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還能抽好禮,年終換機靠自己 贊助
2021-10-24 19:30:56玉山薄雪草

大山習飛:【處暑】品田山、池有山 (之三) 110-8-24

前一篇: 大山習飛:【處暑】品田山、池有山 (之二) 110-8-24

*新達池、新達山屋

前往新達的草原上,開始出現樹冠呈圓錐形的冷杉。

9:30我們先遇見了往大霸尖山的叉路,也就是我們還沒有走過的秀霸線。

9:35來到新達池與新達山屋。此時天氣轉陰,回看來時的池有山,覆滿墨綠色的鐵杉森林,山頂有薄雲微繞。

 

雖然九點半應該是平日作息精神最好的時間,但是今天從兩點前起床到現在,已經超過七個半小時,從開始步行到現在也已超過六個半小時。我們在山屋前的木桌椅趴著小睡十五分鐘補眠。

9:50離開新達山屋,山徑沿著箭竹草原緩上坡。

*高山症

雖然一家人都沒睡好,小瑀魚和爸爸一路有說有笑的走在前面,小咕嚕則從池有山頂下山後,不時感到頭痛,遇到較陡的上坡就顯得較疲倦無力。

我大致猜到除了他高二下常為了兼顧學業與科展而晚睡,疫情停課期間的體能鍛鍊不足之外,應該也與海拔高度上升適應有關。

回想近幾年的高山之行,他確實擁有較易發生高山症的體質。只要海拔高度上升較多,小咕嚕通常都會有輕微的高山症狀,需要在山屋睡過一覺,適應之後情況就會好轉。

奇萊主北之行上稜線山屋是如此,南湖大山進圈谷山屋也是如此。這回安排一日山行,加上前一晚在武陵睡得很淺,高山反應很難避免。

大約是從池有山後,有大半天時間,我深刻體認到當母親的「心懸於外」是怎樣的感受......。

10:45山徑離開箭竹草原,進入森林裡。走在森林下層的箭竹林間,小咕嚕雖然不太舒服,仍不時指著他觀察到的各種菇蕈給我看。

*品田前山、品田山

11:10走到森林的盡頭出現裸岩崖壁,應該就是品田前山,此時前方竟然一片霧白,而大霧瀰漫中,若隱若現聳立的裸岩山頭,就是不久前還清晰可辨的品田山。

在我們前面有一位獨行池有品田的男士,一開始,我只聽見他自言自語的說話聲,知道前面有人,有時雲霧收攏的瞬間,我又會看見他攀石援繩而上的身影。

品田前山與品田山都是非常堅硬穩固的砂岩,行走兩山之間,需要克服的是在斷崖裸岩上移動時的暴露感。

必須先小心攀下品田前山的裸岩崖壁,至兩山之間的鞍部,再小心循著崖壁攀上品田山。沿途都有繫繩可供攀援,幫助保持平衡。

在移動時,腳步還是要踩穩,掌握三點不動一點動的原則,不要將全身重量都放在繩子,或是過於仰賴繩索。

 

 

在品田山崖壁上,回看品田前山,前山同樣陷入了一片迷濛。看來,品田山附近也是雲霧匯聚之處。

我想起三年前在颱風過後前往大小霸,體驗了霧雨籠罩中的大霸尖山,然而離開大霸霸基後,似乎雲雨也盡皆止步。當時不免疑惑難道下雨的雲只徘徊於大霸尖山附近?

在上達品田山頂前,小咕嚕和我循著細碎的叫聲發現幾隻跳躍於冷杉枝椏間的火冠戴菊鳥。

11:55品田山。遇見前面那位獨行的男士已在山頂休息。

在山頂午餐,小咕嚕說吃不下,穿上風雨衣躺在地上休息。阿德煮好熱水泡燕麥片時,我叫醒小咕嚕起來一起吃,他勉強地吃了一些,不久卻吐了。

12:35我們在週遭一片白茫茫的山頂合照之後,離開品田山。從品田山的崖壁眺望對面的品田前山,會覺得前山的崖壁也同樣嶙峋嶔崎。

 

 

13:55在霧雨中經過新達山屋,此時山屋外面已經有許多支隊伍。沒有開放住宿的山屋,不知為何被打開了,外面搭著幾頂帳篷。

早上在半路遇到的那支說往桃山的路斷掉,改走池有品田,晚上要住三叉營地的隊伍,此時不知為何出現在新達山屋門口。

我們必須在天黑之前回到武陵,並未停留。在霧雨中穿行著鐵杉林回程。

14:50來到池有名樹。沿途一直遇見上山的隊伍,前往新達山屋。

15:05經池有山第二叉路口,進入石流坡區,再前行五分鐘,經早晨上池有山的叉路口。

15:15經三叉營地,到三叉路口。我們短暫休息五分鐘後下山。

*叮嚀

從品田山下山的路途,小咕嚕因為仍然頭痛而走得很慢,遇到上坡會喘,但是回到三叉路口時,他已經好了大半。

我想起五年前走奇萊主北的時候,那次我的體力非常差,時常是小咕嚕在後面陪著我走。

在他走得很慢的這段路程,我跟小咕嚕說:過去這些年小咕嚕的體力很好,是因為一直都很早睡,而且有長期運動的習慣。

今年因為疫情,小咕嚕的運動量明顯減少,再加上從寒假開始忙科展,有很長一段時間時常太晚睡。

明年此時,他就要上大學了,我希望他在大學生活中,即使週遭的同學都熬夜打電動或趕作業,小咕嚕也能夠將照顧好自己的健康放在第一位。

我跟小咕嚕談了視力、過敏體質、高山症......的問題,如果未來需要去野外做調查,有上高山的行程時,就需要先預備高山症的藥。

從三叉路口再往下走了一段路之後,小咕嚕才恢復說話有力,而且主動說感覺到肚子餓。我知道他的高山症狀消失,恢復正常了。

爸爸一直擔心我們走太慢,會走到天黑。另外,因為晚餐訂了武陵國民賓館用餐,也有一點時間壓力。

17:45我們終於回到池有品田登山口。登山口附近,正逐漸轉暗的森林,傳來黃魚鴞清晰的叫聲。

我很開心小咕嚕的高山症好了,但從登山口走煙聲瀑布步道回武陵山莊停車場的水泥路面,卻讓我們開始覺得腳底好痛,好像快磨出水泡了。終於,在天色剛暗的18:35回到車上。

*晚餐

還好趕上武陵賓館豐盛的晚餐。早餐午餐都啃乾乾的麵包,此時我們應該都可以吃得很多吧!實際上,我發現自己的食量並沒有想像中的大,只要能夠好好吃一頓正餐,喝一杯熱茶,就感到非常滿足了。

對我而言,高山之行時常也是一種對自我的檢視和提醒,原來我真的很容易就感到滿足、原來我對於物質生活的需求和慾望其實不高......。

達可 2021-11-09 21:44:21

一日單攻池有品田,
換作是我可能不只走到吐,直接癱在步道上吧!
真是神勇的一家。

版主回應
DUCK應該沒問題的。

因為疫情改變了山屋申請規定,我們遵守規定,才首次嘗試一日單攻的安排。
(不過後來算一算行走時數,跟去年從中央金礦輕裝去秀姑巒、大水窟回來的時間差不多。)
2021-11-12 22: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