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出去玩 贊助
2021-11-25 19:22:58JenniferLiu

《華嚴經》第20品(夜摩宮中偈贊)

《華嚴經》第20品(夜摩宮中偈贊)

爾時,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薩,一一各與佛剎微塵數菩薩俱,從十萬佛剎微塵數國土外諸世界中而來集會,其名曰:功德林菩薩、慧林菩薩、勝林菩薩、無畏林菩薩、慚愧林菩薩、精進林菩薩、力林菩薩、行林菩薩、覺林菩薩、智林菩薩。此諸菩薩所從來國,所謂:親慧世界、幢慧世界、寶慧世界、勝慧世界、燈慧世界、金剛慧世界、安樂慧世界、日慧世界、淨慧世界、梵慧世界。此諸菩薩各於佛所淨修梵行,所謂:常住眼佛、無勝眼佛、無住眼佛、不動眼佛、天眼佛、解脫眼佛、審諦眼佛、明相眼佛、最上眼佛、紺青眼佛。是諸菩薩至佛所已,頂禮佛足,隨所來方,各化作摩尼藏師子之座,於其座上結跏趺坐。如此世界中,夜摩天上菩薩來集;一切世界,悉亦如是,其諸菩薩、世界、如來,所有名號悉等無別。

爾時,世尊從兩足上放百千億妙色光明,普照十方一切世界。夜摩宮中,佛及大眾靡不皆現。

爾時,功德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佛放大光明,普照於十方,悉見天人尊,通達無障礙。
佛坐夜摩宮,普遍十方界,此事甚奇特,世間所希有。
須夜摩天王,偈贊十如來,如此會所見,一切處咸爾。
彼諸菩薩眾,皆同我等名,十方一切處,演說無上法。
所從諸世界,名號亦無別,各於其佛所,淨修於梵行。
彼諸如來等,名號悉亦同,國土皆豐樂,神力悉自在。
十方一切處,皆謂佛在此,或見在人間,或見住天宮。
如來普安住,一切諸國土,我等今見佛,處此天宮殿。
昔發菩提願,普及十方界,是故佛威力,充遍難思議。
遠離世所貪,具足無邊德,故獲神通力,眾生靡不見。
遊行十方界,如空無所礙,一身無量身,其相不可得。
佛功德無邊,云何可測知?無住亦無去,普入於法界。

爾時,慧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世間大導師,離垢無上尊,不可思議劫,難可得值遇。
佛放大光明,世間靡不見,為眾廣開演,饒益諸群生。
如來出世間,為世除痴冥,如是世間燈,希有難可見。
已修施戒忍,精進及禪定,般若波羅蜜,以此照世間。
如來無與等,求比不可得,不了法真實,無有能得見。
佛身及神通,自在難思議,無去亦無來,說法度眾生。
若有得見聞,清淨天人師,永出諸惡趣,捨離一切苦。
無量無數劫,修習菩提行,不能知此義,不可得成佛。
不可思議劫,供養無量佛,若能知此義,功德超於彼。
無量剎珍寶,滿中施於佛,不能知此義,終不成菩提。

爾時,勝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譬如孟夏月,空淨無雲曀,赫日揚光暉,十方靡不充。
其光無限量,無有能測知,有目斯尚然,何況盲冥者。
諸佛亦如是,功德無邊際,不可思議劫,莫能分別知。
諸法無來處,亦無能作者,無有所從生,不可得分別。
一切法無來,是故無有生,以生無有故,滅亦不可得。
一切法無生,亦復無有滅,若能如是解,斯人見如來。
諸法無生故,自性無所有,如是分別知,此人達深義。
以法無性故,無有能了知,如是解於法,究竟無所解。
所說有生者,以現諸國土,能知國土性,其心不迷惑。
世間國土性,觀察悉如實,若能於此知,善說一切義。

爾時,無畏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如來廣大身,究竟於法界,不離於此座,而遍一切處。
若聞如是法,恭敬信樂者,永離三惡道,一切諸苦難。
設往諸世界,無量不可數,專心欲聽聞,如來自在力。
如是諸佛法,是無上菩提,假使欲暫聞,無有能得者。
若有於過去,信如是佛法,已成兩足尊,而作世間燈。
若有當得聞,如來自在力,聞已能生信,彼亦當成佛。
若有於現在,能信此佛法,亦當成正覺,說法無所畏。
無量無數劫,此法甚難值,若有得聞者,當知本願力。
若有能受持,如是諸佛法,持已廣宣說,此人當成佛。
況復勤精進,堅固心不捨,當知如是人,決定成菩提。

爾時,慚愧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若人得聞是,希有自在法,能生歡喜心,疾除疑惑網。
一切知見人,自說如是言,如來無不知,是故難思議。
無有從無智,而生於智慧,世間常暗冥,是故無能生。
如色及非色,此二不為一,智無智亦然,其體各殊異。
如相與無相,生死及涅槃,分別各不同,智無智如是。
世界始成立,無有敗壞相,智無智亦然,二相非一時。
如菩薩初心,不與後心俱,智無智亦然,二心不同時。
譬如諸識身,各各無和合,智無智如是,究竟無和合。
如阿伽陀藥,能滅一切毒,有智亦如是,能滅於無智。
如來無有上,亦無與等者,一切無能比,是故難值遇。

爾時,精進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諸法無差別,無有能知者,唯佛與佛知,智慧究竟故。
如金與金色,其性無差別,法非法亦然,體性無有異。
眾生非眾生,二俱無真實,如是諸法性,實義俱非有。
譬如未來世,無有過去相,諸法亦如是,無有一切相。
譬如生滅相,種種皆非實,諸法亦復然,自性無所有。
涅槃不可取,說時有二種,諸法亦復然,分別有殊異。
如依所數物,而有於能數,彼性無所有,如是了知法。
譬如算數法,增一至無量,數法無體性,智慧故差別。
譬如諸世間,劫燒有終盡,虛空無損敗,佛智亦如是。
如十方眾生,各取虛空相,諸佛亦如是,世間妄分別。

爾時,力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一切眾生界,皆在三世中,三世諸眾生,悉在五蘊中。
諸蘊業為本,諸業心為本,心法猶如幻,世間亦如是。
世間非自作,亦復非他作,而其得有成,亦復得有壞。
世間雖有成,世間雖有壞,了達世間者,此二不應說。
云何為世間?云何非世間?世間非世間,但是名差別。
三世五蘊法,說名為世間,彼滅非世間,如是但假名。
云何說諸蘊?諸蘊有何性?蘊性不可滅,是故說無生。
分別此諸蘊,其性本空寂,空故不可滅,此是無生義。
眾生既如是,諸佛亦復然,佛及諸佛法,自性無所有。
能知此諸法,如實不顛倒,一切知見人,常見在其前。

爾時,行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譬如十方界,一切諸地種,自性無所有,無處不周遍。
佛身亦如是,普遍諸世界,種種諸色相,無住無來處。
但以諸業故,說名為眾生,亦不離眾生,而有業可得。
業性本空寂,眾生所依止,普作眾色相,亦復無來處。
如是諸色相,業力難思議,了達其根本,於中無所見。
佛身亦如是,不可得思議,種種諸色相,普現十方剎。
身亦非是佛,佛亦非是身,但以法為身,通達一切法。
若能見佛身,清淨如法性,此人於佛法,一切無疑惑。
若見一切法,本性如涅槃,是則見如來,究竟無所住。
若修習正念,明了見正覺,無相無分別,是名法王子。

爾時,覺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譬如工畫師,分佈諸彩色,虛妄取異相,大種無差別。
大種中無色,色中無大種,亦不離大種,而有色可得。
心中無彩畫,彩畫中無心,然不離於心,有彩畫可得。
彼心恆不住,無量難思議,示現一切色,各各不相知。
譬如工畫師,不能知自心,而由心故畫,諸法性如是。
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
如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應知佛與心,體性皆無盡。
若人知心行,普造諸世間,是人則見佛,了佛真實性。
心不住於身,身亦不住心,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爾時,智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所取不可取,所見不可見,所聞不可聞,一心不思議。
有量及無量,二俱不可取,若有人欲取,畢竟無所得。
不應說而說,是為自欺誑,己事不成就,不令眾歡喜。
有欲贊如來,無邊妙色身,盡於無數劫,無能盡稱述。
譬如隨意珠,能現一切色,無色而現色,諸佛亦如是。
又如淨虛空,非色不可見,雖現一切色,無能見空者。
諸佛亦如是,普現無量色,非心所行處,一切莫能睹。
雖聞如來聲,音聲非如來,亦不離於聲,能知正等覺。
菩提無來去,離一切分別,云何於是中,自言能得見?
諸佛無有法,佛於何有說?但隨其自心,謂說如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