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爸毛媽必看新知識! 贊助
2022-04-22 14:12:44⊙﹏⊙

2022 大甲媽B 西螺鎮安宮

鎮安宮在出了西螺快接近魚寮的途中

離道路大約一百公尺

我們選這裡休息的原因是不必在西螺鎮上和眾人團抱

今年大甲媽適逢確診單日破千高峰

所以廟宇、羽球館都不讓人睡覺

信眾只好全部在公園搭帳篷

帳篷之間無縫接軌

沒有所謂的社交距離和性交距離

隔壁的打呼和呻吟聲(要挑年輕人的帳篷才有得聽)清晰得就像在你的帳篷裡

如果以兩三年前誓不兩立的防疫標準    這就是所謂的破口了

但是經過三年的防守

大家都認清零絕無可能

與病毒共存是默認的

態度也就沒那麼神經質

比如兩年前我們到北海岸漁村外圍的土地公搭帳篷

村民就緊張得地請我們離開

現在再去搭帳篷   應該沒人理你了


#新港  鐵道公園


鎮安宮奉侍范府千歲(范承業)

大家應該聽過五府千歲

「五府千歲意為「五位王爺神」。臺灣的五府千歲中,有許多種姓氏類別的組合,最普遍的一組:是指「李、池、吳、朱、范」五位千歲(隋唐英雄:李大亮、池夢彪、吳孝寬、朱叔裕、范承業等五位大唐功臣。」維基百科

范王爺為什麼單獨被挑出來供奉

而且是西螺大菜市的中盤商集資建廟?

范王爺精通的是醫藥

和菜販有什麼關係?

「因為王爺不知從哪裡流到我們旁邊的圳溝裡,卡在草叢裡不知多少年,被我們這裡的中盤撿起,搭了小棚子供奉,後來這個中盤找了市場的同業好友,大家出錢蓋了這間廟,我也是在大菜市工作幾十年,現在是我兒子承接,他看我沒事做就問我要不要來顧廟,我就說好....」廟公說

善良的心地的菜販撿回了和自己行業無關的神像

還給他蓋廟

有這樣的氣度

當然不會拒絕收留我們一夜

廟公七點多關廟門

特地燒了一壺開水

拿出一把芭蕉

一包花生

並說冰箱裡的飲料都可以任意取用

才下班回家

後來那壺開水被同路人洗澡用掉了

因為水龍頭流出的是粉心色的地下水

#隔著黑黑的稻田的斜角路就是遶境路線的縣道,整晚有信徒的各種閃燈,以及花車華麗的燈火流過


晚餐從魚寮鎮南宮領取

帶回小廟吃

也是為了避開人潮

魚寮鎮南宮是大甲媽和白沙屯必經也必停駕之處

小小的村只有三十幾戶人家

一年要準備四五次餐點

人力及財力都需要支援

我們休息的小廟鎮安宮的地主

除了今年疫情嚴重

每年都有去幫忙

地主買地的時候廟已經存在了

他也沒有拿翹要人家補償、搬走

就讓廟繼續運行

忙完農事就過來休息、找人抬槓

換個角度想   有個現成的休息處也很好

地主很擅言

拿著鐮刀揮來揮去當語助詞   這比較讓人冒汗

他談到有一次白沙屯經過

一早就做好了兩千份便當

一車載兩百個便當

第一車載走

第二車載走

第三車卻沒有便當可載

載便當的義工很生氣

和做便當的吵了起來:

「說好兩千份,怎麼兩車就載完了,你們只做四百份?我要怎麼向人交差?」

原來是白沙屯的工作人員早到

派自己的車把便當送到休息處發放了

但是沒和魚寮的人說

地主也聊到這趟大甲媽應該很難得吃到西瓜

因為今年西瓜很貴

西螺本地的也還沒採摘

我在西螺大橋頭看到賣西瓜的

一斤25

一大顆五百多元

他解釋為什麼可以賣到五百元

從種植照顧到收成

要找專業的摘瓜工(因為西瓜很重,不小心碰到磕到,外表雖然看不出,裡面的內傷卻會讓它變黑心西瓜

要找人蓋印(大西瓜才需要蓋章,在市場上才認得出是誰的)

送上車要有拋瓜和接瓜的專業人士

接瓜的不但要接也要排瓜

更要再放瓜的時候用手拍一下瓜

立刻判斷是不是好瓜

講得頭頭是道

但是他最後補充一句:這些都是專業,我看了三十年,叫我做我也不會

這個晚上遶境隊伍會走入虎尾鄉間

是我很喜歡的路線

但是同路人立志要睡滿八小時

我只能放棄夜遊鄉間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