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原價入手!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5-12 16:42:17⊙﹏⊙

2022 東岸浪行 P 太麻里&太麻里隔壁

太麻里車站

一出站就是塞滿視網膜的藍天碧海

有憂鬱傾向的人立刻被療癒

旅行社還特別用遊覽車帶團看這片藍

車站北方的平交道是“灌籃高手平交道”

這個動漫我沒跟上

所以不看也沒關係

車站前的打卡點

其實人很多

十個有八個在跳耀

竟讓我喀嚓到完全無人


在便利商店避暑

對面有家燒臘

三寶飯90

這趟旅程讓我見到城鄉物價無差距

只有小七和全家最實惠(全聯也很棒,有全國最便宜的吐司)


太麻里衛生所

因為是偏鄉

掛號診療領藥只收40元

老人排隊打第二劑疫苗

百姓這麼聽話

政府還為私利一手遮天謀私護商

實在是沒良心

「疫苗價格是秘密」

「用氣質戰勝病毒」

「滾動式調整」

*沒打疫苗的染疫,就是因為沒打疫苗才會染疫...

 *打過一劑疫苗的染疫,就是因為沒打第二劑才會染疫...

 *打過二劑疫苗的染疫,就是因為沒打第三劑才會染疫...

 *打過三劑疫苗的染疫,你有需要再打第四劑...

       打疫苗死的....他本來就有病,跟疫苗無關」

疫苗炒高端

快篩採購  得標小吃店

不准自己從國外買快篩

除了打疫苗的

也有戒菸的

坐旁邊等待的是來健檢

餐飲、理髮美容   和人有接觸的行業都接到通知

她是在三和漁村開理髮店的

說到三和漁村公園

「我每天都去散步,早上或傍晚去走走,精神會變好,我們三和漁村是很有名的定置網漁場,差不多下午四點漁船會回來,漁港有幫人標,漁村公園建設得很好,有時候會看到涼亭上有人露營....」

我不好意思告訴她

前天就是在涼亭露營的

早上下雨

為了把機車牽到雨棚下

被停車柱刮傷了腳背

也是現在來衛生所的原因


三和漁村

漁獲拍賣場的頂上就是涼亭

也就是我露營之處

在風景區看到投幣望遠鏡

我總是反射性地湊過去

看到一個黑夜是正常的

可是

今天卻看到了海

賺到了賺到了

這望遠鏡影像非常清晰

只是   好像沒有放大效果

是空氣鏡片


太麻里意象

釋迦和金針花是特產

所以我很聽話地去買了釋迦

老闆看我腳背流血

拿出醫藥箱給我上碘酒

上紗布

然後用裝箱的透明膠帶纏住

「我上禮拜也是受傷,碘酒弄一弄很快就好,膠帶是防止沾到水。」

老闆還送我半卷膠帶

換藥的時候用得上

我就是因為聽了老闆的話

這麼點傷口不需要看醫生

「因為醫生也是這樣給你弄。」

結果當天晚上腳就腫起來  還隨著脈搏而一陣一陣發痛

因為機車停車柱沾了很多細菌

讓普通的小傷口升級為細菌感染

因為生平第一次住院是蜂窩性組織炎

只因為摳青春痘的首剛摸過單槓而感染

住院打了一個禮拜的抗生素

所以   警覺

才有第二天到太麻里衛生所的自費行程

曙光公園

在搬運車賣紅藜、洛神花茶的婦人是台北人

來太麻裡買房子定居

廣場上就是她曬的紅藜

另一個婦人騎到小路盡頭

看到我

問:「你也是來撿的嗎?」

撿什麼?

棋盤腳樹的果實

掉在地上乾燥的最好

拿回去上漆就是很棒的擺飾

我因此認識了棋盤腳樹

漁村


我對老戲院並不到狂熱的程度

但是經過總會畫一下

老戲院量體巨大  獨立成為一方霸主

不像現在的影城躲在商場裡    規模也很不霸氣

老戲院基本上都近似大禮堂

常常是地方的政經中心

容納千人是常有的格局

金星戲院旁邊的如火如荼的九重葛

與斑駁蕭索的戲院並置

很入畫

世間有我這種喜歡老舊的人

當然也會有嫌棄老舊的人

芥川龍之介的小說有段良秀畫師和大公(官銜)的對話:

有一次,大公在閒談時對他說:『你這個人就是喜歡醜惡的東西。』

良秀便張開那張不似老人的紅嘴,傲然回答:『正是這樣,現在這班畫師,全不懂醜中的美嘛!』

醜中之美

頹廢中的歷史感

就是老舊戲院給人的衝擊

只是這種衝擊波不是對每個人有效

如果早兩年來還可以在放映室看到放映機和膠卷

火災之後就沒了



金星大戲院 30年的時空定格

https://www.cna.com.tw/culture/article/20180414w001

荒廢30年的建物牆壁已斑駁,但「金星大戲院」5個字依然醒目,前年尼伯特颱風的破紀錄17級強風,摧毀了一百多坪的電影大廳,可是水泥牆的播放室還硬頸挺立著。

走進2樓播放室機房,兩部生鏽的35釐米電影放映機,依然矗立在電影放映孔前,電影膠卷還放掛在放映機上,透過外面的光線,可以看到膠卷上的影像和字幕。

70歲的電影放映師李明盛重回戲院,拿起膠卷仔細的看了十幾格膠卷。他說,已經忘記了這部電影的片名了,不過,印象是西洋片,戲院放映的最後一部電影。

看著「金星大戲院」5個字,李明盛說,戲院大約在民國56、57年開幕,民國69年轉手給木材行,後來經營不善,開始荒廢。

他在民國58年退伍後開始跟著父親學習放映電影,60年考上甲等執照,正式接手當電影放映師,負責知本地區3家電影院。機房內2台放映機只有他一人負責,晚上放帶,早上一大早到機房用手工倒帶,將帶子捲回送到火車站寄到其他戲院。

李明盛說,當時放映電影要審核,接受警總人員考核,「放映師傅會被警總列管,每隔一段時間要上課,放映影片要寫記錄」,因為政府擔心戲院會「為匪宣傳」。

知本地區有退輔會農場,農場最多時有千名榮民。李明盛說,這些榮民當時正值壯年,且大部分單身,因此戲院會偷放「黃色電影」。正常電影放映時間是晚上7時,戲院在下午5時過後,會先放黃色電影,農場的阿兵哥擠爆大廳,戲院外面有人把風,警察來了就趕緊換片。

李明盛說,有一次他被警總盯上,地方警察偷偷告訴他,於是他跑到台北躲了一個月,老闆透過關係,將案子結束,他才又回來上班。

當地里長王正元說,他印象深刻,戲院開幕當天特別選在元旦,幾乎全村都參加,「這是村內的大事」,後來戲院成為地方的「商圈」,小攤販、賣香場、烤玉米的都聚在這裡,還有出租腳踏車。

每場電影幾乎都爆滿,尤其過年時,小朋友拿了紅包就跑去看電影,穿新衣服,但新鞋子捨不得穿,掛在脖子上。

民國69年後,退輔會農場阿兵哥減少了,伐木事業也消退,娛樂人口減少,隨著電視、收音機的興起,金星戲院雖然走向放映羶腥電影,依然無法抵擋時代的巨輪,畫下句點。如今,斑駁的機房,生鏽的放映機,已不再能投射出過去知本小鎮的風光和放映師傅的故事。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22-05-13 20:05:15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