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bZ4X量產版登場 贊助
2013-11-08 18:12:12玉山薄雪草

生態素養、環境素養筆記,以及小小旁聽生的一天 102-10-30

這兩週EE研究的指定閱讀都是值得花時間細讀的文章,只是有時問題在於自己無法排開身邊太多的繁雜與紛擾,靜下心來讓這些字句的累積、凝聚,成為自己的思考、內涵與話語。一般談論素養似乎較為強調指標,然而生態素養這篇文章卻用了很長的篇幅在論述上。

為了幫助自己專注聚焦,在閱讀的過程,順便摘錄了一些段落:


對於居民(inhabitant)來説教育是發生在與地方對話的部分裏,並且擁有善於言談的特點。正規教育大部分都是人類興趣、渴望和成就的獨白,驅趕了人類内心其他的聲音。.......但真正的對話只發生在我們承認了其他的存在和興趣。在對話中我們肯定了我們自己,但也與他人產生聯結。對話的價值並不會殘留在對方或是他人的光輝上,他更像是一段相互藝術性的舞蹈。

好的對話是不急不徐的,它有著自己的旋律和步伐。和自然之間的對話更不能急,它是被日夜、季節和繁殖步伐的循環所管理的。

教育的方式就像是教育內容一樣重要。設置一套環保意識的教育並無法改變學生與根本生命支持系統的聯結,使學習足以智能化、情感化或因爲這樣的事情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環境教育應該實質上的改變人類生活的方式,而不是改變他們的説話方式。

“It is widely agreed that education is the most effective means that society possesses for confronting the challenges of the future. Indeed, education will shape the world of tomorrow. ” —UNESCO, 1997

About teaching and learning--
Not how many worms the bird feeds its young, but how well the fledgling flyies!

PS.後來我無意間又發現同一位作者似乎有其他經典的文章和時常被人引用的句子,也值得一讀,而對他的論述越來越感興趣。

102-10-30 小小旁聽生

連著三週都在準備系統規劃的案例分析,忙著北中兩地的訪談、討論、整理簡報內容。有時候感覺自己是被時間推著走,或者被同組的成員拉著走。而有些時候是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週一下午正要和同組的于璇一起做週三簡報的投影片,突然接到小瑀魚班級導師的電話,告知班上有三同學生病達停課標準,從即日起開始停課一週。知道小瑀魚放停課假,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週三我來台北上課,小瑀魚要去哪裡呢?
週一晚間回到新竹,就先寫了信給週三兩門課的老師,詢問是否可以帶著小瑀魚去上課。老師們也很快地回信表示沒問題。

週三這天一大早,小瑀魚就陪著我搭車到師大館校區,開始在環教所當旁聽生的一天。
出門前總不免有許多擔心:她在教室坐得住嗎?會不會覺得一整天在研究所上課,都聽不懂很無聊?

早上周老師的課,小瑀魚坐在我旁邊,以不停地畫圖度過。有時候周老師講的她聽得懂,還會在台下回答。中午的時後,于璇阿姨在白板上面出了一道數學題讓她想一想,剛好激起了她的興趣,午後就一直要求我出數學題給她解。
下午上王老師的課,瑀魚搬了一張椅子站在教室的白板前面,自己出數學應用題、畫圖,有時候也會轉過頭看看我們上課的樣子,就這樣一直站著,站了三個小時。


趁著下課時間,玩一下影子遊戲吧。小小旁聽生的一天 102-10-30



被發現了,大方地笑笑。小小旁聽生的一天 102-10-30




1小瑀魚在白板畫的賣衣服的店 每件的樣式袖子都不一樣.jpg 可以看出她平常的觀察以及想像力。




2有男生的衣服也有女生的衣服.jpg




3仔細看 其實這是她出的數學應用題喔.jpg 左手邊是王老師,也很好奇她在白板上畫些甚麼?




4一面畫一面思考.jpg




5其實她也會跟好奇的老師和大哥哥大姊姊對話.jpg




6有沒有人要來挑戰我的數學題啊.jpg




7大姊姊喜歡這件衣服嗎.jpg




8最後有小瑀魚的簽名喔.JPG




P1020037.JPG  EE研究下課了,王老師幫我們合照一張。


 
其實很感謝EE系統規劃的周老師和EE研究的王老師,兩位老師對這位小小旁聽生(環教先修班?)無條件接受,對她的關懷、讚美、鼓勵、觀察。 

陪我上了一整天的課,小瑀魚的表現還不錯呢! 並且也讓我順利完成了兩堂課的口頭報告。 

前兩個星期,我不管是私事公事都特別地繁忙,讓兄妹倆每天放學後都去學校的課後照顧班寫功課,實在有點過意不去。這週小瑀魚的班停課,倒讓她有了很難得的一整個星期的自由時間,也剛好讓我把上週欠的陪伴補回來。雖然有時候是要陪我上圖書館讀書一整天。

小人兒在研究所課堂陪讀一整天的新鮮與興奮,完全掩蓋了她應該會感覺到的疲倦。直到搭上了往新竹的客運,她才趴在我的腿上很快地進入熟睡,將這有趣的一日收納在她小小的夢境裡。 

PS.這並不是小瑀魚當小小旁聽生的第一遭,在她六個半月時,就曾經跟我去雪見參加訓練課程。當時有一堂教泰雅族母語的課,授課者是原住民解說員多乃老師,小瑀魚還會咿咿呀呀地跟他對話,非常地有趣,是個上課非常有反應的好學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