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 13:47:08Ben Pi

Fire 6 - 她們倆水瓶女都說過一模一樣的話唷

週五下班後,妻子今夜帶著女兒妹回娘家睡

一個人到了健身房,心想,能運動,真是太好了

 

突然之間,出現了一位讓我多看一眼的女孩

「也太像了吧!」我心想

身高約160公分,馬尾,半弦月般的眼睛,輕薄如片的嘴唇

身材比例,纖細的四肢,豐滿的胸部

比較特別的是,顴骨的高度,搭配這細長嫩白的臉型,很有特色

我想起了L,碰巧,她是水瓶座的

而現在,剛好屬於水瓶座的日子

 

我在free way zone看著那位女孩

而女孩則是緩步的走到了一旁的伸展區坐著瑜珈的動作

我擦了汗,喝了口水,就不打擾那位很像L的女孩了

拿起手機,試著尋找L的Line

很遺憾,由於之前心血來潮把Line給砍了換了新帳號

聯絡人盡失,就此失聯

不過也好,代表著,此生,不再連繫

我移動到了一旁,藉由這個契機,回憶一段往事

 

第一次遇見L,是在板橋錢櫃的一個聯誼聚會

通常在包廂裡,我只喝酒,不唱歌

但不曉得是誰點了伍佰的挪威的森林沒有唱

L跟我同時拿起麥克風唱了起來,彼此互看了一眼

唱完歌之後,互敬了一杯威士忌

 

L比我大四歲,屬羊,22歲就結婚了

育有兩子,已離婚,兒子歸前夫,有探望權

那晚,我聽著L的故事

並不是男女有任何一方出軌

而是個性不合,溝通的問題

我不清楚是真是假,那晚酒精確實影響了我的判斷

於是,我們在外面擁吻了起來

 

板橋錢櫃的樓上就是賓館,現在還是嗎?

我不知道

至少十幾年前,我跟L去的時候還是

在櫃檯拿鑰匙的時候,各個房間的歡愉聲就已此起彼落

我牽著L的手,進了房間

什麼都沒說,只是互相擁抱著

此時L開始親著我的臉頰

我把L的頭壓住,往自己的肩膀上靠

「停,請再讓我抱著妳一下。」

說完,我環抱住L整個身軀

L也摟著我的脖子來回應我

藉由這個擁抱

看接下來的時光,是否可以多帶有一點情感

幾秒鐘之後,我們開始親吻

她的舌頭熱烈的與我的舌頭交織纏繞

交換彼此濕熱的口液

 

那時年輕氣盛的我,在有限的時間

準備向L索取第三次時

通常賓館都會附上兩個保險套

前面兩次就已經用完了

此時,L從她包包熟練地拿出一個保險套

「我男朋友的,不介意就給你用。」

我輕輕地笑了一下,這個畫面對我來說,再熟悉不過

 

非常命運般的偶然

在我大學時代

有一位對我說過一模一樣的話的女孩

也是水瓶座噢,叫做CY

只不過,多了一個『前』字

「我前男友的,不介意吧?」

 

我接下L男朋友的保險套,戴上之後繼續衝刺著

L身上濕漉漉的,不知道是我的口水還是她的汗水

也許都有,微弱燈光下,水滴反射出的昏暗燈光

更加地使人亢奮

第三次,依然也是射精了

 

雖然交換了彼此的電話

「畢竟兩個小時能三次的人很少見。」

L說,這是她留下我聯繫方式的理由

「哈哈⋯別人怎樣其實我不清楚」我說

短暫的再次交纏了幾次

但從某個時間點開始

彼此就不再聯繫

L的電話號碼

就這樣靜靜的躺在我的通訊錄裡

 

要說道德崩壞嗎?

其實沒有什麼道德崩壞的問題

千萬別高估人類的道德標準

這個世道就是這樣,我們必須接受這一切

並學會

 

 

裝作不在意

 

 

 

思緒拉回了健身房

我望向伸展區那位長得很像L的女孩

她依然在做瑜伽伸展

回過頭來,我莞爾,把L的電話,就此刪除

便起身離開

 

 

願那兩位水瓶座的女人

一切都好

菲菲 2020-02-12 06:05:28

頗道地的情慾極短篇小小說
挺寫實的...
Ben的創作靈感從何而來?
好奇!
(我想,我是寫不出來這樣情境的文!)

版主回應
凌晨六點的留言,是早起,還是沒睡呢? 2020-02-12 09: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