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韓國的自然發酵保養品牌 贊助
2021-10-26 15:09:16零下之翔

天下夢 武俠 29

 第五十五章 劉裕

 

 寄奴怎麽時候開始自稱自己是劉裕?

   那天苻堅帶著寄奴走之後,在一個月圓之夜,

 苻堅將全部功力都灌輸在寄奴身上,接著就羽化登仙,消失在人間了。

  雖然到最後苻堅怎麽都沒說,但寄奴很明白,自己已經被託付讓亂世終止的天命了。

  那天之後寄奴就不再自稱自己寄奴,而直接換回本名叫劉裕。

  劉裕,據說是漢高祖劉邦之弟劉交後裔。

  上天的託付嗎?

  劉裕抬頭看著星空,那首先就必須要有很多人才幫他才有可能。

  孤身一人,該如何走?

  這時劉裕忽然想起琅琊王氏的王謐曾對他說:「你應當會成為一代英雄。」

  「那就從軍吧!」

  天下即將大亂,能者取而代之。

  不過當兵容易,要受到重用,就必須證明自己的本事才可。

  而要證明自己的本事受到重用,當然就要到健康首都機率比較高,不過想是這樣想,劉裕沒有人脈沒有錢財,只能先從最基本的收集情報開始,不久就在健康首都附近一處窮人谷落腳。

  窮人谷,窮人谷是健康附近一帶的窮人聚集而成的部落,雖然都是窮人,但傳說有神秘的守護者組織,一入窮人谷,外人不能決生死。

  劉裕落腳在此,除了沒錢,其中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認識神秘的守護者組織。

  有一天劉裕外出獵捕回家剛好在窮人谷入口發現有狀況發生先躲藏起來觀看。

  而狀況就是色王陰陽人將一個全身是傷的女人丟在窮人谷冷笑﹕

  「你這賤人還敢跑,我就在這裡看你是會被野獸先收拾你,還是你自己先痛苦病死,哈哈哈。」

  然而全身是傷的女人依舊沒放棄,持續緩緩爬行要到窮人谷裡。

  「呸,你還真的相信窮人谷那個傳說嗎?一進窮人谷,任何人就不能傷害你?」

  色王陰陽人說虧說,但眼裡已經泛出殺意,不想去賭這個傳說。

  『邪王訣,弓,地追箭!』劉裕氣弓穿地,色王陰陽人冷不防腳底被地追箭震飛,這時受傷的女人右手手指正好摸到窮人谷地界。

  「可惡!」色王陰陽人憤怒,理智線斷掉,用力甩出袖裡的紫毒藤要擊殺受傷的女人。

  咻,破風聲,一根木拐從遠方快速飛來,正好擊中紫毒藤動力的七吋之處。

  接著一位駝背老者騎著驢子緩緩從谷裡出現。

  先下手為強!

  色王陰陽人就是很無恥,不過也因為這樣才能成為一方霸主就是了,

  話說應該說黑道大頭目比較合適就是了。

  『毒指!』色王陰陽人十指張開,毒指甲飛出,駝背老者一個哈欠滑下驢子,毒指甲全部都落空!

  不過這只是色王陰陽人聲東擊西的計謀,一個翻飛,雙腳的毒針灑向受傷的女人,「惡毒!」駝背老者動怒,這世界上有種人總是讓人不得不動怒,

 『五行,地波!』隔空地震波,色王陰陽人冷不防又被轟到。

 「嘖,今天連續兩次中同樣的招式,我真的很火!」

  色王陰陽人眼神發火,殺意掩蓋理智,今日就算佛祖來擋,也要殺佛。

  「麻煩,真麻煩。」駝背老者碎碎念的時候,色王陰陽人已經毒爪接連狂掃過來,上爪,下爪,旋空爪,穿心爪,各式各樣的爪招,因為速度很快,讓駝背老者衣服,長長白髮,接連被撕破,斷落,不過別說致命的重擊,連一點小傷都沒受到,不過色王陰陽人卻是打算,

以年輕肉體的本錢,跟老者耗到盡頭,不管老頭內力多雄厚,體力絕對是無法抵得過歲月的侵蝕。

  『五行,水卸!』

 駝背老者全身似水,任色王陰陽人毒爪襲身但不傷身,因為水柔可剋狂爪之風,色王陰陽人生氣一個大翻身,天空中倒立雙爪旋飛,如同毒鑽一般,「老娘就跟你拼了,看你能卸到怎麼程度!

  「唉,年輕人就是不懂得見好就收。」

  『五行,土捲!』

  駝背老者也跟著旋轉,一瞬間,天上風龍捲跟地上土龍捲交接衝擊,隨即融合再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色王陰陽人忽然大聲尖叫,音波震百里!

   駝背老者動作忽然停止,似乎聽覺被音波震傷的關係,色王陰陽人隨即一分陰陽兩體,陽體雙手雙腳綑住駝背老者,陰體也同時張開大嘴,銳利如同巨虎的牙齒,順利咬住駝背老者喉嚨。

  『五行,金身!』噹,的一聲,色王陰陽人陰體牙齒斷裂,『五行,火焚!』

  緊接陽體因為烈火纏身的緣故,雙手雙腳立刻鬆掉,接著地下連續翻身,試著將火炎驅逐開來。

  「呵,這種陰招,老子十幾年就遇到好幾次了。」

  開了眼界!藏在一旁的劉裕心裡想﹕『實戰果然是比經驗,就算武功比人強,但要是實戰經驗不足,落敗喪命是必然之事。』

  色王陰陽人因為傷痕累累,鬥志殺意也都降到冰點了。

  咻咻咻咻咻咻,忽然之間,原本隱藏的六位黑影之人也都現身了。

  窮人谷七賢,高矮不一,但卻都一致帶著斗笠面具,神秘非常。

  說到七賢,東晉時期最出名就是竹林七賢。

  而窮人谷七賢卻很少人知道就是了。

   「哼,你們會後悔的。」色王陰陽人說出失敗者常用江湖台詞之後就轉身慢慢走。

  他相信這些成名已久的老前輩是不可能會背後偷襲他的,因為要偷襲早就偷襲了。

  「真難得,我們七位同時出現,應該有很重大的事情吧。」駝背老者拍拍身上的灰塵說。

  「這個先不提,我先來醫治這位女士吧。」七賢怪醫快速來到這位昏迷受傷的女人身邊,懷裡銀針不知道怎麼時候神速插到這位受傷女人重要穴道了。

  「小夥子出來吧,看在你還有一點點俠義之心,老頭子打算請你你吃一頓,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駝背老者往劉裕方向揮手。

  「呵呵,小輩失禮了,前輩願意請客,這可是非常大的榮幸,小輩怎麼可能拒絕。」

  「真會拍馬屁,實話跟你說,你從入谷那天早被我們留意許久了,總之先別聊了,等吃完飯後我們再跟你好好細細講解吧。」

 

 

 

 

     第五十六章 七賢 考驗之一  死林

 

 

 

竹林七賢在歷史上雖然被稱為賢者,但其實是七位放浪不羈的能人,行為一點都不賢,至於為怎麼這樣,主要是因為明明有能力,但卻因為腐敗的朝廷不受到重用,甚至猜忌,所以只能整天裝瘋賣傻,飲酒作樂的渡過每一天。

而窮人谷七賢也正是如此狀況。

  七賢分別為,道賢,道學最強的駝背老者。

        醫賢,醫學最強的山羊鬍鬚老者。

        術賢,陣法最強的光頭老者。

        書賢,知識最廣的白眉毛老者。

        酒賢,最會釀酒爆炸頭老者。

        匠賢,最會製造工具的掃把頭老者。

        樂賢,最懂音樂夫子頭髮型的老者。

  比較有意思雖然七賢都自稱老者,但外表其實有年輕有少有男有女甚至還有童顏。

   七賢院,雖然說是院,但卻只是簡單的竹林石塊打造的房屋,不過外圍有擺放竹林迷魂陣,一般人是很難可以進入就是了。

  「各位前輩感謝你們的招待,若有話就直說,小輩洗耳恭聽。」劉裕鞠躬行禮說。

  「呃,很好,那就直接說重點吧。」酒賢微笑點頭又繼續乾了一杯。

  「真是的,你喝醉了,還是我來說吧。」書賢站出來苦笑著說。

   書賢一開口,其他六賢眉頭卻忽然皺起來。

   只見書賢清嗓之後,就開始說起來,從天命論,天子說,南方之帝星。

  書賢的長篇大論終於搞到有人聽不下去出阻止了。

   敲,「痛!」術賢拿著不知名的大木槌將書賢從屁股狠狠敲飛。

「簡單說,我們推算出來你有天命,所以你願意接受然後通過我們定下的考驗,我們七賢將會全力在背後支持你。」,

   「嗯,好,考驗是怎麽?」劉裕沒有考慮就答應著說。  

   「爽快,考驗就是這個!」術賢直接用術法將考驗題目傳送到劉裕意識裡。

隔天凌晨。

  死林黃泉河。

  死林,跟窮人谷只隔一條河,不過因為裡面的環境地形險惡,謎樣兇獸一堆,所以沒有人敢居住,而此河被叫黃泉,自然是因為有去無回的意思,不過也因為凶險自然也有很多靈藥仙草,七賢有時候也會冒險進入。

  「在死林東西南北的邊境走一回,如果你真有南帝之命格,你應該會沒事,記住中途遇到任何人事物都是一種考驗不可逃脫,最後小舟上有美酒一壺附送。」

  酒賢露出微笑比出大拇指的畫面浮現中。

  雖然外表看似是舒緩的一條河流,但實際上卻暗藏殺機,河底每個區域都有不同水獸,不過其中最讓人感到恐懼就是食人魚族群。

 「出發了!」劉裕輕輕踏上小舟。

 這時遠方一個女聲呼喊﹕「公子等等!」

 「誰?」

  劉裕疑惑之間,忽然波濤洶湧,一個巨大的黑影忽然從河裡竄出來!

  是一隻張大嘴巴巨大的鱷魚。

  「危險! 女子著急大喊。

  碰的一聲,護體刀氣自動呈現半月掃出,巨大的鱷魚脆弱的腹部立刻被劃出一道巨大的刀疤震回水裡,巨鱷本來想要再反擊,卻因為血腥味道引來食人魚,轉眼間就被成一堆白骨了。

  「真兇殘,我說姑娘你找我有事嗎?」劉裕直覺這姑娘跟七賢絕對有關係。

 「你好,我叫青妹,是前幾天你救的女人青姨的乾女兒,我是來幫乾娘報恩的。」

  青妹相貌雖然平凡,但是豐滿的胸部打扮化妝氣質綜合搭配組合起來,跟美女比起來一點都不遜色。

  「姑娘好,其實真正救青姨是七賢不是我,所以姑娘報恩的對象是七賢才對。」

  莫名臉紅心跳,劉裕不知道為何自己竟然有這種特殊的感覺。

  難道這就是心動的感覺?

  「不,七賢當然要道謝,而你也不要謙虛了,總之青姨說一定要跟你道謝。」

  「這,好吧,我收到了,那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了。」

  「唉,真是的,你知道死林是怎麼地方嗎?總之我要報恩的東西,就是當你死林的導遊,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你知道死林?」

 「當然知道,因為那裏是我的出生之地。」

 「這,姑娘這可不能亂開玩笑,死林可是很兇險會讓人致命的地方喔。」

 「騙你又沒好處,要不是青姨堅持要報恩,我才懶得跟你去死林。」

 「唉,我沒時間跟你甩嘴皮了。」劉裕忽然發現跟漂亮的女人講道理是一件穩輸的事情,直接止住話題拿著划漿擺動離開。

 跳! 

「那出發吧!」青妹跳向小舟微笑著說。

  因為跳的力道不小,小舟搖擺的很厲害。

 「姑娘你知道這很危險好嗎?」

  劉裕被青妹大膽舉動嚇到,不過靠著深厚的內力,一個右手擺動,一股氣流很快就將小舟穩住。

 「喔,你這小子很行喔。」青妹明明作了壞事,卻還是特易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算了,你想跟可以,生死我可不顧喔。」 劉裕雖然嘴上這樣說,但只是嚇唬而已,真遇到麻煩劉裕還是會出手幫忙。

 「莫非,這這也是七賢的考驗之一?」這時劉裕腦袋忽然靈光一閃,青妹忽然的冒出來,或許是七賢一個月的試題之一。

 「對了,你別叫我姑娘了,直接叫青妹就好,不然萬一冒出一堆女人,那就很麻煩了。」

 「一堆女人?好,現在開始我就叫姑娘青妹,青妹我叫劉裕,我年紀應該比你大,你可以叫我劉大哥就好。」

 「呵呵,想佔我便宜,算了,我就叫你劉大哥就好吧。」青妹忽然想到女人的年紀是越小越能佔便宜,我這一聲大哥,看起來吃虧,但實際上可是大大佔便宜喔。

上一篇:天下夢 武俠 28

下一篇:天下夢 武俠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