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3 13:04:25(逸竹)野叟

【詩詞賞析】 煙銷日出不見人 欸乃一聲山水綠





【詩詞賞析】 煙銷日出不見人   欸乃一聲山水綠

唐  柳宗元《漁翁》:
「漁翁夜傍西巖宿,曉汲清湘燃楚竹;
煙銷日出不見人,欸乃一聲山水綠;
   迴看天際下中流,巖上無心雲相逐。」
   
    柳宗元(西元773年~西元819年)字子厚,出生於長安京城,自稱「河東解人」(河東 今山西永濟)。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他與韓愈是「古文運動」的倡導者,並稱「韓柳」。他與韋應物合稱「韋柳」,都是著名的田園詩人。
 (唐宋八大家是指韓愈、柳宗元、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王安石和曾鞏。
明朝 茅坤 編選這八人的散文為《唐宋八大家文鈔》,於是 「唐宋八大家」的名稱,便 流傳於世。)

注釋:
1. 西巖:湖南永州西山。
2. 欸乃:搖動船槳的聲音。
3. 無心:指 雲自由自在飄動。

語譯: 
    漁翁夜晚的時候,住宿在湖南永州的西山下,早晨的時候,汲取清澈的湘江水,燃燒楚地的竹子,做炊事。
    平日在江上維生,當雲煙散盡,日出的時候,已不見漁翁的蹤影,只見他搖動船槳,欸乃一聲,倘佯於青山綠水之間。
    回頭一望,只見 江水好像由天邊中,傾洩流下,白雲 在西山上自由自飄動。

賞析:  
     這首詩,以「漁翁」為題。首言 漁翁的生活,是 晨起汲引清澈湘水,燃起楚竹,做炊事。夜宿在西山下。平日在江上維生,搖動船槳,倘佯於青山綠水之間。回頭一望,只見江水好像由天邊中,傾斜洩流下,白雲在西山上自由自飄動,何等愜意!生活在鄉間,雖無都會繁華,但 生活悠閒,精神生活的富足,更甚於物質。
    柳宗元,遭到貶謫流放之後,始終 保持堅忍的精神。正如 那 寒江垂釣 的漁翁一樣,顯現 其清高孤傲,守志不渝,不為環境所動的超然品格。
    柳宗元自比「漁翁」,寫出 漁翁置於青山綠水之間,一種逍遙自由的心態,人與大自然融為一體,而臻天人合一的境界。
 
參考資料:
    蘇東坡 以為此詩,用 前四句 即可,末兩句「迴看天際下中流,巖上無心雲相逐。」「雖不必 亦可」。這不經意的批評,引起 持續數百年的爭執。                       
    南宋 嚴羽、明 胡應麟、清 王士禛、沈德潛 同意東坡,認為 此二句刪好。
    而南宋 劉辰翁、明 李東陽、王世貞 認為不刪好。劉辰翁 以為此詩「不類晚唐」,正賴 有此末二句(《詩藪•內編》卷六引),李東陽 也說「若止用前四句,則與晚唐何異?」(《懷麓堂詩話》)
    兩派 分歧的根源,主要就在於對「奇趣」的看法不同。蘇東坡 欣賞此詩「以奇趣為宗」,而刪去末二句,使詩 以「欸乃一聲山水綠」的奇句 結,不僅「餘情不盡」(《唐詩別裁》),而且「奇趣」更顯。 而劉辰翁、李東陽等 所菲薄的「晚唐」詩,其顯著特點之一 就是奇趣。刪去 此詩 較平淡閑遠的尾巴,致使 前四句 奇趣尤顯,則與晚唐何異?
    兩相權衡,不難看出,後者立論 理由頗欠充足。晚唐詩固有獵奇太過 不如初盛者,亦有出奇制勝 而發初盛所未發者,豈能 一概抹煞?如此詩之奇趣,有助於表現詩情,正是優點,雖「落晚唐」何傷?「詩必盛唐」,不正是說明 詩衰落的病根之一麼?
    蘇東坡,就詩立論,其說較為通達。選錄作品 應該維持原貌,不當妄改;然而 就 詩詞賞析 而論,「可有可無」 之句,究以割愛為宜。 

 

(悄悄話) 2015-02-24 13:12:45
2015-02-24 02:18:42

來這賞詩
真方便
之前留下來的國文課本都可以拿去丟掉了

版主回應
網友的鼓勵是
PO文的動力
謝謝

看到友台 三行詩
簡潔有力 很有特色
2015-02-24 07:50:37
(悄悄話) 2015-02-24 00: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