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2 01:06:42Ben Pi

Moon 33 - 深夜急診室的噗哧一笑



當妻子與兩個女兒的腸胃炎都康復時,換我中獎了自詡身體健壯的我,終究抵不過身體老化。

「真的不用陪你去醫院嗎?」妻子問道。

「不用,妳在家顧小孩吧」其實,我是刻意支開妻子內心真正的想法是,我想要自己一個人,且記錄些什麼。

這是值得紀念的我的第一次噢。

第一次一個人去急診以及預計要打第一次點滴

時間為2019/11/19,深夜。

----------------------------------------

原本想坐計程車到萬芳醫院,但想想,萬一吐在計程車上,總也說不過去,於是還是選擇獨自開車前往,簡單看診後,打了止吐針,就到我期待已久的躺在病床上打點滴了,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打點滴,興奮之餘,也在觀察著四周。

右邊是一對父子,年邁的父親在病床上睡著,年紀看起來比我稍長的兒子則趴在病床旁陪伴著。

左邊則目前是空床,躺下後,拍下了凝視著天花邊的這張照片,我噗哧了一下。

我想大部分的人會說我有病吧。

的確,我有病,已經三天沒好好吃東西了,不是吐,就是拉,肚子也小了一圈。

「該恭喜嗎?」如果你們這樣問。

「值得恭喜,畢竟肚子消下去了哇」我肯定會這樣回你們。

點滴流動的緩慢,先選擇把木村拓哉最新的日劇,東京大酒店第五集看完看到一半時,左邊突然來了一個病人。

年紀應該也比我稍長,我靜靜地聽著他的病情血壓過高,曾腦中風,並嘔吐著,他也是自己一個人。

「他的家人呢?」我想,太多的可能,是跟我一樣選擇獨自前來?還是沒有家人呢?

此時我突然想到一句忘了在哪裡看過的話

 

同情就是把別人的悲傷和痛苦當作自己的一樣。

 

濫情如我,這輩子早已數不清自己悲傷與痛苦千百回了,我想將來也會持續下去想順著思緒往下走時,他拿起來手機打電話回家叫家人趕快睡時。

 

我噗哧了一下,從鼻子噴了一口氣。

 

日劇看完了,也過了午夜十二點,點滴大約走了三分之一,看樣子還有得等拿起手機開啟Apple music,搜尋著該聽什麼好呢?

突然想起這幾天白天開車聽廣播時,出現了久違的楊乃文在飛碟還是POP Radio的台呼。

「該不會出新專輯了吧?」我想,並試著搜尋。

果真如此,專輯名稱「越美麗越看不見」點進去一看。




11月15日

大大的出現在我的眼前。

噗哧,哈…哈哈哈

嗨,11月15日,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可能是不自覺地笑得太大聲,護理小姐望向我這兒,我回了個眼神點了個頭並獨自聽著音樂,聽著聽著,昏沉睡去半夢半醒間,想把音樂關了好好地在睡一會兒,此時妻子傳了訊息來。

「還好嗎?我想等你回來」

看著,雖然天氣冷,但心暖暖的。

「別等我,妳先睡吧,我大概還要一陣子」我回,看了時間,已快半夜兩點點滴也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右邊的那一對父子依然熟睡。

左邊的男子,醫生則是每隔一陣子就來幫他量血壓。

並要求男子,由於他狀況不好,請直接待到白天持續觀察,男子聽了默默的接受後繼續躺了下來。

約過了三十分鐘,我出院了。

走出醫院抬頭,雲層厚,看不見月亮,就算有,應該也是接近新月吧。

從前聽朋友說,打了點滴之後不會肚子餓,原來那是騙人的...

 

我好餓!

願右邊的父子健康順利

願左邊的男子早日康復

晚安,祝你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