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31 11:37:17馬來魔 (魔哥)

賀歲專題:【97家有囍事】:為什麼下一個世代沒有周星馳?




馬來魔影評:《97家有囍事》(All's Well, End's Well '97)。評分:80分

◎【一言以蔽之】:當喜劇演員變成「高風險職業」,下個世代將很難再有周星馳

*建議觀看平台:HamiVideo





世界上有兩種演員風險特別高,一種是動作演員,一種是喜劇演員。動作演員冒著生命危險在表演,但幾乎不可能得到任何演技相關獎項,而在這個凡事要求政治正確的時代,喜劇演員也成為高風險職業,只要被認為說錯一句話,輕者就是炎上危機、公關災難,更嚴重的情況就是被威爾史密斯打巴掌!喜劇本來就不正經,但在這個嚴肅主義至上的時代,「不正經」卻成為一種原罪,每個人都要求喜劇演員「尊重這個,尊重那個」,但最不受尊重的或許就是喜劇演員本身,在傳統教條的影響之下,很多人每天都像在過年,因為每天都被規定只能講吉祥話,這時候真的需要再看一次周星馳電影,懷念那個「不正經也可以被接受」的年代。

1992年的《家有囍事》創造香港賀歲片票房奇蹟之後,監製黃百鳴再接再勵,推出《97家有囍事》,等於是《家有囍事》的「類續集」,為何說是「類續集」而不是正統續集?因為這個97年的版本和92年的版本相比,只有主演類似(都有黃百鳴和周星馳),主架構類似(都是講述家庭關係以及愛情故事),風格也類似(都是無厘頭喜鬧劇),但基本上只有概念類似,人物和故事完全不同。當然這部「類續集」的成績顯然無法和第一部相提並論,甚至多年之後早就被人遺忘,直到92年版本的《家有囍事》時隔三十多年重新在戲院上映,才有串流平台搭上這波熱潮,將《97家有囍事》重新上架,也意外喚醒不少老觀眾的記憶。

《97家有囍事》由著名喜劇導演張堅庭執導,黃百鳴身兼編劇、監製及主演,並且再度找來周星馳當成賣點,據說周星馳在接拍本片時的片酬已高達1500萬港元,比第一部《家有囍事》的800萬高出將近一倍,可見他當時的身價到底有多驚人,才有資格這樣「獅子大開口」,或許是因為周星馳太貴了,所以片商已經請不起上次的原班人馬,可是上次參與演出並且合作愉快的張國榮,雖然這次沒有參加演出陣容,但他還是很夠意思的主動跑來客串,片尾的一場剪綵活動的壓軸戲,就可以再度看到張國榮和周星馳同台,如今看起來,這個畫面格外珍貴。

這是香港回歸前周星馳主演的最後一部電影,也幾乎可以說是港式無厘頭喜劇的時代總結,此後整個環境發生難以想像的變化,導致這類的賀歲片或者喜鬧劇逐漸減少,即使仍然存在,也只是對周星馳早期表演方式的粗淺模仿,再也找不到最正統的港式喜劇精髓,原因在於香港電影進入中國之後,必須經過嚴格審查,早期多數的搞笑橋段就是因為百無禁忌所以才好笑,一旦經過審查,不免綁手綁腳,最諷刺的是連周星馳也成為中國的政協委員,即使在任期內沒有提出任何具體提案,但等於還是正式進入體制內,不再是自由自在、毫無包袱的喜劇表演者,當周星馳都不再周星馳,香港還有機會出現下一個喜劇巨星嗎?

事實證明,這30年來,香港不再有周星馳一般的喜劇超級巨星,而且現在透過這兩部《家有囍事》重新看他當時的表演,無論是對同志族群的揶揄、對性別主題的嘲弄,或是對精神病人的惡搞,如果放到現代,可能會被有心人士罵到道歉為止(即使道歉也不會放過你),這就是30年來不再有另一個周星馳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環境不一樣了,有形的審查(政府)以及無形的審查(輿論),導致政治正確的紅線正在逐年增加,喜劇的禁忌多了,不能演的東西多了,包袱也就越來越重了,即使你有一百萬個理由支持這些包袱,我也不否認那一百萬個理由或許都有其正當性,但是扛著一堆包袱的喜劇,又怎麼可能會讓人笑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