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9 14:22:31藍心

賞讀〈立成一株不開花植物〉路痕


網圖~


【立成一株不開花植物】路痕

那麼就這樣吧!
躲著紫外線以免灼傷
有時在地球身後
有時在中秋節現身
有時在
夢幻之水活得像個泡沫
保持月亮的距離就好
注意轉身的美感和速度
別被后羿射穿

往日都在故事書中發黃淡去
未來都在青燈之下乾坤朗朗
羅馬假期雖結束,但噴泉持續湧舞
許願的銅幣也在某個角落冷冷
遊客匆匆,沒有人記得曾經
曾經也不記得某些笑容

當你走後
一如從這座山架了一道橋的彩虹
光影消失無蹤,再也沒有哪個角度會更美
我遂在原地立成一株不開花的植物
只供綠繡眼吱喳,陌生和閒情乘涼
不再結出耐人尋味
纍纍的
甜酸


/那麼就這樣吧!/

很瀟灑的開場,似乎下定了決心。然後又是躲、又是身後、又是現身、又是泡沫,開始的下筆就讓人懸疑。這裡連續出現三個「有時在」

/有時在地球身後
有時在中秋節現身
有時在
夢幻之水活得像個泡沫/

第三個「有時在夢幻之水活得像個泡沫」,其實是完整的一句,把它拆了斷行,只是為了強調及有別於前二個的節奏表現,讓閱讀起來沒有壓迫且有呼吸的空間。第一節利用結構的重覆,詞性位置變化,以及後三行「月亮」、「后羿」的典故來表達。但這些情結究竟為哪樁?


第二節

/往日都在故事書中發黃淡去
未來都在青燈之下乾坤朗朗/

想必是許久以前的故事了,久遠到頁面皆已發黃,「青燈」除了是油燈也借指孤寂。從故事中走出來之後,眼前的道路更為明朗,往日遠走之後,卻也留下了孤寂。

/羅馬假期雖結束,但噴泉持續湧舞
許願的銅幣也在某個角落冷冷
遊客匆匆,沒有人記得曾經
曾經也不記得某些笑容/

是啊,地球儀始終都是在轉動的,不會因為誰而停止。「冷冷」疊字加強早已冷掉的故事。此四行敘述美好的歲月早已結束,但噴水池旁的遊客還是人來人往的,沒人會記得誰曾經投下銅幣,那些曾經有著什麼樣的笑容。


看到這裡,末節進入主題,主體事件的對象也出現了。

/當你走後
一如從這座山架了一道橋的彩虹
光影消失無蹤,再也沒有哪個角度會更美/

彩虹這座美麗的光影令人又驚又喜,可惜維持的時間不久,從哪裡開始消失也說不定,也許因為這樣的七彩短暫才讓人如此的期待,而你卻像那道彩虹一樣消失了。

/我遂在原地立成一株不開花的植物
只供綠繡眼吱喳,陌生和閒情乘涼/

這裡開始扣住詩題,「陌生和閒情乘涼」其實是陌生人閒情乘涼,使用「陌生化」的技巧寫法。原來是你走後,我寧願是一株不開花的植物。即使綠繡眼在我身上吱喳,陌生人在我身旁閒情乘涼都與我無關。

/不再結出耐人尋味
纍纍的
甜酸/

不開花也就沒結果、也沒有纍纍的果實,但詩的耐人尋味就在這裡,詩人不說纍纍的「果實」卻說纍纍的「甜酸」。若直述「果實」顯得詩質無味,用「甜酸」來「借代」果實,此詩的張力也就出來了,情緒也到位了。

此詩讓筆者想起同樣是開花與不開花的樹。
席慕蓉的〈一棵開花的樹〉將女子由祈望相知,直至失望的心境,唯美浪漫的演出。陳克華的〈一棵不開花的樹〉企求的並不是相遇與相知,而是錯過。為了前世的顛沛與堅決的離別,今世讓你一再的錯過我。路痕的〈立成一株不開花植物〉敘述一段沒有結果的感情,語調沿路鋪陳,展現出決絕的調性。

不管隔幾個年代,詩人們筆下開不開花的樹,都訴說著遺憾。


#藍心誤讀



旅人 2019-06-08 17:00:20

謝賞紅樓錯過

午安安

旅人 2019-06-07 21:27:16

端午節快樂

(悄悄話) 2019-06-01 14:5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