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用品日本直送不限金額3%優惠 贊助
2020-03-02 12:56:43vnxs

難道只有我心動嗎...

寫在前面

標題是一部我很喜歡的韓國短劇名稱

就是以它為基底再加一些個人經驗寫出來的

腦中構思很多

結果卻是這篇先寫完

倒也不意外

畢竟這篇字數相對很少

其他的都是長篇又斷頭

真羨慕那些寫手

----

1.

坐在長廊上揣揣不安,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面試了,

文星伊卻仍是緊張的手心出汗。

小房間裡不意外的有3位面試官,

面試的幾分鐘時間中,

文星伊對於面試官有了一些小發現,

中間這位不論文星伊回答什麼,

總是點著頭,面帶微笑;

右邊這位則是語氣冷硬,面無表情但又帶著精明的眼神問著話;

而左邊這位卻像是要把履歷資料看破一樣的低著頭,

偶爾抬起頭,才發現她有著一雙明亮的眼睛,

以及細緻的臉龐。

看起來很年輕,

最多也只比自己大幾歲吧,

文星伊在心裡默默想著。

講到在國外遊學打工經歷時,

這位漂亮的面試官倒是透露出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

原本這也沒什麼,

只是當對方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時,

文星伊的心跳突然不由自主地漏了一拍

2.

上班第一天看到自己的上司替自己整理位子是什麼感覺?

除了手足無措外,

文星伊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金容仙一臉歉意,

因為上方放的全是她前陣子辦完活動還沒整理的物品。

先請人資帶著文星伊繞一圈熟悉一下公司,

等她回來時已整理完畢,

乾淨的等待新主人。

你好,歡迎加入業務組。」金容仙先伸出了手表示歡迎。

文星伊點頭致意,回握力道不大不小。

只是對到眼的那一刻,

文星伊的心裡像是一潭平靜的池水卻被投了顆小石子,

泛起陣陣漣漪。

3.

組長的工作態度很謹慎,

重要資料一定要反覆確認三次。

是口喻,

是定律,

更是無法撼動的原則。

文星伊很有自信,

雖然被告誡過,

加上手頭這件案子時間實在急迫,

文星伊僅確認一次便將資料遞交出去。

殊不知錯誤卻被組長抓個正著。

小腦袋瓜正想找藉口狡辯時,

下一秒耳朵就被擰了,

文星伊哀哀叫著討著饒,

卻發現對方並沒用力,

一點都不痛。

組長似乎寵著自己。

沒見組長擰過誰的耳朵,

自己會是那個唯一嗎?

4.

「這麵包我吃不完一半給你。」

「星巴克今天買一送一,一杯給你。」

「這餅乾很好吃,一包給你。」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金容仙總是以這幾句話作為一天的開始。

文星伊礙於禮貌一開始總會客氣地接受,

不過日子久了便有膽量開口問組長為什麼要買那麼多東西吃?

卻得到一句,不吃東西無法宣洩壓力的答案。

「喔。」文星伊覺得無奈。

其實她不太愛吃餅乾零食類,

除了會胖之外,

另一個原因是常被餅乾割破嘴巴。

所以文星伊開始嘗試拒絕組長的餵食。

只是每次文星伊講出我不要的時候,

都會收到對方一記銳利的眼神。

那感覺彷彿肩上被架著一把大刀,

項上人頭隨時不保。

 

組長專制的像太后。

關於太后的寵幸,

想死的人才敢說不。

文星伊心想這樣下去久了就算是金容仙拿包著糖衣的毒藥餵她,

大概她也會照吃不誤。

這也是一種馴服嗎?

5.

文星伊本來沒有儲藏零食的習慣,

拜組長所賜,

自己桌上除了幾株自己養的多肉之外,

還另外多了一個零食區,

專門放置那些組長給的食物。

而有食物的地方必有動物是不變的道理,

金容仙回座時正好看到她檯燈上有隻小蟑螂走過,

「呀!文星伊,你家蟑螂跑過來了啦。」

文星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往後看了一眼,

抽了幾張衛生紙,

就送它上西天了。

「牠哪是我家的?明明就是在妳桌上出現的。」文星伊抗議著。

金容仙挑著眉,

一手指著那區零食。

不言而喻,

說的就是牠們都是文星伊養出來的。

「那些都是密封的,我又沒開過,而且那些都是你給我的耶。」文星伊懦懦的反駁。

「所以說你幹嘛不吃掉?就是一直放著蟑螂才會來。」

「就不想吃啊...」

「什麼?!」

「好啦,我等下會吃掉。」

只是吃下去的似乎不是食物而是無以名狀的情愫,

無聲無息地滲透進文星伊身體的每個細胞,

連帶也一點一滴的填滿了文星伊的心。

而幸好,心裡空間無限大。

6.

工作進入繁忙期,

日日加班無上限,

只不過文星伊家住郊區,

上下班路程硬是比其他人多了1小時,

組長恩准她能先走,

只是文星伊覺得團隊就是要跟大家一起共進退。

有過幾次趕完進度抬頭才發現時間太晚。

文星伊那時才發現原來組長專制的不只是食物,

還有堅持開車送她回家這件事。

只因她覺得深夜女孩子一個人騎車回家很危險。

車窗外的路燈飛逝而過,

文星伊側頭看著金容仙專注的側臉。

對她來說, 一個人回家不危險,

像這樣單獨兩人處在同一個狹小空間才危險。 

因為她的心跳聲簡直震耳欲聾,藏也藏不住。

 

7.

人的身體不是鐵打的,

使用過度時就會發生故障是不變的道理。

站在旁邊看著組長臉色蒼白眉頭緊皺,

讓她回家休息,

組長卻說今天一定要將彙整的資料送到經理手上才行,

不然整組的人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文星伊反駁不了,

擔憂堵在心裡形成一股煩悶,

為何偏偏是今天?

只好去茶水間為自己倒了杯冷水,

又為組長倒了杯熱水。

再度站到組長面前。

文星伊第一次以認真嚴肅的語氣說,

資料一送出就馬上回家,不准再上班了。

 

下了班的文星伊撥了通電話問了住址,

買了粥跟水果便直奔金容仙家。

開了門對方仍是一臉疲憊,

文星伊伸手探了對方額頭溫度,

確認沒有發燒才放下一顆吊著的心。

「過來幹嘛?」

「幫你送飯阿,我怕你會餓死。」

「我叫外送就好啦,幹嘛特地跑一趟。」

「我媽說生病已經夠可憐,不能再吃一些沒營養的東西。」

「單身生活就是這樣,而且我什麼時候吃沒營養的東西了...」

「每天啊...老愛吃餅乾,那些就是沒營養的東西。」

「你才是最沒營養的東西!」

「我知道阿,我又沒否認。」看文星伊一臉笑嘻嘻地講。

金容仙真的忍不住巴了這個小屁孩的後腦杓,

為什麼每次都有這麼多歪理。

8.

一到下班時間,

辦公室人就走了大半。

文星伊往後走到組長位子,

只見她撐著頭還在批改桌上的公文,

絲毫沒有半點要下班的動作,

文星伊覺得她的組長總有一天會過勞死在這裡。

文星伊硬著頭皮,

闔上了金容仙正在看的卷宗。

金容仙一臉疑惑的抬頭,

只見文星伊笑嘻嘻地說,

「下班時間到了。」

「你先回家吧,我還沒看完。」

眼看組長又要把卷宗打開,

文星伊雙手立刻壓住卷宗,

「我今天又發現一家看起來很好吃的店,走啦陪我去吃。」

想到自己前幾天不得不留下來加班,

這小屁孩竟然不回家硬是買了晚餐繞回辦公室一起吃,

金容仙就覺得無奈。

怎麼好像病了一場後, 有些東西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9.

既是職場人,

應酬場合總是躲不掉,

更何況是今天這種慶功宴的場合。

業績達標,

眾人開心到無法無天,

金容仙想用以茶代酒的招數胡弄過去,

卻接連被拒絕。

今晚大家的共識是不醉不歸,

這讓金容仙很苦惱,

畢竟她真的酒量不好。

文星伊看在眼裡,

隨口胡謅了一個自己跟組長打賭輸了的理由,

逼不得已今天被組長指定要出來擋酒,

便一杯接一杯清空了桌面上的酒。

喝酒場合最欣賞有膽識的人,

眾人一陣歡呼,

也不再去為難金容仙。

散場時,

文星伊保有一絲清醒但也快接近斷片狀態,

只能靠意志力撐著,

心想著至少也要回到家才能倒。

拿出手機還沒用app叫車,

就被組長拎上了她的座車。

恍惚間,

後座的同事接連被送回家,

最後又剩下自己跟組長兩人,

車內充滿了組長的專屬味道,

這味道跟主人一樣都讓文星伊很喜歡,

喜歡到讓人想獨佔。

意識渙散中被扶上了床,

組長的香味忽遠忽近的,

文星伊想留住它卻無法動彈,

只剩細微的喃喃囈語。

10.

文星伊醒來的第一個感覺是頭很痛,

混沌的腦袋模糊了昨天的記憶。

環顧四周後卻發現不是自己的房間!

自己是被撿屍了嗎?

打開房門,

正好看見坐在餐桌上吃著早餐的組長,

文星伊心中一堆問號,

不清現在是什麼狀況。

「過來坐下。」

「喔…」

文星伊拉開椅子坐下,

看著早餐卻沒有半點胃口。

金容仙起身倒了杯熱水放在文星伊面前。

「謝謝。」

 

「頭會不會痛?」

「嗯。」文星伊頭點了一下。

抬頭餘光看組長不笑的臉,

覺得對方好像有點不開心。

吃完早餐的金容仙,

站了起來往文星伊這邊走了過來,

心想著大概要被唸一頓的文星伊,

先開口道了歉。

「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

金容仙雙手交叉,一副聽你要講什麼的樣子看著文星伊。

「嗯...就昨天...不小心喝太多了...」

文星伊邊說邊偷看金容仙的表情,但看不出來。

「把眼睛閉上。」

「阿?」

「快點閉上。」

「喔。」

文星伊心想完了,組長這次是要拿棍子出來打人嗎? 

11.

金容仙的手覆上文星伊的額頭,

輕柔的按著她的太陽穴,

文星伊嚇得張開了眼睛。

「怎麼?太大力?」

「不...不是...」

「那就把眼睛閉上。」

在閉上之前,

文星伊拉著金容仙的手忍不住開口問,

「組長...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沒有為什麼。」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這樣對我比較好...」

金容仙雙手交叉靠著牆壁,

一副等著看眼前這個小屁還要說什麼的表情。

「因為我會誤會。」

「誤會什麼?」

「我會想歪,而且我……有所圖的...而那你大概給不了。」

金容仙一副饒有趣味的看著眼前的人。

「你怎麼知道我給不了。」

金容仙撂下這句話,拿起桌上的空杯及空盤,頭也不回的往廚房走去。

心理學說愛情的組成需要激情、親密與承諾,

激情的本質是想與對方結合的衝動。

文星伊追上金容仙,

雙手撐在桌面將她圈在自己與流理台之間。

「幹嘛?」

文星伊眼神發光的看著金容仙,

拇指順著眉骨、臉頰、耳垂、脖頸往下輕觸著

一股莫名的情愫在兩人之間流動,

文星伊全身的血液都在躁動著,

緩緩的靠近直到貼上對方的唇。

文星伊突然想起有人曾說過,

親下去不是一巴掌就是一輩子。

文星伊不覺得她會得到金容仙的一巴掌。

12.

難得的假日,

因為文星伊的宿醉兩人便不打算出門,

直接窩在組長家裡追劇。

然後一不小心看的太晚,

文星伊又成功留宿一晚。

只是這次不是睡客房,

而是睡主臥。

卻因為太興奮了所以有點睡不著。

「組長...睡了嗎...?」

「嗯...睡了...」

「睡了還可以回我話?」

「嗯...可以啊...這是夢話。」

金容仙真的是睏了,

若不安撫身旁這隻小狼狗,

怕的是自己今晚無法安眠,

於是伸出手揉了文星伊頭頂一把。

「小鬼,別再胡思亂想,趕快睡覺。」

文星伊抓住金容仙的手,

在唇邊輕輕吻了一下。

「好,你趕快睡。」

光看著年上的睡顏,即使不做任何事,文星伊也感覺到滿滿的幸福。

上一篇: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