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0 15:30:21(逸竹)野叟

【詩詞賞析】 人生愁恨何能免 銷魂獨我情何限



【詩詞賞析】   人生愁恨何能免       銷魂獨我情何限
南唐   李煜《菩薩蠻》:
    「人生愁恨何能免,銷魂獨我情何限。
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 
       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
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李煜(西元 937年~西元 978年),或稱 李後主,為南唐的末代君主(其父 南唐中主 李璟在位時,已向 後周皇帝 柴榮稱臣,去了帝號),祖籍徐州。
      李煜原名 從嘉,字 重光,號 鐘山隱士、鍾峰隱者、白蓮居士、蓮峰居士等。政治上 毫無建樹的李煜 在南唐 滅亡後 被北宋俘虜,但是 卻成為 中國歷史上 首屈一指的詞人,被譽為 詞中之帝,作品 千古流傳。

注釋:
1.《菩薩蠻》:詞牌名。雙調 四十四字,前後闋 均兩仄韻 轉 兩平韻。此詞調 又名、《花間意》、《梅花句》、《晚雲烘日》等。此詞調 於《尊前集》、《詞綜》等本中均作《子夜》。 
2. 何能:怎能。
3. 免:免除,消除。   
4. 銷魂:同「消魂」,謂 靈魂離開肉體,形容 極度的愁苦或極度的快樂。這裏 用來 形容哀愁到極點,好像 魂魄離開了形體。語出( 梁 江淹《別賦》,「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5. 獨我:只有我。
6. 何限:即 無限。   
7. 重歸:《南唐書 後主書》注中作「初歸。  
8. 故國夢重歸:夢中 又回到了故國。  
9. 覺:睡醒。
10. 覺來:醒來。
11. 垂:流而不落之態。   
12. 誰與:有誰一起。
13. 高樓誰與上:有誰同自己一起登上高樓。   
14. 長記:永遠牢記。
15. 秋晴:晴朗的秋天。
16. 望:遠望,眺望。   
17. 還:仍然。 
18. 還如;仍然宛若。

語譯 :
       人生的愁恨,怎能免得了?只有 我 傷心不已,悲情無限!
我夢見 自己重回故國,一覺醒來卻仍然要 面對身為俘囚殘酷的現實,不由得 雙淚暗垂。
      誰與我 一同登高樓?我永遠 記得 一個晴朗的秋天,在高樓眺望遠景,心情多麼愜意。
      這往事 已成空幻,已 不會再現了,如今 仍然宛若 在夢中一般。

賞析:
       李煜是 五代 南唐後主,他在 文藝方面 有很高的成就。尤以「詞」著稱,是中國歷史上 首屈一指的詞人,被譽為「詞中之帝」。
       但是李煜沒有治國能力的人,卻當了「一國之主」,終於國破,被 宋軍俘往 汴梁。這首詞,是李煜 後期作品的代表作之一,作於李煜國破家亡、身為俘囚之後,描寫 他對故國、往事的懷思和對 囚居生活的悲哀、絕望。
       這首詞,以「夢」為中心,描寫 一切成「空」,全詞 八句,用情摯切,不事雕琢。全詞 有感慨、有追憶、有無奈、有悲苦,其 情真意切而 感人不淺,同時 也因其自然流露,如 杜鵑啼血、哀婉動人,堪稱「絕唱」。

參考資料:
        李煜後期的詞(亡國 被俘虜後的詞),才是他人生當中 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這首詞, 也是後期的水準之選,「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說出他 已是亡國之君, 唯有 緬懷及夢迴 往昔 歡樂情景,對比現實 落差太大,那種 無力回天的傷痛,難以言傳。至於 他前期的詞,只是 歌筵酒席 享樂的詞,水準 相差一大截。
        文學是苦悶的象徵。一國之君 淪為囚徒,其苦悶 難以抒懷,而 表現在詩詞,成就 一代詞宗。
C. Wah 2017-03-15 09:54:59

http://mypaper.pchome.com.tw/cwah/P8

三千里地山!

版主回應
南唐 李煜《破陣子》: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
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
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銷磨。
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揮淚對宮娥。」
2017-03-15 12:13:58
蘇彩惠 2017-03-13 20:46:50

很久沒上pchome,卻沒想“聞”見李後主還再“恨”....真可悲又才情洋溢的“皇”。

版主回應
彩惠 早安
彩惠 彩繪
有創意 又好記
謝謝 來訪回應

一國之君 淪為囚徒 其苦悶 難以抒懷
台灣之子「扁皇」之文集 如出版
或許
哀婉動人
2017-03-14 07:30:46
(悄悄話) 2017-03-13 12: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