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最夯!精品3折.入手就趁現在 贊助
2022-05-11 12:44:12M-I

5/11 生日快樂! - - - 照例的筆談:鑽牛角尖中有塵數剎


  李毓芬小姐生日快樂~~~!!!


台灣三大金牛女藝人:謝欣穎、曾菀婷兩位因為剛好的因素沒有上線~~(圍毆)


  以往也有過上學下雨,到校後雨停的日子呢。





  改天再來回憶往事。


   牛月過了一半了。2022年「預言頂」宣揚處女座結婚運大增(運?)

 

在我看是兵敗如山倒,摧枯拉朽到了。只要你妳肯於妥協,肯轉念就轉運

 

但是身心狀況、血光之災不可避唷啾咪


  「いろいろな人を接して」....這句話不就是互補的同義詞嗎!

接....是「面接し」嗎?


   身為鬼島居民很難想像日本依然視相親為必需品,結婚依然是面試。
當然也不是說我只要看了出生證明就好...然而我並不需要「 」---For all。


  第二相有男友,第三相沒有男友,第四項(暫定)還無法確認是有還是沒有???甚至是她是哪裡人也不知道。

對於互補安全感位置上的人,這一切都不難得到宛如掌中果~~對於某些位置上的人,光是想知道都成立癡漢也說不定。
警察人格者當然開心的磨刀霍霍了。


  明明有可能但實務上()卻不曾可能過。一旦坐進了安全感的位置上,她們可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啦。

怎麼不學他們也去顫那個位置」......會自然就用「上進心」(英文偏好用「成就導向」一詞)
會有這個問題,就是相信主體性萬能,主體性即是貨幣,一般等價物。

實則主體性是個可憐巴巴的下劣玩意。

因為這個位置用「處女男和處女女好可怕喔」來定義的。所以並非主體怎麼做不作為會怎樣的問題。
所以怎麼做,都不會漂亮(台語:"水氣")


若改變自己.....關於這悖論已經說得很多,不再贅述

 很有趣、活潑活力之源,源自於結構而非主體(行動力)。而那時就會遺忘「個性不合」這個東西了,這就是Latourian的大寫「憲章」:

在簡單的事實人人也都不會看見雖然同為事實是在憲章的左右兩端,復述這套時另一套就會蓋起來。




   有分析說,處女座在喜歡人時會智商減半....她們看到我採取的是躲避而非(和我一樣的失態...或許?)同樣的暴走反應

所以她們二人都沒有對在下有好感吧?

   如果處女男和處女女同時對對方有好感(姑且假設有可能發生吧,像是文學,不必對現實有沒有可能發生負起舉證責任,只負責寫出可能性),那會發生什麼事?





   現在想到一個嚴重的邏輯問題(現實上不重要):知道真名的叫做「相」,不知道的稱作「別相」

然而往後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很自然而然地知道女孩子的名字(以及確切的誕生日)

那不是等於說在三相以後只有「別相」了嗎??



  四次的痛楚全部現前(但是夢中會出現的只有對於考試、求職的緊張,卻在中途覺知我不是離這些很久了嗎?然後醒來)

下一次是「F」,還是完結編呢?


 .....不太可能會到第六相吧??



  或許對於既得利益者---他們不需要對這點有自覺---看到接近正確答案者,會緊張、會煩躁、會聲量很大要我們「快跑啊?」這樣就能使我(們)離開牆,這樣就能避免牆後的世界被發現

多惡毒的卡巴萊(死微笑)。

   聽信此呼籲的處女男女們,不只失去十年而已、不只失去二十年而已...不只失去一個世代的時間而已。

 

   原本應該是極權主義倒台,人們自我統治的無政府主義

 

現在則是更加鞏固的。因為所謂向外境尋求,那必然是對統治者有利的了。凡是「危機」到來,你我期盼的一了百了的「崩壞」就不會發生。

 

 

  這些年來多少處女座有名人離婚。今年又要一堆「新人」重蹈覆轍,做統治術建築的燃料與人柱??

 

這運勢有多→變成對異化程度的測量(measure)、對宣示忠誠換得一份安全的測量

 

 

   世人把角色互補的恐怖平衡視作標準化的幸福...  宮脇舞以小姐幸福嗎?

說到眼鏡美人,沒想到kiccoさん(某遊戲品牌專屬歌姬)さん也是眼鏡妹呢

 

 

  處女座女子之適合處女座男子,就像空氣、水適合生命一般的適合。根本就不需去分別出互補。

 

他們絕不說處女男x處女女為多樣性x多樣性,他們很惡毒地說這樣子叫做「單調無聊同一性」。他們說「多樣性」即是一個願打一個要願挨,要各司其職,要上下有別

 

 

  法西斯主義的恐同,反而暴露法西斯主義的同性戀性質...同一性,老話,去讀Adorno的著作吧。台灣目前只有《啟蒙辯證》的樣子





  真奇怪?占星家們用何種標準決定何種事態為運勢上升?vice versa,運勢下降?

無政府主義中要怎樣決定一個又一個人「對社會有貢獻」呢?
無政府主義中有哪個「不能為資本賺錢的都是無用的垃圾」嗎....


  把一切都歸因於男人的衝勁力,就會有這個問題

有某些人愈衝,效果愈好愈買單。
就會有人欲被視為不互補的危險恐怖份子,當然愈不買單,愈衝下場愈慘烈

   誰在控制買單機制?

擅於操作他人、動員他人~透過組織制度的人,不會說錯話做錯事。宮廷劇我們都看過了不是嗎?


  所謂的恐怖情人全是長跑期跑完後才出現,這不是很當然的嗎?

未曾有終始即是未曾有始,所以未曾有中/終。


重點不是肯不肯,而是互補或不互補。

 所以一個基於邏輯上需要,不需要現實上的對應:「汝應 有就好」汝應先求有再求好。

當然也是抱持有就好,才會モデ嘛!!

  予以為。幹嘛害怕沒有受歡迎(注意,這裡說的是「沒有」受歡迎,不是「不受歡迎」)?台語說得人人好

我應該害怕,有一塊人再怎樣也接觸不著。即使是我單方面捨棄了順從、屈服於潛規則....片面的有意識的。

汝應什麼可能性都可以有,唯獨處男處女這可能性不准

   各位瞧瞧,這就變成了Singurity(奇異點,或譯「特異點」)了:在這個點上是有解,但絕對不可能寫成漂亮的形式

即:非解析解(Non-analytical Solution)。接近答案的人並不是接近「一個」答案。難怪無法很簡潔、「聽得懂」的(語言文字語言道)話說出。

   這就是禁忌(人類學意味的?),是悖論,是矛盾。


  當然在這道長城內部,按照他們的話去走會得到一些甜頭:「難道頭家沒有發薪水哦」

這好康的幸福感、安全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是割自己的身肉煮出來犒賞自己的大餐

是余剩価值



  趕在牛月開放市場...這個字詞底下有個項目的開放。在羔羊們沒有意識之下全力反動,汙辱這個月分...我可以這麼說吧

凡民之所欲接要去剝奪,這樣你們才會乖乖屈服、肯配合─ ─ ─當然了。

  很簡單,資本主義先進(完全脫離農業時代,誰敢否認)的匱乏從何而來?不就是藉由資格論:爾等、汝不得享用,因為你沒有錢=職業=雇主=效忠對象

他們會說無政府主義即是沒有效忠對象=沒有雇主=沒有工作=沒有錢=沒有對於資本主義成果的享用。



  森林白死的、環境白死的。我們不能說四十年來的開發建設有沒有取代一切人力資本。唯唯體面了一小撮(可以藉由職業)人,因為一切一切都是一小撮人的貢獻

而寄食者(新注音幹嘛自動選擇"計時者"??)完完全全只是吃別人的成果。
  

  我今天不想對這論題說什麼了。只是說到最後都會匯入這個句子,所以提出來而已。總之,如果沒有一個極權建築,要怎麼說誰有貢獻?


時間到了,落筆於此....抱歉了。今日的壽星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