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4 17:36:05⊙﹏⊙

印尼。西帝汶。古邦

 

古邦的GH

老闆人很好

願意借我電腦

上網收發e-mail

把記憶卡的相片轉到隨身硬碟

 

古邦

「印尼帆船大賽從澳洲的達爾文港一直到新加坡

途中經過印尼諸多島嶼

古邦就是停靠站之一」

帆船賽的時候很熱鬧

其他時間就像睡貓

睡貓你是知道的

就是那個樣子

慵懶昏睡  積蓄能量在夜晚繃跳

可是古邦的夜晚也是昏睡

是全天24小時的睡貓

  

到古邦只因為要過境到東帝汶

沒有認真玩的打算

因此沒有任何期待   就不會有失望

看到任何事情都算驚喜

閒逛之間就看到有人家搭了棚子

門前擺了花圈

賓客皆盛裝

這場面就像逗貓棒

我毫無抵抗地就上鉤了

原來是喪禮

一整票人排隊致詞

這部分我聽不懂

就擠進棚子裡躲避酷陽順便速寫

一下子就被熱烈歡迎

有人送水

有人送糖果

致詞結束樂隊演奏起來   有人拿著麥克風唱歌了

照片看起來是年輕的男子漢

花圈是很可回收再利用的塑膠花

如果不是扛了棺木上車

家屬的車又坐得滿滿的

照我的個性一定會看到入土為安為止

我領了麵包點心滿心遺憾地看著葬儀社地拆棚子、收花圈

繼續漫無目的地閒逛

 

家庭式加油站

也賣香菸和雜貨

印尼鄉間常常看到這種一瓶一瓶計價的加油攤

售價比加油站便宜

很受老百姓歡迎

古邦以及印尼鄉間未必有公車

但是有這種隨叫隨停的麵包車

稱之為bemo

門口總是掛著年輕力壯的車掌

半個身體在車外

目光如鷹地注視路邊招手的乘客

我從機場到市區也是搭bemo

到了市區  車掌會問你住哪個hotel

如果像我毫無主意

他就會帶你到平價的GH

真的是服務到家

以台灣政客的話術可以稱之為“類計程車”

車掌也不是鐵打的

站久了兩腿發軟恐怕會掉出去

所以

有專屬彩繪板凳

 

bemo雖有公司以及固定路線

但是車輛是自備的   也就是靠行

也因為是自己的

高興怎麼打扮是我的事

彩繪、貼紙在外

玩偶、公仔在內

bemo雖然狹窄、悶熱(沒冷氣)

乘坐起來卻有一種歡樂氣氛

         

 

長途巴士流行的是農家樂

bemo和長途巴士因為要載客

彩繪還會有所節制

卡車就沒在管他娘的

最受歡迎的就是美女圖

在印尼常見鸚鵡、大嘴鳥當寵物養

鴯鶓卻是首見

 


  

來自馬來西亞的中文

除了bemo

還有穿梭在住家小巷間的摩托車載客服務

烈日當空的泥作工人

竟然戴得住毛線帽

不會熱昏頭嗎?

東南亞對於抗熱  常常超乎台灣人的想像

比如在泰國南部居民抗酷暑   不是吃冰    而是喝熱呼呼的白開水  

港邊

海港有艘渡船正要起錨到不遠處的小島

在印尼常常遇到這種情況

總是讓我有股衝動就跟著他們搭船

到不知名的小島

面對未知的前途

可是總是受限為期不長的簽證

把我留在岸上  目送渡船離去

  


在印尼待一陣子自然就學會簡單的印尼話

比如數字

日常飲食的炒飯、炒麵...nasi goreng、mei  goreng

這車賣的 pentol  就是肉丸子 .  baso 也是肉丸子

可能是貢丸和魚丸之別

ES就是 ice  。   susu 就是奶(通常是煉乳),所以 ES susu 就是煉乳冰

假如你想喝加煉乳的冰咖啡    就可以大膽地說出   ES coffee susu

因為你的發音笨拙而有誠意

老闆的手在加煉乳的時候就會為你多抖幾下

學一點當地語言會讓你在旅行中大受歡迎

人家在算計你的時候也可以聽出原價和黑心價之別

  

學校

我是不會亂註解為“沒錢上學的孩子,蹲在校門口的圍牆,羨慕穿制服的孩子進校門...“

畢竟我也沒問他們


Museum Nusa Tenggara Timur

因為是登加努省的首府

古邦有這座博物館

大門上的那對長得像鱷魚   卻是科莫多龍

>

2004年在印尼弗洛勒斯島(也屬於登加努群島)發現小人族的化石

現在是博物館展出的重點

可是我在2006年參觀的時候還沒有哈比人展廳

只能看看原始樸拙的木雕

             ?

中華民國國旗


 
從古邦到邊界
夜車
我和大家ㄧ樣天真     以為到站了剛好天亮
結果到了 阿達不啞Atambua 竟然是半夜三點
八是直接在旅館門口停下來
同車的乘客就進去住了
我沒有屈服於巴士和旅館的異業聯盟
不肯入住
就問巴士司機和車掌小弟:「天亮前你們睡哪裡?」
「睡車上。」
「那好,我也跟你們睡車上。」
沒想到他們答應了
巴士開到車站
我們在車上各找空座位美美地睡了幾小時
天亮了再搭另一輛巴士到 阿達噗噗Atapupu
這才是真正的邊界
走路過海關   進入東帝汶


 #印尼關

 

 

#吃檳榔的阿伯

 

沒有牙齒吃檳榔就要多準備研磨工具
算是外掛的牙齒

 

這位大哥帶輪胎進入東帝汶

 

邊界的小孩

 

 

瓶蓋敲進樹幹是無聊的邊界的無聊娛樂

 

 

從邊界到首都帝利
還必須到印尼大使館辦回程簽證
三天之後才拿得到簽證

 

 


關於古邦

LP是我能找到比較親和的介紹:

「不幸的是,近年來,達爾文(澳洲)和古邦之間的西帝汶從旅路線消失了,遊客稀少。對一些人來說,這是探索此地的好理由。

......

古邦是主要城市,非常具有印度尼西亞特色,街道上熙熙攘攘,喇叭聲不斷。在古邦之外,西帝汶的景觀是獨一無二的,其尖尖的 lontar 棕櫚樹、岩石土壤和中央山脈點綴著蜂巢狀小屋的村莊。它有一些奇妙的海岸線和崎嶇的風景秀麗的山脈,沒有海灘度假村,但您可以從古邦租船到附近的島嶼。

帝汶島 60% 是山區; Gunung Fatuleu是西帝汶的最高峰,海拔1115m。沿著北海岸,群山直接落入大海。澳大利亞北部的乾風加劇了旱季,旱季很明顯,導致飢餓和缺水。為了解決水問題,有一個密集的小型水壩建設計劃。玉米是主要作物,但咖啡和乾米很重要(對華人來說,檀香更有價值)。

西帝汶很窮而且很傳統。現代印度尼西亞教育已經滲透到城鎮中,但在其他地方甚至可能不會說印度尼西亞語。小孩子甚至可能會在看到猩猩(外國人)時哭泣。

基督教(我看到的主要是天主教)很普遍,雖然在一些農村地區仍然相當膚淺,但古老的萬物有靈文化並沒有完全消失。在中心的山上,村民們仍然服從他們的傳統酋長。在山區,傳統的ikat禮服很常見,檳榔和tuak(棕櫚汁酒)仍然是首選。

島上大約有 14 種語言,包括馬來語和巴布亞語,但大部分地區都可以理解條頓語(人們認為在 14 世紀首先定居在帝汶的語言)。西帝汶人口約為 140 萬。

西帝汶為從古邦前往努沙登加拉一些更偏遠的角落提供了一些有用的選擇,包括前往亞羅、羅特和薩布的航班和船隻。

【歷史】

帝汶中部的德頓人是島上最大的民族之一。在葡萄牙和荷蘭殖民之前,它們被分割成幾十個小國。衝突太常見了,獵頭是一種流行的消遣,儘管當和平恢復後,被俘的頭顱被周到地送回了他們來自的王國。

被認為是早期的阿托尼族是帝汶的居民。一種理論是,他們被德圖姆人向西推進,並像被分成無數小歐洲人一樣到達。

是 Terum, ams 之前在帝汶的第一批歐洲人是 Poras 在他們佔領馬六甲後不久。他們和中國、印尼西部貿易。葡萄牙人發現該島是檀香的完美產地。

在本世紀中葉,荷蘭人為了控制檀香木貿易而佔領了古邦。在 16-18 世紀,葡萄牙人撤退到了帝汶的東半部。兩個殖民列強之間的土地劃分在 1859 年的協議中被取消,葡萄牙擁有東半部和歐庫西。

直到 1920 年代左右,兩個歐洲勢力大部分都留在了內陸,兩個殖民者都通過貴族統治。 1949 年印度尼西亞贏得獨立後,荷蘭人離開了西帝汶。葡萄牙人仍然控制著東帝汶,為 2002 年東帝汶繼續獨立的悲劇埋下伏筆。

混亂的 1999 年 8 月,在聯合國發起的公投中,東方人民(包括位於西帝汶的 Oecussi 飛地)投票贊成懸而未決。在維和人員飛抵東帝汶之前,親印尼的民兵在東帝汶摧毀了建築物和基礎建設。回到西帝汶,民兵2000 年在 Atambua 對聯合國工作人員處以私刑,並使西帝汶成為國際上的孤兒。該省仍然是大多數援助人員的禁止名單,但古邦對大多數人都非常安全,而且一直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