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2 16:12:49(逸竹)野叟

【詩詞賞析】女子弄文誠可罪 那堪詠月更吟風



【詩詞賞析】女子弄文誠可罪  那堪詠月更吟風

宋  朱淑真《自責》(其一):
「女子弄文誠可罪,那堪詠月更吟風?
磨穿鐵硯非吾事,繡折金針卻有功。」

  朱淑真 ,生卒年不詳,號幽棲居士,南宋錢塘﹙今浙江省杭州﹚人,也有說是海寧﹙今浙江省海寧﹚人。祖籍歙州(今安徽 歙縣)。
  朱淑真,工詩擅詞,亦工書畫。明  田汝成《西湖遊覽志》 記載 朱淑真「嫁為市井民妻,不得志歿」。「父母復以佛法并其平生著作荼毗之。」
   朱淑真詩詞,大多是 抒發心中的幽怨或對愛情的憧憬。宋 宛陵(今安徽宣城)魏端禮 發覺她的詞才,四處奔走收集朱淑真的遺作,爰編其專輯 題名為《斷腸集》,並為之作序,序中:「稱揚其詞文清婉,哀感頑豔,讀之令人斷腸。」後人 以之媲美李清照的《漱玉詞》,並稱雙絕。
《斷腸集》傳誦於後世,其中最為人稱許,也最引起某些衛道之士 所非議者,就是這些不避禮教、不畏人言、直抒胸臆的愛情詩篇。臨安(爲浙江省杭州市屬市)王唐佐 為之立傳。近人 冀勤 編有《朱淑真集注》一書。

註釋:
荼毗:﹙音ㄊㄨˊ ㄆ一ˊ ﹚ 梵語Jhapita的音譯,佛教之殯葬禮儀。又作荼毘,本為燃燒之意,通常指焚燒遺體,埋其遺骨,即所謂火葬。荼毗,為印度四葬之一。在佛陀出世之前,這一葬法被視為正葬。

意譯:
   女子 想要識字、讀書、作文,都被當成「非婦德所尚」、「非閨門所重」之非常罪過。更遑論 是衛道之士 所不能接受的,「吟風詠月」、「風花雪月」的吟詩填詞了。
   至於痛下決心,磨墨習字,並不是女子,應關切的事情。女子的工作表現,是在 用金針刺繡等女紅事務 下功夫,折斷金針越多,顯示功夫越深。

賞析:
   從詩題「自責」和「女子弄文誠可罪」、「磨穿鐵硯非吾事」的詩句來看,似乎是為自己違背禮教的行為 進行自責,但 從其所作所為 來看,卻是在對封建禮教進行嘲諷,及為自己的才能和悖逆,抒發心中的不滿。
   她知道女子「舞文弄墨」為禮教所不容,但自己 卻不僅飽讀詩書,還寫了 許多讓道學家們,所不能接受的的詩詞,後兩句以「鐵硯」、「金針」對舉,將封建社會嚴格的性別職業定位 以及 由此而形成的懸殊地位,展現在人們面前。在對「非吾事」、「卻有功」的否定和肯定中;在酸楚的自我解嘲和無可奈何中,表達了強烈冒犯封建倫理秩序的衝動,蘊涵著自己心中深深的不平和憤怒。
   細味「那堪詠月更吟風」,非但沒有自責之意,反而充分表現了 其對自己生命價值在「詠月吟風」中,得到確認時的愉悅和滿足。

參考資料:
   中國傳統社會對於婦女而言,有著「重男輕女」的刻板觀念,「男尊女卑」的思想深入人心,傳統社會對婦女的主要要求,以家庭為主要活動空間,安分守己做好賢妻良母的角色,就是想達到依據這些要求,一定要奉傳統女教的「三從四德」為圭臬。
   這大概可以從「女子弄文成可罪」的傳統心理,去發現她們的思想負擔,也只有如此,才能了解她們內心深處,夢想「吟詩作賦」,又害怕社會批評的痛苦掙扎。
   古代女性 地位不高,接受教育的機會不多,時人多有「女子弄文誠可罪,繡折金針卻有功。」的觀念。數千年的中國文學史裏,女作家 的確 少之又少。以宋朝為例,宋詞的文學 成就極高,知名詞人 逾千,但 傳頌後世的女詞人,只有 李清照和朱淑真兩位。

煙梭 2014-12-12 18:30:50

肇誤大字寫成天字晚輩在此跪以致歉

版主回應
yt 很喜愛瀏覽
您的詩文
天氣轉涼
保重
2014-12-13 07:00:10
煙梭 2014-12-12 18:23:26

你是文学大師‧那敢亂說‧好我向夭師賠罪‧一鞠躬!

版主回應
yt 才疏學淺
看不懂 您的留言回應
開個玩笑
失敬
2014-12-13 06:58:15
煙梭 2014-12-12 15:25:33

謝!謝!謝!大家有餘想才是女子文rx

版主回應
昌?昌?昌 蘇貞昌 儂是男子漢XD 2014-12-12 17: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