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保【新安】愛鳳12帶回家 贊助
2021-02-19 08:55:52⊙﹏⊙

肥鳶縱走.....肥棟山。鳶嘴山

本來打算爬一段未盡的鳶嘴、捎來

但騎車經過大雪山17.8k

發現大水塔旁停了很多車

應該是有登山步道

就跟著停車

邊走邊查地圖

可以經肥棟山(長壽山)走稜線到鳶嘴山

大約五個小時

時間很充裕 10:32

步道初始之寬闊  稱之車道也未嘗不可

只是路面粗礪   壘球大的石頭遍佈

非四輪傳動、高底盤不能行

其實也不能開車

有鐵門攔阻

行人從旁邊通過游刃有餘

步道開始就在高壯齊天的柳杉下

屬於大雪山12林班地

你可以感受中級山爽朗的氣氛

和北部闊葉林的茂密潮濕截然不同

 

三四公尺高處有黃布條

不知山友是怎麼掛上去的

zoom in黃布條給你瞧瞧

簡單的路線圖

我對“廢棄車輛”很好奇

柳杉木上釘著鋁片號碼牌

看了解說得知疏伐調查的前置作業

解說雖然有解釋

但懶得抄

請看環境資訊中心相關資訊:

https://e-info.org.tw/node/220680

中層疏伐是全盤規劃下預留好木頭給未來使用,伐除干擾「未來木」生長的林木。林場經營者可於每公頃選100~200棵有潛力的「未來木」,但是留法有些技巧,例如相鄰的兩棵只擇一,避免競爭棲地、光線等資源,留下來的林木,就是留給未來的人使用。接著開始選「干擾木」,也就是會影響預留下來的林木,雖然可能也是良木,就疏伐後送往市場利用。

這樣的概念不是停留在砍掉不好的,而是砍掉影響未來木的干擾因子。林文智解釋,一般林地疏伐率約25-30%,在每次疏伐的林木選擇,可挑選干擾木中大徑級良木或未來木以外的良木先砍,類似上層疏伐的概念;砍了之後,讓留下來的未來木及生長較差的林木,有機會長得好,市場也有好的木材,充分結合下層疏伐與上層疏伐的優點。」

簡單地說

疏伐就是保持適當的社交距離

讓站對位置的樹可以長大成才

離開碎石車道

步道就布滿厚厚的針葉

就像踩在怪獸電力公司「毛怪」身上

11:06

杉林下已有一家人鋪上野餐墊

拿出鍋具準備午餐了

暖暖的陽光照在這家人身上

曬出了幸福和樂的氣味

經過這家人之後小小地迷航了一下

走到營地(因為旁邊有野戰廁所)

繼續往上爬

柳杉林之後竟然是竹林

老竹子向車道倒臥  像千層柵欄阻斷了車輛

竹林竟然出現了車輛

從新竹自引擎室冒出來的狀況看來  車子廢棄了很長時間

就算還能開動   也闖不出竹子佈下的梅花樁

11:46

再走五分鐘 發現更大的卡車

同樣被卡在竹林裡

多年前農民在這裡種竹筍、採竹材

也有工寮炊煙照著三餐起

11:50

卡車旁邊用粗勇的竹子編了短牆

也不知是農民還是林務局做的

我在大卡車前前後後上上下下鑑識甚久

就在收相機背背包之際

眼角略過一隻黑色的禽鳥

大小如一隻雞

仔細一看

竟然是梳理得油頭粉面的藍腹鷴

牠在地上啄橘子皮(後來才知道是蘋果)

啄幾下就會停格半秒

歪頭看著空無之處

再低頭磨幾下鳥嘴

節奏獨特地行走、進食

因為我在波津加步道有藍腹鷴相遇的經驗

當時以為“發現”了藍腹鷴

小心翼翼拉長鏡頭

躲躲藏藏得腰痠背痛

搞了好半天才知道

其實是藍腹鷴遠在五十公尺外“發現”了我

主動過來看我有什麼食物孝敬牠

所以這次我就不怕會嚇走藍腹鷴

相機開到廣角

亦步亦趨地跟著牠

拿出餅乾的時候牠還飛奔到我跟前

用一種很難拒絕的眼神看著你

我只好分一片給牠嚐

過不久

下山的山友看到藍腹鷴

很喜悅地說:「啊,這隻還在啊。」

蘋果就是他們留下的

大家以藍腹鷴為中心談起了大雪山和藍腹鷴和帝雉相遇的經歷

「有時候會過馬路,一排車都停下來,下車拍照,牠也沒在怕的。」

山友又拿出食物誘藍腹鷴在伸手可及的距離  輪流拍照  人鳥一家親的氣氛很融洽

突然

藍腹鷴觸電似的飛奔     鑽入竹林裡

我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幾秒之後另一組上山的山友出現

身邊跟著看似無害的紅貴賓

藍腹鷴的生物本能竟能很遠的距離就發現了狗

說到生物本能

我們在“人海茫茫”中找交配對象就很難了

畜生們卻要在“林海茫茫”找     難度更高

繁殖季的母鳥會發出賀爾蒙     所謂的賀爾蒙就是“瑪琍個B”  的B味

公鳥的賀爾蒙就是“看三小”的小味     

“小味”顧名思義是微弱的     所以需要油頭粉面的羽毛幫忙

我們在森林中呼吸著“空氣”    裡面夾帶什麼成分都聞不出來  是名符其實的“空”氣

但是同樣的空氣   對感應器發達的公鳥而言    卻是有B可循

公鳥循B穿過層層林間  長途跋涉  準確地找到和落葉、泥土渾然一色的母鳥

滿足地打一炮  以繁衍後代

同樣的道理

我們在森林裡走了一整天

很難和黑熊、穿山甲、山羌不期而遇

也因為他們早早地就感應到人類

早早地避而遠之

如果人類變成黑熊的獵殺對象 

躲得再遠   黑熊也能追蹤而至

安東尼霍普金斯的電影「勢不兩立」

甩不掉的熊搞得觀眾屁眼緊縮

都因為熊超精密的感應力   

 

12:00


繼續往上爬

竹林不見了

又輪到柳杉登場

走了四十分鐘抵達肥棟山(長壽山)1860m

 

三角點在樹林包圍中

看不到什麼山景

前人留下的指標   鳶嘴山240分鐘   也就是四小時

時間很充裕

我不經思索地衝它一波

12:47

大部分的山友只到長壽山就折返了

往鳶嘴山的稜線上只遇到互道新年快樂的兩組人

也說不定是往鳶嘴山的山友早早上路了   我追不到

這兩位山友從1950峰折返

稜線路徑沒有人工步道了

有的只是山友踏出來的路徑

樹根、大石頭、落葉是山徑主要成分

走了一小時

到達1950峰

峰是不太像峰

比較像密林中露出的開口  可以眺望群山

今天卻因為濃霧  只看到一片蒼白

因為是蘇東坡寫的

我認真地讀了一遍

竹林   有

冷...蘇東坡遇到的是江南的冷

和現在的海拔高的冷不同

「也無風雨,也無晴。」正是現在的霧氣

霧氣我只會寫白茫茫

文豪之所以是文豪是能加油添醋多賺稿費

又能把情境置於想像的不確定間

山下是一團霧


繼續欣賞沿路的林相

高於雲霧的天空藍得發亮

雖然一路上都沒人

除了枝頭鳥囀

一隻動物也沒看到、聽到

也就是前面說的畜生們的感應器正常發揮

遠遠地就避開我了

所謂的霧

拉高來看就是雲海

縮時攝影可以看到雲海翻湧

但是    那要早起才有時間

今天就算了

稜線會經過幾個刀削邊坡

一覽壯闊山林

並不是一直悶頭在樹林裡

這跟馬崙山步道很不同

 

路徑上鋪著厚厚的枯葉

下坡時  因為重力加速加上枯葉的狡猾

我在這裡以屁股前進了兩公尺

這段路更多的是野生的樹

你可以欣賞不同於人工林的多樣風貌

走著走著

雲霧從山下跟上來了

山林有雲霧的幫襯

就像美女飽讀了詩書

美得更有層次

陽光穿透雲霧

光束如劍

更像飽讀詩書的美女竟然也會創作

你會被她迷得美叮美噹

水手會被海妖的歌聲迷到跳海獻身

我在迷霧森林加成光束中沈迷拍照

不知時間

到時候搞到天黑迷途

也是受山妖所惑

 


15:22(出發至此已經五小時)

樹洞中看見鳶嘴山

還有兩三個山頭要爬才會到鳶嘴山

但是鳶嘴山的人聲已經傳到這裡了

上次爬了鳶嘴   心中隱隱疑惑 「到底是哪裡鳶嘴了?不過是個大岩石啊。」

今天從這個角度看

鳶嘴果然是鳶嘴

形類如鷹鈎(其實差很多)

質硬如鳥嘴

雖然鳶嘴山上的人聲清新可辨

其實還要翻兩個山頭

艱辛地走一小時

這艱辛寫得我自己都覺得煩

像公園的老頭撈撈叨叨

還請有興趣者自己去體會

這樣看不怎麼鳶嘴

轉90度,也不怎麼鳶嘴


經過一小時的跋涉

汗乾了又濕

蒸騰的熱氣和臭味從領口鑽到鼻孔

我伸舌舔了嘴唇外緣

竟有鹹豬肉的風味

花了六小時抵達鳶嘴山

山頭下的岩石底下藏了一些物品

應該是慣性登鳶嘴山的山友藏的

如果你不小心被困在鳶嘴山過夜

可以來這裡找保命物品

山友應該會很高興幫了別人

從這裡鑽出來就是鳶嘴山山頭

我就是從這段稜線走過來的


鳶嘴山已經寫過了

所以隨便看一下照片就好

噪雀跟藍腹鷴一樣

也把人類當食物來源之一

我聽著山友高談闊論

自誇上山前喝了幾斤高粱  上山又追加幾手啤酒

逗得年幼無知的妹子花枝亂綻

竟也待了五十分鐘

17:15

下山

還有山友要上來看日落

18:07

抵達公路上方涼亭

印象中很簡短的路程竟也花了一小時

此時夕陽餘暉正濃烈

如果不是攔便車

從27k的鳶嘴山登山口   大概要走到晚上八九點  才會到我停車的肥棟山登山口

大雪山麻煩的就是只有週末、週日才有幾班豐原客運

平日沒有

過了下午五點也沒有

所以    希望大家看到有人招手搭便車

雖然有點髒、有點臭

也讓他們上車

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