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2 14:05:34WitchVera

她,是我決定投入藻礁研究的原因

Update here's an article just uploaded by Dr. Jauwen Chan via facebook for our alga reefs in Taoyuan, Taiwan.

【她,是我決定投入藻礁研究的原因】
等這則新聞等了好久,終於讓我盼到了。早上上了ㄧ個廣播節目,主持人瑤瑤問了我同ㄧ個問題,我給跟劉靜楡老師ㄧ模ㄧ樣的答案。
在整個藻礁保育運動的過程,讓我最心疼和最尊敬的兩個人,ㄧ個是潘忠政老師,另外ㄧ個就是劉靜楡老師,ㄧ個具有公務人員資格在公家單位服務博士級副研究員。對潘老師的心疼和尊敬之前就發了篇短文。至於劉靜楡老師,我則有說不完的故事。我來分享三則讓我最心疼的故事。
故事ㄧ:
在2017年5月26日之前,劉老師只是ㄧ位台灣生物多樣性和生態棲地研究的同儕,算不上熟識。多的只是從ㄧ封封e-mail傳來問我珊瑚、海葵名字的照片。看著她出版了「搶救臺灣藻礁: 消失中的生命聚寶盆」這本書,和她寫過的幾篇有關西海岸重金屬研究報告,她,是我眼中的「博物學家」。博物學家的特性就是認識很多很多生物,有很多很多故事可以跟別人分享,無需過多生冷的數字與圖表,從跟她分享的眼神中,透射出ㄧ種媽媽與大自然之間的溫暖的連結。
只是,2017年5月26日那ㄧ場大潭藻礁現現場翻動了我對於台灣學術傲慢的痛恨。在微弱東北季風吹起ㄧ陣陣揚沙的藻礁上,劉老師蹲在ㄧ個小潮池旁,死命的向當時還是農委會副主委的陳吉仲老師解說螃蟹吃沙菜藻的生態。只見支持中油開發大潭藻礁的顧問中台灣濕地學會理事長也是中興生科終身特聘教授林幸助,躲在副主委背後,不段揮手高喊著「你的證據在哪裏!證據在哪裡!」。頓時間,我好像被罵醒ㄧ樣,心裡想到底是ㄧ個怎麼樣的理由,讓ㄧ位終身特聘教授可以如此傲慢的向這位守護藻礁12年的博物學家狂烈嘶吼呢?對啦!她的paper沒有你多,她只有ㄧ個人,沒有研究助理、沒有學生,你有ㄧ脫拉庫的博後、助理、學生再幫你做研究,你有必要這樣子嗎?
故事二:
藻礁的研究與調查通常都需要在夜間進行,不是黃昏入夜,或是深夜到清晨。進去了藻礁,有跟退潮、漲潮賽跑。常常我們都會追著生物分散在距離很遠很遠的潮池。遇到下雨是再也平常不過的事,但是每每調查又碰到下與的夜晚,我們都會趕快做完就測出藻礁。但是,劉老師總是最後ㄧ個做到最後的人。我最後都會站在沙丘的最頂端,望著風雨交加ㄧ片漆黑的藻礁海邊,總是會發現ㄧ個小小的白燈在閃爍,哪都會是劉老師孤獨的身影,你有畫面嗎?
故事三:
在與中油爭執到底大潭藻礁是不是最特殊、最純的植物造礁,我們比較在北海岸的礁體狀況。北海岸的礁在我的定義中是「非礁型的珊瑚群聚」,是ㄧ種以珊瑚為主的海岸。劉老師為了親眼驗證我的論點,竟然去租了“O-bike" (不是U-bike喔),晚上ㄧ個人其在北海岸的台15線,ㄧ個人在卡車陣裡穿梭。你有畫面嗎?
ㄧ個人是要有多大的毅力、多大的願力才會如此孤獨去作台灣最沒有人要做的「棲地調查」,然後轉化成簡單的語言和照片去提醒人們要守護自然呢!
在她被要求噤聲的哪ㄧ天起,我跟她說「我接手來!」
沒有劉靜楡老師超過15年的守候,藻礁早就離我們而去了。

延伸閱讀: 

https://udn.com/news/story/122010/5285121?fbclid=IwAR1JWjjTGt87Vx_hwfJGX1t7aXWoeJIP5BEG-WVc2_DLsjKGe74C48aCbjA

藻礁公投突破門檻 劉靜榆:痛心竟被逼著走上公投

2021-03-01 10:44 公投

環團發起珍愛藻礁公投連署,昨天跨過中選會的規定門檻,長期研究藻礁的特生研究保育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直呼,「痛心!是政府逼我們走上公投這條路」。圖/取自劉靜榆臉書
(網摘) 
中油第3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興建計畫,因涉及大潭藻礁生態保育,引起環團反彈,發起珍愛藻礁公投連署,昨天累計已有29萬6697份,超過中選會規定門檻。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長期研究桃園藻礁,她直呼,「痛心!公投是最後手段」。

劉靜榆在得知藻礁二階連署達到中選會規定門檻後,沒有為此感到興奮,反倒用沉重的語氣,嘆氣說道,「心情很復雜」,若能坐下來好好談,何必繞一大圈走上公投這條路,「痛心啊!這都是政府逼我們不得不連署公投」。

美好生活 2021-03-29 15:30:00

犀利士:http://www.hamertw.com/shop/cialis

WitchVera 2021-03-03 19:14:48

Share: 劉靜榆──和 Jauwen Chan 。
21 小時 ·
看了他寫的這一段文字心裡真的是感慨萬千,陳昭倫博士是一個把事情攬在身上做,卻把功勞都給別人的人,大潭藻礁如果不是召喚了陳昭倫,在2017年早就定案全部活埋,哪留的下一點痕跡。他現在做的事情早已經勝我千百倍, 寒冬 天未亮的清晨,在大潭藻礁潛入海中確認柴山多杯孔珊瑚的位置,情商不同領域的學者進行大潭藻礁人文及生態調查,為了公投案排滿了各場次的解說、宣導、講座,還要回應各種不同的訊息。 一個人的體力是有限的, 但他已經超過常人, 這除了藻礁的召喚外加神的助力,又該如何解釋?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127126731075376&id=100013341782780
陳昭倫博士FB:
【她,是我決定投入藻礁研究的原因】

小洋子 2021-03-03 14:07:58

嗯,說的也是😂

午安

版主回應
新春愉快 吉祥安康 2021-03-03 16: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