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19-02-15 14:33:44玉羽戶外婚禮統籌

南庄玻璃屋精緻辦桌婚禮的秘境傳奇之旅(進場篇)




婚禮的前一天早上,我和硬體人員先行進場。

因為連續兩天在外地工作,不能把老媽一個人丟在家裡,於是我又照例把老媽一起帶出來,我工作的時候,就把她交給兼任保母和司機的租車公司老闆,帶她到處吃喝玩樂。




趁著還沒開工,我帶老媽進到一樓的神像收藏室參觀。



這裡是她這趟旅遊的第一站,讓她大開眼界。



硬體人員開始搭設帳棚之前,一定會先問我從哪裡開始搭,於是我立馬變身為人肉柱子。新娘的爸媽在旁邊觀看,覺得挺新鮮有趣的。









不要以為只有一大一小的兩頂帳篷會很容易搭,我辦婚禮的地點多半是荒郊野地和高山上,地勢都很歪斜,還有許多障礙物,要對準角度,都要現場比劃調整半天。








進場時雖然沒有下雨,但地面都濕濕的,山上寒氣逼人,我們的總鋪師團隊會在婚禮當天凌晨四點進場,為了預防半夜凌晨颳風下雨,我還是請硬體人員裝上部分透明圍布,後來證明我這樣做是對的,半夜和婚禮當天早上果然一直下雨。





第一次場勘時,發現一樓佛堂裡面的洗手間竟然沒有門,難怪外面的佛祖們都要閉著眼睛了!哈哈!



這個小問題難不倒我們,我們用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給廁所變出門和牆。



場布到達的時間將將好,正好在趕在硬體施工完畢。



場布人員在狹小的斜坡上來來回回搬運,吃苦耐勞的年輕人很棒。

這裡順帶一提,曾經有人問我為何要有搬運費,搬運費為何這麼高?他說:"不就是把椅子放到推車上就好了嗎?" 請看看上圖,我們的推車只有這麼大,要搬運幾十張甚至上百張椅子,一個小推車一次就都放得下嗎?難道不用來來回回分好多趟搬運嗎?就算都放得下,也推不動啊!



依照慣例,場地主人或場地主管會先把場地清空,好方便我們一進場就可立即工作,這個場地因為平時沒有人居住,四周人煙稀少,新娘的爸媽實在找不到人幫忙移開場地中間的長條會議桌和椅子,我只好拜託場布幫忙清空,我也幫忙把桌子搬到該放的位置。


場勘時的"長會議桌"鋪著桌巾,我
還以為是長條的木板IBM桌



沒想到"桌子"脫掉衣服之後,打出原形,居然是一個個螺絲釘連鎖起來的超多節鐵管。

可能是年代久遠,每個螺絲釘都生鏽了,超難拆除。




新娘的爸爸見狀就拿電鑽來,但還是無濟於事。




這場只有七桌的婚禮只配備三名場布人員,沒想到進場的第一件"業外工作"光是拆鐵管就拆了一個鐘頭。

剛拆開第一節,竟然竄出許多"生態小動物"!我嚇得大叫,本能的一腳踩死一隻。

兩個小女生已經用板車將一大堆椅子分次推到山坡上的玻璃房外,再回來幫忙拆鐵管。主家原本請我們全都搬到台階下的一樓角落藏起來,要來回好幾趟搬運這麼多這麼重的椅子上下濕滑的台階,對於兩個小女生場布人員是非常操勞和危險的,我跟主家商量改為搬運到山上的玻璃屋博物館外面,雖然距離更遠,還要來回上下兩條斜坡好幾趟,但可以用推車搬運,總比上下石階要好。

身為婚禮統籌,不僅要為新人客戶服務,也必須保護工作團隊人員的安全。






我告訴場布人員不要再拆那些鐵管了,一方面怕窩居在裡面的小強大軍跑出來四處亂竄,一方面是場布以外的工作已經花了一個多小時,連正事都還沒辦一點,最重要的一點是主家要我們在婚禮結束後都復原歸位,如果把鐵管拆成零件再組裝回去,那真是太難為了,於是當下我決定請幾位在場男生合力就把整條完整的鐵架桌搬出去,而且不許工作人員再消耗體力搬到山坡上,就近直接放到花房屋外的狹窄露台上,結果這又是一個大工程,近在眼前的距離又花了十幾分鐘。


上圖的花房門在右方,看照片就大略知道搬運鐵架長桌的路線多麼危險。

新娘的爸爸、我的攝影師、場布人員合力把長條鐵架抬出去,在花房的小門口就卡住,幾個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後後的調整半天,總算把鐵架扛出門了,隨後又要往右拐彎再往右轉彎,如果是在空地上還好轉來轉去,在這半空中不到兩米寬的小露台上,要讓硬梆梆的長條鐵管桌轉彎可真不容易!而且又很危險!讓我捏把汗。這一段沒拍攝下來真是可惜,因為我的隨軍攝影師也去幫忙搬了。


最後它被安置在這裡,幾乎貼近堐邊,新娘爸媽請我們在婚宴結束之後還要將桌椅再歸位還原,我感覺這任務比辦婚禮還艱難,有點不知如何向工作人員開口,主家雖然有補貼一點搬運費,但延遲場布工作時數的員工加班費要讓廠商老闆貼錢了。

我為什麼要寫出這一段呢?是為了表揚我的團隊工作人員,一般人對於份外的工作都不願意做,廠商老闆也不會願意員工把體力消耗在份外的工作上而導致拖延本份的工作效率,但這回我的合作夥伴們都沒有絲毫抱怨或排斥,大家都盡心盡力幫助主人家,也對我的要求十分服從配合,當然我也有事先告知工作人員說主家確實找不到人手幫忙,請他們體諒,而且主家從頭到尾都非常客氣和尊重我們,大家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碰到這種情況,婚禮統籌深知主家的難處,既然不能拒絕,就要站在協助主家和保障工作人員體力和安全的立場上,當機立斷想出折衷的辦法。



下午時分,場布人員開始正式布置工作了,已經被第一件任務弄得有點精疲力竭,始終沒有怨言。




原定的主桌後的花牆也跟我想像的不大一樣,我又動腦筋想要如何補強。




新娘的媽媽來和我討論婚禮流程與細節,她是位親切可愛的小女人。



我告訴新娘的媽媽說;因為新娘的名字當中有一個"梅"字,所以我給全部美工印刷輸出部分都設計成"喜上*梅*稍"的主題,我們相談甚歡。



不作則已,一做就很有效率。



這時李教授出現了,他很神祕興奮的告訴我和新娘的媽媽說他花了一天一夜時間,布置好一個AFTER  PARTY場地,有展示出他的新寶貝,特邀請我先睹為快,同時他和新娘的媽媽一起帶我去玻璃屋挑選用來布置的瓶罐。

他一聽我說設計的元素有"喜上梅稍",馬上說:"這個太好了!我剛好有一個花瓶是喜上梅稍!妳可以拿去用。"



一路走來,真是神清氣爽!



這回有李教授導覽和解說,我可以更近距離的觀賞了。




 


src="https://photox.pchome.com.tw/imgdata/czo0NDoiOVVKNWsrbjY0MDZQWSswYTlQMFJCeGhoTWQwWnlmV2hob0gxQ1kzc1g5az0iOw==.jpg" />

https://youtu.be/wz_VNNMSDUA








這廂就是After party 的新展物,五顏六色的瓶罐釉色極美,每個顏色都各有一個非常浪漫風雅的名字。






我對戰馬和戰士情有獨鍾。



李教授引領我到"喜上梅稍"的花瓶前,指著它說:"就是這個了!"

最後抱著這只沉重昂貴的大花瓶下樓梯的艱鉅任務又落到在場最年輕力壯的我的隨軍攝影師身上。




我的目標是青花瓷,李教授說:"妳盡管拿!隨便拿!打破也沒關係。"但我還是不敢造次,只敢挑選比較小型的。








即使是一個小花瓶,我也要雙手小心捧著。















主桌後方是最雜亂的地方,原本想用屏風擋住,但是屏風太高,會遮住背後的山巒景色。




既然這些雜物都不能移走,我就另想簡單辦法。








這時新娘的爸爸很熱情地來邀請我去參予他們的小聚會,他說每逢假期,他們都會在玻璃屋和朋友們舉辦很有趣的活動,這天是一位"薰香達人"朋友來展示他各種的薰香,我才知道薰香竟然有這樣大的學問。



專業達人點薰香非常講究,要用很多特殊工具,這一縷沉香的香煙裊裊,有安定神經的功能,我對桌上幾盤零食反而較感興趣,尤其是那盤酥脆的魚皮。我很怕被沉香薰得喪失戰力,抓了幾把零食塞進嘴裡,啜了一口上品綠茶,就趕緊返回我的工作崗位。



億萬年的蛇頸龍化石下面,文人雅士們的聚會。



租車老闆帶我媽媽去南庄老街逛了一下,說人實在太多了,擠得不得了,天氣又不好,媽媽就說想要來看我工作。


媽媽很安靜很乖的坐在旁邊看大家忙碌工作。





媽媽很喜歡花花草草,在家裡也有種花,這裡讓她很有興趣。


我又繼續用我的桌布去遮醜,把所有雜物都藏到桌子下面。












接近傍晚,天色暗下。



場布人員仍在奮戰,我就請租車老闆去南庄老街幫我和工作人員買酒釀湯圓來當點心。





我拿掃把掃地的時候,媽媽坐在旁邊指揮我:"這邊!這邊!那邊!那邊!"



傍晚亮燈的玻璃屋有一種神祕莊嚴的氣氛。





新娘的媽媽整理好桌位圖,來問我這樣排列是否可以。









夜晚的佛堂有一種獨特的美感。



樓上下形成兩個對比,一個喜慶熱鬧又美麗,一個靜謐莊嚴又神秘。



我還記得這張照片當時的對話,李教授開口問我為何如此孝順,我聽了一愣,難道不該孝順嗎?人本來就該孝順啊! 會問這樣的問題,是不是因為"孝順"兩字在現實社會已經不多見了?


~~未完,待續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