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2 12:56:43vnxs

難道只有我心動嗎...

寫在前面

標題是一部我很喜歡的韓國短劇名稱

就是以它為基底再加一些個人經驗寫出來的

腦中構思很多

結果卻是這篇先寫完

倒也不意外

畢竟這篇字數相對很少

其他的都是長篇又斷頭

真羨慕那些寫手

----

1.

坐在長廊上揣揣不安,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面試了,

文星伊卻仍是緊張的手心出汗。

及肩的黑色長直髮,

休閒風格的穿著,

讓這位面試官看起來很年輕。

最多也只比自己大幾歲吧,

文星伊心裡默默想著。

面試的幾分鐘時間中,

文星伊發現了她的一些小動作。

她聽到滿意的答案時,

手會輕微地撥弄下頭髮,

嘴角會漾起不自覺的微笑。

 

原本這也沒什麼,

只是當對方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時,

文星伊的身體卻一下子從頭皮麻到脊髓。

心動。

2.

上班第一天看到自己的上司替自己整理位子是什麼感覺?

除了手足無措外,

文星伊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金容仙一臉歉意, 因為上方放的全是她的物品。

先請人資帶著文星伊繞一圈公司, 回來時已整理乾淨, 乾淨的等待新主人的來臨。

你好,歡迎加入業務組。」

文星伊伸手回握,

你好。

面試官...以及我的組長。

3.

組長的工作態度很謹慎,

重要資料一定要反覆確認三次。

是口喻,

是定律,

更是無法撼動的原則。

但時間急迫的時候,文星伊覺得這實在太浪費時間,

僅過眼一次便將資料遞交出去。

文星伊很有自信,

但錯誤卻被組長抓個正著。

小腦袋瓜正想找藉口狡辯時,

下一秒耳朵就被擰了。

沒見組長擰過誰的耳朵,

文星伊哀哀叫嘴上討著饒,

卻發現對方並沒用力。

漂亮姐姐似乎寵著自己,

文星伊心想,

如果是對方,

那麼她願意被馴服。 

4.

「這麵包一塊給你。」

「這飲料買一送一,一瓶給你。」

「這餅乾很好吃,一包給你。」

每天早上總少不了這幾句開頭,

已經變成一種日常。

文星伊礙於禮貌一開始總是客氣地接受,

日子久了便有膽問組長為什麼要買那麼多東西吃?

卻得到一句,

不吃東西我壓力無法宣洩的答案。

「喔。」

但文星伊深知胖子是一口一口吃出來的道理,

組長那樣吃不會胖,

不代表自己也一樣。

她曾胖過所以她了解。

於是文星伊開始拒絕組長的餵食,

只是每次講出不要的時候,

都會收到對方一記銳利的眼神。

文星伊彷彿肩上被架著一把大刀,

項上人頭隨時不保。

那一秒中文星伊常感受到生命的可貴,

於是那些拒絕,

最終都化成了一句好。

組長專制的像太后。

關於太后的寵幸,

只有想死的人才敢說不。

5.

其實文星伊不太愛吃餅乾零食類,

除了會胖之外,

另一個原因是常被餅乾割破嘴巴。

但拜組長所賜,

自己桌上除了幾株自己養的多肉之外,

還另外多了一個零食區,

專門放置那些組長給的食物。

「呀!文星伊,你家蟑螂跑過來了啦。」

金容仙一看到小隻蟑螂在桌上遊走,

馬上從椅子上彈開。

文星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往後看了一眼,

抽了幾張衛生紙,

就送它上西天了。

「它哪是我家的?明明就是在妳桌上出現的。」

金容仙挑著眉,

一手指著那區零食。

不言而喻,

說的就是它們都是文星伊餵養出來的。

「那些都是密封的,我又沒開過,而且那些都是你給我的耶。」

「所以說你幹嘛不吃掉?就是一直放著蟑螂才會來。」

「就還不想吃啊...」

「什麼?!」

「好啦,我等下會吃掉。」

把桌上食物清空,

文星伊的心裡好像也一點一點被填滿了,

愛戀正無聲無息地滲透文星伊身體的每個細胞,

一點一滴累積著。

幸好心裡空間無限大,

不然對組長的喜歡可能早就滿到溢出來了。

6.

工作進入繁忙期,

日日加班無上限,

早出晚歸已變最近日常。

只是文星伊家住郊區,

上班路程硬是比其他人多了1小時,

組長也恩准她能比其他人早一點下班。

只是文星伊覺得還是要跟大家一起共進退。

有過幾次趕完進度抬頭才發現時間已太晚。

文星伊那時才發現原來組長專制的不只是食物,

還有堅持開車送她回家這件事。

因為她說深夜女孩子一個人回家很危險。

車窗外的路燈飛逝而過,

文星伊側頭看著金容仙專注的側臉。

對她來說, 一個人回家不危險,

像這樣單獨兩人處在同一個狹小空間才危險。 

因為她怕組長會聽到她那震耳欲聾的心跳聲。

 

7.

人的身體不是鐵打的,

使用過度時就會發生故障是不變的道理。

站在旁邊看著組長臉色蒼白眉頭緊皺,

想也知道在強忍著身體疼痛。

叫她回家休息,

組長卻說今天一定要將彙整的資料送到經理手上才行,

不然整組的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文星伊反駁不了,

擔憂堵在心裡形成一股煩悶,

只好去茶水間為自己倒了杯冷水,

又為組長倒了杯熱水。

再度站到組長面前。

文星伊第一次以認真嚴肅的語氣交代,

命令她資料一送出就必須馬上回家,

不准再上班。

 

下了班的文星伊撥了通電話,

買了粥跟水果便直奔金容仙家。

開了門見對方仍是一臉疲憊,

文星伊伸手探了對方額頭溫度,

確認沒有發燒才放下一顆吊著的心。

「過來幹嘛?」

「幫你送飯阿,我怕你會餓死。」

「我叫外送就好啦,幹嘛特地跑一趟。」

「我媽說生病已經夠可憐,不能再吃一些沒營養的東西。」

「單身生活就是這樣,而且我什麼時候吃沒營養的東西了...」

「每天啊...那些餅乾就是沒營養的東西。」

「你才是最沒營養的東西!」

「我知道我廢,我又沒否認。」

看文星伊一臉笑嘻嘻地講,

金容仙真的忍不住巴了這個小屁孩的後腦杓,

為什麼每次都有這麼多歪理。

任務完成,文星伊也不多作逗留,

其實文星伊只是單純的希望組長能不要生病,

每天都能開心就好了。

8.

平常日一到下班時間,

辦公室人就走了大半。

文星伊往後走到組長位子,

只見她撐著頭還在批改桌上的公文,

絲毫沒有半點要下班的動作,

文星伊覺得她的組長總有一天會過勞死在這裡。

文星伊硬著頭皮,

闔上了金容仙正在看的卷宗。

金容仙一臉疑惑的抬頭,

只見文星伊笑嘻嘻地說,

「下班時間到了。」

「你先回家吧,我還沒看完。」

眼看組長又要把卷宗打開,

文星伊雙手立刻壓住卷宗,

「走啦,我今天又發現一家看起來很好吃的店。」

在文星伊變得更賴皮之前,

金容仙通常就會先順了她的意。

想到自己前幾天不得不留下來加班,

這小屁孩竟然不回家硬是買了晚餐繞回辦公室一起吃,

金容仙覺得無奈,

好歹自己年紀也漸長幾歲,

怎麼卻被年下這樣的照顧。

好像病了一場後, 有些東西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9.

既是職場人,

應酬場合總是躲不掉,

更何況是今天這種慶功宴的場合。

業績達標,

眾人開心到無法無天,

金容仙想用以茶代酒的招數胡弄過去,

卻接連被識破。

不醉不歸是大家今晚共識,

這讓金容仙很苦惱,

畢竟她真的不愛喝酒。

文星伊看在眼裡,

隨口胡謅了一個自己跟組長打賭輸了的理由,

逼不得已今天被組長指定要出來擋酒,

一杯接一杯清空了桌面上的酒。

喝酒場合最欣賞有膽識的人,

眾人一陣歡呼,

也不再去為難金容仙。

散場時,

文星伊還有一絲清醒但也快接近斷片狀態,

只能靠意志力撐著,

心想著至少也要回到家才能倒。

只是還沒想好要怎麼回家,

就被組長拎上了她的座車。

恍惚間,

後座的同事接連被送回家,

最後又剩下自己跟組長兩人,

車內充滿了組長的專屬味道,

這味道跟主人一樣都讓人很喜歡,

喜歡到讓人想獨佔。

失去自制力的文星伊,

腦袋一熱,

不能說的話就這樣脫口而出。

我好喜歡妳,組長。

10.

文星伊醒來的第一個感覺是頭很痛,

混沌的腦袋模糊了昨天的記憶。

而且這是誰家?!

自己現在是躺在誰的床上...

打開房門,

正好看見坐在餐桌上吃著早餐的組長,

文星伊心中一堆問號,

不清現在是什麼狀況。

「過來坐下。」

「喔…」

文星伊拉開椅子坐下,

看著早餐卻沒有半點胃口。

金容仙起身倒了杯熱水放在文星伊面前。

「謝謝。」

 

「頭會不會痛?」

文星伊頭點了一下。

抬頭餘光看組長不笑的臉,

覺得對方好像有點不開心。

吃完早餐的金容仙,

站了起來往文星伊這邊走了過來,

心想著大概要被打一頓的文星伊,

先開口道了歉。

「為什麼道歉?」

金容仙雙手交叉,

一副聽你怎麼解釋的表情看著文星伊。

「嗯...就昨天...不小心喝太多了...」

文星伊邊說邊偷看金容仙的表情,

但看不出來。

「把眼睛閉上。」

「阿?」

「快點閉上。」

「喔。」

文星伊心想組長是要拿棍子出來打人嗎。 

11.

金容仙的手覆上文星伊的額頭,

輕柔的按著她的太陽穴,

文星伊嚇得張開了眼睛。

「怎麼?太大力?」

「不...不是...」

「那就把眼睛閉上。」

在閉上之前,

文星伊忍不住開口問,

「組長...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沒有為什麼。」

「那可不可以不要對我那麼好嗎?」

金容仙雙手交叉靠著牆壁,

一副等著看眼前這個小屁還要說什麼的表情。

「因為我會沉溺在你對我的好裡面無法自拔。

害怕之後自己會對你的要求會越來越多,

而我卻沒有那個立場要求你,這樣我會很痛苦。」

「文星伊你這膽小鬼。」

金容仙撂下這句話, 拿著桌上的空杯及空盤, 頭也不回的往廚房走去。

這樣說是自己有機會的意思嗎?!

文星伊快步跟在金容仙的後面,

雙手撐在桌面將她圈在自己與流理台之間。

「幹嘛?」

文星伊眼神發光的看了金容仙一會兒,

突然低下頭吻住金容仙。

她想起有人說過,

親下去不是一巴掌就是一輩子。

而她不覺得她會得到金容仙的一巴掌。

完--

番外

難得的假日,

因為文星伊的宿醉兩人便不打算出門,

直接窩在組長家裡追劇。

然後文星伊又以時間太晚為由,

又成功留宿一晚。

只是這次不是睡客房,

而是睡主臥。

但因為太興奮所以文星伊有點睡不著。

「組長...睡了嗎...?」

「嗯...睡了...」

其實文星伊是想給她一個晚安吻,

但又找不到時機才開口問的。

「好,晚安~」

說完便向前親吻了金容仙的額頭一下。

金容仙真的是睏了,

但還是伸出手揉了文星伊頭頂一把。

「小鬼,別再胡思亂想,趕快睡覺。」

文星伊抓住金容仙的手,

在唇邊輕輕吻了一下。

「好,你趕快睡。」

光看著年上的睡顏,即使不做任何事,文星伊也感覺到滿滿的幸福。

金容仙,我真的...很喜歡妳。

真的。

 

上一篇: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