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就要玩樂園!眾多景點門票優惠價 贊助
2021-10-07 16:56:08零下之翔

天下夢 武俠 28

憂愁刺客鴉,已經落寞暗門組織的掌門,投靠司馬道子是為了重振組織。

   南劍尊徒弟路易,有世族背景的力量支持。

   北刀王徒弟司馬空,一樣也是有世族背景的力量支持。 

  「四部,能惹不得罪只有源牛丸…」王國寶清楚,對比其他三人,源牛丸是沒有任何背後勢力,是唯一能挑戰的。

  司馬道子會議宮。

  核心人物都到場了,八部上四部屬,兒子司馬元顯,還有未曾露面的軍師,謀師形而上,外表很平庸的一個老人,但卻深得司馬道子絕對信任。

「沒猜錯,有一位神秘之人在黑暗面,一直牽引局勢的變化。」形而上望著桌面上地形棋子著說。

「之前沒留意,是因為彼此目標相同,如今就不同了,必須趕快找出此人。」

「謀師京城就讓你全權負責,我要專心準備出征的事情了!」

「遵命,王爺。」

 

 

 

第五十三章  桓玄天下 四 戰爭               

 

隔天,軍營武場上,源牛丸對上王國寶。

生死之戰!

此戰誰輸就用那顆人頭祭旗,當作出征軍獻給軍神的供品。

司馬元顯坐在主位,因為其父司馬道子正在朝中跟群臣開會準備戰爭的儀式。

另外八部只有下四部的人來而已,上四部都在進行更重要的事情。

「雖然很討厭你,但你還欠我很多酒錢,不要忘記喔。」 憂愁刺客鴉冷冷著說。

「放心,鴉兄,一定還會讓你有機會欠酒錢。」

「去死吧。」

相對源牛丸的輕鬆,王國寶卻是表情意外凝重。

犧牲這麼多,甚至不惜讓王氏之望族分裂,本來只想至少可以提振王氏分支可以恢復以往地位,如今竟然搞到王氏之望族能要全軍覆沒,是太貪心了嗎?

「我絕對不能敗!」王國寶垂頭低聲說。

「雙方就位,開戰!」司馬元顯手勢一起,

王國寶搶先出擊!

『雙鞭筆法,雙龍飛舞!』用鞭當筆,大地藍天當紙,斗大的龍字浮現,「好!」源牛丸不自覺稱讚一聲,真想不到這個被說沒節操,品行不端的帥大叔,竟然會有如此漂亮的一手武學,『修羅訣,修羅瞬閃!』初次面對這種筆法武功,源牛丸也拿出壓箱寶了。

 

「那是書聖王羲之的武功嗎?」憂愁刺客鴉皺眉,莫名的心揪了一下。

閃閃閃,源牛丸無數殘影全都閃過,雙鞭刁鑽詭異的攻擊模式竟然都沒打到,這讓王國寶吃驚異常,因為是第一次公開施展,所以除非很了解書法,不然極少有人第一次都能全部閃過,連碰都沒碰到。

「這怎麼可能?」,「要用壓箱寶嗎?」

另一邊源牛丸雖然看似輕鬆全部閃過,但其實自己已經使出最高階的修羅瞬閃了。

修羅瞬閃,共分三階段,第一階段速度,用極快腳步閃躲。

第二階段預判,用經驗預測對方招式的攻擊模式。

第三階段心閃,用第七感閃躲。

尤其是第三階段,必須在深山猛獸區不持武器修練,練到遇到危機就可以自動閃躲才合格,當然很少人可以順利成功就是了。

「王大人如果你還有壓箱寶那就快用,因為我的耐心快要沒有了。」

源牛丸說完快速拔刀又收刀,二迴旋斬發出驚人破風聲,咻咻,雙鞭立刻變成四鞭。

「可惡。」王國寶望著斷掉的雙鞭,心裡震驚,這可是百蟒之皮打造而成的,竟然就這樣斷了。

「哎,抱歉了,耐心歸零。」源牛丸呈現拔刀姿態。

『修羅斬!』

「很好,那你來吧!」王國寶激動大喊,看似絕望其實是在誘敵。

  修羅斬,依賴奇幻的步伐和速度為殺招,單純卻很致命。

  『封鎖速度』就是此招最大的致命傷。

  這可是王國寶用重金買來的情報,情報來源可是全國最值得信賴的『蜂網』,天下第一的情報組織。

  踏踏踏踏,源牛丸先是慢慢的踏出一兩步,咻咻咻,接著速度加快,身影忽然變出七個分身。

  『修羅斬,七星!』

  致命一瞬間,王國寶兩手快速將斷掉的雙鞭握柄大拇指一扣,忽然綠色煙霧冒出,兩把綠色似筆的短劍出現,『書聖訣,蘭亭集序!』王羲之一夜悟出所寫的行書,被評為天下第一行書,後來更融入武學,不過後代傳人無人能領悟精粹。

  當然王國寶也不能,所以必須依賴一些小技巧。

  綠毒,可以從皮膚直接麻痺人的感官神經,陷入一種幻覺的狀態,當然王國寶早就是事前服藥。

  「無恥。」路易和司馬空露出不削的表情,當然用毒並沒有違反規定就是了。

  高手對決,用毒只能出奇制勝,更重要的是用毒之後的致命殺招。

  那就是三成境界的書聖訣,蘭亭集序,二十“之”字劍訣,蘭亭集序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二十個之字,各具風韻,皆無雷同。

  這時的源牛丸陷入無可形容的筆墨世界,原來該敗,然而成也蘭亭集序,敗也蘭亭集序,王國寶太相信只有自己再加上毒的相乘作用,絕對有三成境界得書聖訣,但事實上正正得負,源牛丸的修羅斬早快了一步,比被毒侵入之前更快一步斬出去了!

  喉嚨噴血,王國寶四肢一麻跪下來,雙手一直摸著喉嚨,輸了,但若能及時止血治療還是可以保住小命。

  「… 」身後源牛丸持刀卻沒有收刀,只是一直沉默,似乎是因為被毒麻醉的關係,就在這時,司馬元顯拔劍緩緩走在舞台中。

  「獻首祭戰神。」一個快速的破風之聲,「… 」王國寶痛苦終結,首級離開身軀!

  『出征!』

 

 

        第五十四章 黑市勢力

 

  一個國家一定都有黑白兩種勢力的存在,也就是官方機構跟黑幫組織這兩種,很奇怪的是黑幫這種不合法的組織,不管官方如何取締,也永遠無法消除。

  如今東晉首都建康黑市。

  黑市,就是非法交易的市場,利益非常龐大,王公貴族在這裡也會常常遇到。

  當然黑市也是有分等級的,以金銀玉銅鐵五個階級來區分。

  剛交易的新手只能進入鐵跟鐵的市場交易,接著隨著金錢交易多寡和誠信才會往上爬,而要到達銀玉這二個階級,都至少是貴族等級的,至於金最高等級,則是必須被認證本身有稀世物品等級才可以進入。

  利益如此龐大,自然就會有強大勢力介入,黑市的勢力非常多,

  但目前最具影響力大概只算三個,浴鳳七樓的色王,流氓街的力王,三星館的賭王。

  不過根據最新八卦消息,黑市近期出現一股新勢力領頭被稱為黑王。

  浴鳳樓,打造非常特殊,主要的七樓呈現七星排列組合,而七樓的外圍則是一圈又一圈的花巷,要是沒人帶領很容易就迷路了。

  浴鳳第三樓貴賓室。

  一張桌子坐著四個人,鬼師、歐將、蓮女還加上新的一位陌生面孔,罪將,散亂白髮的老人,臉上左頰刺著罪,是四大將年紀最老,江湖閱歷最多的一位。

  「這種地方讓人很討厭。」蓮女開口說,「話說這種的主人面子還真是很大,我們都快等了半小時。」

  「軍師大人我有點犯酒癮,可以先酒幾杯好嗎?」罪將看著貪婪看著桌上的酒瓶說。

  「沒禮貌,老頭子你就不怕喝酒誤事嗎?」歐將出聲譴責說。

  「呵呵,沒猜錯,應該是早已經出事情了,所以不喝白不喝,這裡的美酒『醉仙』可是非常有名的喔。」

  「嗯,你在說怎麼你知道嗎?」

  「是嗎?」鬼師

  罪將沒有回答,倒是鬼師有所領會的說。

  忽然之間外面爆出一連串的土牆倒塌破碎聲音,接著一堆吵雜的聲音響起。

  鬼師、歐將、蓮女接連快速走到樓上陽台觀看。

  而罪將則是趁機灌了幾口醉仙。

  「呼,讚啊!」

  浴鳳七樓的頂上,色王正跟一個霸氣臉龐之人纏鬥著,而其餘六樓的樓主也分別站在附近高樓觀看,似乎沒有想幫忙的意思。

  色王陰陽人,雌雄同體,日夜吸取幼童幼女精華,販賣毒品謀利,是非常殘酷無天良之人,誰得罪他,不只是本人連親人都會被折磨到生不如死,因此其手下都只是因為恐懼被迫聽命,而高階的部屬則是被強制服下毒藥,一個月給一次解藥。

  當然這些部下心裡都非常不爽,一直等待一個人出來收拾色王。

 

『邪王訣,刀部,血指刀!』消失多年的驚人武功再度出現在一個陌生臉龐之手,色王雙袖飛舞,一圈又一圈的紫毒藤成盾一一擋住血指刀氣,「這等修為,真不可思議!」觀看的歐將皺眉,運氣成刀氣,內力的修練至少都要一甲子的功力,然而這人應該不到三十出頭吧。

  「嗯,這是?」鬼師施展天眼通,看到了一絲紫龍之氣,「找到了。」

  「呿,臭小子,報上名來。」接連的快攻,竟然導致色王體力不支,不由得出言緩一下口氣。

  「寄奴。」寄奴知道色王用意,假裝攻勢暫緩報上名號。

   「誰派?」色王正要再問,寄奴攻勢早已經上手了。

  『邪王訣,血旋刀!』

 

中計,話還沒說完,一道龍旋風刀氣迎面而來,重傷!

 

「不對啊,色王的陰陽內功優點就在源源不斷,生生不息,怎會如此不濟?」罪將拿著一瓶酒探頭出來著說。

  又是一輪沒有歇息空檔的快攻,色王要不是依賴天羽絲綢的保護,早就玩完了。

  不過再繼續下去守下去也是玩完就是了。

  「可惡拚了!」色王打開禁忌武脈,一股詭異的陰陽之氣立刻將寄奴震開。

  混帳,看那六樓主的反應,還有選在我閉關時刻突擊,絕對有內奸,不過對我如此了解的人應該都死光才是,莫非是那賤女人逃過死劫。

  因為妒火,因為想要折磨,所以故意沒當場殺死,想讓賤人受盡毒藥侵蝕痛苦而死,卻反而讓他逃過死劫嗎?

  「早該如此了。」寄奴不懼反而有點喜悅,日後要面臨的強敵只會越來越強,若一味依賴計謀,那只會讓自己越來越弱,而且此戰另外一個重要目的就是以強大的實力威攝黑市。

   色王陰陽人衣袖翻飛,一個小血色人皮鼓已經持在手裡。

 

咚咚咚,聲音融合著內力響徹浴鳳七樓周圍百里,然而此鼓聲卻沒有絲毫殺傷力,寄奴眉心一皺,

 「你果然選擇了下下策。」

 浴鳳七樓地下密室,十具童子殭屍聽到鼓聲召喚立刻破門跳出地下。

  童子殭子金剛不壞,屍毒驚人,不過只能在夜間作戰,在白天出現會被日陽之氣蒸發撐不到一小時,色王陰陽人為了牽制寄奴,已經果斷要犧牲這十具用心打造的童子殭屍了。

  『十絕殺陣!』色王陰陽人飛舞擊鼓,如九天玄女,妖豔動人,要是不看容貌只看身形,絕對會認為是絕代美女。

  十具童子殭屍也隨著鼓聲有秩序的踏陣將寄奴的生路全部封住。

  寄奴面對『十絕殺陣』絲毫沒有畏懼,反而冷笑數聲,『邪王訣,毒部,喚恨!』,以毒攻毒,寄奴十指如同彈琴般飛舞,用毒氣凝聚的的黑針,快速射向十具童子殭屍的眉心,十具童子殭屍同時動作停滯,不過很快又有新的動作。

  「哈哈,你這個蠢貨,我精心打造的童子殭屍百毒不侵,你對他們用毒有何作用!」

  「是嗎?不過我的毒並不是要消滅他們,只是稍微喚醒他們死前的那一瞬間!」

 「怎麼!」色王陰陽人震驚,這十具童子因為要用仇恨煉製換心,所以都是被酷刑折磨到死,所以當他們死之前恨的目標最大之人就是他,不過色王陰陽人透過密術,將最恨轉變成最愛,這些死童殭屍才會聽命於他,所以一但被喚醒死前那刻的記憶!那就非常不妙了。

 『啊啊啊啊啊!』果然十具童子死前記憶一恢復,立刻同時發狂對著色王陰陽人大叫,接著集體快速攻擊色王陰陽人!

  「可惡!」,『陰陽訣,陰陽兩分』,色王陰陽人雖然錯愕但不慌,畢竟身經百戰,必須用最快速度消滅掉這十具童子殭屍。

  男體,女體分離的迷蹤步伐讓十具童子接連撲空,接著又使出極耗真氣的『陰陽訣,羅剎亂爪!』

  陰陽女男雙體,分進合擊,很快就將十具童子殭屍打倒撕裂,童子殭屍消滅之後,男體,女體立刻又合為一體,不過合體的瞬間,會有短暫的真氣停滯現象,這一瞬間的破綻,寄奴當然不會放過,一道刁鑽軌道難測的綠箭立刻發射出去,色王陰陽人雖然發現,但是真氣停滯無力阻擋,綠箭立刻朝著色王陰陽人天靈蓋貫穿下去!

 「啊,我不甘願啊!」色王陰陽人對天大吼快速倒地。

這招是『邪王訣,弓部毒部合一,一貫天祭!』,專破邪門功體。

 「哼,要是你一開始就不依賴這些可憐孩童,或許我還能饒你一命。」

  戰局勝負已分,接著寄奴雙手凝氣發出綠火將色王陰陽人和十具童子殭屍焚燒,然後又運功施展『邪王訣,毒部,煉丹!』,只見冒出來的黑色毒煙,快速旋轉成一顆如同車輪般的大黑球,接著慢慢縮小實體化成為一粒黑丹,這時寄奴從腰掏出寶瓶裝進去。

   這時浴鳳六樓的樓主早已經看到一切,立刻接連奔馳過來下跪大喊說﹕「 恭迎新樓王上位!」

 「各位,我叫劉裕,我不想強迫大家臣服於我,我給妳們七天時間考慮,要是願意認我當王就七天之後再回來吧。」

 「呃,遵命。」六樓主互看彼此一眼,然後同時回答著說。

  這時遠方觀看著鬼師露出很有意思的微笑說「終於遇到該遇之人了。」

上一篇:天下夢 武俠 27

下一篇:天下夢 武俠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