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3 03:25:35Lai 璃

【佐櫻】由冬轉春(四)

  櫻睜開雙眼,淺咖啡色的天花板先是映入眼簾,剛才的疼痛感還是依舊敲打著她的腦海,想起剛才昏倒在門口,心裡微微擔憂。

  沒想到已經嚴重到這種地步了。

  「井野?」

  感覺到身旁的人影,但下一秒便能深深地感覺到自己的錯誤,冰暖交錯的氣息一直不變,玄色的眼眸帶著憂傷地看向她。



  看來也不用說了。



  「醒了?」

  放輕語調地問著,為了不讓櫻感到不適,這一點體貼也足夠讓櫻心暖。

  「恩。」

  勉強擠出一個字,聲音卻異常的沙啞。

  想撐起身子,但是手卻不聽使喚不得動彈,整身就像是被抽光般的虛弱,一點力氣也使不上,甚至連櫻自己都覺得這身子並不是自己的。

  看到這樣的狀況,他皺起眉,從衣袖裡伸出厚大的手掌鑽進棉被裡,托起櫻的後腰,而她的上半身也施不了力氣,全由佐助的手臂抵著,隨著接觸一股電流傳遍全身,心裡突然酸了起來。

  他小心地將櫻納進懷中,屬於男性特別的氣息和溫度傳來,結實的胸膛底在臉龐。以前他還只是個比櫻還嬌小的男孩,沒想到如今已是個人人垂涎三尺的大帥哥了。

  但是,那樣的幸福隨著後靠而逐漸消失,櫻依畏在後方柔軟的枕頭,他端起一旁桌上的碗,移到她身前。

  「這是鋼手大人熬的藥,喝了吧。」

  聽到名字,那美麗的女子立刻浮現在腦海中,過去一直替著自己隱瞞病情,不過這次應該也看透了櫻的思緒,不再干涉了。

 
  謝謝妳,鋼手大人。
  
  ....不過,比鋼手更加理解她的想法的,是他。


  櫻努力地想讓手臂動起來,卻依舊躺在雪白的床上,絲毫不聽她的命令。
 
  她眼皮沉重的閉了起來,對於這種情況應該是有考慮過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痛苦。
  
  


  「沒辦法了....」

  他喝下了碗中的茶色異體,看似因為苦而皺起的眉,身體一傾,碰上了櫻的唇。

  苦澀的的滋味流入櫻口中,她想逃,但他的大手卻抵在她腦後,穩穩的固定住,屬於不同的柔軟讓她腦袋一片空白,更別說多加反抗了。

  他鬆了口,再次舉起碗湊到嘴邊。

  櫻閉起嘴巴不願再品嘗那滋味,但是他卻像預知似的,用舌頭將她的牙齒扳開,霸道的滑入嘴內。雖說不是沒有接吻過,但是這樣、這樣的還沒有過啊。

  原本就虛弱的身子更因為這一吻而逐漸無力。令人窒息的吻,唇瓣離開間才得以大口喘氣,櫻感覺臉快沸騰了。




  直到碗裡一滴都不剩。

  


  嚴酷的刑罰結束,口中的味道卻無法散去,真的好難受。

  他又是一傾,一顆甜秸傳進櫻嘴哩,慢慢淡化苦味。

  他的氣息還是飄散在面前,不管金秸已經送入口中,但兩相緊密的唇瓣卻沒有分開,依舊深情的碰觸著。

  佐助....

  櫻並不討厭,她現在沒有力氣反抗,也無法再多考慮主僕間的規則。


 
  自從第一次遇上佐助之後,從來就沒變過。

  她愛他。





  就算自己不斷的推開他,但他還是依舊不會放棄自己。

  他愛她。

  

  

   
  但是他們卻知道,彼此是無法結合的。

  一個是上,一個是下。

  一個是天,一個是地。

  一個是主,一個是僕。


  

  幸福總是離他們那麼遙遠,那麼飄渺。如果彼此只是普通人,就可以無憂無慮的在一起,一起散步、一起賞星、一起入眠。

  不過,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佐助慢慢鬆開薄唇,交融在一起的氣息也逐漸離去,櫻含水的眼睛看著他,無法講話、無法溝通,卻藉由那一吻傳達心聲。

  佐助再次的扶著她的腰,緩緩的帶她躺下,輕輕的吻了她的額頭,帶著寵溺的語調說著:






  「好好休息,我的櫻。」





  隨後是關門聲。

  櫻眼角緩緩落下一滴淚。







  對不起,我愛你。





===============================================


璃璃先在此跪地....


篇幅真的越來越少啦!!!!!!!!!!!!!!!!!!!!!!!!!!!!!!!!!!!!!!!

璃璃我.....也很努力地在寫文喔


好!在此跳脫一下!

本台突破五位數啦!!!!!!!!!!!!!!!!!!!!!!!!!!!!!!!!!!!!!!!!!!!!!!!!!!!!!!!!!!!

這一定得好好慶祝一下啦~((雖然不知要慶祝啥

咳!

如上所顯示,不錯!

就璃璃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好寶寶該上床睡覺囉~








咱們下次見,掰掰~













(悄悄話) 2013-03-03 17: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