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9 23:59:42Lai 璃

鏡音 同人文 (Soundless Voice / Proof Of Life)(下)

鏡音 同人文 (Soundless Voice / Proof Of Life)(上)


   




    我的名字叫做鏡音鈴。



    還記得,從我有意識以來,就被冠上了「虛擬歌手」的身分,我也像這名字一樣,喜歡唱歌、享受唱歌,我常常摸著左胸口,想像人類所存在的「心臟」在那裏跳動,沒錯,我是「虛擬」,我並不是人類,而是被造出來的。






  ***






    「成功了!vocaloid 02 的第二版本終於誕生了!」



    刺眼的白光刺進我雙眼,一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位穿著實驗袍的中年男子,他睜的大眼並興奮的看著我,手忙腳亂的解掉我身上的繩索,並緊捉的我的肩膀。



    這是哪裡?



    「你聽得懂我講話嗎?鈴?」



    鈴?誰是鈴?我對這名字十分的陌生,但是穿著實驗袍的男子卻將眼神熱切的打在我身上,感到不慣的我皺了一下眉頭。



    或許是看到我狐疑的眼神,男子驚訝的倒退幾步,嘴裡像中了邪一樣的咕噥著:



    「怎麼會....不可能啊,我明明已經都調整好了....」



    最後他橫眉一豎,重新向我逼近,我不由自主的往後一靠,但撞上的卻是結實的椅背。



    「妳的名字是鏡音鈴,鏡、音、鈴。」



    他張大嘴巴將字一一說清楚,我聽著那個名字─



    「鏡....音....鈴....」



    「阿....」


    
    那男子將眼睛睜得更大,嘴巴像是快要合不攏般,突然他對著房間的天花板大喊:



    「太好了!」



    我無法感受到他那份喜悅,我將眼珠子轉了轉,看到了右側的一面鏡子,裡面浮現的是黃色短髮的女孩,左手肩膀上還印著兩個數字「02」。



    我將視線收回,環顧了被白色所籠罩的房間,我的眼珠子漫無目的的探索,最後,直到金黃色的身影進入眼簾,我停下目光,無法從他身上離開。


  
    「那是妳從鏡子裡反射出的異性,鏡音連。」



    鏡音連....



    這名字就像是魔咒般深深迴盪在我腦海。從鏡子裡反射出的異性,此時我無法了解男子的意思,但是明明這是第一次見到他,我的心底確有股很熟悉的暖流。



    鏡音連....


    



  ***



  


    「連。」



    剛剛才將我扶起來的連轉頭看著我,藍色的眼眸帶著清純的光芒。



    那是和我一模一樣的容貌。



    距離我出事,已經過了一個月,一月正值寒冷的季節,人們總偶爾探出門外,朝著空氣深深呼出一口氣,並用著甜甜的嘴角說著:



    「春天要來了。」



    我笑著看著他,模仿那些有「心」的人類,輕輕的說道。



    而他,卻沒有那樣的溫暖和興奮,卻像被閃電擊中的看著我。



    嚴酷的寒冬終究會離去,春暖花開,所有花兒都將綻放,溫暖陽光輕輕灑上薄紗,彷彿獎勵它們在冬天抵禦寒冷的努力,掛在樹叢上的雪將會滴在路面,順著小河離去。



    就跟我一樣。



    在這短暫的一個月裡,我的病情更加嚴重,甚至連靠自己下床的能力都沒有。



    但連依舊還是無時無刻的照顧我。



    白天,扶著我去大廳看看外頭的雪景,同時我們也為對方寫曲,有時大哥、大姐及初音姊也會來,小木屋裡在昏沉的冬天依然大放開朗的歡笑聲。晚上,連總會和我聊天,念些故事給我聽,並且初音姊也都會固定泡熱可可,很神奇的,我不但不膩,反而越來越著迷那股甜蜜的滋味了。



    「鈴....」



    「阿~我終於可以好好更新一下了,你看,我這人工皮膚是不是脫落了一些?正好拜託博士幫我重新改裝一下。」



    我伸出右手在連的眼神晃了晃,明明沒什麼損壞,但是,我帶著笑容,這只是我小小的希望。



    吶,笑一個。



    「噗!我看再怎麼換妳也不會滿意的吧。」



    他帶著嘲弄的語氣吐槽我,但我一點都不生氣,因為我看到那最俊俏的笑容了。



    「什麼嘛....」



    我嘟起嘴,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明明他看起來那麼纖細,但肩膀卻讓我感到安心,我喜歡依偎在他身上的感覺,聞取他身上的味道。



    其實我們都在欺騙自己,「改裝」,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成的,畢竟我們連做為生命的歌聲都沒有了,可以幾乎說是重新再造一個新個體,先不管記憶重新刷新,而且光是製造的時間就是五年以上。



    跟死沒什麼兩樣。



    我們所擔心的,不僅是逐漸年老的博士,還有中間那難熬的等待。



    「連,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我離開他肩膀,用著堅定的眼神看著他,握緊他的手,心裡一陣不安突然竄出。



    雖然這段期間他幾乎對我是有求必應,但是這個要求....我可沒把握他會答應。



    「怎麼了?」



    「我....想去看雪....」



    「什麼?!」



    連突然放大音量,我連忙縮起脖子,他會這麼驚訝也是理所當然的。



    「鈴....妳瘋了嗎?」



    「不....不是現在啦,因為身分的關係,我幾乎沒有在雪中享受過,所以,我想說等到我快不行的時候,趁那機會在....」



    「那時候我也要去。」



    「什麼?」


    這次輪到我提高音量了。



    「你瘋了嗎?」


    
    「這句話我剛才問過你。」



    「你跟我不一樣,你是健康的,而我則只是個快死的....」



    「別說了。」



    連握緊我的手,他低下頭,我看不見他那清澈的眼睛....不要....我不喜歡這樣的表情。



    「鈴,你忘記我們是雙子了嗎?」



    他抬起頭,出乎我意料的是,不是皺眉,而是微笑。



    「我們是雙子,所以並沒有差別,你現在和我一樣好好的講話,一樣唱歌,一樣微笑,所以別說我們不一樣了。」



    連他提起手,溫柔的順著我的髮絲撫摸著,我閉起眼睛,感受著他的觸摸,那樣的溫柔,那樣的令人陶醉。



    這時一陣敲門聲,門後的綠色身影端著兩杯熱可可,臉上帶著大大的微笑說:



    「熱可可時間囉~」



    初音姊把可可放在床邊的桌子上,手插腰的看著我。



    「恩!鈴,看起來妳的氣色不錯呢,很快就可以好的喔!」



    「謝謝初音姊。」



    我看著初音姊臉上的微笑,不管何時,初音姊永遠都是笑容對我,我知道這是初音姊體諒我,我很高興。



    「阿對了連,你昨晚不是有再作曲嗎,可以借我看看嗎?」



    「不行!!」



    不只初音姊,連我都被嚇到了,難得看到連那麼激動的反應,心裡頓時五味雜陳。



    「阿....阿──抱歉,我突然提出這個要求,我先出去了。」



    初音姊連忙將門帶上,留下的只剩下寂靜。



    我們是雙子,正常來講,我們是不該隱藏事情的,但是看到他的反應那麼大,我頓時猶豫該不該過問那件事。



    「連,雖然我很想知道,但我會等你願意告訴我的。」



    拍著他的背撫平他的情緒,連看著我,起身走向鋼琴,我疑惑的看著他,只見他將手放在鍵盤上,輕輕的敲出音符。







    「寂靜將城市,籠罩的夜晚,紛飛降下的雪白落於高舉的手心裏在觸及的瞬間,消融不見,短暫虛幻的,微小碎片。」      



    不同於之前的柔和,但點悲傷小調在房間裡迴盪,我沒有起身,反而坐在床上,仔細聆聽著。



    「集起無聲地堆積的,光芒,你微笑著,現在是什麽聲音?即使回答,你已什麽都聽不到了。」


     
    連將手抬起,房間內殘留的聲音彷彿訴說著這意猶未盡的抱怨。


  
    「好美。」



    「我才做一點點,這麼屌兒啷噹的東西怎麼能拿給初音姊看呢?」



    他說謊。



    我笑著讚美他的曲子,但我知道,他正在說謊,雖然我不能解釋我怎麼知道的,但我就是能感受到那份不真實。



    「那趕快完成吧,我想聽完整首曲子喔。」






    ***




 

  夜深了,我扶著牆壁,悄悄的轉開門把,進入連的房間。



  他深深的睡著了,起伏的胸膛伴隨著規律的呼吸聲。



  找到了,他的本子。



  我小心的關上門,將那本子緊緊的抱在胸膛,靠著牆壁,一步步的走回床上。


    
    翻開本子,我馬上就找到了那首新歌。






    『寂靜將城市,籠罩的夜晚,紛飛降下的雪白落於高舉的手心裏在觸及的瞬間,消融不見,短暫虛幻的,微小碎片。



      集起無聲地堆積的,光芒,你微笑著,現在是什麽聲音?即使回答,你已什麽都聽不到了。



      跟我說你的痛苦吧,跟我說你的寂寞吧。我會去迎接你,不管去哪裏....不要走,無論何處,不要拋下我....



      我們倆永遠都是一起的吧....?』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歌詞....



    『空洞而仿徨的眼中,映出一絲淚滴,灰色的世界仍舊靜止不動,只有雪在靜靜地紛飛飄落。



      變得越來越冰冷,回不來了,你那聲音,連和解都不被容許,聽聽我的聲音吧,再笑一次吧....甚至哭乾眼淚,也不能將你融化....



      可以的話把我這聲音,把一切都奪走吧,請把它們給我鐘愛的人吧,在沒有你的世界,形單影隻地,被留下來的話。



      就這樣....一起....枯朽而去吧。』



    我闔上本子,我已經無力再看下去,眼淚已經弄濕了我的衣服,我終於能夠理解為什麼連不讓我聽的原因。



    這首歌是連的內心....他內心的悲傷和不安不敢讓我看見,只能寫在歌裡....多麼蒼涼的一首歌....



    我將棉被蓋上,眼淚就像止不住的水龍頭,我的身體、我的病,害他這麼不好受....然而,他卻依然還是笑著對我....



    謝謝你....連....






    ***







  小鳥啁啾,美麗的白光灑進鈴的房間,鈴睜開眼睛,想呼喚連的時候,她頓時醒來,雙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半開的嘴斷斷續續的發出呻吟....



    我的聲音。



    她努力穩住自己的情緒,想照著平常那樣哼出小曲子,但只是若有若無的音符呈現出破碎的五線譜。



    她肩膀垂下,雖然也不是沒想過這樣的情況,但如此措手不及讓她腦袋一片空白。



    鈴回頭,看見躺在床上的黃色簿子,她將本子抱在胸前,回想起那首充滿連感情的歌,她撐起身子,將床邊的圍巾圍上,本來就不好的身子現在更為虛弱,但她撐著牆壁,放輕腳步不讓聲響過大。



    她走過房間,緩慢的移向大廳,最後,是與白雪只有一線之隔的大門。



    她身手推開門,許久沒有感受過的冷風刺上她的皮膚,她將吹亂的髮絲扎到耳後,輕輕的踩向那雪白的地毯,只在一瞬間,她感覺到自己的力氣順速抽掉,體力不支而跌在白雪上。



    好冷。



    她看著自己口中呼出的白煙,雙手抵著白雪,使出全力將身子撐起,搖晃的身軀在地毯留下凌亂的腳印,她將本子抱緊,一步步的走向前方的樹林。



    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心願,因為會被吸走聲音,她看過櫻花、楓葉,就是沒有在白雪鋪成的大地裡散步,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靠在樹幹上,抬頭看著如精靈般的細雪緩緩降下,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被雪奪走多少聲音了。



    好美。



    「鈴。」




    那熟悉的聲音在身後想起,鈴向被電流打中般。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她回頭,那抹金黃色的身影正站在她背後。



    「連....你....你快回去....不然....你....」



    她慌張的想趕連回去,但喉嚨只能吃力的擠出這幾個字,這嗓音已經不是那如鈴鐺般響亮的聲音了。



    「我說過,我也會來的。」



    連的聲音也不像原本那樣有磁性,他舉步走向鈴,將本子翻開。


 
    「快....回去....」



    鈴用著纖細的手推著連,她不想再拖累連了,要是連就這樣死掉的話....



    「鈴,妳知道嗎?」



    連將本子翻到那一頁。



    「從妳說要去看白雪,我就這樣打算了。」



    連握著鈴的手,帶著微笑。



    「我要跟妳一起,無論何時。」



    鈴睜著眼睛,感受著那淡淡的溫暖。



    「妳知道,這為什麼沒有第一段副歌嗎?」



    鈴搖搖頭,雖然她已經發現了,但並沒有多加在意。



    連往前走,緩緩唱出:







    「寂靜將城市,籠罩的夜晚,紛飛降下的雪白落於高舉的手心裏在觸及的瞬間,消融不見,短暫虛幻的,微小碎片。」



    「集起無聲地堆積的,光芒,你微笑著,現在是什麽聲音?即使回答,你已什麽都聽不到了。」



    「快告訴我你很痛苦吧。」                「太黑暗什麼也看不見....」



    連閉上眼睛,鈴的歌聲從後面合唱,這次是鈴在和他說話。       



    「快告訴我你很寂寞吧。」                「什麼也聽不見....」          



    「那我就會去迎接你。」                  「好害怕。」               



                                            「好痛苦。」                           



    「不論是怎樣的地方....」                「好寂寞。」                                                            



    「不要去任何地方。」                    「一切的一切都不要走啊。」            



    「不要扔下我一個人……」                「逐漸消逝之中,此刻只有你的笑容,」    



    「我們兩人永遠都是一起的對吧……?」    「沒有消失……」                                                           


                                            





    「隨著堆積的層層白雪逐漸消逝的妳。」    「要繼續唱著溫柔的歌喔。」               



    「我卻除了緊緊抱住外什麼也辦不到。」    「就算被孤寂的世界,包圍,」            



    「要是能實現的話,只要再一次,我想再聽一次,妳的聲音。」      「我永遠都會在你身邊喔,不要忘了。」



    鈴緩緩閉上眼睛,看來....時候到了。    



    「再一次,只要再一次,呼喚我吧....」



    一陣聲響,那鈴鐺般的聲音不再響起,連回頭,只剩下躺在白雪中的她。



    「空洞而仿徨的眼中,映出一絲淚滴,灰色的世界仍舊靜止不動,只有雪在靜靜地紛飛飄落。」



    「變得越來越冰冷,回不來了,你那聲音,連和解都不被容許,聽聽我的聲音吧,再笑一次吧....甚至哭乾眼淚,也不能將你融化....」



    「可以的話把我這聲音,把一切都奪走吧,請把它們給我鐘愛的人吧,在沒有你的世界,形單影隻地,被留下來的話。」



    「就這樣....一起....枯朽而去吧。」



    連緩緩的走向鈴,他望著那逐漸蒼白的身軀,雙腿無力的跪在她身邊。



    「我愛你。」



    「但連那都還沒說出口,就永遠地被封鎖在與妳的世界裏了。」



    連將鈴抱起,感覺那樣任性的她會再次沉醉在自己的懷裡,但,那副軀體卻毫不動靜。



    「即使大聲呼喊,也傳達不到,妳的聲音已經....不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淚終於不住滴下,斗大的淚珠滴在那慘白的雙頰。



    「落下積起的,雪啊,請你永遠不要停,就這樣,把一切都奪走吧!」
 


    「連同虛幻的聲之命,完全抹消吧,將一切化為雪白....」


 
    他唱完最後一句,自己也遭到雪的侵蝕,無力的倒在鈴身邊,伸手抱緊鈴。



    「從妳說想看雪,我就決定了....」



    閉上眼,感覺自己的力量一點點消失。



    最後,鏡子反射的彼此,化為雪中歌頌彼此....

Kagamine Len鏡音連 2017-06-25 10:18:03

好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