緣的小孩,以及男友行動不變的母親,不只生活開銷,連三餐都一手包辦。電影一開頭就展示了他如同台灣好媳婦般,一手包辦所有的年菜(可能大掃除也是),但重要的祭祖甚至上桌吃團圓飯都不被允許,因為他畢竟不血親,就是個沒名份的外人。


但他毫無怨言,任勞任怨,把所有的痛苦都往身上攬,編導在層層解謎過程中,到最後我們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想贖罪,因為他覺得他必須對他男友的死亡負責,因為他「間接」讓他的男友死去。原來兩人登山時,健一不小心透露,他男友王立維(姚淳耀飾演)同志的身分是健一在忌妒之下透漏給立維妻子,使得夫妻離婚,家庭破碎。(是說自己隱瞞性向欺騙女生就可以?)氣憤的立維趁健一於帳篷睡覺時,自行負氣離開(還是想去外面散散心?),但體力不足外加失溫的狀態(劇情有透露剛好立維前幾天工作很忙身體很累),於是立維就在美麗山上昏厥,等到健一尋獲到卻為時已晚,就這樣喪命了。

 

因此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健一(我強烈懷疑),就這樣帶著罪惡感,不顧立維母親的嫌惡(可能因為性向,也可能怪罪兒子因他而死),從立維家裡頂樓的房客變成家中隱形的台灣好媳婦。

 

我不知道立維媽媽是在那個時候轉念,讓這位連年夜飯都不想與他吃的外人,突然要他收養自己的孫子(還先跳過可能更適合的親媽媽),又或是法院用最快速與便捷的方式通過此收養案(通常單身者會更難收養請看此篇),但能夠變成這樣,的確是可喜可賀,畢竟多元成家一直是許多人的夢想,誰說血緣才是成家的理由。

 

但編導當然不會讓健一那麼順遂,在立維媽媽因為病痛(尤其是腳)不斷地尋求舒緩(卻堅持不看醫生,吃醫生開的藥,而是相信偏方),健一找到有過一夜情的同志朋友,向他調了一袋毒品(是想讓立維媽舒緩疼痛嗎?而同志朋友還特意說,此東西非常強,吃太多會承受不住要小心之類的),卻陰錯陽差下,原本收著的毒品卻被立維小孩看到,以為是成藥,而剛好阿嬤病到突然失明後(不知是甚麼病可以廢腳又失明?),在阿嬤要求下,因為也看不到藥的長相,當作是外面買的止痛藥給了阿嬤,也因為阿嬤疼痛要求下,吃了非常多,也因此隔天就一命嗚呼。


先不管健一調毒品是因為孝順還是如何,也不管同志藥頭會笨到知道健一調毒品是為了別的事情,又或是不管阿嬤就是那麼巧合地誤吃而死亡,畢竟命運的荒謬是無法想像的,但阿嬤的命健一的確有責任(因為毒品從他而來),而他刻意把罪往身上攬而不讓孩子承擔再度展現他的神聖性,最後電影真相大白,六個月後,再度於台北市某音樂中心擔任老師的健一,收到了隨叔叔赴中國孩子的錄音,即使他們可能不在相見,或是分隔兩地,他們的心卻曾緊緊在一起。

 

這個美好的結尾讓我又翻了一個白眼,孩子的生母到底在那裏?編導完全忽略這位女性,甚至忽略建一所有的家人(是說他家人都當健一是潑出去的水,是個孝順的媳婦卻不是孝順的兒子)。另外關於刑罰,雖然健一不是直接殺人,但也可能要負過失殺人吧?六個月就重生了?而原來嫌疑犯的身分,基隆的音樂教室當時不敢用他,他卻在台北馬上恢復工作。也許我對於前面太過悲苦,最後卻太過樂觀而保持疏離吧!

 

李安在金馬慶功宴對鄭有傑說,看得出來你應該是演員出身的編導,其實一針見血的點出此片的最大缺點,因為劇情離奇,走到極致,遇到優秀演員詮釋,比方陳淑芳的表演幾乎就是我們平常生活中會遇到的阿嬤,而莫子儀表演獨有的內斂沉穩,外冷內熱的細膩演繹,讓這個角色帶有某種神聖性。但概念先行,巧合太多的劇情編排,不只失了真實況味,也就無法提煉出更真摯地情感餘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