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4-29 17:13:24小麥

[長勘] 2022/3 郡馬嘆息 上

可能是天空、大自然和山的圖像

2021年8月疫情剛解封,狗哥問我,想不想再走一次馬博橫斷?我說,好,但是我想要加布干山。後來的規劃中,布干山不見了,另外加碼夢寐已久的嘆息灣。行程也延到2022年3月。

後來在招兵買馬的過程中,祐不想再次來回盆駒,提議從郡大林道入山。我立馬附議,行程就定調成郡馬嘆息。這條路線和我2015年初規劃的行程一模一樣。那時候三個人入山,結果第二天我就在郡大溪的邊坡墜落,坐直昇機出來。2018年為了完百,選擇傳統馬博,在玉林橋崩溪處,隊友差點發生意外。2019年一月,G哥吳季芸在郡大盆駒這條稜線上香消玉殞,也因此促成了現今的山林開放政策。重新復刻這個行程,其實既期待又不安,卻也有一種完成之後就如釋重負的心情,探勘中最有趣的部份就是面對未知,而未知就是一種趨力,拉著自己不斷向前。

3月6日一早搭高鐵在台中集合。成員是狗哥挑選的,大家都經驗豐富,原則上沒什麼好擔心。中餐在水里吃合菜,有種明明才出發卻在吃慶功宴的錯覺,第一次吃山羌肉,沒什麼特別的。

車子碰碰碰地進了郡大林道,郡大的登山口停了不少車,我們在33K下車,預計踢到36K工寮。工寮屋頂完好,水泥地板十分乾淨,那是2015年住過充滿回憶的地方,然而已經時移事往。晚餐是超豐盛的酸菜白肉鍋。入夜後,風呼呼的吹,而後下起了雨來。

清晨大雨中出發,林道上遇到從清水山回程的山友,這也是之後的日子裡,唯一遇到的外人。休息時,V 去廁所久久不回,突然看他在遠處林道招手,才知道他意外地墜落邊坡,又自己爬了上來,GoPro和眼鏡都不知去向,還好人沒有受傷,於是我們下切邊坡去搜尋,還好眼鏡找回來,但GoPro卻不知去向,算是大幸,不然我們第一天就要因此而撤退了。

下切烏瓦拉鼻溪的路徑,依然又陡又濕滑,我和祐走在前頭。先是祐的登山杖掉了,我幫他撿起登山杖,回頭正要前行時,突然聽到他叫了一聲,回頭只見他摀著額頭,落石來得不知不覺,正中左額,拉開包覆的頭巾檢查,才發覺傷口頗深,後面的人上來,處理了一下傷口,祐覺得可以繼續走,於是打算且戰且走再說。

過烏瓦拉鼻溪到無雙吊橋頭才早上11點多,心裡打算今天可以推到G 哥平台紮營,感覺到狗哥的心裡有些疑慮。畢竟上土G平台前有個地形大魔王要克服。

休息之後出發下溪底,水量不算太大,觀察了一下,最好的過溪點就在匯流口上游一點。雖然下了一早上雨,但溪水最深還不到膝蓋。順利過溪後,在匯流口裝水煮泡麵尋找上切點。此時雨停了,比氣象預報雨停的時間還要早,有一種出運了的感覺。

上稜的路,我和祐腰繞後接回稜線。其他人則跟著稀疏的路條走邊坡之字,在鬆軟的陡坡上攀爬,最後都會接到稜線上,在一個垂直的岩壁前面上G哥平台。這個岩壁其實不難,有樹根可抓,只是腳點的跨距大,重裝上會不容易平衡。我重裝先上,再來是祐。上了平台後,我下包去幫忙其他人,阿本不敢重裝上,於是輕裝我幫他揹包,其他人的背包則用吊的,馬馬選擇自己爬上來。

難關過去,山友為G哥設了一個簡單的香案。拍照留念後,我們在在平台不遠處紮營,天氣也變好了。整地的時候,狗哥踢到了一支鹿角。

第二天沿稜一路陡上,不久就看到斜坡上的駁坎群,駁坎順著稜線像梯田一樣堆疊,十分特別。部落遺址則在稜線右側的平台上入口有家屋遺址。

愈往上爬展望愈好,右側是對關山八通關山,左側是無雙山櫧山。一路在樹林間陡上,爬上一層又一個層平台。大家行進的速度頗快,後面壓隊的馬馬教官一直施以精神喊話愛的鼓勵。我們11點40就出森林到達草原上的盆駒山,三角點附近竟然有水,於是大休午餐,今天要不要直上馬博拉斯成為我們的新課題。

下午再出發,本來決定大家揹一點水紮在盆駒南峰附近。經過最低鞍後,美麗的谷地,有水,有訊號,決定不再走了。開始很chill的一個下午。傍晚在稜線旁拍夕陽下的剪影,上山就是為了這個悠哉的時刻啊!

凌晨起床,水壼蓋子結冰打不開,才知道氣溫竟然這麼低。手指也都是僵的。
四點出發,天還沒亮,開始時陡上的速度快了些,後來調整了一下隊伍的順序,之後幾天行程,大致上就依這個隊形行進。

天漸漸亮了,玉山的稜拉出一條長長的堡壘。一路陪我們上馬博拉斯。0745全員到達馬博拉斯,這是我三訪馬博,本來不想拍什麼照的,結果還是不甘寂寞地留下一系列有趣的登頂照。今晚本來的預訂行程是住在馬博山屋,現在算是超前計劃,再往前推的話,今晚要推到哪裡呢?到得了嘆息灣嗎?

早上上馬博有點操到,大伙兒在山屋休到0950才離開,接著的重頭戲是烏拉孟斷崖,烏拉孟稱得上驚險的部份,其實只有一小段煙囪和拉繩,因為天氣大晴,大大降低了危險性。中午前到達馬利亞文路山,狗哥覺得得自己爆掉了,於是在馬利亞文路山頂大休。研判大概是狗哥沒有遮陽,太陽直曬,所以有些中暑。馬利亞文路山頂邊,竟然有個小小的看天池,算是十分清澈,於是每個人都裝了些水,且戰且走,就算到不了嘆息灣,也可以把馬利加南山屋當目標。

下午的體力真的掉得很快,加上馬利加南前一個接一個的山頭,真的很磨人精神,記得之前上馬利加南時,隊員也是秏盡體力才爬上山頂。眼看馬利加南就像面牆擋在前方,看看時間,今天要下到嘆息灣似乎是不可能了,如果翻過山頭後就算到了山屋,明天要到嘆息灣還是得爬回山頂。就在馬利加南山山前,祐看著南面的草原谷地,似乎有看天池的希望,我們掂量一下每個人的公水,算一算5公升,夠一個晚上,就算沒有看天池谷地全乾,下去紮營也沒問題,後悔自己沒在馬利亞文路山頂多裝一些水。

決定下谷地去紮營,果然沒有水,今晚就湊和著吧!安營之後四處逛逛,黃昏的景很美,新康立在雲海之上,維祐撿到一根小鹿角,我把它拿來當營釘,小鹿角看起來並不起眼,但是十分有用,想起我也撿過一隻小鹿角,像魚腸劍一樣十分可愛。因為祐撿到小鹿角,於是我也在附近搜羅了一遍,然而什麼都沒有找到。突然覺得,有些人雖然不是最美,但在你身邊,就是唯一的存在。然而我們通常都視而不見,只想追著那些追不到的美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